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对焦少女心(五)

萧小船

1.0

@今天也要追男神:7月18号,阴。

一年一度的暑假要开始了,以前的暑假充斥着西瓜、电影、肥宅快乐水,每次放假前都无比期待。而今年这个暑假……想想一个假期,别说靠近,就连看都看不到男神,伤心,难过,我太难了。

评论区一反常态没有被“哈哈哈”刷屏占领,反倒有很多人来分享自己的暗恋心事。

@橘子草莓气泡水:关注小今很久了,真的觉得你是个特别勇敢的女生,喜欢男神就很努力地去追求争取。可我喜欢的人,我连和他对视都要错开眼,更别说去追求。你要努力呀,拿下男神给我们动力!

@十四不是四十:我倒是敢和我喜欢的人对视,也敢表白,可他每次不接受也不拒绝,还和别的女生暧昧,等我想放弃又来找我……我觉得自己是他的备胎,可我狠不下心放弃,又不敢再前进,每天很难受,只有看小今的微博才能开心一点。

……

江只只翻着评论,心像是被裹上了一层巧克力外壳,一咬开,里面是酸奶水果馅儿的。

暗恋一个人大概就是这种滋味,总是酸酸的,可里面又夹杂着丝丝的甜,让人欲罢不能。

“嘎吱”一声,学校医务室的门应声而开,言却单手拎着一个大袋子进来。

江只只本来因为接下来将近两个月看不到言却而难过,但在看到他脸的那一瞬间,酸涩立刻被糖屑覆盖。

言却本人,就是她的甜分来源。

“这里是外敷的药,说明书上有写怎么用,回家按时用。”

江只只额角的伤早就好了,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但过敏这种病症容易反复,言却就坚持让她继续用药,等用完一个疗程之后再停。

江只只叹了口气:“也好,见不到言神的这个暑假,让言神亲自买的药陪伴我度过也好。”

但言却无情地戳穿她:“如果按时用药,一个月就可以用完,撑不到开学。”

江只只:“……”

言却看她写满全脸的呆滞表情,不知怎么觉得有些有趣。她面对他时总是这样,情绪调动速度堪比机器人,思绪刚闪过,她就又眯起笑眼,不说话都像在撒娇。

“药没了还有药盒嘛,我会好好珍藏的。”

言却敛下眉眼,淡淡地道:“我走了。”

他转身往外走,江只只喊了一声:“言却!”

言却驻足,她的声音清亮:“如果暑假有别人追你,麻烦让她们在我后面排下队。”

“言却,开学见!”

言却单手插在口袋里,轻轻“嗯”了一声,出了门。

不管他的“嗯”是回应她的话还是只是出于礼貌,江只只都默认她说的话他全都答应了。

江只只抱着那袋爱心药,拎着行李,脚步轻快地回寝室了。

这个暑假江只只没有回家,室友季禾子新接了一部戏《对你何止中意》,她在里面演女四号。

《对你何止中意》在A市拍摄的戏份不多,需要一个跟组的实习编剧,季禾子推荐了江只只过去。

江只只在江大戏剧文学系的成绩用一个词就可以形容——千年老二,每次成绩比她高一点的第一名林格这个假期去了电视台实习,没有竞争对手,江只只算是很顺利地得到了这个机会,今天启程和季禾子一起去剧组。

这是江只只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进剧组,一路上她有些紧张,季禾子倒是很淡定,认真地在看屏幕,淡定得像是单纯要去吃一顿小龙虾一样。

和戏剧文学系的江只只和林格相爱相杀不一样,在表演系专业,季禾子的成绩可谓是一骑绝尘,她顶着校花的名号从入校开始就是第一名。等大二一过,学校允许学生接外戏,很多看中季禾子的公司纷纷抛出橄榄枝。

但季禾子没有签公司,只是遇到合适的角色就接一下,因为她志不在娱乐圈。

江只只感叹了一下,再回过神,季禾子依旧在认真地盯着屏幕,江只只好奇道:“你在看什么啊,这么认真?”

她越过去看向季禾子的屏幕,顿时一阵窒息。

平时除了学习,眼里什么也没有的学霸季禾子,此刻在看一部狗血霸道总裁网剧《恋上你的唇》。

江只只:“……你什么时候添了这个爱好?”

“那天买的一套辅导书送了这个网站的会员,我随意点开,发现还挺好看的。”季禾子顺手关了视频往外看,“到了。”

剧组包了拍摄场地附近的一家酒店,季禾子没有经纪人,行李只能由她们两个自己提进去。

“哟,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兩个人刚进了大堂,江只只就听见一道熟悉的男声从前台那边传来。

顾知洲停下和前台谈笑风生,摘了墨镜,嘴角勾起堪称绝美的微笑,大步走过去:“言却家勤劳勇敢的小姑娘,没想到在这儿能碰到你。”

江只只本来愣怔住了,但一听“言却家”三个字,立刻喜上眉梢。

“这部戏里有你吗?”

“我来串个男配。”顾知洲看两个小姑娘家拎着那么大的行李箱,立刻绅士地接过来:“你们住几层啊?我送你们过去。”

他去接季禾子的箱子时,犹如千金石一般的重量差点儿把他的手抻断。

季禾子说:“如果拎不动,还是我来吧!”

“这点儿重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顾知洲强撑着稳住,装作若无其事地把箱子拉杆拔出来,拉着到楼上应该还是没问题。

但他又有个问题了:“你方才怎么不拉着走呢?”

季禾子很认真地说:“并不重,拎着就好。”

顾知洲:“……”

她的表情这么严肃,如果不是今天差点儿在这儿变残废,他就真的信了。

2.0

江只只和季禾子住在2203,这是一间套房,有两个卧室。

季禾子的行李里除了日用品和两件换洗衣服外,其余的都是厚厚的法律书,她窝在房间里开始今日份的学习。江只只简单收拾了下,去一楼咖啡厅见制片人赵芊。

江只只精神百倍地去,神情萎靡地离开。等电梯的间隙,她看着窗外乌云密布,内心划过一丝丝悲凉。

她以为她的实习工作是按照导演的灵感随时随地对剧本进行修改,而实际上她的工作是对女N号的扮演者凌音的戏进行调整,准确地说,几乎等于重写。

戏份增加,不够就压缩女三女四的。

人设光环化,男一号、男二号、男三号都对她动心过。

“这么弄……怕不是要和女主差不多了?”

赵芊笑得很和善:“当然字幕上还是女主番位第一的,凌音是个好演员,可以有更多的表现空间。你不需要担心,按照要求修改好本子就行。”

凌音一周后才进组,江只只要在这段时间内把剧本改出来。想到这儿,江只只叹了口气,觉得前路一片黑暗。

电梯在这一刻停下,江只只一抬头,冷不防撞进一双墨黑的眸子里。

那双眼里有一瞬间的讶异,但也仅仅是一瞬间,就又恢复到平时的清冷。

“嗨,只只——”站在言却旁边的顾知洲笑眯眯地和她打招呼。

江只只被这一声叫醒,突然慌忙地按下关闭钮,电梯门随之合上。

透过越来越窄的门缝,言却看到江只只像拨浪鼓一样甩了甩头,试图在让自己清醒。待门快要合上时,外面的人又急急地按开电梯门,随后一步跳进了电梯,眼睛晶晶亮地看着他:“言却?你怎么在这儿?!”

她还以为刚看到的言却是自己被现实打击而出现的美好幻觉,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言却斜睨了一眼顾知洲,后者脸皮厚成墙,根本没在怕的:“言却是和你一样来跟组实习的,在A市开机的剧组不多,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他怎么会错过!”

言却冷冷一笑,抖开顾知洲顺势搭上来的手:“是吗?”

“不是吗?难道是你听我说江只只在这儿,于是特意过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

江只只的眼睛更亮了,和天上的启明星一样,灿烂到夺人视线。

电梯门又开,言却移开眼,大步跨出去,扔下两个字:“无聊。”

言却就是有这种让气氛归于凝滞的魔力,顾知洲叹了口气:“只只啊,你怎么会喜欢他这种无聊的人?我都替你累。”

江只只跟着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啊,他的无聊在我眼里都是惊喜,这么喜欢他,我有什么办法呢?”

顾知洲抖了抖肩膀,这两人没谈恋爱就这么让人酸,等真的谈了,他一定要离他们远一点。

言却同样住在这一家酒店里,虽然和她所在的楼层隔了两层,但四舍五入,这就是同室而居了。江只只本来以为一个暑假看不到言却,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她回到房间,迅速给自己定了个每日计划表——

1.改三集剧本可刷言却导演的江大校庆宣传片一次。

2.改五集剧本可出门寻求和言却偶遇一次。

3.改十集剧本……估计会死,但死之前务必要到言却的微信。

她把表格贴在笔记本电脑上,一旦合上电脑就能看见它,这样就可以督促她立刻打开电脑,继续加油码字。

做好准备工作之后,江只只倒了杯咖啡,开始改剧本。

窗外电闪雷鸣,不一会儿,暴风雨席卷A市。酒店的服务生通知大家可能会停电,但酒店有自己的备用发电设施,十分钟之内的短暂断电后会恢复正常,让客人提前做好准备。

江只只看着窗外颜色趋近于缤纷色彩的闪电,脑中闪过无数个言情小说里的经典片段,比如说总裁文里女主角害怕地缩进男主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男主心生怜惜,遂感情加深;再比如说,仙侠文里女主要去受天雷之刑,男主看她受苦,心生不忍,站出来替她受刑,导致自己被劈得只剩一口气,遂感情加深。

……

这么好的天气,要是不趁机做些什么可就辜负了。

江只只将改好的文档保存,抱着笔记本电脑下到了酒店十九層。

下期预告:因为这次意外停电,言却终于向只只妥协了一小步!

江只只:这可是我迈向言却的一大步!

《对焦少女心》已经全国上市啦!喜欢的小可爱不要错过哦!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