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罩着你呀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微博:@阿阿阿淳

【一】

又到了淳妹来写故事的时候,这意味着新书又快要和你们见面啦!

这次距离上次……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最近这半年,我忙着毕业,忙着搬家,忙着接受社会的毒打,忙着和爸爸妈妈据理力争“我的人生价值要由我自己决定,而不是看我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小孩”。

总的来说,杂七杂八一团糟。

甚至到现在,这一混乱的阶段都还没有结束。

所以,周周找我写专栏故事的时候,我又无可避免地放了她好几次鸽子,最后实在是太愧疚了,半夜听歌睡不着,痛定思痛地爬起来码字。

可能我就是那种类型的,满肚子想说的话,但真到了落笔的时候,又像只锯了嘴的鸭子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也只有这种时候,我才会忽然发现,我笔下的人物,身上多少都带一点我好羡慕的特质。

比如初愿妹妹,一个逻辑清晰、从不卡壳、表达欲旺盛的小话痨。

和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在一起,我想江哥哥一定能过得十分快乐。

【二】

其实,我最开始写《瞄心》这本书,是因为什么呢?

——是因为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

她比我大一岁,但因为高考失利复读了一年,所以大学时成了我的同届校友。

大一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告诉我说她的梦想是当一个游戏策划。

但她读的专业是德语。

然而,她是我见过的行动力最强、最没有拖延症的姑娘。

大学四年,我看过她写的无数部剧本,无数份试玩报告,自己尝试着做橙光游戏,自己学写脚本,自己搞页面设计,做数值设定,做数据埋点……

各种需要的和不需要的技能,她全去学了。

我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大公司实习。

她租着十分简陋的单间,还是两个人合租一间的那种。

过来跟我吃饭,她手里还抱着电脑,说:“抱歉啊,有份数据分析得马上交,你等我一下。”

我那时候的心情,怎么说,有点震撼。

因为这姑娘家境不差,读书成绩也不差,按照家里的规划,就是读完本科,出国留学,回国找工作,顺顺利利、漂漂亮亮地过完自己这一生。

但是,她没有。

我以前一直对“梦想”这种东西嗤之以鼻、不以为然。

或许是因为被各种综艺节目、命题作文、演讲报告夸张得太过分,才导致我这种没有梦想也没有人生方向的人产生了逆反心理,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煽情词汇。

但从她身上,我真的感受到了人认真去追求梦想的美好和激情。

我当时看着她一边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字、一边往嘴里塞寿司,觉得她活得简直太精彩了。

也是从这一次,我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究竟要做什么。

初愿妹妹和江哥哥的故事,应该就是我从这时候开始构思的。

最开始的雏形,我只是想写一个元气满满追梦的小姑娘和一个被小姑娘激励、重新开始热爱生活的酷哥哥,彼此强大到可以互相说“我罩着你呀”,多么美好。

【三】

人真的是需要一个flag(目标)的。

比如我最近在减肥,我的目标是半年瘦到体重只有两位数。

这个flag立了快一年吧,我总共瘦了不到四斤,离体重为两位数的目标遥遥无期。

flag也倒得毫不留情。

但是,從另一个方面来说,虽然我没有做到最好,甚至没有做到预期程度最低的好,但起码我真的变得更好了——是不是很有道理?

写到这里,我忽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果然又开始偏离最初的主题。

但总之——

各位小可爱们,请不要大意地给自己立一个注定会倒的flag,然后快乐地去追梦吧!

比如认真思考:我究竟是该上清华呢,还是北大呢,最后高考成绩出来,痛哭流涕地去读复旦大学。

快乐!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