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学霸和我(三)

五更大雨

上期内容回顾:一场球赛打完,同学们在操场上拔草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不明物体,并且向着乔舒那边移动,吓得乔舒当场晕了过去……乔·钢铁侠·舒就在这四月的天气强行对外宣布“中暑了”!

第二章:一条死龙

两个人在医务室门口分开时,乔舒恶狠狠地警告了沈宁临一番,让他小心点儿,敢在一天内耍她乔舒两次的人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的。

说完乔舒就跑了,看也不看沈宁临有没有被吓到,反正她已经把最凶的表情做出来了。

后面整整两节课乔舒都没有说话,没在沈宁临耳边念叨,没有踢沈宁临的凳子,也没有用笔戳他的背,安静得不像话。

谢珊说那条蜥蜴是教师楼里一个老师养的宠物,没关好笼子跑出来了,解郡已经把蜥蜴归还给了老师。

下课后,解郡转头问乔舒:“小乔,你看着胆子挺大的啊,怎么会被吓晕?”

乔舒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低血糖犯了,你的同桌可以作证。”

沈宁临主动搭理了她一回:“我可以作证,乔同学是由于高度紧张、恐惧而引发了低血糖。”

乔舒就知道这个人嘴里没好话,压根儿不接他的话。不管解郡再说什么她也都不接话,只拿了张A4纸贴在椅背上,两个人一扭头就能看到四个大字:请勿打扰。

更难得的是,乔舒放学后也没去堵沈宁临。她先是骑着车去吃了海鲜面,又买了冰激凌,推着车边吃边走。其间她还有心情给一个流浪汉丢了二十块钱。

沈宁临是在半山腰碰到她的,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不过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个保安亭。乔舒没骑车,慢悠悠地推着车走,他走近了才听到她在打电话。

“妈,你开什么玩笑?我能被吓晕?”乔舒的声音贼大,“一条蜥蜴而已!我两根手指就能捏死它!不过这条蜥蜴是人工喂养的,不知道练了什么武功,我们大战三百回合竟然只打了个平手。最后我没力气了,把它打得也没力气了,就派我的同学把它送回家了。”

沈宁临盯着乔舒的丸子头笑了一下,乔舒回头,看到是沈宁临,立刻回过头假装没看到。

沈宁临加速骑了过去,没看到乔舒在他身后挥了挥拳头。

接下来整整一周乔舒都没有找过沈宁临的麻烦,甚至连解郡和她说话,她也只是指指写着“请勿打扰”那几个字的纸。

解郡问她:“这都一周了,你修仙呢?”

乔舒冷冷地看着他:“等我修成了,就把你们都变成棒槌。”这个“们”字她咬得特别重,目光还看向沈宁临。

解郡没忍住,笑出声:“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辣条吗?”

沈宁临原本在趴着睡觉,解郡动作幅度太大,撞到了他。他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又懒懒地趴到了桌上。

乔舒没理解郡,也趴到了桌上,没一会儿就听到谢珊在走廊上喊:“乔舒,四班班长找你。”

方辉?找她干吗?

“你在一班感觉怎么样?”方辉的语气很是公事公办,“邱老师让我来了解一下你的情况,怕你忽然转班会不适应。”

“不适应能转回去吗?”乔舒问。

方辉愣了一下,尴尬地扭头,然后意外地对上沈宁临的目光。沈宁临的坐姿很好看,挺直腰背,表情十分冷淡,给人一种疏离感。方辉很早就知道沈宁临这个人,不仅因为他家世优越,也因为他的确优秀。同时,沈宁临也像他那家世一般,高不可攀。在方辉的认知里,沈宁临属于非常难讨好的那种人,他很少会因为外物高兴或者愤怒。没有这些情绪,他活得就像是天上的星辰,让人只能仰望,永远别想触及。

方辉回过神,立刻回答:“一班是尖子班,你留在这里对你有好处。你要是有哪里不适应,可以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尽量帮。”

“哦。”乔舒的心情有些低落,“我想喝可乐,你帮我买吧。”

方辉大概是因为没帮到她,觉得不好意思,真的跑去给她买了可乐,还苦口婆心地劝她:“以后你在一班可别像在四班一样天天睡觉、开小差了。一班可不比四班,以前你是四班第一名,老师都看重你,地位也高,睡觉没人管,但是现在……”

“我现在地位也高啊!”乔舒打断他的话,“我想学语文就学语文,想学数学就学数学,谁都别想管我。”

方辉被她噎住。乔舒又问了四班的老师和同学的情况,他低声慢慢回答,两个人凑得有点儿近。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背后有人盯着自己,可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只有背对着窗子坐着的解郡和低头写作业的沈宁临。

教室里,有女同学喊了沈宁临一声:“班长,老师让你把上节课的作文训练收一下。”

沈宁临点点头,走向第一排开始收作文本,目光偶尔看向窗外。乔舒这一周都不肯理他,和这个四班班长倒是话挺多的。

收回目光,他继续收作文,直到最后一排。

乔舒的作文本反扣在桌上,他拿起来的时候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如果我是河神,我会把我讨厌的人变成棒槌、丑石头、垃圾桶、馬桶、牙刷、美妆蛋、盒子……

沈宁临跳过中间内容,直接看到最后一个词:一条死龙。

这次的作文主题是“如果我是”,而乔舒就这样完成了八百字的作文。

乔舒回到教室,看到沈宁临在看自己的作文,立马就炸了:“你怎么乱翻别人东西!”

沈宁临指了指自己桌上的一摞作文本:“老师让我收作文,你要不要交?”

乔舒想到自己的作文内容,声音低了一点点儿:“不交。”

沈宁临点点头,没多余的话,抱着作文本走了。乔舒有点儿奇怪,他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好说话的沈宁临回教室的时候给她带回来一个坏消息:语文老师说她的作文每次都拉分,让沈宁临监督她每天至少写两千字。从今天开始。

放学后,乔舒踩着铃声就想跑,被沈宁临拽住书包拖回位子上警告道:“写不完两千,明天再加一千。”

乔舒抱着书包很是无语:“沈宁临,咱们俩就不能井水不犯河水吗?”

“你这一周就在想这个?”沈宁临问。

“那倒不是。”乔舒严肃地回答,“我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人生抉择。”

“选择吃牛肉面还是鸡丝拌面吗?”沈宁临凉凉地问。

乔舒这一周来在食堂吃饭几乎都是点的这两样,而且是点完了打包带到教室里吃。

乔舒难得被他噎到:“我看你才像相声演员,还是单口相声。”

沈宁临:“那你在抉择什么?”

乔舒之前征求了谢珊的意见,但她还不能肯定,能多得到一个参考意见倒也不错。只是这个参考人是沈宁临,她就有些犹豫。

“不想说就开始写吧,我监督你写。”沈宁临也不在意她说的抉择是什么。

人心大概都是这样,有选择的时候犹豫,没选择的时候将就,于是沈宁临就成了她将就的那个参考人:“是这样,我身边有一个从小就认识的,特别讨厌的人,具体的讨厌程度呢,满分有多少,我就在原基础上加一百分。可我和他怎么说也勉强算是一起长大的,我看不惯他,却又干不掉他,以后也不可能一辈子不相见。那你说,我有必要跟他和解做朋友吗?”

沈宁临皱着眉头道:“从小就认识?”

“对,非常熟悉。”乔舒肯定地回答。

“你刚转来这边,是在Z市认识的吗?以后不在一个城市也就不必见什么面了吧?”

乔舒看了一眼沈宁临,语气里满是不高兴:“那还是经常会要见到的。”

“认识多年,经常见面,关系不好,对方智商比你高,手段比你多……”

“慢着慢着……”乔舒打断他的话,“怎么就智商比我高了?你第一,我第二,偶尔齐头并进,我怎么就输给你了?”

沈宁临的面色沉下来:“所以你说的人是我?”

“不是。”乔舒一口否认,“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人。”

沈宁临看了她片刻,她的眼神有些飘,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他道:“如果是你斗不过的人,我建议你和对方做朋友。好了,开始写作文吧。”

乔舒立刻变成死狗,问他:“老师的原话是什么啊?怎么忽然想起让我写作文了?是不是你告我的状了?”

沈宁临一脸鄙视:“我会做这种事?”他顶多提醒老师乔舒上次的周考试卷作文只拿了三十分。

乔舒转念一想,也是,沈宁临应该不屑于干这种事。

两千字的作文乔舒一个小时就写完了,沈宁临本来要当场给她批改,她不肯,让他拿回家去。

两个人难得一起回家,路上,乔舒没忍住提早实施了计划:“沈宁临,之前我不是故意找你的碴的,就是看你太跩了才看不惯你。咱们俩现在是前后桌,以后能不能不闹矛盾了?”

沈宁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刚刚才说了可以和讨厌的人做朋友,这个人怎么就一副想和他交朋友的意思了?

“行不行啊?我请你吃冰激凌。”乔舒话还没说完便把车子停在路边跑去买了。其实不是想请他吃,而是自己想吃吧?

没过一会儿,乔舒咬着冰激凌回来了,还递给沈宁临一个:“喏。”

沈宁临虽然接了过来,却总觉得奇怪。他咬了一口,语气淡淡地说:“乔舒,你可别让我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个从小就讨厌的人是我。”

乔舒:“放心,不会的。”当然不会让你知道了。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乔舒就带来了自己的示好礼物——她从家中的果盘里给沈宁临拿了一个大红苹果。

谢珊在教室外面碰到乔舒,问她准备什么时候吃,到时候分一半给她。得知这个苹果是乔舒给沈宁临带的之后,她惊讶极了,不是已经绝交了吗?

沈宁临一进教室就看到桌上摆着一个大红苹果,他顿了一下,就听到乔舒说:“进口大苹果,就这一个,我都没舍得吃,交朋友的诚意够不够?”

沈宁临“嗯”了一声,在位子上坐下,随手把苹果放进桌肚里。然后他的后背就被乔舒戳了一下,又听到她说:“你的数学作业写了没?快让我抄抄,忘了第一节是数学了。”

解郡扭过头看两人:“哟,你们和好了?那么这‘请勿打扰的牌子是不是可以摘了?”

乔舒讨好地把写了“请勿打扰”几个字的纸撕掉,反驳解郡:“我和沈宁临一直都很好,不劳你操心。”

“这话我怎么听着有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呢?”解郡扇了扇鼻子。

不想,下一刻就被沈宁临打脸了。只听他对乔舒说:“如果你和我做朋友只是想抄我的作业的话,那么这个朋友也不必做了。”

乔舒有些生闷气,觉得沈宁临这个人太难讨好了。不就是抄个作业吗?她又不是不会做。

解郡看乔舒不高兴了,立刻把数学作业递过去:“你抄我的。”

乔舒:“不抄,你数学才考130分,怎么好意思让我抄?”

解郡说她“狗咬吕洞宾”,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嘴。沈宁临制止了两个人:“上课了。”

第二节课间活动的时候,乔舒跑去放水,顺便去买零食。解郡问沈宁临:“你怎么和小乔成朋友了?”

沈寧临翻看着手中的卷子:“你不觉得这是解决掉这个麻烦的最好办法吗?”

解郡摇头:“不觉得。小乔太话痨,你算算两节课她找你说了多少次话?”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再说了,如果你想解决掉这个麻烦有的是办法,不行就让周通和慕晨烨警告她一通,没必要舍身就义啊。”

沈宁临转头看他:“你这非常人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周通和慕晨烨提着刚买的饮料来找他们,解郡把沈宁临交了新朋友这件事跟两个人说了一遍。周通简直不敢相信:“和女生?做朋友?少爷,你别是暗恋人家吧?”

沈宁临:“放心,我暗恋你都不会暗恋她。”

周通厚颜无耻地说道:“你要真暗恋我可千万别藏着,我想嫁到你们家去想了很久了。”

几个人在走廊上说笑,沈宁临不经意地一瞥,发现乔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只见她抱着一袋薯片坐在他的位子上眯着眼睛吃,跟坐在她自己位子上的谢珊不知道在说什么,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解郡说起杨家最小的儿子在学校把人肋骨打断,手臂打骨折,然后被家里强行送出国的事情。这种事很常见,家里没空管教,孩子做事越来越过分,真出格了就送去国外。沈宁临听得多了,也就无感了。

慕晨烨非常不齿:“要说那杨三也是个怂货,都被人打了一年多才敢爆发……”

他后来还说了什么,沈宁临没听进去,余光看到乔舒将手伸进了他的桌肚,然后迅速拿出红苹果咬了一大口,又偷偷放了回去。仿佛怕被发现,她又伸手给苹果转了个方向。

“少爷?少爷?”周通推了他一下。

沈宁临抿着嘴唇回过神:“是吗?”

其余三个人一脸问号,什么“是吗”?他们在问沈宁临有没有见过杨三。

隔一日,沈宁临再次收到乔舒的“诚意”——一个金黄色的圆甜瓜。

想到昨天放学时已经只剩下一半的红苹果,沈宁临将黄金瓜放回乔舒的桌上:“以后不用给我带水果了,我不吃。”

乔舒探出身子强行把黄金瓜放到他的桌肚里:“那不行,这是我的心意。你看这瓜有多大,我的心意就有多真。”谢珊说沈宁临几乎不碰水果,给他带水果根本讨好不了他。乔舒却觉得很好——交了朋友,自己又吃了水果,完美。昨天的苹果还是挺好吃的。

沈宁临定定地看她一眼,然后把黄金瓜摆在了桌面上。

乔舒急了:“你怎么放在桌上?老师会看到的!”

沈宁临淡淡地回应:“放心吧,不会的。这毕竟是你的心意,我得时刻看着啊。”

乔舒真切地建议:“你把我的心意放在心里就行了,万万不可太张扬,快放到桌肚里吧。”

沈宁临只一句话就把乔舒KO了:“送给了我就是我的,你不必操心了。”

好吧。

一整天的时间,乔舒看到沈宁临用笔摆弄了黄金瓜无数次,没事还给它转个方向,却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她有点儿搞不明白沈宁临想干什么。

沈宁临纯粹是不相信乔舒的为人而已,就算是去排练,他也是等乔舒走了才离开。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元旦了,学校准备办一个晚会,选了有特长的人用了一些非文化课时间去排练,乔舒和沈宁临都被选中了。这节课正好是音乐课,两个人便分别去了不同的多功能教室排练。

乔舒的節目是跳舞,沈宁临的节目是弹钢琴。两个人都是从小就会这些技能,所以乔舒练了一半就光明正大地跑了。谢珊在她身后怎么喊都喊不回来,她还惦记着那个圆甜瓜呢。

回到教室里,乔舒毫不犹豫地拿出水果刀将圆甜瓜的顶部切开一个小洞,挖了心后拿了勺子将果肉一点儿一点儿掏空,然后又胡乱塞了点儿纸和从路边捡的小石头进去。盖上顶部之后,乔舒左看右看,觉得有点儿显眼,于是跑去谢珊的桌肚里拿了胶水来。她先用纸将水分擦干才用胶水粘上,可是因为瓜皮有湿度,一时半会儿很难粘起来,她便又找来纪律委员的柠檬黄马克笔在缝隙处加工。一番操作之后,连她自己都满意得不得了。

“啧,当初我要是去学画画,现在说不定也是不得了的大师。”乔舒摇了摇头,又“啧啧”两声,“真是厉害。”

说完,她便要回自己的座位准备开始吃瓜。然而她一转身,就发现沈宁临黑着脸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大师,瓜好吃吗?”沈宁临淡淡地看了一眼乔舒挖进杯子里的果肉。

乔舒十分尴尬,羞愤欲死。不过她很快便想好了一套说辞,换上一副惊喜的表情,举着猫耳朵杯子,语气相当夸张:“有惊喜!我的朋友,为了让你更好地感受到我的诚意,我特别为你准备了一份超级大惊喜!快尝尝,特别好吃!”

沈宁临看着她没说话。他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被抓包了还能这么强行自辩。他从不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但此刻和乔舒比,在厚脸皮方面他确实自愧不如。

因为两间多功能教室相邻,他路过隔壁没看到乔舒就知道她不可能安生。再联想到那半个苹果,他当即便决定回教室看看,果不其然逮到了她。

乔舒见他不说话,拿起叉子叉了一块果肉递过去:“喏,一条龙服务,连我自己都要羡慕你能交到我这样优秀的朋友了,快吃。”

沈宁临避开她的叉子,抬手用力去捏她的脸颊,微笑着说:“嗯,一条厚脸皮死龙。”

……

问世间谁最记仇?沈宁临是也。

自从甜瓜事件之后,沈宁临就对乔舒不冷不热的。刚开始乔舒还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不过很快她就把沈宁临忘到了脑后,只因为乔贺回来了。

乔贺结束了B市的工作,终于调到了S市。乔舒高兴极了,一放学就跑得没影了——她要早早回家去找乔贺。结果乔贺不在家,在电话里说会让人去接她做个简单的造型,再换身大方的衣服,和他一起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会。

这种事乔舒已经做过许多次,爽快地答应下来。乔贺为人不冷不热,但多少有点儿“妹控”。在他眼里,他妹,也就是乔舒,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当然也是最活泼、脸皮最厚实的女孩,他上哪儿都喜欢带着她。

过生日的是和乔家有点儿交情的一个世伯的女儿,乔贺没有细说,他只让乔舒适当地接触这些人,却不怎么喜欢乔舒和这些人一起玩。

乔舒下了车,一看到等在门外的乔贺便扑过去抱住他:“乔贺!都过去两个多月了,你都没回来看我!”

乔贺的眼里满含着笑意,将人从自己身上给扒下来:“工作忙。”

“你就只是一个营销部助理,怎么说得自己跟奥特曼似的?没人等着你拯救啊。”乔舒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乔贺在致远是从基层做起的,公司里没人知道他是乔长敬的儿子。听了这话,他没有哄乔舒,只是和她分析:“工作量最大的永远是底层的工作人员,很多事情只有自己做过、理解过,将来上位才能做出更好的决定。”

“一天到晚就知道说教,乔长敬给你发工资啦?”乔舒的嘴噘得老高,都能挂酱油瓶了。

乔贺面上一哂,揽着她进门:“实在是太忙了。许择意那小子不是来看你了吗?我让他给你带了一堆吃的和穿的,收到了没?”

乔舒还在那里抱怨:“你都不自己给我送回来。”

乔贺无奈地笑笑。有时候他觉得乔舒真的就像自己养的一个女儿,爱撒娇,又爱抱怨。进了门,他亲自帮乔舒脱了外套挂起来,又带着她去和主人打招呼。乔舒看到小寿星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不就是唐心怡吗?

再看看她旁边站着的人,沈宁临?!

沈宁临只是代沈忻安送礼物过来,本来打算送了就走,谁知转头便看到了乔舒,还挽着一个挺拔英俊的年轻男人。见他看过来,乔舒一点儿也不避讳地朝他招手,扭头小声地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哥哥,快看,活的沈宁临。”乔舒兴奋地让乔贺看,沈宁临对他们兄妹俩来说都是从小听到大的人物。

乔贺看过去,正好和沈宁临对视了一眼,然后漠然地别开视线,并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唐心怡在一旁笑着说:“沈宁临,没想到你会来,等会儿陪我一起切蛋糕吧。”

唐心怡今天穿得很正式,穿的是露肩礼服。乔舒的目光没忍住看向她,然后又看看沈宁临,却发现他正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自己没干坏事啊。

“不了,我只是代我爸送上礼物,不敢喧宾夺主。”沈宁临客气地拒绝。

乔贺和唐家老头儿寒暄,乔舒听着无聊就一个人去找吃的。起司蛋糕好吃,胖薯条好吃,白灼虾好吃,芝士片烤南瓜好吃,她正一样样地尝过去,身后传来沈宁临的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舒咽下芝士片烤南瓜,转头看他:“校草,你在家里也是个少爷,你们家的用人有没有我这样的女儿?”

“你是哪样的?”沈宁临看她又装了一块甜点进盘子。

“漂亮又可爱……”

乔舒还没夸完,沈宁临便打断她的话:“没有。”

乔舒:“乔家就有。”她用下巴指了指乔贺的方向,“看到我们家少爷没有?英俊潇洒,正直能干,前途大好,未来光明。虽然他是少爷,我是丫鬟,但这世间的一切都阻止不了我们之间的真爱。我们的故事写出来起码得三十万字,分上、下册出版,而且……”

“我刚听到你喊他哥。”沈宁临打断她的话。

乔舒有些无语,不过还是问道:“我要是把这个故事写成书,你觉得会火吗?”

沈宁临还没回答他,唐心怡便跟过来了:“沈寧临,我刚拆了你送来的礼物,我很喜欢,下次上节目的时候正好可以戴上。”

沈宁临微微点头,维持着冷淡的表情:“你喜欢就好。”

“作为谢礼,我请你吃饭吧。周末行吗?”唐心怡紧追直上,唯恐错过这个机会。她喜欢沈宁临并不只是因为沈家的家世,更重要的原因是沈宁临这个人。

乔舒看看唐心怡,又看看沈宁临,还给沈宁临使眼色:唐心怡以后可是要当大明星的人,错过了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然而沈宁临根本没接收到她的眼神:“不必,我周末有事。”

唐心怡欲言又止,还看了看乔舒。乔舒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转身走人了。

乔舒找了个安静的角落观察了片刻,发现唐家人对沈宁临的态度明显比对乔贺要热情得多。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唐心怡她爸和沈宁临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甚至还有些讨好。和乔贺说话就不同了,长辈架势十足,还抬手拍了拍乔贺的肩膀。

有那么一刻,乔舒深刻地理解了乔长敬的心态。也难怪他会那么憋屈,看唐家对沈宁临这个高中生的态度就知道了。

乔舒对名利场上的事情不感冒,像往常一样找了一间没人的小会客室,躲到窗帘后面去玩手机。

之前在游戏里有一个师父带着她玩,教了她很多东西。不过这位师父昨天把她给拉黑了,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没事多去看看别人的游戏直播,再琢磨琢磨吧。

乔舒虽然不肯承认自己技术烂,但还是开了一个游戏主播的往期视频,戴上无线蓝牙耳机看起来。其间她点了一下进度条,总长三十六分钟,而她一般都活不过二十五分钟……

不得不承认,能出来做游戏主播的,果然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乔舒不知不觉就快看到了结尾处,恰逢一条微信信息进来,她便切换到微信界面。

信息是许择意发来的:乔贺哥去S市了?

乔舒立刻把今天唐心怡过生日的八卦和许择意分享了一下,并且着重描述了唐家有意撮合唐心怡和沈宁临的事情,末了还吐槽:唐家怎么这么着急啊?沈宁临才几岁?能给她什么未来啊?

许择意:你不知道吧?沈家的家族基金,受益人只有沈宁临一个人。

乔舒瞪大了眼睛。凭什么?都是十八岁,沈宁临凭什么就这么有钱了?!而且是家族基金?沈家每年大部分收入组成的基金?

真相使人不想面对。

“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有点儿不合适……”乔舒正沉浸在残酷的真相中不可自拔,便听到小会客室的门被推开的声音,唐心怡不知正在和谁对话,“但是我未来的方向已经定了,娱乐圈这条路不管多难,我都会走下去,同时我也不想放弃你。”

乔舒有些尴尬,却又好奇,没忍住悄悄拉开一条缝想看看另外一个人是谁。谁知下一刻缝隙被一个人影给挡住,然后她就听到了沈宁临的声音:“我以为上次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我们不合适,而且我暂时不打算谈恋爱。”

“我没有让你现在就和我谈。”唐心怡急忙说,“我今天说这些话和沈家没有任何关系,只和你有关系。我不需要沈家给我提供任何帮助,我会一步一步走向成功,成为能够站在你身边的人。你现在不想谈恋爱也没关系,我可以等到你想啊。”

啧,这么痴情。

不过唐心怡不是才和她一样大吗?对未来的规划怎么就这么清晰了?再看看自己,就是一块叉烧。

沈宁临道:“唐小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听你说这样的话。希望你明白,你的这些话已经给我造成了困扰,我礼貌地拒绝并不是你继续纠缠我的借口。”

乔舒翻了个白眼。难怪别人都说沈宁临这个人难接触,凭他这种说话方式,估计也没人想和他做朋友吧?她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往靠窗的位置挪了挪,偷听别人讲话总归有些心虚。

院子里灯火通明,每个人都穿着西装或礼服,言笑晏晏,穿礼服的女士们仿佛丝毫不觉得冷。她看了看自己的腿,幸好穿了光腿神器,现在可是深秋啊。

唐心怡可怜巴巴地问:“如果我执意等,也等不到吗?”

乔舒看着窗外的一片空地,几个小朋友在踢足球,孩子们童真的笑容与成年男女的笑容完全不同。不过很快她便不觉得童真有趣有什么好了,因为一个熊孩子看了她一眼后,用力地把足球踢了过来,方向正是她坐的地方!

乔舒下意识地就要躲,立马从飘窗上站起来就要往外跑。然而沈宁临正站在窗前挡着,她不可能越过他。可足球已经越来越近,一紧张……乔舒直接跳到了沈宁临的身上。

呃,她是不是打扰这两人的表白了?

“后来呢?”谢珊问。

乔舒看了看混在人群中走在前面的沈宁临,长得高还是有好处的,即便在人群里也能一眼看到。

谢珊推了一下乔舒:“你看什么呢?马上要开始做操了,你别吊我胃口啊,赶紧说。”

后来?乔舒回忆了一下那天的事情——

沈宁临的反应很快,抱着她转了个圈,抬手将足球挡开。足球转了个方向后飞向桌上的摆件,一時间伴随着碎玻璃落地的声音,小会客室里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唐心怡显然没想到两次告白都会被乔舒听到,气得忘了装淑女:“乔舒,你怎么在这里?我没有邀请你!”

乔舒尴尬地看着她:“那什么,你别生气,我觉得你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没有挖不动的墙脚,只有不努力的锄头。假以时日,你肯定能等到的!”

唐心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乔舒还想说些什么,便听沈宁临道:“还不下去?”

乔舒立刻从沈宁临的身上跳下去,谁知又不小心崴了一下脚,被沈宁临拉了一把,撞回了他怀里。

这就有点儿暧昧了,仿佛她是故意的一般。

她后退一步看着唐心怡,一本正经地解释:“亲,你别误会,我对沈宁临这款没有任何想法,我发誓我喜欢谁都不会喜欢他!”

最后她是被沈宁临捏着脸颊走出去的。她觉得沈宁临让自己在唐心怡面前丢了脸,单方面和沈宁临冷战起来。

她不理沈宁临,沈宁临当然也不会搭理她。乔舒跟谢珊抱怨:“虽然我的肌肤如婴儿般娇嫩,但他也没必要总捏我的脸吧?我不要面子的吗?”

谢珊不以为然:“你确实不是那种很要面子的人。”

乔舒姑且把这话当成褒义,做操的时候特意和人换了位置,跟解郡站在同一排。沈宁临站在前一排,不过乔舒没理他,故意大声地和解郡说话,还问了解郡有没有被人当面表白过。

解郡一边做操一边说:“虽然我没少爷帅,也没他有钱,但不和他比的时候我也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喜欢我的女生能从这里排到校门口。怎么,你也准备排队了?”

沈宁临回头看了两人一眼,正好看到乔舒给了解郡一个“假笑男孩”表情包,他的嘴角勾了一下。

下一刻,他就听到乔舒对解郡说:“你真是小小的颜值,大大的梦想,继续保持,我看好你。”

解郡不高兴了:“我说小乔,你的嘴怎么这么损呢?你有没有发现除了少爷,就找不到你没损过的人了?”

少年,你太单纯了,你们少爷是我最主要的贬损对象。

下了操回到教室后,乔舒惊奇地发现自己多了个同桌,并且还是话比老师都多的周文宗。因为乔舒是插班生,她一直独自一人坐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现在忽然多了个同桌,让她颇感不适应。

周文宗倒是不见外:“小乔,以后咱们就是同桌了,你可得对我多多照顾啊。”

乔舒看着他把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校服外套塞到桌肚里,问他:“为什么不是你照顾我?”

周文宗贫嘴:“义不容辞。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你。”

乔舒翻了个白眼,问他为什么忽然换座位。周文宗说自己是物理偏科,跟老师说了之后老师就让他换座位到这里了,毕竟第一名和第二名都坐在这边。不过既然老师都说了,乔舒也就没有再提出异议。

周文宗这个人比乔舒要唠叨得多,而且偏爱历史知识,任何历史人物拿出来他都能分析得头头是道。乔舒上课不睡觉的时候就听他唠叨历史,睡觉的时候在梦里听他唠叨历史,光是十字军东征他能说三节课。

乔舒听得有点儿烦,放学拿了书包就想跑,只听到沈宁临问:“去哪儿?作文写完了?”

乔舒拍拍脑袋,她把这件事给忘了。不过她也没打算留下来:“我回家写了发你邮箱吧,我哥还等着我呢。”现在她是有车坐的孩子了,乔贺下了班会顺道来接她。

沈宁临没说什么,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今天他没有收到乔舒给的哪怕是一个水果壳的礼物,她总是把高兴和不高兴表现得这么明显。

他想到昨天他捏着乔舒的脸颊从小会客室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乔贺,乔贺似乎不怎么喜欢他,看到两个人的姿势,眉头紧皱着,还质问他:“沈小公子,乔乔如果哪里得罪了你你尽管跟我说,我会管教她的。”

乔舒这个人没心没肺,立刻告状:“乔贺,他打我!”她丝毫没看出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还瞪了他一眼,才拉着乔贺走了。

乔舒想跟沈宁临和好,送早餐……唉,算了,像沈宁临那么难讨好的人,不是一份早餐能搞定的,还是自己吃吧。那就使用她高超的跳舞技能吧,万一用她标准漂亮的一字马壁咚沈宁临,是不是很有……诚意呢?可结果,她一个失神,就踢到了沈宁临的脸上。

乔舒:不是,朋友,你听我说……

下期内容更加精彩哦,敬请关注!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