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机器超长待机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画风不固定的95后任性作者,简称“想起一出是一出”。

梦想一生都能书写滚滚沸腾的少女心,挖掘生活细微的美好,把温情藏进笑声里,送给书前可爱的你。

《天然与傲娇》即将全国上市!

新浪微博:@蒋临水

我是个话痨,我摊牌了。

今天开这个专栏,我主要是想给一些对话痨有偏见的同学普及一下——到底什么是话痨。

话痨是病,但算不上是缺点,事实上,它带来的好处还是很多的。比如,我一紧张的时候就想说话,这一点很容易让人觉得我不认生,好亲近,就很容易跟刚认识的人聊得开。

但我确实有一个缺点,就是紧张的时候脑回路容易变得奇怪,所以,别人通常没跟我对话几句就发现我脑子有问题,于是就弃我而去了。可也有一些不嫌弃我的,我们意气相投,相见恨晚……时间久了,我發现,他们的脑子比我还有问题。但我都这样了,也不能嫌弃别人,所以,我们日常靠着互相嘲讽生活,也别有一番滋味。

不好意思,说远了,你看,话痨的缺点就是容易跑偏,因为想说得太多了。

敲黑板,让我们说回主题。

因为我是话痨,所以我写的故事里的角色也经常是话痨,要不是篇幅有限,我有信心能让他们不换场景地吵架吵到二十万字。可一般不能这么干,除非我想被打死,我压抑着,控制着,但还是控制不住本性,我借着《天然与傲娇》的舞台写了一个话最多的男主叫洛拾安,他除了偶尔深沉,多数时候都很像我。

悄悄地说一下,我最初做设定的时候,他其实不是这样的,在我的想象中,他应该话少且炫酷,说话恨不得单字往外蹦,头发飘逸得能去给海飞丝做广告,一撩头发就能迷倒万千少女。事实上,完全相反,他话多到让女主冉致一无数次想跟他同归于尽……嗯,对不起了,遇上我这样的作者是主角们的不幸!

所以,你们看,陆时一、程光和周年都是我的分身,他们絮絮叨叨,把世界装点成热闹的样子。

我最话痨的时候大概是在我妈面前。

按照她的话来说,我的嘴就像台说话机器一样,通了电就停不下来。对于这一点,我自身也是有觉悟的。小时候我见到我妈的机会特别少,每次见到她,都要掰着手指头算时间。她一年回来一次,每次大概能留两个星期,我觉得根本不够,晚上不敢睡太早,担心时间流逝得太快,就紧紧地贴着她,好像这样就能把时间抓得紧一点。

我一整年都在为了见到她的那几天而做准备,把发生的好玩的事情都记在笔记本里,想等她回来跟她说。我有很多话想告诉她,什么都想跟她讲,包括邻居家的小姑娘总是偷其姐姐的绿色眼影往脸上抹、老师夸我哪道题做得不错,以及我晚上做了什么梦。这种无聊透顶的话题被我想方设法说得有趣。我想以这种方式来吸引她的注意,来弥补她错过的我的成长。

这个习惯一直养成到现在,虽然现在轮到我很少到她的身边去,大概是因为我要花很久的时间调整情绪,才能积攒一些有趣的故事说给她听。

我后来其实没那么爱说话了,内心变得越来越寂静,无论如何也热闹不起来,但我在人前依然欢脱,不想有人擅自揣度我的心情,使那份寂静被打扰,不然,在我疲惫不堪的时候就没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

我只能渴望热闹,所以描述了很多像我又不是我的人物。

但我依然跟我妈说很多话,好像没有烦恼的样子,她偶尔附和几句,时不时忍不住笑着问我:“你那张嘴不累吗?”

“累啊。”我说,“但是多说话能瘦脸。”

我跟她说很多话,是为了让她偶尔想到我时都觉得和我相处很快乐,这样她就能多想想我。

这样的自我满足似的思考会增添寂寞感,但只有这样做,即使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我也不会因她错过了我的人生而难过。

最后总结,请大家看黑板。

话痨其实分人的,毕竟老说那么多话,嘴也累,瘦脸效果也很一般,要是碰到有人总是想方设法地找你说话,那不用猜了,他百分之八十五是喜欢你——剩下的百分之十五是少数不说话会死的人,他单纯想找人说话,跟谁都说。但那一部分人不在我们今天探讨的范围内,

所以,不用逃避,不用疑惑,话痨就是喜欢你!

说你呢,冉致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