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封情书,请查收:林深时见夏,我想见你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新浪微博:@乔周周)

昨晚梦到了高考,第一场考语文,我答题很不认真。果然,还有十分钟交卷的时候,我的作文还没有开始写,于是在梦里急得手发抖、冒冷汗,但无济于事,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后,我的作文还是没写完。

被惊醒后,我一看时间才早晨五点多,外面天已亮,才发觉,夏天真的来了。

《林深时见夏2》也跟着夏天的脚步缓缓到来,继续为我们讲述林深和夏安歌之间的虐恋情深,快来和我一起码住吧!

安安,我被你带坏了

“怎么?你还会害怕?”林深嘲讽道。

夏安歌抬头,目光柔和得让人如沐春风:“怎么会呢?老公让我留下来等他,我自然就得听话地等他了。快坐吧,阿深,咖啡已经帮你加冰了。”

林深冷冷地看着,既不说话,也不动,只等她将他面前那杯咖啡搅匀了,这才动了动那漂亮修长的手指:“服务员,给我来一杯蓝山咖啡。”

蓝山咖啡?

夏安歌搅动的手指僵在了那里。

他以前是不喜欢喝这个的,那是因为有一次,她和他出去玩的时候,她喜欢喝冰咖啡,可是那天不巧,来了“大姨妈”,他不让她喝冰的,便将她的咖啡喝掉了。

他以前总喜欢说:“安安,我被你带坏了,这么糟蹋我的咖啡。”

如今他却要喝自己以前最不愿碰的蓝山咖啡?

夏安歌收回手,心底滑过一丝疼痛。

原来时间,是会让某些习惯都改变的……

他果然还是误会她了

夏安歌只觉得自己重重地向后一跌,之前好不容易才拉开和林深的距离,这下更近了,她几乎半个身子都跌到了他怀里。

很熟悉的气息,清冽的香味,还有淡淡的体温,都是夏安歌梦里想要抱着的。

可是现在……

“对……对不起……”

夏安歌迅速弹起来,把自己和他的距离拉得远远的。

林深那么厌恶她,闻到她的气味都想吐,她不能靠他太近,要不然他再恶心了怎么办?

可是,就在夏安歌起身的那一刻,这个坐在旁边一直就没怎么动过的人,突然冷冰冰地开口了:“怎么?有了新欢,我这里就连坐都坐不下去了?”

夏安歌顿时愕然地看向林深。

他在说什么呀?什么新欢?

“你……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新欢?”

“我说错了吗?刚才你们在舞厅里,不是跳得很开心吗?”林深阴阳怪气地说着,那语气,简直幼稚得像一个孩子。

夏安歌无语了。

他果然还是误会她了。

我不介意喂你

林深薄唇紧抿,一双手插在裤袋里紧握住。

他什么也没有说,忽然把手伸了出来,弯下腰将夏安歌从椅子里抱起来。

夏安歌猝不及防,吓得猛地睁开眼睛:“林深,你……你要干什么?”

林深满脸寒霜:“你说我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夏安歌,你要死,就给我死远一点,别死在我林深的地盘上。”

然后,他就抱着她从卧室里出去了。

气得夏安歌在林深怀里不停地挣扎:“林深,你这个浑蛋,你快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没人理她,回应她的,只有林深对周姨的吩咐:“去把她的饭还有药全部拿来。”

“好的,先生,我马上就去。”

同样也被吓得呆住的周姨立马反应过来,到厨房拿东西去了。

于是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夏安歌,就这么被林深带到餐厅里,然后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就把她扔到餐椅里。

“你这个浑蛋,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不吃饭,我也不吃药,我不用你管!”

“好啊,不吃是吗?我不介意喂你!”

林深随手拖了一把椅子过来,紧挨着她坐下。

宝贝不是这样提的,要抱

林深在米芽面前一点一点地弯下腰,随后在夏安歌的视线里,就如她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场景一样,他伸出双手,轻轻地提住了米芽。

“叔叔,宝贝不是这样提的,要抱!”

“你怎么那么啰唆?”

“叔叔,你怎么可以对女士说啰唆?你真是太不礼貌了!”

林深扶额,表情差点绷不住了!

夏安歌看到,赶紧打圆场:“米宝,叔叔是长辈,你要对他有礼貌。”

米芽马上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指了指被某人提着的小花裙子领口:“夏安歌女士,麻烦你告诉这位叔叔,这么提着一个姑娘的领口,也不礼貌。”

林深:“……”

半晌,林深默默地松开手,转而十分别扭地抱住了米芽:“小奶包,我警告你……”

“請叫我夏女士……”

林深侧目:“她姓夏?”

夏安歌狂汗:“跟我的时候姓夏,跟她妈妈的时候姓秦……”

然后再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跟她爸的时候姓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