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催泪小仙已开工

语笑嫣然

他是无法流泪的龙王三公子,她是能把人熏哭的洋葱小仙,当他们相遇,她就得到了一份奇怪的工作——帮龙三公子催泪。每次龙三公子只要张开双臂一喊:“小洋葱,过来抱抱!”她就乖乖地钻进他怀里去了……

一、“姑娘,让我抱一会儿!”

阿泱遇上君无愁的第一天,就被他给抱了。

事情说起来倒也简单。

这是阿泱来到卧龙城的第一天。

卧龙城是仙界之城,位于东流海最东边的东流岛上。

当今仙界一共有十城,其中以卧龙城最为繁华。这里不但楼盘林立,产业多样,而且不管神仙凡人,还是妖魔鬼怪,都能一并接纳,最是包容,机遇也最多,所以,土豆公公才建议阿泱来卧龙城发展,还特别给她划出了重点——发展终身大事!

阿泱一路跋涉,风尘仆仆,往卧龙门前一站,恍惚就已经看到她未来的夫君在里面冲她招手了。

结果却出了点儿小小的意外。

好像是一只龟大仙和一条黄鳝精当街追逐吧,反正阿泱就听到一个娇嗲嗲的声音说:“来呀,来呀,来追我呀,追到我就让你嘿嘿嘿!”

她还没想明白“嘿嘿嘿”是什么意思,那条黄鳝突然刺溜一下从她脚边钻过。她一个晃悠,险些栽倒,幸好有一个好心的路人顺手捞了她一把。

捞她的这个路人就是君无愁。

青天白日,熙攘大街,分明是个俊朗端正、满身贵气的公子,气质也堪称优雅翩然,哪知道,他那一捞,好像捞上瘾了,竟然抱着阿泱不撒手,还一脸享受地附在她耳边说了声:“姑娘,你别动,就让我抱一会儿!”

让你一抱会儿?呵!阿泱白眼一翻,心中冷笑一声:见过耍流氓的,没见过耍流氓敢耍到姑奶奶我头上来的!

她倒也不着急,就由着他抱,心里暗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时间到!她抬头一看,对方果然已经双眼通红,泪水哗哗地往外涌。她顿时露出一脸慈母般的神秘微笑,小傻瓜,耍流氓也不看清楚对象,姑奶奶我也是你想抱就能抱的?

姑奶奶的全名叫作从泱,倒过来念就是泱从。泱从泱从,洋葱洋葱,姑奶奶我可是一颗得道成仙的洋葱!

我要是不熏得你怀疑人生,怎么对得起我辛辛苦苦给自己取的名字?!

这边厢,阿泱正沾沾自喜,还在君无愁怀里蹭了蹭:“公子,多抱一会儿,公子这结实的胸膛,姑娘我可喜欢得紧呢!”

那边厢,君无愁不等她把话说完,突然转过身对着密集的人流,张臂向天,仰头欢呼:“我——哭——啦——”

“哇!”满大街的人都投来了惊喜的目光。

怎么着,莫非这卧龙城的人都有毛病?!

二、“小洋葱,过来——”

卧龙城的人没毛病,君无愁也没毛病,半个时辰以后,阿泱就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卧龙卧龙,顾名思义,自然有龙。这卧龙城里有一座卧龙宫,卧龙宫里住着个四海龙王,四海龙王负责掌管天下水旱。他还有九个儿子,其中排行第三的,就是这位当街耍流氓的锦衣公子君无愁,大家都称他为龙三公子。

龙三公子在八百年前被一只莽牯毒蛤暗算,双眼受了伤,康复之后,他就再也流不出眼泪来了。

对于身为龙王之子的他来说,这件事情的影响非同小可。

因为龙王将天下九等分,分给了他的九个儿子来管理,一人一份,负责监管当地的水旱情况,及时布云施雨。

但龙族施雨是需要眼泪的。

没有眼泪就不能施雨,所以,这八百年来,君无愁的封地一直都由他的兄长,龙二公子君骧夜代为管理。

而身為广大女性仙家投票选出的“仙界四美”之一,君无愁为了刺激自己流眼泪,没少不顾形象地抓着洋葱往自己的脸上抹。

可惜,没用。

对他这种高修为的上仙来讲,没有成仙的洋葱灵力太低,刺激程度不够,而成了仙的洋葱则会由于灵体翻新,不再散发任何气味,也就更不具备刺激性了。

像阿泱这种天赋异禀的奇葩小仙女,实属八百年罕见。她成了仙以后,气味不但没有消失,而且还加重了。平时不和她亲近倒也无妨,一旦亲近,哭的,喊的,呕吐的,抽筋的不说,就连直接被熏瞎眼睛的都有,受影响的程度因修为而异。

这般稀罕的宝贝,君无愁哪里肯放过。他岂止是抱她,简直就是此生非她不可了,便动之以情,晓之以金钱,把阿泱弄进了他的三公子府。而且还借着阿泱这个法宝,向老龙王申请,从二哥手里重新接管了封地。

自那以后,白衣翩翩的龙三公子巡视封地,身边就多了一位娇俏婀娜的少女。

他们乘云而去,到了需要降雨的区域,君无愁只要张开双臂一喊:“小洋葱,过来——”阿泱就乖乖地靠进他怀里去了。

咦?

她怎么觉得自己从事了一份有点儿奇怪的工作呢?

三、“我可以踹你吗,小龟仙大人?”

奇怪归奇怪,但适应能力很强,尤其是对高额酬劳的适应能力很强的阿泱,不用多久,做起这份工作便游刃有余了。跟君无愁也是一抱生,两抱熟,三抱四抱,就脸不红,心不跳了。

起初,府里面还有不少嘴碎的小仙女丫鬟,背地里笑阿泱轻贱,钻进男人怀里赚钱。但是,不出一个月,这些闲话就消停了。

因为阿泱这些年走南闯北,还练就了一个技能,那就是研究各种植物,配兑香粉。她最初的目的是想做出一款可以掩盖自己气味的香粉,无奈一直没有成功。不过,她也因此研究了天下各种奇花异草,将它们加以混合调配,琢磨出很多效用神奇的植物香粉。

她的香粉,有的可以把一碗普通的井水变得比琼浆玉液还好喝,也有的能让人一沾上就变得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府里面那些说她闲话的人,有的被她贿赂,喝了琼浆,也有的被她捉弄,浑身恶臭,神憎鬼厌。心里服不服不好说,总之都不再嚼舌根了,见了她,有以真心笑脸相迎的,也有避而远之的——她觉得也挺好,至少清静。

君无愁听人说洋葱小仙有这般本事,他还觉得挺新鲜。其实他心里也跟明镜似的,知道府里哪些人阴险,哪些人刻薄,所以阿泱出手教训他们,他都睁只眼闭只眼,有的时候还嗑着瓜子在一旁偷偷看戏。看了几次,他不但觉得戏有意思,还觉得这小洋葱姑娘也很有意思。

有一日,两人从封地施完雨回来,一进城便直奔醉仙居的什香填鸭而去。刚跨进门槛,迎面便来了个穿花配绿的公子。

旁的人都称他小龟仙。

小龟仙是龟丞相的儿子,从小就跟君无愁贴错门神,看他哪哪都不顺眼。君无愁自打没了眼泪,这家伙就没少嘲讽他,明着暗着都说龙三公子是个废物。这会儿,他一见到君无愁,再看看阿泱,顿时一脸贱笑:“哟呵,这位可爱的姑娘想必就是洋葱小仙了吧?没想到三公子废了这么久,抱着个女人竟然就翻身了哎!”

“小乌龟,你今日皮痒是不是?!”龙族子弟当中,君无愁是出了名地不羁,高兴起来能把二郎腿跷上金龙椅,发起脾气来,自己亲爹的胡子也能拽掉一把。仪态、架势什么的,在他不想要的时候,从来都不存在的。他跟这小龟仙说不上两句话就动手也是常有的事儿。这会儿他冷笑一声,往前一步便揪住了小龟仙的衣襟。

阿泱见这阵势,心里一琢磨,急忙将手伸进自己随身的荷包里,沾了一指头香粉,一边假装劝架,一边趁机把沾了香粉的手指从小龟仙的鼻子底下擦过。就看见这小龟仙突然掐住脖子,满脸通红,咳得直跳脚,嘴里只憋出三个字:“卡!卡住——”

卡住了?!

都是高修为的神仙了,还能被卡住?憋得这般难受,竟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酒楼里的人纷纷围过来看稀奇。

阿泱给君无愁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往人群中间一站,迅速镇场:“大家别慌!小龟仙这不是被食物卡住了,他这种情况我见过,只要我踹他一脚,他的症状保准能消失。本洋葱小仙也想请在场诸位替我作个见证,要是小龟仙没被我踹好,我甘愿受罚,要是踹好了,这还真真不能算我冒犯。嘿嘿,可以吗,小龟仙大人?”

小龟仙卡得难受,根本没辙,虽然不赞成,但也没有反对。阿泱见他这般反应,心里暗笑一声,把裙摆一提,便准备开踢。

这时,君无愁却轻轻地拉住她,说了一声:“我来。”

之后,小龟仙嘹亮的尖叫声便在卧龙城的上空飘荡了好久,好久:“啊——”

四、“小洋葱,你跟鸡比不得呀!”

这一整天,君无愁的心情都很好,不但吃了填鸭,还给阿泱买了她喜欢的烤鸡和烤兔,让她带回府里当夜宵。

阿泱的心情也很好,因为她和君无愁回府的路上,正巧听见几个长舌妇在议论她,无非就是说她轻贱,跟男人搂搂抱抱之类的。君无愁一点儿也没怜惜对方是几个女人,劈头盖脸把她们说得连头都不敢抬。

那是阿泱第一次体会到被人维护的滋味,白衣的公子站在路旁的一棵青松下,他说你们要再恶语中伤洋葱小仙,就是跟我龙三过不去!我维护她是因为我尊重她,我与她之间从没有你们想的那般龌龊!

阿泱心里也是知道的。这么久以来,除了初见的那次,君无愁因为情急失态以外,后来他一直都很尊重她。即便他脸上痞笑着叫她过来,但每一次,她靠进他怀里时,他都会把两手背在背后,避免和她有更多的肢体碰撞。

他们不得不亲近,但他选择了最尊重她的方式。

阿泱不动声色地等着君无愁训斥完长舌妇,待她们灰溜溜地离开以后,她欢天喜地地蹦到他面前,双眸灿若星辰,笑道:“三公子,其实刚才在醉仙居,你也是怕我日后被小乌龟找碴,所以才抢着踢那一脚的吧?三公子,你是个好人。”

君无愁满不在乎道:“你没听卧龙城的人怎么说我吗?我不是好人,我是废人。我也就是想踹踹那只小烏龟王八蛋,这么好的机会,我干吗要让给你呢?”

虽然君无愁嘴上不承认,但是,阿泱相信自己的判断。一回到三公子府,她就把屋里的瓶瓶罐罐献宝似的全拿到了君无愁面前。

在逐个解释了里面那些香粉的神奇效用之后,她拍拍胸脯道:“三公子,天下的奇花妙草数不胜数,作用各异,兴许我能配出一种香粉,治好你的无泪之症呢?”

君无愁虽然觉得这丫头口气太大,却也不轻视她,笑嘻嘻地漫不经心道:“你啊?咱宫里的龙医阁有十几位上神医仙,他们都治不好我,你这小洋葱,还不如多研究研究,怎么帮厨子把咱府里的填鸭做得跟醉仙居的一样好吃吧。”

“嘁,我知道龙医阁的医仙很厉害,但我敢打包票,他们肯定兑不出我这里这么多香粉。想我从泱四海八荒哪儿没去过?我见过的有些植物,那些养尊处优的大人还未必见过呢!”阿泱嘀嘀咕咕道。她的豪言壮语还真不是空话,隔天君无愁就看见她在屋里捣鼓起香粉来了。

她一捣鼓香粉,三公子府就热闹了。

府里的人今天见她满脸通红,跟螃蟹一样只能手脚僵便在院子里横着走;明天又见她鼻孔喷气,头顶冒烟,跟被火药轰过似的。有一次她还被香粉迷得神志不清,抓了只鸡拎到君无愁面前,非得问他:“三公子,我跟它谁美?!”害得君无愁一个劲儿扶额:“小洋葱,你跟它比不得呀。”

于是,君无愁渐渐地养成了习惯,每次出外办公回来,一进门都会问管家:洋葱小仙今日什么情况啊?

以前他觉得,天大地大,在哪儿都一样,在家和在外没什么两样。现在却觉得,家里比以前热闹,比以前温暖了,就像清冷的雪地上有了一树红梅点缀,又像赤沙烈焰的荒漠里,忽然就生出一片绿洲来了。

过了半个月,醉仙居门口挂出告示——他们新推出了几款特色菜品,有鸡,有鱼,号称天下绝味。君无愁坐着轿子经过,无意间看到告示,立马就想起了阿泱。

那丫头嘴馋,又最喜欢吃鸡,如果带她来,她必然会开心得跟个小孩子似的。一想到她笑眼弯弯的俏皮样,君无愁就心情大好,催促轿夫加紧回府。

不料,刚一回府,管家便慌慌忙忙地过来通报,说宫里来人了。

来的除了宣旨的官员,还有三名蟹将,以及龙医阁的首席大医仙。这些人一来就直接绕过君无愁,把阿泱团团围住了。

五 “龙王有令,将洋葱小仙逐出卧龙城!”

君无愁的封地当中,有一条河叫珞河。几天前,珞河中游突发疫病,很多人皮肤溃烂,甚至五脏俱腐,三两天就一命呜呼了。

这件事情早已经传到卧龙城,君无愁也是知道的。

但直到今天,龙医阁才确定,疫病的源头是一场雨。就是七天前君无愁为了缓解珞河旱情而降的那场雨,雨水里有一种名为青史的剧毒。

毒遗后世,名垂青史。这就是毒名的由来。

雨水之所以有毒,是因为君无愁的身上有毒。至于君无愁的身上为什么会有毒,大医仙怀疑跟阿泱有关。

“青史这种毒,看似清水,无色无味,很难被人分辨出来。它最独特的地方在于,第一个吞下这口清水的人,自己的身体是不会有任何异样的。这种毒只会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终生与之相伴,却不会伤害她一分一毫,就如同花有清香,月有圆缺,为其自然属性,再正常不过。”

“但是,一旦有人和她发生频繁而且亲密的接触,那人就会成为第二个中毒者。而第二个中毒的人,和第一个便大不相同了。第二个人虽然也和第一个人一样,看似正常,没有毒发的困扰,但是,他的血液、唾液,甚至泪液,都会成为有毒之物,其他的人如果接触,必然中毒。”

“假如洋葱小仙是第一个中毒者,而三公子您是第二个,那您再用眼泪施雨,毒化入雨水之中,雨水有毒,那珞河百姓中毒也便说得通了。因为青史此毒,直接伤害的,其实还是除了第一、第二之外的其他人。”

大医仙又问君无愁:“敢问三公子,近来除了洋葱小仙以外,可还有其他什么人与您有频繁而且亲密的接触?”

君无愁无言以对,确实没有。

阿泱听着大医仙的解释,心里突然慌得厉害。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中毒了,又是怎么中的毒,但关于青史,她也有所耳闻。

她蓦地想起自己每次和君无愁拥抱,他总是温柔地张开怀抱,歪着头轻笑着喊她:“小洋葱,过来——”

可是,假如龙医阁的猜测属实,毒是由她传给君无愁的,他再叫这一声“过来”,她便不能过去了。

因为她知道,青史虽然有药可解,那药能解百姓之毒,也能解君无愁之毒,却不能解她之毒。

历来青史的第一毒源都是无药可解的。

她有点儿胆怯地看向大医仙,小声问道:“大人,若证实我体内真有青史,又当如何?”

大医仙朗声说道:“龙王有令,一旦确认洋葱小仙就是第一毒源,便立刻将其逐出卧龙城,永生不得再接触我四海龙族!”

六、“那是三公子喜欢的东西,我想尝尝。”

经过检验,龙医阁的推想得到证实,阿泱的体内果然有青史。龙宫那边连个喘息的空当都不给她,当天便逼她离开了卧龙城。

走的时候,卧龙城下雨了。

君无愁站在城门口,身旁是他给阿泱准备的马车和车夫,马车上还塞满了金银珠宝。两人相顾无言,似乎有千言万语都不知道从何说起。雨一下来,他急忙喊住她:“阿泱,下雨了,我没有给你备伞,我找人去拿把伞吧,你再等等?”阿泱微笑点点头:“好啊。”

此时大雨倾盆,两人四目相对,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隐退了,整个世界只有他和她,浑身被雨淋得透湿,等着那把雨伞。

可要来的终究会来。

取伞的家丁受命徒步绕道回府拿伞,又绕道回来,伞还是送来了。这场离别不能再等了。

君无愁一直动也不动地站着,看阿泱坐上马车,马车跑远,直至消失,仍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道路的尽头。

阿泱,过来。他在心里默念了两遍。

眼前除了茫茫雨雾,什么都没有。

他猛地轉过身,眼睛里突然烧起一团愤怒之火,挥手大喊:“回府!”他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给阿泱下毒!

那一刻,阿泱坐在马车里,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地。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离别,她也不会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舍不得他。

明明在来卧龙城之前,她是浪迹天涯,四海皆可以为家的人,但现在,那份潇洒竟然不见了。她竟然不知道何以为家,何去何从了。

她想了又想,终于打起帘子对车夫说道:“劳烦,送我去珞河吧?”

那里是他的封地。

君无愁一回去就大刀阔斧地开始追查下毒一事。用家丁们的话说,那就是连宅子里一根刚有打算修炼苗头的野豆芽都没放过。

自家公子是何许人,以前因为没有眼泪,封地被二哥接管,他还能抱着酒坛子跟人畅谈豪饮,苦中作乐,这回,他却是一点儿笑容都没有了。

厨房负责采买的芸娘被拎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凶得好像要当场把芸娘给杀了。

种种迹象显示,下毒的人就是芸娘。

当时在地牢的护卫都说三公子站在芸娘面前,表情冷漠得好像他并不是什么仁德明理的贵族公子,而只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魔头。

地牢里有上百种刑具,每一种都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那芸娘被三公子亲自用刑,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三公子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芸娘当晚便禁不住折磨,哭哭啼啼地求了饶。

她承认毒是她下的,而幕后指使她下毒的,则是龙二公子君骧夜。君无愁一听到二哥的名字,反倒松了一口气。他其实心里早就有数了,所有的皇族公子当中,谁最视他为眼中钉,谁最不希望他重新接管封地呢?龙二的野心,在这个卧龙城早就不是秘密了。

离开地牢之前,他又审了芸娘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如何给洋葱小仙下毒的?”

没想到芸娘的回答,竟然又把好多天都没有笑容的龙三公子给逗笑了。她说,那是因为有一天夜里,阿泱姑娘肚子饿,叫她做了一碗莲子糊,她便趁机把毒混了进去。君无愁一听,又想发火:“你撒谎!阿泱讨厌莲子,她跟了我这么久,从不沾有莲子的东西!”

芸娘战战兢兢:“奴婢没有撒谎,我们整个厨房都知道阿泱姑娘不爱莲子,所以她那晚叫我做莲子糊,我也觉得奇怪。但是她说,三公子喜欢吃莲子,既然那是三公子喜欢的东西,她就想尝尝。”

君无愁笑了。

整个晚上,他看着偌大的府邸,恍惚觉得,哪哪都是阿泱留下的身影,可是,哪哪都看不见她了。

他很想她。

没有了她的三公子府是如此冷清,时光好像又回到了她没出现之前,在家和在外没什么两样了。

可是阿泱,父王不准我再接近你。他说,即便我又做回一个废人,不能再流泪降雨,也不可以借助一个身怀剧毒之人,并因此为祸他人。

可我想了这么些天,我如今还想接近你,又哪里是为了降雨呢?

七 “没关系,阿泱,我不在乎了。”

消息突然传回来的那天,君无愁亲自把芸娘带到龙王面前,告了龙二一状。正准备离开卧龙宫时,他随身携带的千里传音筒响了起来:“三公子,阿泱姑娘出事了!在珞镇!”

传讯的是他派去跟踪阿泱的护卫之一。这些天他一直了解阿泱的行踪,知道她在哪里落脚。

阿泱是三天前到珞河的,河边有一座珞镇。她到珞镇的第二天,就路见不平帮了一只落魄的山精,跟山精交谈一番之后,她突然决定折返卧龙城。

当时,除了传讯的这名护卫以外,还有另一名和他一起跟踪阿泱的黑骑卫,那黑骑卫竟不知为何,突然倒戈,不但阻拦阿泱返程不说,还想杀了她!

君无愁得知这些细节后,立即腾云驾雾,出城直奔珞镇而去了。龙王的训诫犹在耳畔,可他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阿泱被黑骑卫追杀,一路且战且逃。对方狠如猛虎豺狼,她根本招架不住。逃到珞镇外的一座荒山上,黑骑卫突然又发猛招,她本来飞在半空,却被对方打得双腿失力,跌下云层!下面是一个悬崖,悬崖边有棵参天老树,树根穿透岩石,遮掩着岩石缝隙里,一个极为狭小的洞穴。阿泱慌不择路,瞧见那洞穴,刺溜一下便钻了进去,屏住呼吸。她知道,这洞穴或许就是她最后的逃生机会了。

她已经满身是伤,精疲力竭。她依稀能感觉到那股杀气忽近忽远,那是黑骑卫在洞穴附近徘徊找她。她躲了一会儿之后,越发感觉洞穴四壁的泥土沁凉,凉得透骨,就像有万千蚂蚁从泥土里爬出来,钻进了她的骨头里,而且一钻进去便化成了寒冰。

她眼皮发沉,头脑浑浑噩噩,渐渐地靠着穴壁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时,她好像听到君无愁在喊她,声音就在耳边。她吃力地睁开眼睛,竟然真的看到他正抱着自己,温柔的眉眼里面,充满了怜惜。

虽然怀疑是幻觉,但她还是忍不住鼻尖发红,委屈地扑进他怀里,脸贴着他的胸口蹭了蹭,嘴上却喃喃:“三公子,你不能跟我这么近,你又会中毒的。”

“没关系,阿泱,没关系。”君无愁温柔地抚摸着怀里小小的姑娘,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了,“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了!”

八、“你不过来,那就我过去。”

等到阿泱彻底清醒过来,她才知道那不是幻觉。君无愁真的赶来救她了,而且还杀了黑骑卫,将她带回了卧龙城。

回城的第二天,整个卧龙城的百姓便都听到了传闻,说龙三公子被龙王召进宫,父子俩吵得面红耳赤。龙王要他赶走洋葱小仙,他却宁死不从,还放下狠话,从今以后,洋葱小仙哪里都不去了,就留在他的三公子府,他就算是个废物,也要做个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废物!

龙三公子这番豪言壮语传出来的时候,满城的女人都激动得捧脸娇笑:如此迷人的废物,我怎么就遇不到呢?

三公子府里,阿泱休养了几日,渐渐有了精神,能下床走动了。她把那黑骑卫想杀她的始末告诉了君无愁。

原来,黑骑卫是在无意间听到她和山精的对话之后,骤然对她起了杀心的。

她原本抱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态,帮那只山精逃过了仇家的追杀,没想到竟意外地从对方那里得知了一段秘闻。

山精来自沙海矮人国,他以前的主人是矮人国的大法师。矮人国与世隔绝,极为神秘,这也是这段秘闻没有外传的原因。那位大法师也曾有过跟君无愁类似的遭遇,也失去了眼泪。当时有一位上神,用鱼瞳木的树皮搭配九种仙草,为他还泪,令他的双眼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那位上神在离开矮人国之后便遭遇天劫,已经神形俱灭了。

这段秘闻令阿泱感到激动不已。鱼瞳木叶有通穴舒筋的功效,但从未有人用树皮入药,而且这种树较为常见,实在说不上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大概这世上除了那位上神以外,没有人会想到,一棵普普通通的鱼瞳木竟然是治愈君无愁的关键。

虽然山精并不知道搭配鱼瞳木的仙草到底是哪九种,但是,世间堪称仙草的植物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阿泱相信,凭她对植物的了解,加以研究,未必没有成功的机会。所以她会才突然想折返,跟君无愁商量此事。

君无愁调查之后,黑骑卫的身份也被他查明白了,原来那也是龙二安插在他身边的卧底。显然黑骑卫是不希望君无愁有康复的机会,所以才想替他主子杀了阿泱,杜绝后患。

从这之后,君无愁也再不顾忌什么兄弟颜面,跟龙二之间的火药味也越来越重了。

阿泱的伤势一好转,她便迫不及待地开始研究鱼瞳木和仙草。

三公子府里有了她,又回到了以前的热闹样子。君无愁更是有事没事都守着她,她在屋里做实验,他就趴在窗口嗑着瓜子看着她。

啧啧,小洋葱认真的样子多可爱啊!

“小洋葱,你累了吗?咱们吃鸡去?”

“小洋葱,你已经两个时辰没说话了,来给本公子讲个故事听听?”

“小洋葱,过来嘛——”

他故意歪着头,张开双臂,做出一副撒娇的样子等她来抱。每次他这样喊,阿泱都不听他的,只调皮地冲他眨眨眼睛,说:“就不过来。”

他双手往背后一背,胸脯一挺,大步流星走向她:“你不过来,那就我过去,反正哪里有小洋葱,哪里就有我龙三公子。”

现在,他对她满满的宠溺和爱意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她心里也是知道的。他依然是别人嘴里的廢柴公子,她则是一身熏味,还暗藏邪毒,令人避而远之的洋葱小仙。别人都说,这两人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阿泱心里知道,这些都只是短暂的欢愉。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