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总裁坐标正前方,冲鸭

大西瓜皮

某天月色正好,陈沅沅带着她家的大白鹅出门溜达,十分威风,十分惬意。然后呢?然后这个家禽界杠把子逮人就咬,咬到了她的顶头上司——大魔王肖江。

001.家禽界杠把子

陈沅沅养了一只大白鹅,红掌,白毛,体肥,名叫“皮皮鹅”,对内可爱乖巧得像小奶狗,对外凶悍霸道又格外护主,实证了什么叫作“家禽界杠把子”。

人见人怕,鸡见鸡怂,连狗都嫌的熊孩子看见了皮皮鹅也得退避三舍。

这日陈沅沅带着皮皮鹅在小区附近散步溜达,她一个粗心大意,让皮皮鹅挣脱了小项圈,它扑棱着翅膀径直冲向前方路灯下的一个西装裤帅哥,并且狠狠地啄了他的裤脚一口。

十分地蛮不讲理!

生怕伤到人的陈沅沅立马小跑上前,心怦怦乱跳,像是无数跳跳糖在跳。

被啄的倒霉鬼是何人?有些近视的陈沅沅走近一看,发现倒霉鬼是给她发工资的大老板肖江。

此时此刻,陈沅沅半蹲在地上揪住了还想继续啄人的皮皮鹅,仰头尴尬地迎上肖江的目光。

大老板好看吗?当然是十分好看。

纵使她没戴眼镜,十米开外人畜不分,也能通过模糊的身形判断出路灯下的人是个大帅哥。

帅是帅,却也是大冰山。

陈沅沅正要先发制人地大哭一场——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同理,会哭的员工不挨骂。可是她的眼泪还没掉下来一颗,大老板就开口了:“不是说今晚相亲,所以不能加班吗?”

时间倒回几个小时前,陈沅沅为了溜鹅躲避加班,编出了一个非常符合时下父母催婚逼相亲的故事,十分感人,十分贴合民众生活。

事实证明,催婚的爸妈是不能惹的,发工资的大老板也一样。

前者掌握生命大权,后者掌握财政大权。

面对大老板面无表情的质问,陈沅沅尴尬而不失礼貌地露出了一个笑:“我如果说,那个相亲对象看了我一眼,就失望透顶地跑路了……老板你信么吗”

肖江垂着一双瑞凤眼看她,黑眸如墨,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陈沅沅生怕大老板的下一句话就是扣年终奖,心一横,卖惨道:“虽然我认为女性的价值不在于结婚生子,但是母命难违啊!奈何我心向公司,公司却不分配男朋友……”

陈沅沅的重点在于那句“我心向公司”,意思是自己恨不得一辈子扎根于公司,公司在,她在,她愿意将有限的时间和无价的生命统统奉献给公司,然后,赚钱咸鱼。

但是大老板只注意到了后半句,微微一皱眉:“不分配男朋友?”

陈沅沅刚要开口解释,大老板就继续说了下去:“据我所知,你们组是公司内部恋爱人数最多的。”

十二个人,五对情侣,一个结婚,剩下的那一个就是陈沅沅。

俗话说得好,单身修仙,法力无边,墨镜一戴,谁都不爱。之前的陈沅沅热衷于事业与溜鹅,此刻的她在心里流下悔恨的泪水,觉得自己被大老板鄙视了。

是她想单身的吗?不是!是没有人看得上她玛丽莲·冰彩·蝶·雪梦·紫涵!

就在这个时候,接大老板的车顶着双“R”的标志来了。上车前,肖江还不忘提醒她:“明天提早一个小时来公司。”

陈沅沅懂了,她明天要么饭碗不保,要么小命不保。

她还思考了一下,烧鹅怎么做才好吃。

002.秀色可餐的大魔王

第二天出门前,陈沅沅给皮皮鹅留够了鹅粮,叹了无数次气后,骑上“小绿”前往公司。二十分钟的单车之旅后,她到达了公司,上了直梯,进了大老板的办公室。

此刻的大老板在做什么?在看文件。

不愧是老板!怪不得坐拥金山、银山!

在陈沅沅要抱大腿狂撒赞美之词时,肖江抬头看见了她,指了指茶几上的早餐,示意她先吃早餐,然后再秋后算账。

这一顿早餐,陈沅沅吃得小心翼翼,时不时抬头偷偷看一眼肖江。

认真工作的男人真的很帅,更何况他穿着白衣、黑裤,西装的禁欲风格简直勾人不要命。要不是此刻她心理包袱极重,光看着大老板她都能多吃两根油条、一个茶叶蛋。

秀色可餐是真的秀色可餐,大魔王也是真的大魔王。

吃完这顿早餐后,“审判”随之到来。

肖江的第一句话是:“公司可以满足你分配男朋友这一要求,但同时也希望你能以公司为根本,服从公司的安排。”

陈沅沅顶着满头问号,战战兢兢地插话道:“满足我分配男朋友的要求?公司真的要分配男朋友了?”

肖江一只手撑着线条优美的下颌,看着陈沅沅,以表情证实了她心里的猜测。

她顿时慌了,语无伦次道:“那那那那……分配谁啊?”她可以拒绝吗?要是对方貌比潘安,她怎么招架得住!

然而现实比这个更可怕,因为肖江说:“你们组人员饱和,除了你,没有人单身。”

也就是没有可分配的人选。

陈沅沅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大魔王就说了后半句:“……只能我先顶上。”

嗯嗯嗯?她幻聽?

这比貌比潘安更可怕好不好!她怎么招架得住大魔王老板!

于是陈沅沅含蓄拒绝:“不了吧,这不是委屈了老板吗!”话音刚落,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她亲爱的母亲大人。

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自家母亲居然一大早打来电话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还说如果她没有男朋友就要强制给她安排相亲了。

昨晚随口编的相亲故事,如今马上就要成真了。

陈沅沅觉得自己是乌鸦嘴。

她能顺从吗?当然不能!于是她张口就道:“我有男朋友了!一米八八!”

母亲大人答得更快:“这周末带回家给我看看,要是带不回来,以后你也别回来了。养你不如养皮皮。”下一秒母亲大人就挂断了电话。

别无他法,陈沅沅只能向大老板求助,巧的是大老板刚好一米八八。

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有很多事其实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比如该倒的霉都是要倒的,“强扭”的瓜有时候也是甜的。

于是五月底这天,陈沅沅带着一鹅一老板回了家,还是大老板开的车。

003.甜筒与小朋友

陈父出差在外并不在家中,陈沅沅带着老板与大白鹅进院子后,就看见自家母亲在杀鸡、杀鸭、杀鱼,力争做一顿丰盛的午餐。

实话实说,陈沅沅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买瓶装饮料送的。

陈沅沅很担心中途会发生什么意外,惹大老板不悦,哪想全程十分愉快,丈母娘看女婿真是越看越喜欢……她仿佛真的是白送的。

大白鹅在餐桌边吃菜,一口一片叶子,非常快乐,只有陈沅沅暗自忧愁。

事后要是被母亲大人知道她根本没有男朋友可咋整啊?她估计会被赶去乡下养猪。

坐在对面的肖江注意到她的表情,皱了一下眉心,没多说什么。在留下礼物告别离开后,他带陈沅沅上高速去了一家游乐场。

游乐场门口有人送气球,陈沅沅路过时接了一个,是圆鼓鼓的小猪佩奇。不知不觉,她的心情好了一点儿,又好奇肖江为什么带她来游乐场。

“后天六一,提前带你来过儿童节。”

陈沅沅正开心地揪着气球,闻言微微歪头看向他,嘴角弯弯:“可我已经成年啦,不是儿童了。”

肖江没说话,离开游乐园前,他买了一支粉红渐变色的甜筒给她,说道:“你永远都是小朋友。”

“小朋友”的心顿时怦怦乱跳,觉得大事不妙。

一个小时前,在游乐场里,陈沅沅还坐了旋转木马、海盗船,也坐船进了一次鬼屋,全程往后缩,直到缩进肖江的怀里。

眼睛一闭,谁都不爱。

巴啦啦小魔仙,妖魔鬼怪都走开。

陈沅沅十分后悔一时好奇进了鬼屋,正在心里嘀嘀咕咕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发顶被人轻轻地摸了摸,紧接着大老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就在你身边,怕什么?”

他并没有把她推开,声音温柔低沉地哄着她,像是在哄一只胆小的垂耳兔。

她的心跳得稀乱,到了公寓楼下,和肖江分开后心跳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在某棵大树下,她蹲下来,捏了捏皮皮鹅的翅膀,问它:“你说老板有没有可能喜欢我呢?”

皮皮鹅转过身,用包着纸尿裤的屁股对着她,仿佛是在告诉她“你在想屁吃”。

唉。

陈沅沅叹了一口气,觉得此段姻缘无望。

她好不容易把自己萌动乱跳的心按下去,结果周一去公司的时候,她又沦陷了。

在上班休息期间,母亲大人给她发来了一份数学卷子,说这是隔壁大姨她朋友的姑姑的儿子的高考模拟卷,让她写写压轴题,给出一份完美的解题过程。

985院校毕业的陈沅沅咬着薯条陷入了沉思。她很想跟母亲大人说,高考压轴题不是凡人能做得出来的,更何况,她当初学的好像是文科……

不过经历了这件事,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兄弟会背叛你,对象会背叛你,但数学不会,数学不会就是不会,过去七八九十年也一样。

肖江一出辦公室的门,就看见陈沅沅趴在桌面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不去吃午饭?”

她有气无力:“要写数学卷子。”

后来是肖江帮她写了压轴题,过程堪称完美,不仅如此,还叫自己的特别助理给她叫了一份酒店外送,有佛跳墙、开水白菜、小鱼丸等。

大老板又一次摸头杀,跟她说:“不论是什么问题,都可以交给我。”

真的是……太帅了啊。

004.五湖四海皆朋友

陈沅沅也搞不清楚,自己和肖江的恋爱是走个程序,还是认真的。

毕竟大老板是高岭之花、冰山孤月,完完全全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嘛,怎么可能会喜欢她?也许他只是关心下属,帮忙挡一下相亲。

这一日她在加班,不知不觉加班到八九点,准备下楼拿蛋挞和炸鸡外卖时,她和肖江在电梯里撞了个正着。前几天肖江去国外开会,两个小时前才下飞机,现在是回公司拿一份重要文件。

“会议顺利吗?”陈沅沅看到他的第一眼,心情有些小雀跃,不等他回答就又问道,“现在都快九点了,你晚上吃过了吗?我刚好点了外卖。”

吃过飞机餐的肖江停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说道:“没有。”

陈沅沅于是很大方地分了一半的宵夜给他,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吃蛋挞和炸鸡,酥皮一不小心掉了一地。她正准备捡起来的时候,公司突然断电,整栋楼瞬间黑了下来,她吓了一跳,差点儿没跪在地上,还是肖江扶住了她。

“怕黑?”

她的声音都有些哆嗦了:“有、有一点儿。”

肖江把她扶到沙发上,坐在她身边,像是轻轻地笑了一下,问道:“那怎么敢大晚上溜鹅?”

“我家鹅超凶的……”陈沅沅嘀嘀咕咕,“有它在身边,安全感十足。”

不说其他的,皮皮鹅啄人超级疼,战斗力满值。

下一秒,陈沅沅就感觉肖江靠近了,在她的额头轻轻地落下一点柔软和温热,再然后,她听见了自己怦怦的心跳声,也听见了肖江说的那一句话:“我也可以给你安全感。”

这下不止是心跳太快了,她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像是一朵大红花,谁看都要惊叹一声“真喜庆啊”。

……

当天深夜,被肖江专车送回小公寓的陈沅沅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在微信上咨询好友:“男女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吗?”

好友回得飞快:“只要长得丑,五湖四海皆朋友。”

陈沅沅:“……?”

好友又回:“咋还看不明白呢?大圆子,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听我的,打开王者农药,保证一天后什么男人都会忘记,冲冲冲!”

陈沅沅皱紧了眉头。

在为要不要下载游戏摇摆不定的时候,她收到了肖江发来的信息:“晚安,小朋友。”

就是这句“小朋友”,让陈沅沅的脸又变成了大红花。

她开始怀疑,肖江是不是看了什么恋爱游戏、恋爱攻略,怎么每一步都精准地狙击到她心动的点?

005.烧烤架上的红萝卜

又过了大半个月,公司举办了一次周年会。

在这期间,陈沅沅内心纠结了无数次,在要不要喜欢肖江这一点上犹豫了很久,直到周年会也没想好。周年会上,她决定吃饱了再想。

她算是高级职员,但到底不是高层,所坐的桌子离主桌有一定距离。她没想到自己刚坐下,肖江的特别助理就走了过来,请她去主桌坐。

她敢吗?她当然不敢!

主桌上坐着的是什么人物?有董事成员,有投资大鳄,还有大老板的好朋友,都是大角色,她可不想去凑热闹。

于是她在椅子上坐稳了,心想绝不挪动一步。

之后呢?特别助理笑着说了一句:“陈小姐,你该不会想要肖总过来坐吧?”

闻言,陈沅沅只能在同事们疑惑好奇并八卦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座位,直接坐在了肖江的旁边。

也许是看出了她的紧张,没坐一会儿,肖江就拉着她的手离席去了露台,顺便要了杯果酒给她,帮她舒缓紧张情绪。

“这就紧张了?”他靠墙看着她小口小口地尝着酒,垂眸笑了笑,声音很动人,“桌子上还有我母亲那边的投资方,待会儿你可能还要跟我一起送客人。”

拿着酒杯的陈沅沅一愣,仰头看他,差点儿没变成小结巴。

“我、我也要吗?”

“别太紧张。”肖江上前捏了一下她的脸,闻到一点儿果酒的香气,没忍住亲了亲她的唇角,笑道,“他们不会为难你,都是我母亲的朋友。”

他还说道:“我喜欢的,我母亲也一定喜欢。”

陈沅沅的脸红得不行,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周年会结束,肖江拉着陈沅沅的手去送母亲的朋友,她一直给自己催眠:“送的是萝卜,送的是萝卜,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能脸红,不能脸红。”

原本一切顺利,结果肖江的一个叔叔偏偏在离开前笑着揶揄道:“小江啊,这是你女朋友?小姑娘脸红成这样了,可见你平时没少欺负她啊。”

不止是脸红了。

陈沅沅感觉自己就是烧烤架上的红萝卜,从头红到了脚脖子。

好不容易送完客人,陈沅沅根本不敢看肖江,转身就想冲出酒店,回公寓撸一撸皮皮鹅,然而她还没付诸行动,就被勾住了指尖。

她一回头,就看见肖江弯着唇对她笑。

入职这么久以来,这是陈沅沅看到肖江笑得最多的一天,也是最讓她心跳不已的一天。

“老板,我要回家了……”

“不陪我吃一点儿东西吗?刚刚在桌上,我什么都没吃,你也是。”

他的眼睛太好看,声音也少了一点儿平时的冷淡,好温柔。

总而言之,陈沅沅鬼迷心窍了,想都不想,直接点了一下头。

肖江带她去了酒店三楼,重新点了两份餐,没让她喝酒。但是她真的很想再喝一杯那个味道甜甜的果酒,结果就是越喝越多,肖江不让她喝,她就撒娇。

明明她养的是超级凶的大白鹅,自己撒起娇来却像一只兔子,又软又乖。

最后酒意上来,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说不清自己的公寓在几楼哪户,肖江只好用她的指纹解锁手机,看某淘的收货地址。

在此过程中,肖江的指尖不小心滑过左下角,点开了她的通讯记录,看到了她给自己的备注——大魔王。

美色误人,喝酒误事。

006.一包鹅粮

第二天陈沅沅在公寓小床上醒来,听见皮皮鹅在门外嘎嘎叫着讨食,她赶忙穿了拖鞋出卧室,结果就看见大老板拿着鹅粮在喂皮皮鹅。

此等震惊,难以形容。

因为她喝醉,肖江不太放心,于是和十分护主的皮皮鹅在客厅过了一夜,并进行了一场友好的交流。

没有什么鹅是一包鹅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包。

这一秒,陈沅沅猛然想起昨晚自己撒娇要喝酒的场景,脸又一次变成了东北红萝卜,红得喜人。

听到声响,沙发后的肖江抬头看了过来,陈沅沅生怕他提起昨晚的事,抢先开口:“老板还没吃早饭吧?附近有一家特别好吃的早餐店铺,我请客!”

说完她就钻回了自己的“兔子窝”,动作之迅速,堪比高考交卷前最后一分钟的奋笔疾书,只剩下客厅里的一人一鹅呆愣在那里。

肖江问鹅:“她怎么跑得这么快?”

皮皮鹅叫了一声,翻译过来,大概是这个意思:我晓得锤子?我只知道吃菜叶子。

磨蹭了老半天,终于不脸红的陈沅沅和肖江一起出了门,没带皮皮鹅。

在早餐店里,陈沅沅全程低头咬油条,喝豆浆,没敢抬头。之前她还可以忍得住对大老板不动心,但自昨天的周年会过后,显然是不可能了。

不是不可以喜欢肖江,而是不应该喜欢不喜欢自己的人。

陈沅沅不确定肖江喜不喜欢自己,但她决定要使出浑身解数了——她要追大老板!

然而她才刚有“假戏真做”的打算,就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知道了什么叫“晴天霹雳”。

……

周年会过后,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陈沅沅和大老板在一起了,引起了不少员工的讨论。

“肖总真和A组的陈沅沅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又有什么用?大老板不还是忘不掉初恋?”

茶水间真是个好地方,陈沅沅还没有进去,就听隔壁组的同事完完整整地讲了一遍肖江与初恋的故事。

情节丰富感人,过程跌宕起伏,比晚上十一点的广播电台更加回忆青春。

简单来讲就是,肖江有个初恋,喜欢了她很多年,现在办公桌上还放着两颗过期好久的大白兔奶糖,据说是初恋送的。

陈沅沅仔细想了想,肖江的办公桌上确实好像有大白兔奶糖,但不止两颗。

她还是秉持着有疑惑就要问的坦诚想法,第一次在下班后主动去找肖江,却得知他提前离开了公司,听说是去国际机场接人了。

陈沅沅立马脑补,也许是肖江的初恋从国外回来了?

她只是这么自娱自乐地一想,却在三天后真的见到了那位初恋,身高腿长,十分貌美,气质娴静优雅,像是人间富贵花。

007.蟹肉煲、牛肉干、蛋挞啤、酒鸭

陈沅沅是在超市里遇见肖江以及那位初恋的。

她站在高高的货架后,看见他们在挑选居家用品,包括牙杯、牙刷和拖鞋,肖江全程拉着她的手腕,很亲昵,也很贴心。

饶是近视如陈沅沅,都能看得出肖江对她的照顾。

陈沅沅不敢上去打扰,那多没眼力见啊,于是她选择了拐弯去零食区。

唉,饿了吃什么不好!有蟹肉煲、草莓冰激凌、牛肉干、蛋挞、啤酒鸭,为什么要吃爱情的苦?

陈沅沅不理解,于是她打算请假一周回家溜鹅,突变就发生在请假的这一天。她在去公司的路上又一次遇见了“富贵花”,她一个人站在路边,低着头像是在打电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飞快驶来的电动车。

陈沅沅小跑上前护住了她,但动作幅度太大,富贵花又剧烈地挣扎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地上,陈沅沅作为肉垫,听到了“富贵花”的尖叫声。

再然后,陈沅沅迎上了“富贵花”毫无焦聚的漂亮眼睛,听见她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你、你是谁?”

陈沅沅脑袋蒙了,就这么摔了一下,她怎么感觉“富贵花”好像失明了啊?啊??

但两人没在地上躺多久,几秒后陈沅沅感觉身上一轻,“富贵花”被人扶了起来,紧接着是她。她抬头刚想说声谢谢,看到来人时却愣住了。

原来“富贵花”是在等肖江。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陈沅沅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的解释有没有用:“摔倒是一个意外……”她不知道会摔倒,更不是有心连累他喜欢的人。

肖江并没有说话,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看向一脸茫然的“富贵花”,低声问了她一句:“有没有哪里不适?”

“富贵花”摇了摇头,有些后怕地说了句:“刚刚那个人是不是救了我?我听到车声了。”

还好没事,陈沅沅松了一口气,想先撤,不打扰大老板和初恋。只是她刚抬脚,有那么一点儿要离开的意图,手腕就被人扣住了。她再迎上肖江的视线时,发现他的表情更难看了。

“待会儿去医院。”

陈沅沅下意识想拒绝,随后她就注意到了自己胳膊内侧的擦伤——刚刚摔倒在地上,胳膊被蹭破了一大片皮。

所以肖江只是因为她受伤了,才这么生气吗?

她不敢问,只觉得鼻头很酸,想在雨中弹肖邦。

她一方面想,大老板好渣啊,他的初恋还站在旁边呢,不能欺负她看不见啊。另一方面又想,有没有可能大老板已经不喜欢初恋了呢?

在她内心极度纠结,心情复杂得像酱油、香菜、大葱、折耳根凉拌在一起的时候,“富贵花”好奇地问了一句:“哥,那是你认识的人吗?”

哥?!

陈沅沅瞬间惊成了一只呆鹅。

008.大白兔奶糖

在去医院的路上,陈沅沅才知道,“富贵花”并不是肖江的初恋,她叫肖途柔,是他的堂妹。前一段时间肖途柔出了车祸,脑内淤血压迫视神经,导致眼睛失明,国外治疗无效,于是她选择了回国疗养。

陈沅沅的耳朵烧了起来,不过这次是因为尴尬。还好肖江不知道她之前的脑内小剧场,否则很可能会派她去非洲种大白菜,好让她清醒清醒。

咋回事啊?这怎么跟想的不一样?

她脑壳疼。

然而更让她脑壳疼的还在后面。谁能告诉她,只是上个治擦伤的药,怎么会这么疼啊?!她眼泪汪汪,觉得肖江是在为上次被皮皮鹅啄了的事报复她。

小气!

她气鼓鼓地想。

除此之外,她有点儿贪恋眼下的时光,至少没有那个所谓的“初恋”,她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自欺欺人到底欺不了很久。

离开医院后,肖江先是把肖途柔送回了公寓楼,然后带迟到了半天的陈沅沅回了公司。

路过走廊的时候,陈沅沅耳尖地听到别组同事的一句“真是恃宠而骄啊”,并因此生闷气了。她知道同事也许没有恶意,只是开玩笑地这么一说,可还是不太高兴。

她哪里可以恃宠而骄?肖江又不喜欢她,她没有权力,也不敢。

肖江看她有些郁悶的样子,以为是伤口疼,问了一句:“怎么了?”

她皱了一下鼻子,整个人看起来委屈巴巴的,解释道:“我没有恃宠而骄,也不是故意要迟到,今天我本来打算请假休息的。”

肖江没想到原因是这个,笑了一下,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又像是在承诺:“即使恃宠而骄也没有关系,我可以纵着。”

原本就郁闷的陈沅沅更郁闷了,欲言又止了半天,看到办公桌上的那几颗大白兔奶糖后,她深呼吸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还是不用公司分配男朋友了吧?这样好像不太公平……”

有一点点儿委屈大魔王老板了。

“什么不公平?”

陈沅沅有一些走神:“你有喜欢的人啊!如果忘不掉初恋的话,再选择其他人,对你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困扰吧?”

肖江挑了一下眉,看着她没开口,等到她重新紧张起来后,才问道:“那你说说,我喜欢的人是谁?初恋又是谁?”

陈沅沅答不出来。

他也没有继续逼问,干脆大方地承认道:“我是有喜欢的人,也喜欢了很长时间。”陈沅沅的心“咯噔咯噔”地跳,不安又烦闷。

下一秒他却说道:“今年才和她在一起,过程还算顺利。”

陈沅沅是真的傻了。

009.大魔王和垂耳兔

肖江第一次见到陈沅沅,是在四年前。

他参加数学建模竞赛,陈沅沅刚好是考点所在学校的学生,也是维持考场场外秩序的志愿者。

为了找一个比赛者丢失的身份证,她上下楼地跑,长发都汗湿了,在下楼梯的时候一个踉跄撞到他怀里。惊鸿一瞥,她像是惊慌失措的垂耳兔。

再然后,她为了表达歉意,给了他好几颗大白兔奶糖,祝他竞赛夺冠,一切如愿。

就这么一面,肖江念念不忘好多年。

大白兔奶糖过期变质,离竞赛也过去了四年。他心想也许就真的错过了,不料在公司的电梯里,他又碰见了她。

然而她已经不记得他了,站在电梯角落里一心一意地喝着奶茶。

……

陈沅沅确实不记得了,当志愿者的那几天每天都要顶着艳阳忙个不停,她想得最多的就是工作结束后去哪里喝冰绿豆汤、吃刨冰。

但还好,他们并没有真的错过。

最后,肖江捏了一下她红透了的耳尖,带着笑意,低声问了一句:“那现在,我这个大魔王,可不可以申请做你的正式男朋友?”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