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蜀中记·大佛

杨延之

我叫唐风,二十八岁,唐门弟子。

十年之前,门主派我下山,他让我看看这江湖。江湖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我从成都出发,在峨眉金顶上看云海和日出,路过白帝城和酆都,在烟雨蒙蒙的蜀中山水里游历。

这十年间我遇到过很多人,喝酒吃肉的和尚、背着棺材的书生、肩上文着火狐狸的女人。我潜进巴蛇的洞窟,里面白骨如山。我攀上挂满悬棺的峡谷,找寻传说中的金丹。我踏入云雾缭绕的巫山,杀死守护楚王宝藏的护陵兽。

这世间有很多隐秘的故事,我只是一名过客。

如今我即将回归巴蜀,想把这些故事都记录下来,放入藏书室的暗格之中。多年以后,若是有人无意中看到这些残页,大概会当做志怪小说之流吧。

我们从十八岁那年开始说起吧。

<一>

那尊大佛在江边站着,已经有好多年了。

江是岷江。准确的说,是岷江、大渡河和青衣江的交汇处。

大佛是弥勒造像,高约二十一丈,依山势而建,与凌云峰齐平。大佛身旁有两尊天王像,高约五丈。大佛宝相庄严,普渡慈航,天王怒目圆睁,虬髯飞动,似乎是在镇压着江中的邪祟。

这是四月的嘉州,天空中飘起了细雨。

“嘉州凌云寺大弥勒石像记。”

我站在凌云寺前,轻声念出了石碑上的文字。

凌云寺就在大佛脚下,前来祈福的香客不多。我抬头向上看去,九曲栈道沿着佛身通往山顶。江面有帆船驶过,风声回荡在峡谷里。

这是我下山之后的第一年,人间的一切都真实而明亮。

“想知道大佛的秘密吗?”

不知何时,一名黑袍人站在了我身后。

“想。”我转过身来,看清了眼前的来人。

他身材佝偻,整个人包裹在黑袍之中。声音沙哑,似乎是个老人。我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仿佛天地之间根本不存在这号人物。

“你是唐风,唐门第十九代掌门的继承人。”

黑袍人笑了起来,发出了咯咯的怪声。

我心中一惊,顿觉不妙。唐门门规,门人下山游历期间皆用化名,我将继承门主之事更是只有数人知晓,这个黑袍人究竟是什么人?

“你是谁?为何知道我唐门之事?”

“江湖上的秘密都是公开的,对我们而言。”

黑袍人抛出一块令牌:“江南商会,唐公子幸会。”

江南商会,天下第一情报机构。

沒有人知道江南商会有多少成员,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会长是谁。我曾听师父说过:少林、武当、峨眉这些名门大派之中都藏有江南商会的暗探,甚至连皇宫里的秘闻都一清二楚。

他们是游走在黑暗中的阴影,随时随地,悄无声息。

十年之前,阿史那伏念可汗曾在漠北召开金帐会议,密谋突袭边境,长驱直下攻入嘉峪关。次日清晨,千里之外的玄武门上便贴出了突厥此次袭击的全部计划,落款正是“江南商会”。

下山之前,师父就曾告诫过我:不要去招惹三种人。

峨眉山上的女人、长江里的捞尸人、带着“江南商会”令牌的人。

没想到他们倒是先找上门来了。

<二>

我和黑袍人行走在狭窄的栈道上,头顶有飞鸟掠过。

栈道底下是波涛汹涌的岷江。大江奔流东去,巨大的水流声在峡谷中轰鸣作响,骇得人心胆俱裂。倘若此刻从远方望去,我们就像是两只蝼蚁,在大佛的手掌处缓慢地爬行。

九曲栈道由木板铺成,蜀地常年有雨,木材受潮,栈道多处已经毁坏。凌云寺的僧人告诉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游客到过大佛顶部了。

黑袍人不紧不慢地走着,似乎对这条栈道极为熟悉。我此刻的身份是唐门门主传人,自然不能怯了气场,否则宗门颜面无存。唐门中有一门轻功,唤作“惊鸿掠影”,我暗暗运功,追了上去。

“咦,想不到唐公子还会如此轻功,唐门果然人才辈出。”

黑袍人似乎有几分诧异,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跟了上来。

“雕虫小技,阁下过誉了。我唐门以机关、暗器和傀儡之术闻名天下,与各大门派相比,拳脚功夫上还是落了下乘。”

“唔……这正是我找你的原因。”黑袍人若有所思道。

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山中冰冷,我不由得打了几个寒战。

黑袍人见状,默默递过来一把油纸伞。油纸伞是江南产物,以竹节为骨架,覆以纸面,绘上山水花鸟,最后施以桐油,于阴凉处晾晒而成。

这柄油纸伞以白纸作为伞面,伞纸上绘着一只花丛中的杜鹃鸟,显得分外淡雅。伞柄处传来兰花香气,似乎是用了某种秘制香料。

我心中暗道:不愧是江南商会,随手一把油纸伞便有如此气派。

黑袍人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沉声道:“公子小心点,这伞又名‘魂灯,是江南商会特制的兵刃,伞骨上涂着南海鲛人的毒血,天下无药可解,若是划破肌肤,弹指之间便会毒发身亡。”

我闻言大惊,慌忙丢掉手中的油纸伞。

不成想那黑袍人此刻竟笑弯了腰:“哈哈……唐风你还真是个木瓜,怎么我说什么你都相信?还南海鲛人?哈哈哈哈,原来唐门少主这么好骗的。”

我悻悻地捡起了油纸伞,正要反驳,却看栈道已经到了尽头。

我们此时的位置,是大佛的左臂。前方的栈道已经断裂,中间隔着数十丈的崖壁,这个距离,武当最上乘的轻功也不能飞跃。

山壁上开凿着大大小小的佛龛,每尊佛龛中都塑有一座佛像和两位胁侍菩萨。有的是释迦牟尼佛和文殊、普贤两位菩萨,有的是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岁月久远,佛像的身上覆盖着青苔。

佛龛中散落着一些幢旛,还有堆积的香灰和祭祀果品。看来凌云寺的僧人们所言不虚,这里已然是祭拜大佛的终点。

雨渐渐大了起来。我低头看去,下方白茫茫一片雾气,只听得岷江此起彼伏的浪涛声。黑袍人在我身前数步之外,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他俯身在崖壁上摸索着什么,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种可能。

“啪嗒”,一尊文殊菩萨像被移开,随之而来的是机关转动的声音。

我身后的崖壁上缓缓打开一扇石门。那石门漆色与周围山石一致,边缘被爬山藤遮挡,若不是黑袍人知道机关所在,这道石门怕是永远也不会有人察觉。

“暗门,又是暗门,大家都好喜欢暗门。”我苦笑道。

<三>

对我而言,暗门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趣的东西。

唐门以机关术闻名江湖,总坛里到处是阵法、机关兽和迷宫,所有机关通过齿轮连接,以水力催动,七步之内必藏杀机。

我小时候在总坛里玩耍,不知不觉走进一处石室,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支离破碎的人骨,有的被直接斩首,有的被重物击碎,还有的骨骼发黑,应该是中了毒箭。

后来唐大告诉我,这是那些擅闯唐门总坛之人的尸骨。这江湖那么大,总有些人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跑来唐门一探究竟。

“秘密是用命来交换的。当然,死的还有那些到处乱跑的小孩。”

唐大看着我,意味深长地笑道。

看到我站在原地发愣,黑袍人无奈地摇摇头,闪身进入石门里。

我赶紧把唐大唬人的鬼话抛到脑后,跟着他走了进去。石门内是一处幽深的隧道,隧道内有空气流通,尽头处隐隐有风声。我点亮火折子,四周的石壁上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

“你可知这大佛是何人所建?”黑袍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听凌云寺的和尚说,是一个云游四方的禅师,好像叫海通禅师?”

“海通禅师,本名青莲,黔中道播州人士。百年前少林武学第一人,传说他有通天彻地、降龙伏虎的大能。少林寺能有如今的盛况,都要仰赖他的功德。后来他退隐江湖,到嘉州建了这尊大佛。”

黑袍人的声音忽近忽远,在隧道之中回响着。

“通天彻地,降龙伏虎?坊间传说而已,你们江南商会还信这个?”

我有点哭笑不得,这感觉就像小时候阿婆给我讲的那些民间故事。唐门祖师爷是如何在巴王地宫里从一众宵小手中夺得武林秘笈,出山之后又是如何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惩恶扬善的。

“通天彻地不确定,但是降龙伏虎,恐怕是真的。”

不知何时,黑袍人悄然出现在我身边。

“三个月之前,我们在海通禅师的墓塔里发现了……”

“你们竟然敢去少林寺墓塔林?”

我看著黑袍人戏谑的样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

墓塔葬是源自天竺的一种葬制,与佛法同时期传入东土。高僧圆寂后经历火化,将舍利子与随身物品葬在墓塔之中。少林寺墓塔林是历代主持存放舍利的禁地,就算江南商会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敢去那盗宝。

“三个月前,我们会长收到了一个机关木盒。”

黑袍人的声调认真起来,我明白了问题的关键。

江南商会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其总会所在地与会长的身份更是扑朔迷离,此人能直接把机关木盒寄到会长手上,这事情本身便不寻常。

“盒中是一只妖兽的爪骨,还有一张记录着大佛暗门的地图。”

黑袍人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江南商会三位大朝奉看了一夜之后,推测盒中所藏之物乃是蛟爪。蛟是江中的大蟒,平时隐匿江中,动则翻江倒海。古籍中记载:蛟生五百年后,额头生角,腹尾化爪,待雷劫过后,便可化龙升天。”

“你是说……那木盒中有一只即将化龙的大蛟之爪?谁砍下来的?”

我和黑袍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喊出了一个名字。

“海通禅师!”

<四>

嘉州地处三江交汇之地,自古便有恶蛟兴风作浪的传说。

如果江南商会收到的蛟爪是真的,极有可能是海通禅师在修建大佛时孤身入江斩了蛟龙。每每想到此处,我就难掩兴奋:蛟龙可是传说中的妖兽,看来我的《蜀中记》里可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我和黑袍人沿着隧道一路向前。隧道很长,角落里散落着当年工匠们开凿大佛时的工具,我捡起两个火把点燃,四周明亮了许多。

“你们为什么找我?莫非是……那个机关木盒?”

世人皆知唐门擅长机关术,机关木盒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唐门。

“不,机关木盒已经确定与唐门无关。我找你来,主要是为了这扇门。”

黑袍人一边说着,抬手指向了远处一扇石门,我这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走到隧道尽头。看来和我之前猜测的一样,这条路江南商会早已探过,大概是被此门困住,才要引我上山解谜。

我仔细端详着这扇石门。这石门似乎是由两块山石左右拼接而成,与地面相接处严丝合缝,山壁中应当镶嵌着机关。没有门环,没有锁道,我向前推了一掌,石门纹丝不动,怕是有千斤之重。

“我按照地图走到这里,然后就没办法了。” 黑袍人无奈道。

“看看隧道岩壁上有什么壁画、文字之类的机关。”

根据大佛的体积和隧道的长度来估算,我们此刻应该在大佛的心脏位置。少林寺的工匠们在塑金身佛像之时,会将丝绸做成的五脏放入塑像之中,丝绸中包裹着珊瑚、琉璃、玛瑙等佛教七宝。

这是天底下最大的佛像,石门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我和黑袍人举着火把,仔细查看石门周边的岩壁。隧道里突然安静起来,只能听见火把燃烧的声音。我屏气凝神,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的石壁,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半个时辰过去了,岩壁上空空如也。黑袍人已经放弃了寻找,他斜靠在石门上,黑袍下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仿佛在用那种沙哑的腔调说着:“所谓天下机关出唐门,好像也不过如此嘛。”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我喃喃自语道。

唐门精通各类机关,解谜时向来以其原理回推过程。这扇石门如此沉重,按照常理应该只能以水力驱动,可这是大佛内部,哪里来的水源?

世间机关皆以齿轮连接,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石门的驱动装置应当就在岩壁内部,这种庞大的机关不会特别复杂,否则一旦出现部件磨损,石门将永远关闭,这违背了建造者的初衷。

我在石门前来回踱步,突然感到脚下有异,好像是踩中了什么东西。

“这好像是……佛教里的天龙八部众。”

我看着地面上的浮雕方砖,跟身后的黑袍人解释道。

天龙八部众,佛经中常见的护法神。八部分别为:天众、龙众、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和摩呼罗迦,以天众、龙众为上首,故称之为“天龙八部众”。

方才我觉得脚下有异,原来是踩中了一块刻有夜叉浮雕的方砖。隧道里没有光源,我和黑袍人举着火把在两侧崖壁寻找,却忽略了脚下的地面。方砖上覆盖着数层沙土,似乎是有人刻意为之。

我们将沙土清理干净,一幅巨大的“天龙八部众”浮雕出现在眼前。

这幅浮雕由八十一块方砖组成,方砖是汉白玉所制,上面雕刻了八部众降妖除魔的场景:阿修罗持戟而立,夜叉生吃恶鬼,大鹏金翅鸟张开双翅扑向妖魔,八位护法神惟妙惟肖,神情姿态栩栩如生。

浮雕正中央,九条似龙非龙的妖兽在大海中翻滚,争抢着天上的宝珠。这是天竺神话里无足无角的蛇神,三藏法师将其译作“那伽”。

“蛟龙……那伽……你说这会不会是同一种妖兽?”

我话还没有说完,黑袍人瞬间出手,抢先按下浮雕正中的那颗宝珠。

浮雕上方的岩壁突然分开,形成了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还没等我们有下一步动作,一股巨大的气旋从通道处传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都被吸入了通道之中。

<五>

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一只妖兽的头颅。

那是一头成年的蛟龙,头上已经生出了龙角,黑色的鳞甲覆盖在小山般庞大的身躯上。龙目紧闭,龙口旁须髯随风飘动。它就像刚刚睡着一般,静静地长眠在浩瀚的星辰里。

稍等片刻,我好像看到了星辰。我为什么会看到星辰?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把飘散的思绪重新归拢,再次看向四周。

我一生中见到过很多恢弘的场景:峨眉山金顶的佛光、都江堰水下的都城、玉龙雪山上的日出。任何一处,都不能与眼前的景象相比。

我仿佛站在无尽的虚空之中,身后是浩瀚宇宙。我看到日月星辰在我身边流转,山川河流在我脚下漫延,那头蛟龙的尸体在远处漂浮着,左侧的龙爪被人用利器砍下,正如江南商会所说的那样。

“通天彻地,降龙伏虎。”黑袍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虽然黑袍竭力掩饰,但我还是能从颤抖的声音中听出他的震撼。

我脑海中闪现出《史记》里关于秦始皇陵的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骊山……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海通禅师不仅入江斩杀了蛟龙,还在大佛內部创造了此等洞天胜境。以陨石作为日月星辰,引山中清泉化作河山湖海,佛经中说:“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这大佛之中果真自成世界。

最让人惊叹的是,这个空间之中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力场,人可以自由自在飘浮在空中,就像羽化飞天的仙人一般。我可以肯定,唐门之中任何精妙的机关术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这或许与那些陨石有关。

我和黑袍人在虚空中踏步,刚开始还有些趔趄,适应之后顿觉身轻如燕,顷刻之间,对轻功的领悟更上了一层境界。

“这是海通禅师练功的石室,没有空气的禁锢,习武之人在此修炼一天,比得上外面世界一年,怪不得他当年能成少林武学第一人。”

黑袍人也发现了此地的秘密。

“我看前方隐约有光亮,应该是出口之类。唐公子要留在这里练功,还是随我一同出去?”黑袍人问道。

“我武艺半斤八两,不练也罢。倒是阁下乃江南商会之人,不从这里拿些东西再走吗?”我揶揄道。

“江南商会贩卖的是秘密本身,你这木瓜爱走不走。”

骤雨初歇,一轮落日缓缓沉入江中,染红了半边天空。

我和黑袍人从大佛左耳处走出,看到了嘉州最美的夕阳。岷江风平浪静,水面如镜,那头兴风作浪的蛟龙此刻正躺在大佛的心脏里。

“好美啊。”我由衷地赞叹道。

黑袍人突然掀开帽袍,露出一张少女的脸。她笑了笑,扔给我一块令牌:“有事的话来成都财神客栈找我。江南商会,李念安。”

少女打了一声口哨,从远方飞来一只巨鹰。她轻盈地跳上鹰背,转身向我道别:“再见了唐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等一下!”我大声喊道:“那把伞还没还给你呢!”

“你自己留着用吧!”

“可是我怎么下去啊!女侠载我一程啊!”

李念安已经乘着巨鹰飞远了。

(责任编辑:空气)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