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秘密

君素

对抗“造物者”的战争结束后,祁珂好说歹说,总算疏通了关系,把叶鸣重新送回了军校继续深造学习。

当然,对于这个提议,叶鸣一开始连头发丝都是拒绝的。他是兽族的进化体,不是人,不喜欢和人交往,也讨厌别人看他时的特殊眼神,所以,无论祁珂怎么说明是为了他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以及不想扼杀了他的军事天赋,他都不为所动。

祁珂见自己苦口婆心毫无作用,不惜身体力行用了一场美人计。彼时,叶鸣握着她的腰肢,眼底满是汹涌澎湃的情欲,祁珂掐准时间点,引诱说:“只要你答应回军校这个小小的要求,今晚我就是你的呢。”

叶鸣啄她的唇,隐忍地讨价还价:“不要。”

祁珂:“你再这样,我就要带你去看男科了。什么毛病?这都能忍得住?是我仙女儿的光环辐射不了你的脑回路了吗?”

叶鸣低笑:“你实在要我回军校,也可以。”

“来,让我听听你响叮当的算盘。”

叶鸣附在她耳边:“每晚。”

祁珂:“你的确需要看男科,年轻人精力太旺盛也是一种病,你懂不懂?”

叶鸣松开她,假装遗憾:“那就算了,我不去。”

祁珂退而求其次:“一周。”

“最短一个月。”

“半个月行不行?你好歹考虑一下我这把老腰。”

叶鸣想了想,狡黠地说道:“成交。”

于是,第一夜,祁珂就差点儿被叶鸣磨掉了半条命。

令她欣慰的是,这天过后,她总算如愿把叶鸣塞回了军校。

接下来的日子,战争的阴霾逐渐退去,祁珂除了实践自己的承诺,两人的生活也算慢慢步上了正轨。隔三岔五,祁珂总会接到叶鸣的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说叶鸣的学习进度快于常人,对战争的见解也相当有她的风范。祁珂听得眉开眼笑,但关键时刻班主任总会话锋一转,又说叶鸣性格孤僻,难以融入集体,总是一个人独处,看得出来心理有问题……

祁珂一个头两个大,为了这一茬,她暗暗给叶鸣做了无数思想辅导,但都收效甚微。为了叶鸣的光明前景,她开始花心思寻找靠谱的心理医生,并坚决拒绝搜索引擎的推荐忽悠。她这边还没落实方案,班主任再次给她打来电话,说叶鸣有所转变,开始和学校里的同学接触,且十分地乐于助人。

祁珂当时就一脸黑人问号,叶鸣会乐于助人?这货喝的水怕是没进膀胱,全进脑子了……

惊恐之下,祁珂请了一天的假,偷偷潜伏在学校里,观察叶鸣的行为,好确定这家伙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然而,通过观察,她总结出叶鸣的活动轨迹……居然是这样的。

早上,某位女生和他交谈了几句,叶鸣就自告奋勇地去食堂替女生打饭,来回步行将近三公里,细致又贴心地把饭送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中午,某男生拿书请叶鸣帮他勾画重点,祁珂都怕叶鸣反手就是一巴掌,结果,叶鸣反手一个么么哒,当真就在路边的椅子上,仔细替男生画出了半本书的考试重点。最后两人相谈甚欢,叶鸣脸上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痴汉笑……

下午,四个男生来邀请叶鸣一起去打篮球赛,祁珂寻思着,叶鸣自去年军演起,最讨厌的就是集体活动,这回妥妥要拒绝了。结果,令祁珂再次大跌眼镜的是,叶鸣不仅没拒绝,还风骚全场carry队友,让几个男生躺赢球赛。赛后,男生们对叶鸣说了什么,让叶鸣继续浮现出一脸可怕的痴汉笑……

祁珂捂住胸口,有种家养的小崽子翅膀要弯了的错觉。

到了晚上,叶鸣还送了一个小姑娘离校回家,两人在漆黑黑的巷子里待了一阵儿,叶鸣出来时,痴汉笑严重得都能晃瞎祁珂的狗眼了。

至此,祁珂彻底自闭了。

她默默回到家,叶鸣则晚她一步到家。他竟然连祁珂自闭了都没发现,洗完澡就偷摸摸地溜进房间,拿出一个小本本写着什么。祁珂倚在门框上打量他,他就赶紧把小本本藏进了带锁的抽屉里,还把钥匙贴身收藏。祁珂的内心暴风哭泣,她觉得,她可能即将失恋了。

她不擅长解决感情上的问题,有了心事,就只藏着掖着,时间一长,叶鸣也陷入了忧郁。他发现祁珂对他越来越冷淡,讓他有种心肌梗塞的前兆。两人莫名其妙地开始冷战。祁珂整天心不在焉,给领导报告的结束语居然写了句“祝你秃顶早日康复”。

秦峥气得找她私下谈话,反倒听祁珂吐了半个小时的苦水,说叶鸣不爱她。秦峥忍无可忍,拍桌怒道:“真的那么在乎,直接砸了抽屉看看他写了什么不就行了?”

祁珂迟疑道:“可是,我是个小仙女儿呢,这样会不会影响我的完美人设?”

秦峥:“我看脑残才是你的人设。你对自己是不是从来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在战场上思路如尿崩的人怎么一到感情事上,就跟肾亏尿不尽一样?”

祁珂认真思考了一下:“领导说得对,今晚我先借你的锤子一用。”

于是,当天晚上,祁珂说到做到,趁着叶鸣没回家,她直接砸开了抽屉。当她拿出小本本一翻,看到上面记录的,全是有关她的点点滴滴,从年幼到现在,巨细靡遗,都在叶鸣的笔尖下,细数着她人生中所有的光阴。

——祁珂六岁趣事。听二年级的××说,她和秦峥是在这一年认识的,两人为了抢一块蛋糕,打得头破血流。秦峥,你给我等着!敢欺负祁珂,我要揭了你的头盖骨。以后,我要给祁珂买很多很多她爱吃的芝士蛋糕。

——祁珂十四岁趣事。听三年级的××说,祁珂暗恋他们班的班长,全校运动会上,那班长膝盖受伤,祁珂亲自去给他买了药,还帮他处理伤口。还好,现在那小子找不到人了,不然我会忍不住撅了他的腿。

——祁珂十六岁趣事。听三年级的××说,她在这一年,进了ISF,虚拟作战里以一人之力单挑整个新兵连。有个孙子记恨祁珂赢了他,晚上把祁珂锁在了厕所里,最后还是秦峥找到祁珂的。很好,被我揪出锁祁珂的是谁,我要把他的头摁进马桶里摩擦。

——祁珂十八岁趣事……

祁珂哭笑不得,心想叶鸣这小混蛋真是特别记仇。她一边腹诽,鼻头却忍不住酸了,恰巧叶鸣回来,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祁珂吸了吸鼻子,晃着他的小本本,厚脸皮地说:“现在,让我们来聊一聊,你这些八卦人物小传,都是从哪听来的?”

叶鸣:“……”

半个小时后,祁珂终于知道了。原来,叶鸣之所以愿意和同学接触,都是为了从别人嘴里,打听他错过的祁珂的人生。他没参与的这些年,他只能用道听途说的方式来弥补。他冷漠对待这世界,可是面对祁珂,他永远热血赤诚。

两个人冰释前嫌,祁珂再次身体力行地被反使了美人计。她盯着叶鸣好看的眼睛说:“你记的,有几处错误。我……没暗恋过初中的班长。他腿受伤那次,我给他买药,是怕他在男女混合接力赛里拖我的后腿。”

叶鸣:“……”

“我只喜欢你,所以,从今往后,你想知道什么,可以听听我这个当事人的生平回忆录。”

叶鸣抱着她,笑着回答:“好。”

小喇叭:《当她归来》7月上市,喜欢这个故事的小可爱赶紧去把它抱回家吧~“魅丽图书专营”天猫店还有签名版和小礼物哦~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