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蓝领”崛起

王水 刘心力

一场突然其来的传染病,让人们再次意识到“新蓝领”已经成为城市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阴影下,大多数城市居民都主动选择了自我隔离。当人们在社交平台上抱怨居家的无聊时光难以打发时,“新蓝领”成了人们生活背后的坚实保障。在疫情风暴的“中心眼”武汉,外卖小哥们仍然穿梭在大街小巷。确保健康和卫生的前提下,他们努力维持着部分居民的日常起居。

2月11日,一位外卖小哥在送餐途中偶遇一对母子搀扶丈夫去医院就医。在没有找到公共交通工具的紧要关头,这位外卖员用自己的电瓶车将患者运送到附近的医院。“有客户留言说骑手也是战斗在一线的英雄。为了这座城市,为了这座城市的人”,一位外卖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这不是偶然现象。除了外卖员,包括保安、快递员、厨师、出租车司机等在内的“新蓝领”都成了这场疫情中的“逆行者”。如果说白领群体的工作还能通过远程协作完成,以服务业为主的“新蓝领”们只能通过亲身参与为城市的日常运转贡献力量。

“新蓝领”被人们依赖,反映的是他们在中国大城市建设进程中地位愈发重要的现实。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蓝领群体的总人数已超过4亿人,其中被称为“新蓝领”的服务业蓝领大概占到3成左右。这个因社会结构转变出现的新阶层,在互联网经济发展等因素的催化下,规模在过去几年间快速膨胀。

与此同时,由于工作内容和属性既不同于白领,也不同于流水线工人、货车司机、建筑工人等典型蓝领,新蓝领群体无论是在消费偏好还是未来规划上都呈现出很多独特性。企鹅智库最近调查了2267名蓝领网民,并发布了《中国蓝领网民工作与生活调研报告》,从中大概能够窥见这群城市生活支撑者的日常生活轨迹和兴趣偏好。

城市中的海绵

你可以将蓝领视为城市中的海绵

在城市雨洪管理领域,有一种概念名叫“海绵城市”。它指的是城市像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雨水带来的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对于偌大的社会机器,新蓝领也扮演着类似海绵的角色,他们往往出现在最需要他们出现的地方,让整个社会有序地组织运转起来。

灵活的工作时间确保了这一角色的达成。根据企鹅智库的调查数据,新蓝领们可以自己灵活选择何时上下班的比例,是白领群体的两倍。而在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白领们何时结束休假基本遵照国家的相关安排,新蓝领们则可以基于自由意志。

有媒体报道显示,饿了么等平台在武汉的外卖员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运送一单外卖获得的收益可能达到平日的两倍。这自然驱动了不少外卖员选择在特殊时刻坚持上班,即便照常上班意味着需要承担一定程度的风险。调查显示,46.5%的新蓝领受访群体提到自己的工作具有危险性,在白领中这一数值仅为22.8%。

统计每周的休息时长也能发现新蓝领们工作节奏的灵活性。白领群体中高达55.4%的受访者能够确保每周双休,仅有15.7%选择了无固定休息时间;新蓝领的数据刚好相反,能够双休的占比仅为13.0%,高达46.5%的人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

在社会急速运行的背景下,如果所有成员都遵循一致的上下班时间,那么社会运行效率的降低就不可避免。譬如如果物流等部门严格遵循双休日,那么就必然导致物品运输环节的延宕。因此,新蓝领的出现刚好填补了这样的空白,他们灵活的工作时间支撑着整个社会的流畅运转。

你的上下班时间是否固定?

你的工作是否有危险性?

在目前工作的地方,你如何考虑自己今后的发展?

你的一周7天,大概有幾天可以休息?

你在手机做过哪些类型的消费?

你网购的消费支出大致是整体购物支出(线下+网购)的多少比例?

数据来源:企鹅调研平台

与白领不同的是,在面对未来人生规划的时候,新蓝领也表现出了更灵活的特点。有高达65%的白领表示会争取在目前工作的地方生活下去,但新蓝领群体中仅有不到40%提到这样的规划安排。新蓝领中的大多数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回到家乡,他们的期待是在服务城市的几年间赚一笔钱,这样回去之后的生活能够有一个更高的起点。

新蓝领的消费升级

“类似外卖、订电影票这样的点单服务,蓝领网民相比白领等群体的消费行为较少;在个人偏好上,蓝领网民的视频沉浸度相对音乐、小说等更可观。”企鹅智库分析室闫俊豪告诉《第一财经》杂志。

与制造业和建筑业中的典型蓝领不同,新蓝领因为更大的流动性,能够接触更多元的讯息,这促使他们在消费与生活理念上呈现出与其他蓝领截然不同的特征。

你购买商品时的理念最接近以下哪种?

以下内容,哪些你愿意为子女消费?

数据来源:企鹅调研平台

网购是蓝领们线上消费的主要类型,超过9成的受访者曾网购,这一点无论是在典型蓝领还是新蓝领中均有体现。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代表蓝领群体已经形成了对网购的依赖。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网购消费占整体购物支出的比例不高于25%。

“如果网购平台能面向蓝领推出更多针对性的地域覆盖、价格优势以及与线下结合的新电商模式,将有望转化更多的蓝领日常消费份额。”闫俊豪指出。

在网购行为上趋同,新蓝领和典型蓝领两大群体在其他触网行为上表现出了较大的差别,例如新蓝领订购外卖等线下服务的比例高出典型蓝领10个百分点。另外,在视频平台会员、音乐平台会员和社会平台会员等娱乐性消费上,新蓝领也表现出比典型蓝领更大的兴趣。

不同蓝领群体间的这种差别也可以归因于新蓝领对城市生活的更多介入。建筑业和制造业蓝领的工作场所往往是建筑工地或工业园区,这种相对闭塞的就业环境让他们与所处的城市生活彼此割裂;但新蓝领不同,他们作为城市生活的“连接者”,既受到城市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有相应的资金和渠道完成消费。

这也促使新蓝领群体的消费理念,逐步从低价消费转向性价比消费。企鹅智库的调查显示, 43%的新蓝领受访者表示不会过度消费,但遇到喜爱的商品会争取买下来。这是值得重视的趋势,毕竟当规模高达1.2亿的消费群体开启一定程度的消费升级时,其中迸发出的红利足以成为不少公司的发展机遇。

“这对有品牌感、一定的设计感,同时可以控制成本的公司,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闫俊豪表示。

辛苦钱换发展

新蓝领的月平均工资相比典型蓝领较高,但与典型蓝领一样,他们挣的也是“辛苦钱”。

与白领群体相比,新蓝领按固定月基础工资计薪的比例低14个百分点,而按劳动强度计薪的比例要高出19个百分点。这里的劳动强度计薪指的便是计时或者计件,这种薪酬模式在外卖、快递等行业中较为普遍。

当被问到哪些因素会影响个人工资水平时,对比典型蓝领、新蓝领和白领三大群体的数据可以发现,工作年限、学历这些对白领群体工资影响甚深的因素,对新蓝领的影响程度并不算高。相反,辛苦程度对蓝领的收入具有较强的影响,38.5%的新蓝领认为自身辛苦程度与工资水平正相关,而这个数值在白领群体中仅有24.1%。

由于缺乏理财的基本知识和渠道,储蓄是新蓝领群体处置财产的主要方式,有58.1%的受访者选择了这一方式。相较之下,仅有22.2%的新蓝领购买理财投资产品,比例大幅低于白领群体的41.6%。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白领和典型蓝领,新蓝领表现出了更高的创业意愿,选择“积累资本、找机会创业”的人达到34%,高于典型蓝领的24.7%和白领的12.9%。“新蓝领相比传统的典型蓝领,具备更开拓的视野,一旦决定回乡,是具备降维创业的优势的。”闫俊豪指出,对于最终选择归乡的新蓝领创业者,在大城市工作的经验成了他们的优势。

对你而言,目前你消费的重心在哪个领域?

你的收入属于以下哪种形式?

对于自己的积蓄与收入,你一般会怎么处理?

未來几年,你可能的发展路线是怎样的?

数据来源:企鹅调研平台

也正是因为拥有城市工作的经历,新蓝领对教育也有着较高的热情,除了餐饮、服装等日常必需品,教育成为他们第三大的消费支出领域。多达4成的蓝领表示会投入资金和精力学习专业技能,大部分也表达了在子女教育上提高投入的意愿—有68.5%的人会花钱在对子女才艺、兴趣的培养上,56.1%的受访者为子女的校外课程辅导付费。

闫俊豪分析称:“由于生活圈层和工作性质,蓝领群体存在明显的信息不对称。在知识需求上他们希望能真实全面地了解时代的发展境况,在子女教育上也尽力重视。”

这或许也描绘出了新蓝领的人生轨迹。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家中第一批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与文化的群体,但获得的资本并不足以使他们在所服务的城市扎根。在了解到城市生活的各种优势后,他们将攒下的钱投入到自己与子女的教育中,为后代的向上流动提供更高的可能性。

阶层向上流动,几乎是每一代中国人的愿望。二三十年前,不少人的理想是“脱农皮”,反映出当时人们迫切希望脱离农村生活的愿望。而眼下,新蓝领的崛起也表达了类似的向上流动的心理。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