兼顾企业道德和利润,可能吗?

Jack Ewing

雀巢公司主管食品的全球执行总厨埃曼努尔·洛雷厄(Emmanuel Lorieux)在公司位于瑞士洛桑的研发机构制作纯素培根芝士汉堡。

瑞士食品行业巨头雀巢(Nestl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施耐德(Mark Schneider)手里拿着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培根芝士汉堡,但里面并没有真正的培根、奶酪或牛肉。他咬下了一口汉堡。

这一口或许就代表着食品工业的未来,更反映出面对日趋加剧的气候变化压力,像雀巢这样的大型企业所选择的应对方式。

施耐德表示,纯素食汉堡是雀巢针对消费者对红肉健康问题越来越显著的担忧以及养牛业对气候的不利影响而提供的一种解决方案。

雀巢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食品公司,它正面临着上述两种趋势带来的双重压力。

雀巢的婴儿配方奶粉、咖啡、冰淇淋、宠物食品和瓶装水等产品早已深入全球各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但是,环保人士指责雀巢抽干了地下蓄水层,其所生产的高脂肪、高糖食物加剧了肥胖问题,而产品的塑料包装更污染了全球各地的环境。

随着消费者越来越关注食品给环境带来的影响,他们对以雀巢为代表的食品公司的要求也日渐严格。

农业生产占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5以上,而塑料的生产和焚烧占10%左右。如果食品行业不采取行动,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将无法避 免。

投资方也在向企业施压,要求企业以更严格的道德标准运营。

全球最大的投资基金贝莱德集团(Black Rock)的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已提醒各企业,贝莱德希望它们能以服务社会为目标,而不仅仅是为股东创造红利。

施耐德表示,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投资者愿意为可持续发展而牺牲利润。

但至少,部分股东现在都愿意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对我来说,里面的区别在于投资期。”施耐德表示,“以这个汉堡为例,我们花在这个产品研发上的每一分,对本季度的盈利来说都是一种负担。但在明年或后年,如果开发工作做得够好,就能把这笔钱赚回来。”

长期来看,利润和可持续发展是可以兼容的,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研究支持。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2019年9月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被人们认为对环境更加负责的企业的股价表现,明显好于那些不负责的企业。该研究报告还指出,消费者正越来越倾向于依据他们对品牌的环境友好程度的信心来作出购买决定。

在学生发起的全球气候抗议“Fridays For Future”(周五为未来)等运动的冲击下,企业变得很焦虑。几乎每天都会有大企业承诺。将在工厂安装太阳能电池板、购买电池动力送货车辆或是资助婆罗洲的植树造林项目。环保正日益成为商业世界的当务之急。

但在大企业的历史中,类似的实例数不胜数—许多企业对环境负责的宣言,即便不是彻头彻尾的欺骗,也存在着夸大的成分。大众汽车在2010年表示,其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具生态意识的汽车公司。与此同时,大众的工程师却操纵着数百万辆汽车在排放量测试中作弊。

施耐德坚称雀巢针对环保和公众营养的承诺是真诚的、长期的。例如,他指出,雀巢在美极牌(Maggi)浓汤料中添加了铁元素,以解决非洲常见的营养不良问题—该产品是当地烹饪常用配料之一。

“没人要求我们来强化这些产品的营养成分,”施耐德说,“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54岁的施耐德出生在德国,拥有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2017年加入雀巢之前,他曾担任医疗保健企业费森尤斯(Fresenius)的首席执行官。他开的车是特斯拉,并表示自己的爱好之一是制作蔬菜饮品。

雀巢正在全公司范围内推行减少塑料废物的运动,施耐德为此还主动参与清理了巴黎塞纳河沿岸的垃圾。

2019年9月,雀巢在洛桑成立了包装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Packaging Sciences),目的是为了确保到2025年,公司所有的产品包装都可以实现回收或再利用。

雀巢的企业规模及纷繁复杂的产品系列,使其经常成为激进组织批评的对象。

对雀巢而言最为不利的批评之一,是指责它通过让消费者对高糖、高脂肪食物上瘾,造成了非洲等迅速增长的市场中人群的肥胖问题。Nesquik调味奶粉、KitKat奇巧巧克力、哈根达斯冰淇淋等均为该公司旗下的产品。

雀巢对相关的批评十分敏感,表示自2000年以来,其产品的糖含量已减少了1/3以上,2020年还将再减少5%。此外,公司针对饱和脂肪及盐等原料也设定了类似的指标。

雀巢还承诺将在产品中添加更多的蔬菜,以及坚果、全谷物和豆类等富含纤维的原料。

施耐德承认,雀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以减少对环境产生的影響。纯素培根芝士汉堡便是雀巢进军素食汉堡市场的主打产品。雀巢计划向连锁餐厅出售这款产品。

施耐德说:“很明显,如果我们想在几十年后养活地球上的近100亿人口,生产更多的植物性替代食品以及更多植物性饮食将会很有帮助。”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