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别停,让今日戏份爆表

萧小船

简介:十八线小演员林朝暮拿到一个戏份很少的配角角色,可开拍在即时,她发现角色的戏份猛增,角色精彩度爆表。这一切都是编剧景明的手笔。景明甚至还制定学习计划表教她表演,想让她逆风翻盘。所以景明做这一切到底是想普度众生,还是想自己脱单?

1.0 降落在她掌心

六月初,古装大戏《尽冬风》秘密举行开机前的剧本研读。

《尽冬风》的编剧景明上一部作品《沉湎》是今年的年度大作,从主演到配角集体飞升,他也成为编剧界的流量担当,粉丝不输明星。

是以,《尽冬风》的角色竞争格外激烈,直到现在还没有官宣主演。

林朝暮在剧中演一个不到十集就死的女杀手,叫程月。这个角色和她本人在娱乐圈中的状态一样,只是个路人甲,所以昨天接到消息让她来参加剧本研读会时,她整个人都是蒙的。

研读会都是主演参加,她不配。

不过疑惑之余,她又很激动——今天她就能知道演员全员,现场吃第一口瓜了。

会议室里,林朝暮坐到角落里,暗搓搓地盯着门口进来的人。

男主角是顶流男神顾西洲,女主角是大众女神周蕙,女二号……没怎么见过,是个新人。

下一秒清冽的男声响起:“抱歉,我来晚了。”

这声音悦耳又熟悉,林朝暮几乎下意识想躲开,无奈躲避不了,连忙把脸埋到臂弯里。

景明一进来,看见只肯给他头顶看的人,眼神暗了暗。下一秒,他坚定地穿过人群走过来,坐在了她的旁边。

林朝暮的脖子缩得更厉害了,都快要把小脑袋瓜都缩到外套里了。只听景明轻声说:“这是谁啊?居然在这儿睡着了!穿得这么少,感冒了怎么办?我把衣服脱下来给盖盖吧!”

景明这个人,说好听点儿叫恩怨分明,难听点儿就是碰瓷王。

受了他一点儿恩惠就要付出无数眼泪,他要是脱衣服,明天林朝暮估计就要赔他一个衣柜。

她迅速抬起头,景明脱衣服的手一顿:“是你啊,居然这么巧。”

林朝暮微笑:“确实是巧。”

大概景明也碰巧和她这个十八线一样不知道演员阵容吧!

这块的位置偏僻,放的椅子也少,像一座孤岛,之前只林朝暮一个路人甲在这里无人关注,但景明一坐过来,大家的目光就不自觉地跟了过来。

林朝暮第一次被这么多业内人士注目着有些不自在,身体默默地往他们的视线中心外倾。

“《尽冬风》是我和我的学长言却导演第一次合作的作品,今天的研读会大家拿到的是最终版剧本,希望可以得到好的呈现。”景明说着说着,手直接抬起。

下一秒林朝暮的肩膀被扣住,随后被往回一带,瞬间她就回归原位。

林朝暮一脸蒙。

景明看着她,一秒切换成温柔音:“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会儿不看着你都不行。”

敏感地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又落到自己身上,林朝暮张口,无声地询问:你到底想作什么妖?

景明没理她,長指点了点她桌子上的剧本:“干活。”

林朝暮无法反驳,埋头翻开了剧本,不翻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初版剧本里,只有十集戏,每集不到三分钟戏份的程月,现在的戏份被加了几倍,单撑起一条支线,人物立体丰满多了,还和男二虐恋情深。

多出来的戏份和台词林朝暮之前没有练习过,等下轮到她读台词可能会出问题。

“听这个,跟着默念两遍这段台词就行了。”景明将一只蓝牙耳机塞给她,音频里是他自己录制的,新改的剧本里和林朝暮有对手戏的所有台词。

“程月,你可知做杀手的要义是什么?”音频里的声音阴阴凉凉,透着三分笑意,和景明平时的声音完全不像,“就是不能有情,要做一把无欲无求的刀。”

这瞬间能拉人入情境的嗓音惊到了林朝暮,没想到景明还有做CV(声优)的潜质。

那厢男女主演开始第一轮的对台词,众人的视线暂时从他们所在的这片“孤岛”移开。

林朝暮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撕下一张小纸条,写了几个字偷偷塞过去。

林朝暮:台词是你加的?

景明回:不然呢?

林朝暮:为什么啊?

景明将小纸条折起来,拉过她的手腕,一架小飞机落在她的掌心。

他靠过来的一瞬,声音轻而软:“你猜。”

林朝暮:“……”

2.0 红豆红豆,我是魔王

和景明第一次见面,是林朝暮还在读大学的时候。

那时的景明作为戏剧文学系的大神,对江州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来说,是作业拿高分的秘密武器。

林朝暮每天都听室友丸子说,系里谁谁谁又想了什么方法去求合作,被景明拒绝了。

随着被拒绝人数的增多,渐渐地,有关景明的各种故事层出不穷,每一件都在为景明的形象塑造添砖加瓦。

一个学期之后,景明这个名字有了一个很长的前缀——性情孤傲冷漠,心坏得没边儿,谁沾上谁死的戏剧文学系大魔王景明。

被“景明每日故事”洗脑之后,她对这个人从心底里产生了深深的畏惧。

学校里和她有一样心态的人有很多,向景明求合作的人急剧减少。

这学期期末表演课,每个小组要出一个原创戏,丸子提议:“既然现在找景大神的人很少了,那我们要是努力一下,很可能他就给我们写本子了哎。”

林朝暮:“那可是大魔王啊,算了吧,我怕。”

“好吧。”

然而三天后,丸子兴高采烈地告诉林朝暮,景明同意和他们合作,拖着她见景明。

一路上,林朝暮都有种见反派大boss的紧张感,脸色煞白,嘴唇发紫,浑身哆哆嗦嗦。

彼时小礼堂里,景明正和另一组合作的同学在台上走戏,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衣,袖口挽到小臂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清秀又斯文。

在反派身份先入为主的林朝暮心里,这就是行走的衣冠禽兽,分分钟就要拿出个什么危险物品来。

思绪一闪,景明的手伸到口袋里要掏什么出来。

林朝暮脑子一热,喊道:“不行!”

景明的动作顿住,循着声音看过去,一道人影从台下飞过来,按住他的手腕,清丽的脸涨红,一双小鹿眼紧盯着他:“不能拿!”

景明不明所以地微皱了一下眉,林朝暮一下看见棚顶垂着的道具木板摇摇欲坠,手扯着景明往旁边拉。下一秒木板猛地掉下来,轻飘飘地落在地上——是海绵做的。

林朝暮尴尬了一秒。

她松开手,往一边退了几步。

景明看着地上的海绵板,再看着林朝暮,明白了:“谢谢这位同学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

他又去掏口袋了:“这个送给你吧!”

林朝暮心里咯噔一声,急忙摆手:“不需要,我不配,告辞了。”

说着她急匆匆地转身就跑,身影快到模糊,在景明的眼中,就是一道光飘啊飘啊地飘出了小礼堂。

他自己散播谣言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反派人物,劝退了大部分想找上门来合作的人。

这本来是兵不血刃的良药,但现在产生了一点儿副作用。

景明终于能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了,是一罐橘子硬糖。

丸子回去后,把景明的“谢礼”转交给了林朝暮。林朝暮盯了糖罐很久,才剥开一颗扔进嘴里。

是甜的。

所以她这次好像误会了景明?

最后景明写的《红豆》,让林朝暮的小组得了第一名。

电影学院的人经常在剧组和学校来回奔波,直到毕业的大半年间,林朝暮都没怎么正经碰到过景明。

和很多同学的炙手可热不同,林朝暮接外戏一直都是各种配角和群演,空闲时间很多,就用来学习和运动。

林朝暮大一时就进了学校滑雪社,冬日来临时滑雪就是她的最爱。

常在雪场走,哪有不摔跤。

滑雪社有个群,叫“滑雪一时爽,养伤火葬场”,用来分享大家在滑雪时受过的各种各样的伤以及伤后治疗方案。

作为群主,林朝暮每周将大家的情况汇总,方便大家总结痛苦,“灾后重建”。

今年二月的一天,林朝暮正在为第二天的试镜做准备,群里突然有人艾特她。

【吹梦到西洲】:群主,有人打小广告。

林朝暮往上翻,看到有个群成员发了个二维码。

【,】:已经有10272人领到了福利,再不加入你就错过了,速来!

【朝朝暮暮】:群里禁止发小广告。

她将二维码图片删除,再把“,”踢出了群。

不到一分钟,林朝暮收到了好友添加申请,来自刚被她踢走的群成员。

附加信息:我发的不是小广告,是我一个骨科医生朋友的线上预约优惠券。

附加信息:群里很多骨折的人会用得到。

林朝暮点了通过。

【朝朝暮暮】:我也算是知道你们这些盗号狗的一些套路了,但你這只狗的套路我还是闻所未闻,我……

对方发了个视频过来,视频里他用另一个手机扫描之前发到群里的二维码,进入骨科郑医生的预约公众号。

“现在信了吗?”

这声音,这露出来的脸……

林朝暮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人,居然是大魔王景明?

她反应过来后,立刻将骂景明是狗的聊天对话撤回。

【,】:撤回也没用,我已经截过图了,红豆同学。

红豆,是林朝暮演景明写的那场戏的角色名字。

他知道群主是她了。

她死定了。

3.0 您的演技在线辅导老师已上线

“踹景明出群”事件的后续是,林朝暮在群里写了篇五百字的小作文,深刻反思了自己的行为,并恭恭敬敬地拉景明回群里,但被景明拒绝了。

【,】:亡羊补牢,没什么用。

非常冷漠无情,很符合大魔王本人人设。

莫名其妙地加上了景明的好友后,她发现景明貌似没她想象中那么冷酷,空间动态发得很勤快,一天三次。

早上七点:早安。

中午十二点:午安。

晚上十点:晚安。

空间冲浪这么频繁,很像高中少年。

第二天林朝暮去试镜,拿到一个剧本,编剧一栏赫然写着两个字:景明。

从试镜通过到剧本研读会这三个月,林朝暮每天都在想自己和景明再次相见的场景,以他们的交情,大概就是点个头,微个笑,然后各自美丽。

但事实让她手足无措——景明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她凑到一起,还给她加了戏。

研读会结束之后她满脑子都是他的那句话:“你猜。”

大魔王的心思是她普通凡人能猜到的吗?这摆明是为难人。

组里几个演员档期很紧,都飞去赶别的行程了,剧组给其他工作人员在主拍摄场地附近订了酒店,林朝暮也留下了。

离开机时间还有不到一周,她要尽快好好地熟悉剧本。

虽然景明的动机还不知道,但事已至此,除了努力,她没有别的可以做。

酒店临湖,夜里,湖中落着一弯月亮。

林朝暮将前十集新加的台词看了一遍,揉着困倦的眼睛看了一眼手机,晚上十点零七分,大魔王居然没有更新空间。

要知道过去的几个月里,景明都是每天不落地打卡。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林朝暮心下一沉,立刻跑出了门。

酒店是客栈式的,回廊曲折,灯笼明亮。

林朝暮来到景明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没回应,她急急地摸出手机打酒店的电话,一边等接通一边撞门。

“咣咣咣”,一下又一下。

走廊尽头,景明摘下耳机走出来,惊奇地发现林朝暮在锲而不舍地撞自己的门,累得满脸通红,声音也在喘:“喂,你们赶快带着钥匙到307,这里面的人可能出事了!”

景明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什么?这个客人之前说不让人打扰?不是我,嗯——”

景明的手臂从后面绕过来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轻松夺过她的手机,对着那边说:“我们在玩捉迷藏,抱歉。”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林朝暮看着完整无缺站在她面前的景明,大大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景明松开手,忍不住笑出声来。林朝暮这才发现,原来他笑起来时右脸颊有个小酒窝。

还怪可爱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她有些尴尬地问:“你……你刚去哪了?”

景明往来时的方向走,手臂向后,对她勾了勾手,示意她一起走。

这层楼的走廊尽头有一扇小门,出去就是个大平台,摆着桌椅,一湖水就在眼底。

“本来想准备好之后明天再找你的。”

林朝暮看景明从旁边地上的大箱子里拿出几样东西,有教学白板,还有一沓厚厚的文件。

他拿着笔,在白板上写字——《程月2.0演技快速培养进修课》,主讲人:景明。

“既然加了你的戏,就要保证你最后呈现出来的角色能拿高分,不然我就不用混了。”景明拍了拍那沓文件,“这是所有和程月有关系的人物戏份和台词,每段我都进行了解析,方便你快速理解和进入角色。”

“还有这个,是课程表。”

震惊一个接一个,快把林朝暮幼小的心灵震得稀碎了。

她深吸一口气,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啊?”

加她的戏,帮她进入角色,他们明明不熟,为什么要做这些?

景明的眼里,像有小星星在一闪一闪:“为了报恩。”

“报恩?”

景明歪着头笑了笑:“你救过我来着,那次在小礼堂,再加上今天撞门要救‘出事的我,虽然未遂。”

林朝暮拨浪鼓样摇头:“不用了,我都忘了……”

“哦?”景明挑着眉,突然往前走了几步。他看着斯文,身体却不单薄,林朝暮被他困在桌子和他之间,心怦怦怦地跳。

“既然不想让我报恩,那就算算账报仇吧!”

“报、报、报……报仇?”

景明笑得阴阴的,眼底一片阴霾,之前在学校有关于他的各种传闻立刻又袭上林朝暮的心头。

“比如你骂我是狗的事情。报恩,报仇,你自己选。”

林朝暮咬了咬唇,立刻道:“我选报恩!”

景明往后退了一步,表情秒变阳光和煦:“明天见。”

他转身就走,林朝暮手机“叮”的一声传出提示音,是来自特别关心好友的新动态。

【,】:晚安。

林朝暮轻声说:“晚安。”

4.0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第二天林朝暮六点半就起床了,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拿起课程表。

早上七点到十点:剧本解析和研读。

十点二十到十二点:台词演练。

她来到三楼的“私人小教室”时,景明已经坐在那儿了。

“早。”林朝暮打过招呼坐到他对面。桌上有早餐,是她最喜欢的奶黄包。景明把草莓奶昔插上吸管,一并推到她手边。

林朝暮有点儿发愣,恍惚地喝了一口。

景明的双手捧着脸,笑得很纯真:“好喝吗,恩人?”

“喀喀喀……”林朝暮被这称呼呛得直咳嗽。景明起身绕到她身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怎么这么不小心?没有我的每一天,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林朝暮咳得更厉害了。

“那个——”连接走廊和平台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个梳着马尾的女生站在那里。

两个人听到声音转过头,景明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

“我是陆蔓的助理,可以和景明老师单独说几句话吗?”

陆蔓,就是那个女二号,昨天的剧本研读会林朝暮见到了。

林朝暮很自觉地站起来想要给他们两个腾地方,还虚按在她背上的手迅速挪到她肩膀上,往下一按,将耳麦也扣上:“不用你走,继续看剧本。”

景老师气场强大,林同学只能乖乖听话。

“剧本已经按照商量的改好并定稿,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再说什么。我们这儿还有事,不送了。”

陆蔓的助理脸色白了白,转身快步离开。

林朝暮的眼睛盯着剧本,看似很认真。景明绕到她另一边,发现这一侧的耳麦从耳朵上悄悄移开还没来得及塞回去。

林朝暮心虚了。

反派果然不是好糊弄的。

林朝暮刚想开口请求宽大处理,桌子上的手机发出“叮”的一声:“您的特别关心好友‘,发了新动态。”

林朝暮尴尬了。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等一下!

“你没用手机为什么动态自己发出来了?”

“是设置的自动的。”

“那昨晚为什么晚了?”就因为发晚了,她以为他出事,才傻乎乎地撞门了。

“被盜号了,晚一点儿的时候又找回来了。”景明的眼睛亮得像有小火苗在迸发,“居然把我设成了特别关注,红豆同学,你想干吗?”

林朝暮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道:“为了还债。”

开了头,接下来的谎话很容易编:“我之前误会了你,所以特别内疚,就设置了特别关心,想时时刻刻想你所想,急你所急。”

一个报恩,一个还债,非常有逻辑的闭合圈了。

景明看了她一会儿,像是信了她的邪,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手盖上她正在看的剧本:“临时抽考,我背上一句,你接下一句。”

事关专业,林朝暮立刻从刚才的是是非非间抽身,严肃对待。

这是进组之后的第一场戏,程月被陈晰饰演的二殿下挑中,做自己的暗探杀手。

“你知道我为何要挑中你吗?”

林朝暮的声音低而哑:“因为我是地狱的人,不被世人所容,所以不管谁向我伸出手,我都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视他为主。”

景明靠过来,用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轻轻地笑了笑:“姑娘家说话这么直可不太可爱。”

他指腹温热,带起她脸上一片红晕。

林朝暮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及格。”景明摇摇头,“把之后这段台词抄二十遍。”

林朝暮回过神,看剧本上下一句。

是程月被罚背了一段《诗经》。那么老长一大段,要抄二十遍!

她眼前一黑。

虽然和景明在一起,就像月球一头扎进银河迷了路,每时每刻可能都出新状况。但不得不说的是,他的一对一指导很有效。经过一天的突击,林朝暮已经将新剧本一半的剧情都消化进去了。

黄昏时分下了课,林朝暮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回房间,扑倒在软软的床上。

梦里也有景明拿着教鞭指着黑板给她上课:“‘报恩的近义词,是‘疼你。”

林朝暮心里酸酸甜甜的,门突然被叩响:“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她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听到门外毫不遮掩的笑声猛地清醒,一下子跳下床。

“我来进行深层次的报恩了,不开门以后再出事我可不管。”

林朝暮立马把门开开:“出事?出什么事?”

景明脸上的笑意还未散尽,酒窝深深,酿出这闷热夏日的一抹醉人的青色,他晃了晃手机:“你被人黑了。”

5.0 天上地下,无所不能

林朝暮正式入行演戏两年,饰演的能叫得出名字的角色不超过五个,微博粉丝数停留在五位数。

她没想到自己连个留言打卡的粉丝都没有,就先有了黑粉。

“现在是小规模试水黑,用你拉踩其他《尽冬风》试镜没通过的演员,用这个格式——就只有我觉得林朝暮绝美吗?演技也比××好多了,怪不得剧组不用××。之后××粉丝发现就会涌进来骂你,这招叫借刀杀人。”

景明的手指往下滑,微博首页一水的营销号,粉丝都不太多,饭圈女孩都不屑于把评论区当战场给自己爱豆控评的那种。

景明却知道,不仅知道,还如数家珍。

林朝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还追星的吗?”

“以前不追,不过现在可以开始追了。”景明登上QQ小号,这里面的好友种类更齐全,有专门做打投转发的,有做后援会各种图的,还有写同人文的。

景明的手指一刻没停地和人舌灿莲花,聊天间隙抬头看她:“你把你拍得好看的图片和视频发给我,立刻,马上。”

林朝暮不敢质疑,忍着羞耻把图和视频打包发给景明。

景明点头,转身往外走,几步之后又折回来,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成功报恩的向往。”

林朝暮一脑袋问号。

“睡吧,晚安。”

可林朝暮睡不着,她刚记住了景明的小号ID,顺着他关注的营销号一个个看过去。

一个崭新的世界在向她敞开大门。

林朝暮一直的梦想,就是做个好的演员,踏踏实实地演有闪光点的角色,拒绝被消耗,被消费。就是这种有点儿执拗的想法,让她到现在也没有签到什么靠谱的公司,只能单打独斗,靠演技争取些小角色。

渐渐地,她的一颗心也凉了,甚至试图改变执拗的自己。

这次程月戏份的增多,让她看到了希望,重新找到了那个满腔热血,不肯回头的自己。

可机会都是伴随着风雨一起来的,不甘心躲开,就只能咬牙挺过去。

更何况还有景明……

林朝暮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玻璃罐,里面原本有六十九颗橘子糖,她吃完之后,用糖纸折成了六十九只千纸鹤。

她不太容易入戏,一旦入戏就很深。

鲜明饱满的角色,不论正派还是反派,都很让人难忘。

在大家都很单纯善良的年纪,景明这么“复杂”的人,送给她一罐可爱的糖,这反差澎湃又动人。

林朝暮自己也很矛盾,一边躲着景明走,一边又忍不住在网上搜有关于他的消息。

就这么左右撕扯着,他在她的世界里逐渐透明,像是注定不会属于她。然后“啪”的一声,有人施了魔法,他从天而降,又来到她的身边。

机会和景明,她都不想再躲了。

“如果实在报不成恩,可以考虑以身相许的,我不介意。”

想开了的林朝暮睡得很好,一觉睡到天亮,习惯性拿起手机看时间,却被蜂拥轰炸的新消息给吓到了。

有选角导演联系她说可以来试镜,还有几个经纪人想签她。

“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等上了微博她才知道她睡着时发生了什么。

@朝暮相逢:杀手红衣,未来可期。@林朝暮

景明这个小号配了个视频,将林朝暮从演戏以来的高光演技时刻剪到一起,调色配乐都是顶级,整个视频就是活的演技教科書,大型圈粉利器。

《尽冬风》官博转发,评论底下很多人看视频写同人文,看视频截图传播。

也就是一夜的时间,“林朝暮”这个名字声势浩大地挤进众人视线中。

林朝暮傻了:“大魔王不愧是大魔王,简直无所不能。”

【,】:说要跟你签约的都先别理。

【,】:别的等会儿见面再说。

“小教室”里,景明坐在桌边,一只手撑着脸,睡得酣然。

林朝暮悄悄地走近,看见他眼下一片青,显然刚过去的这一晚上他没怎么睡。

为了忙她的事情没怎么睡。

自湖面吹来清风,吹得她胸膛里的一颗心像鼓鼓的海绵,轻轻一碰,就有欢喜溢出来。

林朝暮的脸往下,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景明睁开眼睛。

她的动作顿住了。

景明的眼里满是戏谑:“你要对我做什么?”

“没,没什么,帮你打蚊子,呵呵呵……”林朝暮心虚地往后靠,后颈被他一下扣住,微微用力,替她把未完成的动作继续下去。

她的吻,落在他的眼角。

景明低低地说:“助人为乐,是我一贯的行为准则。”

林朝暮心想,那你真是很棒棒呢!

6.0 喜欢这件事不讲道理

景明说,赶在那些影响力不大的营销号把别家粉丝引过去前,先把她的势头猛烈造出去,把大家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到时候那些营销号说什么都是跟风黑,不可取。

“试水黑不见效,那之后对家会想别的办法。你嘛,公司没有,粉丝没有,一门心思演戏,也没有什么黑点,只要趁着热度把后续作品确定,稳定用角色圈粉,这些都不用担心。”

景明把找林朝暮试镜的戏进行筛选,选定了一个小成本文艺电影,两天后就带着她去约剧组试镜。

景明身兼剧本教学导师、后援会会长、经纪人助理,还有未来男朋友多重职责,领着她大步流星往美好的未来走去。

林朝暮却觉得不太真实,这个感觉在到试镜现场时达到了顶峰。

休息室已经来了几个演员在等,其中有个人还很眼熟,是在《尽冬风》中演女二号的陆蔓。

“我先去见一下导演,你等我一会儿。”景明将桃桃乌龙茶塞到她手里,快步走了出去。

“林朝暮?”陆蔓坐到她旁边,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我放弃了跟景明的合作,没想到他找上的居然是你。”

一句话,信息量爆炸,饶是有点儿防备的林朝暮也被炸得蒙了一下:“什么?”

陆蔓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景明自己投资开了一家影视公司,想签演员,说如果我签,他会增加我的戏份,会想尽办法为我打开知名度,还会亲自推我以后的影视资源,但最后我没有答应。”

增加戏份,想方设法造势,亲自带影视资源。

这不都是这些天景明在做的事情?

林朝暮眼神呆滞:“那他提出和你谈恋爱了吗?”

陆蔓一愣:“没有。”

好,自己和她还是不一样的。

林朝暮松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景明也并没有和自己提出谈恋爱,只是自己的想法而已,她和陆蔓还是一样的。

“我没答应是因为我知道顾西洲和周蕙不满《尽冬风》的戏份被景明乱改,这两天会让工作室的人联合出声明,他们两个粉丝众多,可能撕景明的时候会把你也带上,你还是趁早抽身比较好。”

林朝暮脑子里像有一团乱麻揪在一起,只记得在景明回来前慌乱地离开,等车时她看到微博的新消息推送。

一家叫恒跃传媒的公司发了声明,林朝暮瞄到了“顾西洲”“周蕙”“改戏”的字样,眼睛发花,再也看不下去。

她需要时间和空间去冷静,去仔细地想一想。

江大的校园没有因为多出一个伤心人而变得冷清,到处都是肆意生长的青春气息。

林朝暮路过曾经的滑雪社,走过寝室楼前的樱花道,走到第一次见到景明的小礼堂门口,神思渐渐清明。

陆蔓没安好心,她的话不能全信。

林朝暮总结出了大概的真相:景明做这么多,是想签她。

这倒是和反派冷漠无情,一门心思搞事业的形象相吻合。

说到底,景明也没说喜欢她,也算不上对不起她。

所以还是个挺有良心的反派?

林朝暮对着玻璃门看着自己模糊的脸,手指按在嘴角,往上扯开一个笑。

电视剧里,喜欢上反派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可是,总有人克制不住去喜欢。

口袋里的手机提示音没停止过,消息潮水般地涌进来,都来自于那一个人。

【,】:你去哪儿了?怎么不等我?

【,】:组里要开紧急会,你在哪儿,告诉我,我去接你。

……

【朝朝暮暮】:我想放弃程月这个角色,之后我会和导演说的。

景明给她造了热度,此刻那么多人盯着她,很容易就揪出背后运作的人是景明,那罪名就不仅仅是加戏、改戏,还有硬塞人,这点会更招黑。

她没有黑点,也不想成为景明的黑点。

林朝暮感觉自己头上都闪着圣光。

太可怕了,喜欢一个人太可怕了。

她无意识地往玻璃上看,里面形单影只的自己,变成了一双人。

“干吗?放弃程月想去演女二号?那个人设没程月好。”

林朝暮梗着脖子向右看着突然出现的景明:“演女二?”

“言却要开除陆蔓,另选演员演女二号。”

林朝暮满脑袋问号:“什么?”

7.0 甜甜爱情制造机

刚才林朝暮没仔细看,还以为发声明的恒跃传媒是顾西洲和周蕙所在的公司,没想到是陆蔓的公司。声明里说这是三家联合声讨编剧景明的乱改戏、乱加戏的行为。

顧西洲和周蕙方很快回应。

@顾西洲工作室:我方没有说过这个话。

@周蕙工作室:我方也没有。

围观群众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操作,“哈哈哈”之余开始扒恒跃传媒旗下参演《尽冬风》的陆蔓,有人爆料陆蔓进组时的初始剧本和最终剧本对比图,戏加了三分之一。

到底谁才是乱加戏的人,昭然若揭。

“言却最讨厌加戏这种事,但恒跃是投资方之一,他也就没多管。为了整部戏的质量,他让我找个其他角色扩充一下,来分一分女二的风头,不至于太突兀,我就加了程月的戏份。然而剧本研读会上,陆蔓发现程月的人设很好,就想再给自己加戏,被我拒绝之后她就开始搞事情了,还想联合顾西洲和周蕙一起。顾西洲可是我的好兄弟,周蕙是他的女朋友,他俩转头就把这事情告诉了我。现在事情闹大,影响了拍摄,触及到了言却的底线,没人能救她了。”

“可投资怎么办?”

“言却他爹出。”

林朝暮心想,真是为所欲为。

景明过来牵她的手,林朝暮下意识地往后躲:“陆蔓说你只是想签我到你公司才对我好。”

景明猜到林朝暮消失肯定是因为陆蔓那个疯子鬼扯了什么,却没想到红豆同学在质疑他的心意。

“吹梦到西洲。”看林朝暮不解,景明提醒她,“你们滑雪养伤群里的,当时提醒你我在群里发小广告的那个,他是顾西洲。”

林朝暮:“……”

“我让他配合我引起你的注意,然后让我们有个故事感强烈的重逢机会,这样,你就再也忘不了我了。”

林朝暮紧闭上眼睛,再睁开,确定这不是一个美梦:“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

“我想让你演喜欢的角色,想让你被更多的人喜欢,想和你一起携手站在顶端。你说,我喜不喜欢你?”

对林朝暮动心后,他们很少相遇,各自忙着为未来拼搏。

偶尔景明回到江大,都会去找她的踪迹。

樱花路,滑雪场,小礼堂。

她是樱花,是雪夜的月亮,是他一见倾心的小姑娘。

他等待着某一天她招招手,他就跟她走。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