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别传纸条给我(四)

墨西柯

上期回顾:

小哥哥只是她一个微信好友而已,现实里是什么样子,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最后,顾若放弃纠结,拿下耳机重新打开书。刷题的时候,她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沈轻,脑海里沈轻凶恶的样子弱化了,只留下两条大长腿。

站在她身前的大长腿,跑步时的大长腿……

其实……呃……沈轻的身材是真好啊……

沈轻留在体校的后遗症就是,必须跟着其他学生一起参加考试。

他也是走进教室看到大家在准备,才想起来今天有考试。

这个星期一注定不平凡。

“哎,借我一支笔。”沈轻跟旁边的同学说。

“我也是才借的别人的,超市的笔都卖没了。我是发现了,咱们学校的笔只在考试的时候有销路。”

沈轻又看向另一位同学。

那位同学看起来十分可靠,开始在包里翻找,拿出一个东西后自己都蒙了:“我把我妹妹的彩笔盒拿来了!”

沈轻也不挑了,伸手说:“彩笔也行,借我一支。”

那家伙递给他一支绿笔,还说:“红的我得自己留着,答案不会写我就画个勾,写个一百分,看起来又热闹又喜庆。”

沈轻看了看手里绿色的笔,翻了个白眼,还了回去。

沈轻走出学校,拿出手机给杨楠打电话,听到杨楠慵懒的声音:“有事?”

“发挥你作用的时候到了。我们考试,你借我一支笔,我都走到围栏边了。”

“我就一支笔,而且涂卡得用铅笔吧?”

“涂满了就得了呗,管他什么笔呢!”

杨楠似乎也在往外走,随口叫了一声:“师筱卿。”

没人回应他,杨楠又继续说:“借我一支笔,我朋友考试。”

“滚。”

“好的。”

杨楠回答完师筱卿后,对沈轻说:“不行啊,为父全校就认识一个人,借不到。”

“我还当你学习有多牛呢,你把你那支借我!”

“你考试的时候跟人借支笔把名字写上就得了呗!你剥削我这支干什么?它孤苦伶仃的,它容易吗?”

沈轻还要跟杨楠争辩,突然看到顾若在检查卫生。

顾若也看到他了,下意识就要转身离开,他赶紧叫住她:“哎!丸子头。”

顾若站在原地看着他,没动,表情却已经十分明显了——小嘴噘起来,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沈轻踩在围栏的水泥台上,扒着围栏,眼巴巴地看着顾若:“帮个忙,借我支笔,我要考试,商店的笔都卖脱销了。”

顾若为了记录分数带了一支笔,她想了想,走过去把笔递给了沈轻。

沈轻伸手接过来,看到是一支粉色的笔,笔帽上有一个软软的猫爪子。

“谢了。”沈轻晃了晃猫爪笔,对她微笑。

“你先等一下。”顾若扭头往教学楼里跑。

沈轻不明所以,就站在围栏边等着。他站在这里,二中的学生都不敢靠近这个范围,颇有些像孙悟空画了一个圈,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的意思。就沈轻这张脸,夏天都能驱蚊。

他等了一会儿,顾若又跑了出来。因为不擅长运动,还怕沈轻等得太久,她的小脸都跑得红扑扑的。

顾若把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递给了沈轻,沈轻伸手接过来,顾若又开始掏口袋,还问:“圆规和量角器你要吗?”

沈轻来者不拒,接过这些东西,问顾若:“要是有几何题,我用量角器量完角度后写上是多少度,给分不?”

“也许……吧……”顾若觉得他这个问题的角度太刁钻了。

“还有吗?”沈轻觉得顾若的口袋得像哆啦A梦的小袋子。

顾若还真又拿出了一样东西,说:“修正带。”

“把你的手機号给我,我用完还给你。”沈轻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顾若回答:“我隔天就会来检查卫生,我不来的时候卿卿也会来,你给她也可以。”

“行,我去考试了。”

沈轻说完便跳下水泥台,走到体校的围栏边,抓住围栏轻而易举地跳了过去。

顾若看着他跳围栏的动作,觉得这种高度的围栏对体校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摆设。体校就应该围上三米高的院墙,四周还要安排人放哨,才能挡住沈轻这种学生。

沈轻满载而归,进入教室坐下,从口袋里取出东西来。

粉色的水性笔、粉色的圆规、粉色的修正带,清一色的粉色彰显着文具主人的性别。

一群人围过来,小声起哄了一会儿,有人跟沈轻借铅笔。

沈轻将伸过来的手拍走:“滚,脏手拿开。”

“借一下吧,爸爸,实在不行,你把圆规上的小铅笔借给我也行。”

“不借,怕你们弄坏了,我还得好好考试呢。”

等考试开考的时候,沈轻摆弄起了修正带,拿在手里玩了半天,他还没用过这么精致的小东西呢。然后,他又捏捏笔盖上的小猫爪,等快到时间了便开始填写答案。

他答题随缘,缘分到了,一科能考五六十分,缘分浅了,也能有个二三十分。

教练总说他没有学习的态度,所以,他今天态度端正地完成了一整天的考试。

放学后,沈轻就去找杨楠了。

杨楠没空理他,他还得赶紧回家,跟师筱卿一起上补习班呢,那重色轻友的样子让沈轻恨得牙痒痒。

沈轻拽下了杨楠的外套,套上之后进了二中。

正好是放学时间,学校里很乱。他穿着二中的羽绒服外套,扣着帽子,在走廊里乱逛,最后凭借之前来找杨楠的记忆找到了顾若的班级。他探头往里面一看,就看到顾若的……丸子头。

顾若的座位在第二排,书桌上堆着高高的书,她正在埋头写着什么,只有丸子头的小揪揪露出来了。

沈轻对顾若真的非常眼熟了,只看到一个丸子头就能认出她来了。他直接走进教室,无视教室里其他人怪异的目光,走到顾若身边俯下身,想看看她在写什么。

顾若突然觉得有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头顶,她抬起头来看,与此同时沈轻也低头了。

她一眼便看到沈轻漂亮的下颌线,以及高挺的鼻尖。沈轻先是垂着头看她的作业,觉得看不懂,便抬头看向她。两个人的距离最多不过十厘米,呼吸交织。

顾若因为惊讶,眼睛缓缓睁大,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大得更加离谱了。

沈轻的眼神要平静得多,他只是看着她,目光坦然,随即扬起嘴角微笑:“你这个痣,算泪痣吗?”

他微笑时眼眸中微波流动,漾起了一股暖意。这样的凤眼微笑起来瞬间变为小月牙,眼中仿佛有浩瀚星河。

顾若的眼下有一颗痣,位置正好在眼睛平视前方时瞳孔正中心的下方,而许多传说中的泪痣则是在眼角。

顾若突然反应过来,身体快速后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下意识地抬手揉了揉耳朵。

她喜欢这种声音,沈轻这一次说话的声音不大,十分温柔,声音好似打在了她的耳膜上,痒痒的,连带着心口都一阵躁动。

“不算吧。”她回答。

“挺好看的。”

“你怎么进来了?”顾若问他。

“还你东西啊。”他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早晨还给我就行。”

沈轻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顾若借给他的文具,挨个放在桌面上。最后,他放了两根棒棒糖,还有一袋大白兔奶糖。

他说:“为表谢意,送你的礼物。”

顾若也不知道该不该收这些糖,正犹豫,沈轻坦然地看了看他们教室,感叹道:“嗯,这才是学习的地方。”

“你别被老师发现了!”

“发现了会怎么样?”

“会被赶出去。”

“我本来也打算走了。”

沈轻突然坐在顾若身旁,认认真真地问她:“你觉得,你朋友对我朋友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儿意思?他追得也怪辛苦的。”

“谈恋爱干什么?还不如多做几道题有意思。”

沈轻见她又要继续做题,立即苦口婆心地劝道:“谈恋爱也挺好的啊,多一个人陪。”

“杨楠又不能陪卿卿做题。”

“呃……”

沈轻心道:真是逻辑鬼才。

“一看你就没谈过恋爱。”沈轻居然还真的跟顾若聊上了,他们本来也不熟,唯一的纽带就是他的朋友在追她的朋友。

“我谈过。”

“哈?”沈轻大吃一惊。

“没有意思。”

“你们在一起做题?”

“嗯,他还老想让我给他写作业,我不愿意,就分手了。”

“呃……”

顾若又写了一会儿题,扭头问沈轻:“你不走吗?”

“你不走嗎?”沈轻还想着和她一起走呢。

“我要检查卫生,每天都走得晚。”

沈轻也不着急,拉着椅子靠近顾若一些,头一歪靠在她桌面上的书堆上,继续看着她,说:“我等你。”

“你等我干什么啊?”这么近的距离,让顾若有点儿慌张。

教室里其他的学生走了,留下来的值日生洗拖把去了,导致现在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空荡荡的教室,空调还在吹着,不知怎的又热了几分,让顾若红了耳尖。

沈轻轻笑一声,然后低声回答:“我害怕。”

“你怕什么?”顾若心道,是别人怕你吧?

“我怕老师赶我出去。”

顾若有点儿无语了。

在对待暧昧这方面,女孩子和男孩子有些微妙的不同。

大部分男孩子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会心中一荡漾,想着:她可能暗恋我。

女孩子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尤其是顾若这种女孩子,就想着:他有求于我。

顾若也有自知之明,在她看来,沈轻虽然长得凶,但帅是不能否认的。这种又高又帅的男生,应该不会看上她。

顾若叹了一口气,说:“我可以告诉你卿卿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沈轻确实感兴趣,问:“什么样的?”

“学习好的。”

“杨楠没戏了。”沈轻都懒得继续问了,绕来绕去还是这些,这些学霸是不是就沉迷于学习啊?

他看着她,继续问:“那你呢?”

“学习好的。”

“长相呢?”

“温柔的。”

“长相怎样才算温柔?”

“就是跟你的长相相反。”

沈轻想了想,居然只总结出来一点:“矮胖的?”

“呃……”

顾若开始收拾东西,把书都放进包里,然后对沈轻说:“我要去检查卫生了,你先回去吧。”

“我陪你?”

“不用了,谢谢。”

沈轻也不纠结,站起身朝外走,给杨楠发消息:“我今天去你那里住。”

杨楠:“我补课呢。”

沈轻:“我在附近店里喝白开水等你。要是去刘教练家里住,我得被他盯着做平板撑到十一点才结束。”

杨楠:“来吧,爸爸给你压腿。”

顾若没想到,逛街都能碰到谢晖。

谢晖是她的前男友,他们在许久前就分手了。

分手没几天,谢晖有了新的女朋友,还来炫耀:“我现女友可乖了,不但帮我写作业,还帮我洗校服。”

顾若忍不住问:“你家里没有洗衣机吗?为什么不利用洗衣服的时间做一点儿有意义的事情?”

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就此形同陌路。

顾若以为他们会老死不相往来,结果,谢晖在商场里看到她后就开始纠缠她,不肯罢休。

“我不想跟你联系了。”顾若说出绝情的话,还要斟酌一下会不会伤害到对方。

“我知道错了,最近我一直梦到你,我发现我最喜欢的还是你,我可以重新追你吗?”谢晖说得深情款款。

“别了……不要了,我不想了。”

“别这样,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我吗?我们在一起也挺好的,只是不在同一所学校而已,我们可以用手机联系。”

顾若有点儿想逃,她根本不想和谢晖好。她跟谢晖没考到同一所高中,谢晖去的是一所寄宿制高中,只有周末会回来。两个人早就没有了联系,如果不是在商场里遇到,估计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吃饭了吗?我请你。”谢晖又问。

“算了,我还得回去看书。”她刚刚补完课,只想来逛逛,买点儿东西而已。

“至于这么绝情吗?”谢晖的语气不太好了。

顾若想不明白,当初是谢晖提出的分手,分手后他就又有女朋友了。现在她不想跟他再有联系,也是她绝情吗?

当年顾若不懂什么叫劈腿,后来有人跟她说谢晖其实是劈腿了,但是她还觉得不算,至少谢晖是跟她分手了才跟别人在一起的。

她很傻,很天真,现在想想都不知道自己当时脑袋里在想什么。

“我先回去了。”顾若转身想走,结果手腕被谢晖握住了。

“其实我就是觉得有点儿可惜,跟你没亲过就分手了。”谢晖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顾若立即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谢晖,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崩塌了。她觉得特别恶心,想甩开谢晖,谢晖却不肯松手。

“你松开我!”顾若的语气已经非常不好了。

“你装什么装啊?跟我处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吗?”

“你……你太过分了!”

顾若气得眼圈都红了,刚想开口骂人,突然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的人走到了他们身边,谢晖看那个人都要仰起头来。

她朝那个人看过去,发现是沈轻。他的外套穿得松松垮垮,露出了一点儿肩膀,外套里面居然只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印着一只暗金色的鹰。

他手里拿着一杯果汁,正在用吸管吸,兴趣盎然地盯着他们看。

沈轻的模样在这种场合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五百的效果来,他只看了谢晖一眼,谢晖就下意识地松开了顾若,并且往后退了一步。

谢晖微微抬起下巴,佯装淡定,然而发颤的发丝都透着欲盖弥彰的意味。

沈轻指着谢晖,问顾若:“他欺负你了?”

沈轻这种人,不怒自威,他把声音放缓后,每个音节都透露着不爽。其实他们两个人刚才的对话他也听到了一些,他是故意问的。

顾若委屈极了,嘴唇紧抿,眉头也微微蹙起。

沈轻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居然还挺喜欢的。这个小家伙难得生气,凶巴巴的样子居然也这么可爱?

“骂他。”沈轻站在顾若身边,似乎在暗示他给她做后台。

顾若立即凶恶地骂道:“你大浑蛋!”

然后就結束了。沈轻还等着小仙女口吐芬芳的精彩画面呢,结果骂战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他“扑哧”一声笑了。

沈轻把橙汁递给顾若,然后揽住谢晖的肩膀,带着谢晖走向喷泉。

谢晖下意识挣扎,却被沈轻强行按着,一只手就将他的头按进了喷泉里。沈轻还说:“你真恶心啊!女孩子都是小仙女知道吗?小!仙!女!懂不懂?”

谢晖在水里一个劲挣扎,扑腾起大片的水花。

有保安听到了动静,快速赶了过来,沈轻便松开了谢晖,然后照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把他踢进喷泉里,自己快速跑了。

沈轻本来想直接跑的,深藏功与名,结果跑了一会儿就发现顾若一直在追他。他下意识停下来,看到顾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然后把橙汁递给了他。

顾若跑得很狼狈,橙汁却一点儿都没洒。

沈轻伸手接过来,然后说了一句:“没事,别理那种渣男。”

他说完就要走,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仔细一看,就看到顾若直接哭了起来,还是号啕大哭,把路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沈轻是标准不良少年的模样,在路人看来,就跟他欺负了顾若似的。他赶紧退开。

他这个人还真不擅长应付女孩子,抬手挠了挠头,苦恼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别在外面哭,眼泪容易冻上。”

顾若不想哭,可是她真的好气啊!那个人怎么可以那么过分?眼泪就好似顽劣的孩子,一个劲地往外冒,顾若根本管不住它,觉得羞愤难当。

“对……对不起,我……我也不想哭,可是就是忍不住。他怎么能说得……那么过分呢?”

沈轻特别无奈,取出手机,对着顾若录了一个小视频发给了杨楠,接着发语音消息过去:“路上遇到的,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等了一会儿,杨楠没有回复。

杨楠今天在朋友圈发了师筱卿的照片,就跟明星公布恋情一样轰动。因为不断被消息轰炸,杨楠开了静音,一时半会儿看不到消息。

沈轻特别无奈,伸手拎着顾若的衣领带着她离开。

顾若一边哭一边被他拎着走,还在手忙脚乱地擦眼泪。

沈轻把她带到了冷饮店,两个人引得其他顾客纷纷侧目。他们在柜台边站了一会儿,沈轻看着哭得基本丧失语言能力的顾若,叹了一口气,最后买了一个抹茶口味的冰激凌。

“我一般买这个给我妈妈,你也试试这个口味吧。”沈轻把冰激凌递给了顾若。

顾若接过冰激凌,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哽咽着吃了起来,模样还挺乖的。

沈轻就坐在她对面,面前放着橙汁。他一手撑着下巴,看着顾若哭,时不时还喝一口橙汁。

小姑娘圆溜溜的眼睛哭得红红的,睫毛上还沾着些许泪水。她的鼻尖很小,因为擤了鼻涕,鼻尖有点儿红,配上哭得红扑扑的小脸,沈轻竟然觉得这模样又软又甜。

沈轻坏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们学霸都不谈恋爱呢?”他那模样带着三分痞气。

“我觉得不算……当时不懂,现在想想,我根本不喜欢他……”

“对啊,喜欢他什么?那么矮,也就一米七吧,瘦得跟个猴似的,这就是你说的温柔长相?”

“呃……”

她以前看谢晖是觉得挺帅的,那个时候小,审美奇怪,就喜欢这种有些娘的帅哥,总觉得谢晖像韩团的明星,现在再看看,似乎长残了。

吃了一会儿东西,顾若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沈轻拿着橙汁准备走人。

“等一下!”顾若再次叫住了他。

沈轻回头看向顾若,看到顾若在翻包,她从里面拿出两个暖宝宝和一个小的暖手宝,递给沈轻,说:“谢谢你。”

这画面似曾相识,沈轻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用不着这个。”

“我看你脚踝都冻得发青了。”

沈轻还挺臭美的,不但没穿秋裤,还穿了露脚踝的裤子跟鞋,的确冷得要命。他想了想,也就收了那个粉色小猪的小暖手宝和暖宝宝。

“行,谢了,我走了。”沈轻走出门把暖手宝打开放进口袋里,还真是挺暖和的。

沈轻去了杨楠的家,走进去就忍不住抱怨:“嚯,牛啊!别人进家门换拖鞋,是怕自己的鞋把地板弄脏了,你进家门换拖鞋,是怕把袜子弄脏了吧?”

“你还好意思嫌弃我?你自己刷鞋吗?”

“你别管我刷不刷,我鞋多,我还可以送干洗店。你这房子让你住得……你跟我说实话,你家里是不是按养猪的方式养的你?”

“家里脏了,所以叫你们来了。”

沈轻扭头就要走,被杨楠拽了回去:“来,和爸爸聊聊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想干。”

“跳高的事情。”

“啊……就是发现自己更喜欢跳高,所以想改项目了。”

两个人走进客厅,屋子里的同学早就在等了。

“哟!”一群人拉长音调起哄,杨楠也知道是什么事。

杨楠刚坐下就有人过来问了:“杨楠,朋友圈那动态是怎么回事啊?”

八字没一撇的事,杨楠也不能随便盖章,不然这群人真可能会跑到师筱卿身边叫大嫂去。

“我们是同学。”杨楠回答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眉梢眼角都带着甜蜜的笑意。

这笑容甜得有些犯规,齁得沈轻直咳嗽。

“对对对,同学,别问了,不然这个纯情小男生该害羞了。”沈轻坐在桌前跟着抓牌,说,“加我一个。”

“来来来,赢的请吃饭。”

这招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沈轻今天手气不错,连赢三把,他特别高兴地把其余的牌一甩,结果从袖口里甩出一个暖宝宝来。场面登时一静,然后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沈轻,什么情况?你开始养生了?”有人问沈轻。

沈轻本来是把暖宝宝贴在袖子里的,手缩进袖子里暖和了一路。他来了之后忘记了这件事,不知不觉就把暖宝宝甩出来了,不过他也不在意,说:“年纪大了,不行了。”

他還拿出了一个粉色小猪的暖手宝,给杨楠看底座:“杨楠,你看这个是不是插上数据线就可以充电?”

杨楠仔细看了看,回答:“应该是。”

沈轻拿着暖手宝去充电,杨楠跟到他身边,说:“你别对师筱卿朋友下手啊,不然容易败坏她对我的印象。”

沈轻蹲在排插前研究怎么插进去,随口回答:“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就喜欢网红脸,活蹦乱跳的那种女生。她朋友太乖了,跟我玩不到一起去。”

杨楠看了沈轻一会儿,确定对方不是作假才放下心来。

随后,他拽着沈轻坐在沙发上,又说:“你这一个半月就住在我这里。”

沈轻看了看这猪窝一样的环境,撇了撇嘴。

“我再送你一双鞋。”杨楠补充。

“然后呢?”

“你说,你也算是帮过顾若的人了,她是不是得对你有点儿感恩的心?你能不能帮我找她说说,让她帮帮我?”

“顾若?那个丸子头?”

“你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啊?”

“对啊。”沈轻嘟囔了一句,“顾若,哦……叫顾若。”

他拿出手机来看微信列表,翻了翻,问杨楠:“你有顾若的微信号吗?”

“没有。”

“我想想办法吧。”

“行。”

“鞋子买满天星?”

“就你那个码得八千吧?”

“我盯了很久了,七千九百五十块。”

“滚。”

“你果然对师筱卿不够喜欢。”

“我自己追!”

沈轻和杨楠聊了一整晚的人生理想,聊撑竿跳和跳高,还有就是换项目的利弊,直到凌晨才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沈轻从杨楠家里跑到学校,还有点儿没睡醒。

他走到体校的食堂,见食堂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于是走了出去,打算找杨楠帮他去二中打份早餐。

然而杨楠堕落了,这个时间还没起床呢。

沈轻走到二中的围栏边等着,等了十分钟后,终于看到顾若走出来检查卫生了。

他对顾若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顾若想着她和沈轻也算是熟悉了,再躲着对方恐怕不太好,于是走过去问:“你有事吗?”

“我等了你十多分钟,你就不能给我个手机号吗?”

“你等我干什么啊?”顾若就是不提手机号的事。

沈轻掏了掏口袋,掏出五十块钱给她,说:“我们食堂没有早饭了,你帮我打一份。”

顾若没收钱,只是说:“不用,你吃什么?”

沈轻想了想,估计他现在能吃的东西也不多,二中的饭菜不一定达标,于是回答:“粥,白米粥就行,再来三个馒头。”

“好。”

顾若朝着食堂跑了过去。

二中的食堂早晨提供的食物挺多的,不至于像体校那样出现没有饭菜的情况。

顾若帮沈轻打了两份粥,她知道二中的白米粥很稀,这些估计勉强够他吃。接着,她买了三个馒头,怕沈轻个子高不够吃,又给他买了两个花卷、两个葱油饼,还要了一份小咸菜。最后,她想了想,又打了一份云吞。

顾若买完早餐之后,刷了饭卡,又拎着这些东西跑了回去。

沈轻站在围栏外看到她递出来的东西都震惊了:“你喂猪呢?”

“你一定非常能吃吧?”

“我什么时候给你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杨楠和你差不多高,他就超级能吃。”

沈轻看了看,把云吞和葱油饼还给了顾若:“这两样你留下吃吧,我要参加比赛,不能乱吃东西。”

“哦!担心兴奋剂什么的吧?”

“算是吧,总要注意一些。”

沈轻拎着东西要走,又被顾若叫住:“你是练什么项目的?”

“跳高。”沈轻说了自己新改的项目。

“你能教我一点儿诀窍吗?我期末体育考试不及格,这样会影响总成绩的。”顾若愁得不行,双手扶着栏杆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不知为何,沈轻看到她看着他的模样,总觉得她像被主人无情地关在笼子里的小狗。小狗眼巴巴地看着主人,期待主人跟她玩。

沈轻扬了扬眉,点头回答:“行啊,你放学之后在这里等我,我带你去我们田径馆里练。”

“去你们学校?”

“嗯,田径队的大多去集训了,留下的都是小朋友,放学之后馆里就没有人了。放心吧,没事。”

“哦……”顾若也没多问,想了想期末考试,还是点了点头,“好。”

顾若的体育是真的不好,体育老师又非常严格,不及格还要补考,她八百米就没及格,过不了多久还要补考一次。还有就是折返跑、跳高、立定跳远这几个项目,她要是再不及格,期末成绩会非常糟糕,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疼。

二中讲究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体育也是其中一部分,计算总成绩的时候,体育分也会算进去。好几次考试成绩出来了,顾若前面的分数非常好看,最后却排在了第五名到第十名的位置,就是因为体育成绩实在太差了。

她想着,八百米和折返跑咬咬牙也能坚持,跳高和立定跳远她只会凭着感觉蹦,然而成绩完全不行,所以她才壮着胆子请教他来了。

她倒是也可以请教杨楠,但是杨楠身上有伤,而且在顾若的概念里,就算是追闺密的男生,她也不能轻易靠近,这样不太好。

顾若不太确定沈轻说的见面地点是二中还是两校之间的过道,放学后,她想了想,还是绕了一圈去了过道。

入了冬就开始冷了,顾若把羽绒服的帽子扣上,背着风站好,转过头就看到体校场馆外面的爬山虎已经枯黄了。

她记得夏天的时候,这面墙壁上的植物非常好看,还有蔷薇花。

沈轻从里面走了出来,步伐不急不缓。他依旧穿着之前的迷彩大衣和黑色工装裤,脚上是绿、白、黑三色搭配的AJ(飞人乔丹)。明明只是随便地走着路,沈轻还是走出了电视剧里老大出场的气魄来。身后就是夜幕降临前的最后一丝晚霞,少年似乎撕开了天际,缓缓靠近。

他站在体校的围栏里说:“过来,我扶着你跳进来。”

“啊?”

“我虽然走读,但是出去就回不来了,你也进不来。听我的,先上这个台子。”沈轻手还放在大衣的口袋里,用脚尖踩了踩水泥台,开始教顾若跳围栏。

顾若伸手扶着围栏试了试,接着就像两个人第一次相遇时的情形一样——她卡在了中间,只不过这次沈轻围观的角度不同。

沈轻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先下去。”

顾若只能先下去重新站好。

沈轻从围栏里跳出来,接着走到顾若身后,叉着她的腋下,像举小孩一样将她举上去,教她:“你先骑在围栏上。”

顾若一边努力骑在围栏上,一边在心里悔道:我不该祈祷体校的院墙有三米高,我错了。

等顾若骑在围栏上了,沈轻又跳了进去,站在下面说:“来,跳下来,我接着你。”

“我不敢。”

沈轻只能伸出双臂,说:“我能把你拎下来。”

围栏挺高的,顧若坐在上面,沈轻只能去扶她的腰,结果顾若因为身上的痒痒肉多,非常不争气地笑了。

沈轻无奈地说:“你往我身上倒。”

顾若也觉得她不能一直卡在这里,暗暗给自己打气,扶着沈轻的肩膀往他身上倒。

沈轻伸手环住她的身体,把她接下来,接着放在地面上。

顾若赶紧收回手,心想:我刚才是不是抱沈轻脖子了!

下期预告:顾若在沈轻的悉心帮助下练习了跳高,随后两人去食堂吃饭却遇到了不速之客,有女生气势汹汹地质问沈轻与顾若的关系。长腿怪物会如何处理这个危机呢?小怂包又会不会生气?请各位小仙女继续关注《桃之夭夭》下一期!打个小广告,作者大大的娱乐圈甜宠文《我宠着呢》即将上市,讲诉大明星和小鲜肉的精彩故事,请大家多多关注哟!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