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嗷呜一口,神君真香

宋纯洁

作为一只一直想成神的天狗,我为之奋斗了几百年,却在食月的时候咬错了人。对方是个自闭美男,所以我决定拯救他。但是,他自闭好像和我有关?

1.神君好吃吗

我与照旸神君相识,是因为我咬了他。

据照旸那根成精的神杖所说,当时的画面十分惨烈——照旸正在去当值的路上,路边突然冲出来一条狗,不由分说地咬上了照旸的大腿。

我当时正在照旸的宫里养伤,非常没有底气地纠正:“不是狗,是天狗……”

照旸神君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支着下巴冷笑一声:“都是犬科,分什么你我!”

更悲剧的是,我咬照旸这事儿发生在九重天,那是个相当热闹的地方。

于是,天界各类小报上出现了“天界最美神君被咬大腿,这就是人性的扭曲还是狗性的沦丧”“如何让天狗拥有良好的自我管理意识”“遛狗不拴绳,等于狗遛狗”等奇奇怪怪的各色标题。

严重污蔑了我的清白。

神杖和照旸关系很好,于是趁着我养伤不能动这段时间,疯狂地给我朗诵各色小报,试图从精神上把我搞崩溃。

但是他往往比我崩溃得更早,泪流满面地质问我:“苟天天,那么好的神君,你怎么舍得咬他呢!”

照旸往往也在,一边听一边发表看法,甚至还问了一句:“苟天天,你真不觉得烫嘴吗?”

我:“……”

当然,小报之所以是小报,还因为它们特别能编。

于是神杖朗诵了几日之后,发现小报的八卦风向变成了我和照旸的人狗绝恋。

神杖简直气疯:“这是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

“暗度陈仓”是这么个用法?

我还没来得及质疑,就看到照旸走进来。

神杖立马换了副嘴脸。

这根神杖在我面前有多嚣张,在照旸面前就有多狗腿。

照旸悠哉悠哉地走过来,坐在了神杖原本的位置。

他进来之前,似乎已经听了一些我们的对话,眼睛里含着笑意看向我,话却是对着神杖说的:“别停啊,继续念。”

神杖再往下念,越发不堪入耳。

我心情悔恨,十分紧张地看了一眼照旸神君。

他仍然笑着,看得我险些丢了魂。

照旸神君的模样确实对得起他最美仙君的名号,我从前就有所耳闻,只是这位仙君打从生下来就是下一任金乌的候选人,众位仙子即便再怎么饞他的模样,也不敢冒着晒黑的风险去接近他。

前阵子仙界红极一时的群妖乱舞乐队还拿他老人家当素材写了首歌,叫《爱情终究不敌紫外线》。

也因为如此,照旸神君总是活在传说里,传说他高冷又善良,矜贵又随和……

虽然不知道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词儿是怎么拼接起来的,但也足以看出照旸神君在大家心目中的崇高地位。

但凭借着我和照旸近日来的接触,我十分清楚,这些词语跟眼前这位透着点儿贱的男人其实不怎么对得上号。

为了先发制人,不等神杖念完,我就主动认错:“神君,当日我实在不是故意的……”

我还没说完,照旸就开了口:“我很好吃吗?”

神君你这个话题是不是有点儿少儿不宜?

“那天,你昏过去的时候在吧唧嘴。”照旸一脸玩味,“杖杖说,一定是因为我很好吃。”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误会可就有点儿大了。

我:“神君,你理解一下,我毕竟是狗,可能梦到了鸡腿什么的……”

神杖插嘴:“你刚才还说你是天狗,和狗不一样。”

“可是,”照旸神君的俊美面孔带着疑惑,问出了非常不是人的问题,“凡间不是说,狗改不了吃……”

最后那个字太不优雅,照旸闭了嘴。

神杖笑得倒地打滚。

我听着着实自闭,闭眼科普:“狗更喜欢吃肉好吗!不信谣,不传谣,从我做起好吗!”

照旸很是敷衍地“哦”了一声,然后眉眼含笑地望向我,一双眼睛里满是戏谑:“苟天天,那你咬我是因为馋我的身子吗?”

……你车速慢一点儿啊神君!

2.你还是喜欢吃肉的嘛

我咬照旸神君这事儿,虽然外头的说法众说纷纭,但追根究底,这其实是个意外。

那日我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原本是为了毕生最重要的工作——食月。

这个工作对天狗一族至关重要,为了这份工作,我们这一族抢破了头。

一旦食月成功,就是拿到了进入天界的门票,再稳当两年,必然成仙。

俗话说,不想成仙的天狗不是好妖精。

而我想成仙的原因更为复杂。早在我少年时代,就曾与去过天界的前辈聊过天,听他描述了天界的种种,美酒佳人,珍禽异兽……听得我直流口水。

前辈对我这副模样深表理解,又同我描述了一遍百花仙子的美貌,我耐心听完才又问他:“阿叔,你说那弼马温手下的天马,是不是当真比凡间的马肉好吃啊?”

前辈把我赶了出去,从此再没让我进过他家门,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天界的向往。

从那之后,我每天都奋斗在修仙路上,为了成仙,我什么谣言都信过,什么土方法都试过。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之下,我凭借优秀的综合成绩当选了本届食月的天狗代表。

临行前,我去找过族长,仔细询问了月宫仙子的长相,族长一脸的不可思议:“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

我十分谦虚地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并解释了原因:“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快点儿完成任务,所以来和族长确认一下。”

族长:“我们天狗一族,生来就是食月的,你要相信你与月亮之间的心灵感应,跟着感觉走,做咬月亮的狗!”

然后我就带着感觉去了天界,在族长告诉我的月亮的必经之路上,凭借我敏锐的感觉咬了照旸神君。

这太离谱了。

说好的心灵感应呢?

由于我过分优秀的综合成绩,导致我扑向照旸神君的时候,贯彻了“稳、准、狠”三个字,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上了神君大腿,即便神君修为高深,还是没逃脱我的狗嘴。

照旸没能反应过来,凭借本能反应,一不小心就弄伤了我。

听完我的解释,照旸十分纳闷:“依你所说,天狗与月亮有感应,你却因为你的第六感咬了我……”

“所以你其实并非天狗,而是天猫?”

我内心无比凌乱。

不要讲冷笑话好不好!

对于照旸三言两语就篡改我物种这事儿,我非常不满,但是理亏。

照旸被我咬了还能带我回来养伤,待我伤好了,我必须好好报答人家,怎么能在这种地方逞一时口舌之快呢!

在照旸神宫中住了小半个月,我的伤势总算有好转。

起码能让神杖带着我到处溜达溜达了。

照旸作为天界数一数二的神君,宫殿不是一般地大。对于我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天狗来说,这其实是非常珍贵的体验。

但我没什么心思。

和神杖一块儿溜达,我其实另有所图。

我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我咬了照旸,自然要补偿他。

可是这人长得不错,又身为神君,似乎也没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他这个神宫倒是缺个女主人,问题是,我敢以身相许,照旸他也未必敢要。

所以我决定问问神杖,他和照旸认识得久,兴许知道照旸缺啥。

神杖十分慷慨地说道:“据我所知,神君一生只有两件遗事:一则,求爱不成;二则,童年阴影。”

照旸?童年阴影?

我软磨硬泡,总算从神杖那里得到了答案。

这事儿,要从很久之前说起。

当年太阳神君的选拔不太规范,一度出现了十个太阳齐上岗的画面,虽然他们热热闹闹,但是凡间生灵热得快炸了。

于是神射手后羿射下九个太阳,拯救人间的故事一时成为美谈。

当然,这个故事其实还有后续。

后羿凭借着射日的功劳,成功位列仙班,改变了个人命运。

这段经历在我们妖界也传得沸沸扬扬,一度被当作升仙捷径。

而照旸,打从一出生就是太阳神君的候选人,众妖为了踏上升仙捷径,个个苦练射箭的本领。

但最后那位太阳神君,毕竟是从后羿的弓箭下逃出来的神,躲箭的本事非同一般。于是妖界中人就把視线放在了照旸身上,他年纪小,没经验,要他中箭总比神君本人简单得多。

于是,照旸小时候活得十分可怜,箭雨里穿梭着长大,好好的阳光少年,愣是长成了自闭症美男。

正说着,我们看到了照旸,他正站在亭子中安静作画。

亭子旁边有一棵花树,上面不知名的花朵开得正好,还有一两枝探到亭子里来。从我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照旸的侧脸,他嘴角噙着一抹笑,与漂亮的花朵交相辉映,画面好看极了的。

这样的美人,却有那样的童年经历,太让人揪心了!

太惨无人道了!

我苟天天立誓,一定要拯救这个自闭美男!

我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可这份心情没能维持多久,等我走到照旸跟前儿时,这份好心情登时无影无踪。

他画画的水平不错,起码是我见过的人里画得最好的,可是内容着实有点儿不是东西。

他画了一个我,旁边是一盘肉。

这尚且没什么问题,可是他让我面对一盘肉,扭过了头。

不止如此,照旸看到我过来之后,还颇为自豪,逼着我退到柱子旁,一只手撑在我脑袋旁,十分暧昧地把脸凑过来,温热的呼吸喷在我颈侧。

我差点儿以为照旸要撩我!

可这个人很快低头,将自己修长的颈子送到我的嘴边。

那截白晰的颈子实在漂亮,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照旸“啧”了一声之后便退开:“苟天天,你还是喜欢吃肉的嘛!”

……神君你脑子是不是有点儿毛病?

3.自闭症是病

虽然照旸有些时候表现得不像个人,但我不打算和他一般见识,毕竟我三观好,品德好。

自闭症是病,有点儿毛病挺正常,我得理解。

之后的几天里,我沉迷于给照旸找自闭症的治愈方法。

期间照旸的表现,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怀疑他是真自闭还是假自闭。每每这时,神杖总是一脸沉痛的表情:“神君啊,是先自闭,然后扭曲了。”

他一边说一边抹眼泪,泪汪汪地望向不远处的照旸,那感觉,像照旸没剩几天了似的。

人都难受成这样了,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日日琢磨着如何拯救照旸,在智慧与毅力的双重加持下,我总算想出了一个好办法——音乐。

三界著名乐队群妖乱舞的主唱曾经说过:“音乐是电,音乐是光,音乐是唯一的神话,专治自闭,和成神焦虑期。”

等照旸再来找我的时候,我看向他的目光里满是慈悲,照旸皱着眉问:“苟天天,你吃错药了?”

这人到底识不识好歹了?

我努力告诉自己要平心静气,不能和照旸这种患者一般见识,这样实在拉低了我的个人水准。

兴许是我脸上的表情变化实在复杂,照旸又笑眯眯地凑过来:“怎么?被我迷得不知所措,找不到合适的脸色了吗?”

我一愣,你说的这什么话?

自闭的照旸神君症状已经不只是自闭了,他还自恋,比如此时此刻,明显是发病了。

我不禁有些可怜照旸了。如果照旸能早些好起来,做个正常的美男子,真正成为这天界的第一男神多好,到时候,肯定会有仙女克服紫外线,勇敢地和他走到一起。

说不定他求的那位爱也能回头看他一眼,皆大欢喜。

想到这里,我心里却突然泛起来一股子奇奇怪怪的感觉。

究竟是什么,我自己却说不清楚。

思来想去,却越想越乱。

我索性猛拍大腿,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儿,紧跟着就听照旸“嗷”了一声。

我那只手不只拍到了照旸腿上,还好死不死,不偏不倚地拍到了被我咬过的地方。

天狗毕竟是兽,即便照旸贵为太阳神君,也不可能好得这么快。

我看到照旸龇牙咧嘴地努力管理表情,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对……对不起啊,神君。”

照旸横眉冷对,骚话连篇:“苟天天,你下次再馋我,建议上嘴。你们天狗难道还讲究吃肉之前先用刀背拍一拍,处理一下吗?”

我下意识反驳:“谁馋你……”

照旸冷笑着打断我的话:“狗馋我。”

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你小心我告你种族歧视。

但如果仅限于歧视,他就不是照旸了。

照旸忍着腿疼,同我算账,说我一而再地伤害他的大腿,必须受到惩罚。

鉴于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惩罚的方式,于是决定按我们天狗的规矩来——以牙还牙。

我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照旸已经十分不客气地凑过来,对着我的脖颈咬了一口。

疼得我瞬间汪出了声,还顺带着红了眼眶。

作为一只天狗,我可从来不知道,被人咬原来这么疼。

照旸退开一些,看到我发红的眼睛,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过分。方才的一张臭脸总算缓和下来,伸出手轻轻帮我擦了擦眼角的泪:“那么疼?”

我不理他。

照旸甩了甩袖子:“我这不也是跟你学的吗?”

我瞪他:“神君,我是天狗,你也想当?”

照旸定定地看着我:“当天狗估计不行,但是,你若是想,本君可以当天狗的男人。”

我被他一句话惊得愣住,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呆呆地看着他。

照旸咂了咂嘴:“苟天天,你听过一句话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我白了它一眼。

照旸脑子没病就有鬼了!

我冲着他的小腿踢了一脚:“我只听过臭金乌想吃天狗肉!呸!”

我气呼呼地走开,心里头却又升起那股子奇怪的感觉,逼得我眼眶都发酸。

照旸这个人,真是太讨厌了!

4.音乐治自闭

那日之后,我好几天都不愿意搭理照旸。

我整日把自己鎖在屋子里,真想一走了之,却又记得还负有责任。

我憋着一股子气在屋子里准备给照旸治病的疗程,又忍不住想,照旸不过是寻常嘴贱,我何至于这么生气?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我关在屋子里好几天实在憋得慌,准备出去透透气。

刚打开门,便看到照旸执着神杖,骑着天马自门前经过,身后万丈光辉倾洒一路,他没有回头,侧脸好看得不像话。

我心里仿佛揣了只兔子,心跳乱得不像话。

在这一刻,我突然明白,我对照旸的那些怨怼,原来是因为好感。

这个认知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先回了屋子。

姑且不论照旸早已有心仪的对象,单我们俩相遇的缘由,便已经注定这是孽缘。

我在天狗一族里也算是格外聪明的,自然清楚得不到的东西要及早抽身。

等我了了治好照旸自闭症的心愿,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我打算请来群妖乱舞乐队,为照旸开一场演唱会,用音乐打开照旸的心扉,让他勇敢面对幼年时莫名遭遇的射日暴力,从而迎接新的生活和新的未来。

我甚至拟好了演唱会主题,就叫“用心搞音乐,音乐治自闭”。

我把想法说给群妖乱舞乐队的时候,主唱深受感动,接受了我的邀请,决心带着自己的乐队为天界男神照旸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为了办得热闹点儿,我广发邀请函,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名声接受小报采访,邀请大家参加。

小报不负众望,这次的标题更为离谱:《论爱情的正确打开方式——人与狗一起唱》《人狗绝恋续集:我想为你唱》《拿音乐拯救你,我的太阳我的王》……

看得我汗毛直立!

天界众仙有两个共同特点,一个是好看,一个是闲。因为太闲,催生了一系列的奇怪爱好,首要的就是八卦了。

经小报一宣传,照旸的紫外线瞬间都不是事儿了。

事情闹这么大,照旸自然也有所耳闻,尽管我们还在闹脾气,但是以照旸的脸皮之厚当然不会在意。

照旸来找我时,我正在监督演唱会现场施工。

时间紧,任务重,照旸来时,我已经忙活了很久。

神杖激动地喊我,我回过头时,便看到照旸。

他静静站在那里望着我,兴许是担心紫外线伤害我,刻意站得远了些。

可我们天狗一族视力出了名地好,我很清楚地看到照旸的脸。

我许久未见他,得益于这样远的距离,我可以偷偷端详他。

但是照旸很不给面子,他俯下身跟杖杖说了什么,杖杖喊得更大声了:“苟天天!主人说你想偷看他可以离近一点儿!”

后边干活的众小仙,一个个像杖杖的孪生兄弟,异口同声地喊:“杖杖说得对,过去看吧!”

我嫌丢人,干脆去了照旸身边。

近来我休息得很不好,以至于走到照旸跟前时,双腿一软,昏了过去。

彻底失去意识前,我感觉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甚至还听到照旸十分不要脸的质疑声:“苟天天,苟天天!”

“你这是被我迷晕了吗?”

我不是!你走开啊!

5.心里兔子在跳

我这一昏迷,睡得实在有些久。

等我稍微恢复了一点儿意识时,照旸似乎在我身边,他正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可我分辨不清。

杖杖疑惑地看着我。

我努力宽慰自己,即便照旸从前喜欢过荧月,这也不算什么。

荧月这样的女仙,即便是我也要动心。可照旸如今是向着我的,是喜欢我的。

但无论我怎么试图说服自己,我还是没法宽慰我的心。

荧月是被照旸送出来的,他们并肩而行,比金童玉女还要更般配一些,一个清丽脱俗,一个英俊潇洒,好像不关我什么事情。

我正准备离开,荧月却喊了我:“苟姑娘,留步。”

……这就有些侮辱天狗格了。

我回头看着她,荧月对着我盈盈浅笑:“我有话要同你说。”

她又回头望向照旸:“只一小会儿,不打紧的吧?”

照旸并未说话,单单向后退了两步。

我人生的前几百年里一直沉迷于学习,从未早恋过,所以没见过这种架势,只能根据经验和话本子推测。我猜想,荧月找我,大约想学天后,试图用钱拆散牛郎、织女。

若是如此,我一点儿不怵她,金钱和恶势力休想打倒我的爱情!

可荧月只是让我坐下,缓慢地打开了一幅画卷,她的声音不疾不徐:“这画卷名叫往昔,能映出每一个人的过往,照旸与苟姑娘曾经有过数面之缘,可我如今瞧着,苟姑娘似乎是全忘了?”

“可是,苟姑娘,自己做过的事情,凭什么忘呢?”

她一边说一边微笑,眉眼里却淬出寒意。

荧月突然伸手,将我摁在这幅名为“往昔”的画卷之上,过往一一浮现,我才终于明白荧月的意思。

我一心一意想要帮照旸治愈自闭症,可原来,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7.往昔

画卷里的我还是孩童大小。

那时正值后羿射九日封神不久,妖界的大小众妖为了迅速成仙,纷纷背着弓箭去射日。

一来他们不是神射手,二来他们也没经过什么训练,因此想要靠射日成仙,基本等于做梦。我对这种行为向来嗤之以鼻。

直到我听阿叔描述了天宫的千般万般好。

想要拥有食月资格证,起码得在五百年之后。但如果我赶紧开始学习射日,这个计划起码能提前一百年。我合计了一晚上,第二天便背起了弓箭。

射日虽然不易,可我是个天狗,视力出了名地好。

即便相隔千万里,我也能看到太阳的位置。

除此之外,我还凭借自己的智商发现了一个秘密——妖界与天界隔着相当一段距离,而太阳的运行又是持续的,等我们射出的箭飞过足够的距离时,太阳已经不在先前那个位置了里。因此,在射箭的时候,需要稍微往太阳前行的方向偏离一点儿。

我管这个叫“预判”。

往昔卷里不止能看见我,还能看见照旸。

我第一次射中太阳,那支箭刺穿了照旸的外袍,他颇为好奇地取下箭矢往下看,看着咬牙瞄准的我,甚至还笑了笑,同杖杖所说的一样,那时他笑得很阳光。

虽然我一直未能将太阳从天上射下来,但我是射中太阳次数最多的那一个。

妖界众人为了向我请教经验,几乎将我吹到了天上去,初始我还守口如瓶,后来实在飘了,便说出了这个秘密。

也是从这一日起,照旸的日子开始苦不堪言。

从前,虽然我能射中他,但因为我修为低,力气小,照旸几乎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妖界虽然水货多,修为高的也还是有的。

他们按着我的技巧,射日的成功率大大提高,小小的照旸每日都带着箭伤回去,沉默地拔下箭,沉默地包扎伤口。

直至妖界射日的动静太大,被天界明令镇压,我因为年纪太小,被老族长保下,并且使了天狗族的秘法,让我将这段前尘忘了个干净。

照旸终于不必再受伤害,可是,他也已经不是从前的少年了。

看完这段前尘,我几乎不能呼吸。

我抓着胸前的衣襟大口喘气,好半天才缓过来,倚着身后的大树慢慢地滑坐在地上。

荧月看着我:“苟天天,如果不是你,照旸会是如今的样子吗?”

“可你呢,你作为加害者,倒是一脸无辜地要为他治病呢。”

荧月幽幽笑着贴近我的耳朵:“你可真恶心啊,苟天天。”

“不过这也无妨,以照旸的聪明才智,自然能将你欠他的连本带利地讨回来。可笑的是,你竟然还做梦想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做狗也不能太苟天天,你仔细寻思寻思,你配吗?”

“你以为演唱会上他护着你真是因为喜欢你?那不过是与我相约的一个借口罢了,你不止自作多情,你还愚蠢至極!”

仿佛有一桶冷水兜头浇下,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

照旸是不是真的骗了我的喜欢?

可即便是真的又如何?我从前的所作所为,几乎改变了照旸的人生。

我不过是活该罢了。

8.最美光景

趁照旸不注意,我偷偷离开了天界。

我是个失败的食月工作者,来天界这么久的时间,不止没完成工作,还被人骗了,虽然是我活该。

我趁着夜色跑回了天狗一族的领地,扑进族长的怀里号啕大哭。

可任族长怎么问,我也不肯说原因。

我这一次大哭似乎吓到了族长,虽然我工作失败,族长也没有责备我,只是问我:“还想再试试吗?”

我摇了摇头。

不再去天宫,不再打扰照旸的生活,兴许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关于我作为天狗,没感应到月亮,反而咬了太阳的事情,我曾旁敲侧击地问过族长。

听族长的意思,感应这个东西,本身就比较玄,后天也会受影响。我之所以没感应到月亮,大概是研究别人研究太多了——毕竟我是凭借一己之力研究出射日诀窍的。

还在修炼的小天狗们很喜欢来找我,大多数时间都是问询天界的事情。

作为曾经天界八卦的女主角,我编故事的能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族长看小天狗们太爱问,索性给我办了个小课堂,专门给小辈儿们讲故事。

自我回来之后,一直都是阴雨天气。

我想要偷偷看照旸,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直至有一天,我的课堂上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听完我对天界的描述之后问我:“如果天界真的那么好,你怎么不留下来呢,苟天天?”

我一抬头,便看到照旸冷峻的脸。

他缓慢地朝着我走来,平白地就带了压迫感。我不知如何是好,被照旸冷笑着提溜出了教室。

同一个故事,我又从照旸那里听了一遍。

却有区别。

除了我是照旸约她的借口之外,荧月没有撒谎,可是她搞错了一点。

照旸在成长的过程中确实自闭过一段时间,但与箭雨无关。

当时照旸抓着我的肩膀一脸无语:“苟天天,你能理解你每天无聊时都可以看着底下一个小傻子打发时间,突然有一天,小傻子不见了这种失落吗?”

我好像不太理解。

照旸看着,眼神十分嫌弃。

等等,那个小傻子是……

我踩了一下照旸的脚:“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是啊,苟天天,所以你是傻子,没毛病。”

紧跟着,照旸突然又把我拥进怀里:“天天,你不知道你再出现时,我有多高兴!”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会对始作俑者一见钟情啊,神君!

照旸说,在他的生命里,我是最大的变数。

他小小年纪就成继承人,从小跟着上一任神君将那条必经的路走了一遍又一遍。那时他少年心性,无聊至极,也是在这时,我的箭矢穿透他的衣衫,而他低头,便看见了我。

于是,无聊时看我射日的精彩表情便成了他最大的乐趣,我泄露技巧的事情他也晓得,但并不在意。

直至我再也没有出现,照旸才知晓,他的乐趣已经变成了心动。

他确实因为这件事情消沉过,但无人知晓真正的原因,都以为他是被射日搞自闭的。

再后来他成了神君,性情也变了,加上没什么人接近他,他那一段消沉的时光,就被传成了自闭。

照旸还告诉了我另一个故事。

比如熒月和他之间,其实从未有那种关系。

荧月成为月神的时间早于他,并且,一开始就被一个凶猛的天狗咬了。

荧月太害怕,所以他陪着荧月,给她当了一段时间的保镖。

我根据时间推算,这个凶猛的天狗十有八九就是我那杀千刀的阿叔……

一切误会解开,照旸抓着我的手:“苟天天,做人要有始有终,我觉得我的自闭症还没好呢。”

我笑得眉眼弯弯,拍着他的胸膛打包票:“这是事儿吗!我们治病包终生好吗!”

照旸终于满意,站在花树下微微一笑。

而这,是我平生所见的最美光景。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