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笑起来很甜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颜一弋

简介:

十八线女星孟殊苒深陷谣言,被网友骂成了筛子。危难时刻,顶流男星陈忘向她伸出援手,提出了扮演情侣的建议。只不过,明明是假情侣,怎么到了最后,竟然成了真情侣?

1

孟殊苒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自己满是伤痕的手臂和腿,心情有些绝望。

病房门在这时被推开,陈忘迈着大步走进来。

作为娱乐圈的顶级流量,陈忘有着一张属于偶像艺人的漂亮面容——剑眉星目,风神俊朗,不笑时充满少年气,笑起来时又带着某种不羁的风流。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男人,刚才竟然对她见死不救。

两个小时前,孟殊苒被狗仔穷追不舍,她一路狂奔。慌乱间,她不知怎么就跑进了一家酒店。看见有间客房房门半开着,她没多想,就直接躲了进去。关门上锁一气呵成后,她才发现那间客房的里住着的竟然是陈忘。

“陈、陈忘,怎么是你?!”她惊讶地盯着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见到她,陈忘正在挽袖子的手顿了一下,眉尾微微挑起,道:“孟小姐,这是我的房间。”

孟殊苒有些尴尬,她干笑两声,镇定地说:“我刚出门就被狗仔追,跑上来躲躲。结果看到这间房没关门,就……哈哈哈,没想到竟然是你的房间,你说巧不巧?”

陈忘挽好袖口,这才走到她面前,语气似笑非笑,道:“真不是故意跑进来的?”

孟殊苒皱皱眉,思索着他这句话的含义,道:“我说陈先生,你是不是有点儿自恋?”

“既然如此……”陈忘微微一笑,打开房门,然后将她推了出去,道,“那不好意思了。”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孟殊苒站在房门口,一边气鼓鼓地说:“陈忘,你这个没同情心的家伙!”一边庆幸狗仔没有追到客房门口。

她不敢坐电梯,只能走楼梯。哪知道刚走了几级楼梯,就对上了十几名狗仔的长枪短炮。

这些人真是阴魂不散啊!

孟殊苒当场愣住,脚下一滑,竟直接从台阶上摔了下去。那一刻,她眼前一黑,终于知道“完了”二字的写法。

此时在病房里见到陈忘,孟殊苒依旧颇有怨言:“要不是你刚才见死不救,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惨。”

陈忘看了看她的伤,幸好都只是皮肉伤,没有什么大碍。他这才放下心来,没说话,打开手机点了几下,然后递到她眼前。

手机页面上,“孟殊苒为情所困,失神恍惚跌下楼梯”的标题牢牢占据着热搜第一。孟殊苒眼角抽搐了一下,她不过是摔了个跤,怎么就被曲解成这样了呢?

手机在这时嗡嗡地响了两下,孟殊苒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见“前男友”路旻发来的消息:“孟殊苒,你搞什么?不就是跟我分手,你怎么还自杀了?戏演过了吧!”

她立刻回复道:“谁为情所困了,我呸!”

真是祸不单行,孟殊苒的心情更加绝望了。

一个月前,男友路旻向她提出分手,孟殊苒爽快地答应了。

之所以这么爽快,是因为两人在一起是经纪公司安排的,本就是为了宣传。后来路旻因为一部网剧爆红,开始百般看不上孟殊苒,覺得她拖累了自己,于是提出分手。哪知道路旻分手后,还故意向媒体透露两人早在几个月前就分手了,提出分手的人是孟殊苒,甚至还装出一副难过的模样,就是怕粉丝和网友说他无情无义,红了就甩了女友。

孟殊苒试着辩解了几次,但没有人信,她索性就放弃了。于是,十八线艺人孟殊苒,头一回饱尝了被狗仔围追堵截的滋味。

她本以为只要静静等上一阵子,大众就会忘了这件事。结果没想到前两天,路旻突然官宣了新恋情。舆论再一次沸腾了,大家纷纷嘲笑她是没人要的十八线。不仅如此,还有人爆出她为了资源不择手段。舆论甚嚣尘上,许多污蔑的言论与事件强加在她身上。

在这样的危难时刻,娱乐圈的当红炸子鸡陈忘向孟殊苒伸出援手,提出了扮演情侣的建议。顶级流量和自己扮情侣,起码能挽回一大半的颜面。

这样的绝佳机会,孟殊苒却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原因无他,只因孟殊苒在大学时曾和陈忘谈过恋爱,毕业那年却甩了他。如今陈忘忽然雪中送炭,实在是居心叵测。

但她低估了狗仔“持之以恒”的工作态度。她前脚刚拒绝陈忘,后脚就被疯狂的狗仔围堵,然后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孟殊苒从遥远的回忆中抽回神思,挣扎着想从病床上下来,结果拉扯到腿上的伤,差点儿摔倒在地。幸好陈忘及时扶住了她。

他眉眼带笑,说:“即使见到我很激动,也不用这样吧?”

孟殊苒尴尬地笑了笑,从他的怀抱里挣脱。

陈忘没再调侃她,理智地分析说:“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你还不同意我的建议吗?这一回是为情所困,下一回恐怕就更离谱了。”

其实陈忘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谁知道娱记还能写出什么匪夷所思的报道。孟殊苒在床边坐下,思忖着,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陈忘笑了,反问道:“你以为我对你余情未了?”

孟殊苒不说话。

陈忘又说:“我就是看路旻不爽,这个理由行不行?”

孟殊苒想到网上的腥风血雨和路旻方才的消息,许久,终于无奈地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谢谢!”

2

等到孟殊苒伤好出院,陈忘立刻约孟殊苒去听音乐会,电话里还不忘嘱咐她打扮得漂亮点儿。

孟殊苒一脸迷茫,问道:“为什么忽然去听音乐会?”

陈忘笑道:“孟殊苒,要不要我提醒你,我们现在可是情侣。”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孟殊苒虽然是娱乐圈里的十八线女星,但盘靓条顺,长相清丽,加之一双明媚清澈的眼睛,一眼就能让人记住。当她身穿一条黑色连衣裙出现在陈忘面前时,他的眼神在她身上停了许久。

“怎么了?”她问。

陈忘摇摇头,握住她的手,道:“走吧,我们进去。”

孟殊苒有些不自在地抽回手。

他转头看她,眼底情绪不明,道:“既然是演戏,那就要演得像一点儿。”

音乐厅里,人潮汹涌。孟殊苒和陈忘并排坐下,等待着音乐会的开始。

“你的耳环歪了。”

耳边忽然响起陈忘的声音,孟殊苒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凑了过来,抬手帮她调整耳环。他的指尖带着些许温热,触碰到耳垂时,孟殊苒颤抖了一下。她本能地想躲,陈忘轻声说:“别动,有人在拍呢。”

好一会儿,他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打了四个耳洞?大学时不是两个吗?”

他的气息灌进耳朵里,温温热热的。孟殊苒的耳朵有点儿红,她低声说:“你能不能不要靠我这么近?”

陈忘笑道:“这就近了?”说着,又得寸进尺地靠近了一些。孟殊苒不动声色地捏住他的手臂,狠狠地掐了一下。

陈忘疼得龇牙咧嘴,道:“我离你远点儿还不行吗?”他退后,终于放过了她,在一旁边揉手臂边抱怨道:“你下手可真够狠的。”

孟殊苒抿着唇,轻轻地笑了。

音乐会结束后,陈忘牵着她的手回到车里。他倾身帮她扣上安全带,细碎的头发有意无意地扫过她的下巴,茸茸的,痒痒的。

孟殊苒别过头,正对上他抬起的视线。只见他挂着扬扬自得的笑,颇有几分狡黠。她忍无可忍,道:“你能不能笑得再假一点儿?”

话音刚落,副驾驶的座椅猛地向后倒去,孟殊苒整个人摔在座椅里。她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他的笑意更深,道:“抱歉,手滑。”

第二天,孟殊苒和陈忘的“恋爱”实锤在网络上铺天盖地地传播。照片里,她和陈忘在音乐会上亲密耳语,在路上十指紧扣,在车里相视一笑。他们的甜蜜散落在每一个角落,分明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照片一出,全网震惊。随后,陈忘在微博上迅速承认两人的恋情,粉丝们哀号一片。

这样盛大又正式地公布恋情,无疑狠狠地打了路旻的脸。但孟殊苒心里始终有些不安,她问陈忘:“既然是扮演情侣,有照片就够了,你为什么还要发微博承认?”

“这样才更真一点儿。”陳忘状似漫不经心道,“现在你跟我出去吃饭。”

孟殊苒有些意兴阑珊:“不想去。”

陈忘轻哂一声,道:“孟殊苒,你还想不想洗白了?”

听到这词,孟殊苒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初要不是被路旻摆了一道,她也不至于成为众矢之的,更不用和陈忘演情侣。

“洗白?”她不服气地说,“我本来就是白的,哪儿哪儿都是白的。”

陈忘挑了挑眉,喃喃道:“哪儿哪儿都是白的?”

孟殊苒忽然意识到这句话哪里不对。她转头就看见陈忘摇着头,意味深长地说:“没见过,不评价。”

孟殊苒彻底晕倒了。

3

孟殊苒到底还是和陈忘一起出门吃饭了。

陈忘选了一家私密性良好的中式餐厅,复古包间。两人刚一落座,服务员立刻端上好酒好菜。

孟殊苒不动筷,抱臂坐着,静静地望着对面的陈忘。他的坐姿很闲散,带着某种逍遥的风流,完全没有平时在镜头前的端庄优雅。吃起饭来也是悠闲肆意的模样,和当年校园里的他一模一样。

察觉到她的目光,陈忘抬起头,问她道:“不喜欢这里的菜?”

孟殊苒摇摇头,道:“我只想快点儿演完这场戏,然后回家。”

闻言,陈忘嘴角噙着笑,对孟殊苒说道:“孟殊苒,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恩人的?”

孟殊苒纠正:“不是恩人,是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也行。” 陈忘说着夹起一块肉,送到了她的嘴边,道,“那你是不是要敬业一点儿?”

孟殊苒无奈地一口吃下,瞬间被定住了。没想到这块肉滚烫,在嘴里就像是个小火炉,她吞也不是,吐也不是,被烫得花容失色,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气鼓鼓地看着他,道:“陈忘,你故意的!”

陈忘笑得贼贼的,有种奸计得逞的兴奋:“烫到了?要不我帮你吹吹?”

他总是这样,说话没个正经,但说话的同时却递了杯冰饮料给她。孟殊苒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接过来喝了一大口。他又笑起来,像个大男孩一样,递给她一张纸巾,道:“别生气了,好好吃饭。”

接下来一顿饭倒也吃得有滋有味。

等吃完饭,两人从包间里走出来,却没想到迎面撞上路旻和他的新女友。

真是冤家路窄。

孟殊苒不愿面对,转身想要离开,却被陈忘紧紧地握住了手。他轻轻地在她耳边说:“你越怕什么,越要去面对。”

孟殊苒抬眸,看见陈忘坚定的眼神,心里忽然生出了几分安全感。说不清为什么,仿佛有他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几人打了个招呼,路旻将视线转到孟殊苒身上,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好巧”。

陈忘淡淡一笑,接过话茬道:“不巧,特意过来的。”

路旻诧异地看着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什么?”

陈忘背脊挺得笔直,紧紧握着孟殊苒的手。他宠溺地看了一眼孟殊苒,这才慢悠悠地对路旻说:“没什么,就是想让你看看,什么叫情投意合、男才女貌。”

两人从餐厅回到车上,孟殊苒笑得前仰后合。

此时此刻,她才明白陈忘带她来这里吃饭的用意。看来是早就知道路旻会过来,特意跑到他面前秀恩爱的。

她摇着头,笑道:“陈忘,你这人真是太坏了。”

“这就叫坏了?”陈忘凝视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我还有更坏的,想不想见识见识?”

车窗外透进来一点儿微弱的光线,在他的脸上投下半明半暗的光影。陈忘一寸一寸地靠近她,她不敢动,手紧紧攥着安全带。他的眼睛里,仿佛有细碎的光,在一点儿一点儿地吞噬着她的理智。

等到距她一拳距离的时候,陈忘忽然停了下来。

夜寂静如斯,孟殊苒几乎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你别说,还真是‘哪儿哪儿都是白的。”他又忽然笑了,三言两语里都是不正经。

“陈忘!”

孟殊苒自知上当,正欲发作,又听他说:“你刚才不会以为我要吻你吧?”

还真是。刚才那一瞬,她几乎以为他要吻她,而她竟然破天荒地不想拒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殊苒的脸上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红,骂了一句“浑了蛋”,转身就要下车。

陈忘急忙拉住她,道:“既然都叫我浑蛋了,解气了,就让浑蛋送你回家吧。”

4

那天之后,孟殊苒不再拒绝陈忘的邀约。

虽然陈忘这人总是没个正形,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说到底,他确实是在尽心尽力地帮她。

两人在扮情侣的道路上越走越顺:时不时被媒体拍到甜蜜的照片、微博上的你来我往,俨然成了娱乐圈的模范恋人。因为和陈忘的热恋,之前围绕在孟殊苒身上的分手阴霾也渐渐散去。

只是仍有陈忘的粉丝哭天抢地:这样一个十八线女星,为什么会被国民男神陈忘爱上?这简直是娱乐圈的一个未解之谜。

孟殊苒和陈忘在一起后,商业热度和关注度有了质的飞跃。她的演技向来不错,从前只是缺少曝光度,如今被人注意到,各种资源纷至沓来。就连人人觊觎的一个电影资源,最近也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孟殊苒听说路旻的新女友也曾对这部电影倾心,只是没想到路旻竟然会亲自来找她,想要她把这个资源让给他的女友。路旻给出的条件是:“我可以给你拉一个其他的广告资源。”

孟殊苒笑了,时至今日,这个害她被全网攻击的男人怎么还有脸跑到自己面前来颐指气使?

她压制住内心的愤愤不平,问道:“什么广告资源?是奢侈品几大蓝血之一啊,还是某个品牌的全球代言人?”

此话一出,路旻愣住了,转瞬嘲讽道:“孟殊苒,你不要自视过高。”

孟殊苒正想反驳,耳边却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音:“她没有自视过高,她只是过去眼光太差。”

她转头,猛地撞进一双深沉的眼眸。

陈忘忽然出现在她身邊,揽着她的肩,微笑着看向路旻。那笑容淡淡的,却分明带着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路旻大概是没反应过来,他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陈忘没理他,直接牵着孟殊苒走到不远处的酒台前。

孟殊苒难掩眼中的兴奋与惊讶,问道:“你怎么突然来了?”

今天的活动是业内商业酒会,孟殊苒昨天问过陈忘,他说有别的安排,不一定能来。

他笑起来,好看的眉眼就舒展开来,道:“我要不来,你怎么办?”

孟殊苒不置可否,只是望着陈忘笑着摇了摇头。

他笑笑,转而说:“你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去那边跟几位导演打个招呼。”

说是跟导演打招呼,结果孟殊苒转头就看见陈忘和几名女演员谈笑风生。他一向潇洒不羁,说话风趣幽默,三言两语后,几名女演员已经笑成了一团。

孟殊苒忽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像是塞了个熟透了的柿子,摇摇欲坠。她放下酒杯,转身打算离开,走到门口又被陈忘叫住。

他大步走到她面前,嗔怪道:“我不是让你等我?你怎么自己走了?”

她状似无意地说:“我看你很忙,不好打扰你。”

陈忘听了哈哈大笑,问道:“你这是吃醋了吧?”

她倔强地不承认:“我才没有!”

陈忘点点头,朝远处看了一眼,忽然说:“那边有好多镜头啊,又来拍了。”

闻言,孟殊苒向前走了两步靠进他的怀里,环住他的腰,摆出一副亲密的样子。好一会儿,她才状似不经意地低声问他:“走了吗?他们拍到了吗?”

陈忘笑起来,拍了拍她的背,道:“应该拍到了吧。”

孟殊苒抬头,看见他嘴角痞痞的笑,立刻明白自己又上当了。她气得转身又要走,却再次被他拉住。陈忘的手轻轻一带,她就重新回到了他的怀里。然后,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孟殊苒感觉头有点儿晕,像是醉酒,又像是溺水,心怦怦地跳,却又喘不过气。好一会儿,陈忘终于放开她,她红着脸,摸着唇,道:“陈忘,你……”

他的声音像一碗陈酿的酒,道:“这回是真的有人在拍。”

听他这么说,好像也无可厚非。

孟殊苒抬起头,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问:“陈忘,你帮我真的只是因为看不惯路旻的所作所为吗?”

陈忘忽然不说话了。他的喉结滚了滚,一双眸深得像黑洞,仿佛随时都能把她吸进去。许久,他才开口道:“孟殊苒,你真的不知道吗?”

5

孟殊苒第一回见到陈忘,是在大学的食堂。

那天她赶着上课,嘴里叼着个芝麻包从食堂里跑出来时,迎面撞在了陈忘的身上。只听“啪嗒”一声,包子里的芝麻馅如火山喷发,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陈忘的胸前

白T恤,芝麻馅儿,好似一幅水墨画儿。

陈忘抿着唇,垂着眸,长睫毛覆在下眼睑上,默默地注视着胸前的“惨状”,表情不是很愉快。

孟殊苒反应过来,立刻献上满脸的歉疚,道:“对不起,对不起……”

她抬手看了眼时间,七点五十,离上课只剩下十分钟。她心急如焚地从包里掏出一支马克笔,然后径自拉起陈忘的手臂,飞快地在他手臂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仰头,对上他的眼眸,道:“真的很抱歉,衬衣我会赔你的,但我现在赶着去上课。绝对不是推托,以我的电话做担保。”

不顾陈忘略微讶异的神色,她如闪电般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第二天,孟殊苒已经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直到接到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小朋友,你弄脏了我的衣服,不会是不想负责吧?”

等见了面,孟殊苒提出了洗衣服、赔衣服或者赔钱,都被陈忘一一拒绝了。他提议道:“你请我吃饭吧。”

两人去了学校后门的小餐馆,陈忘一口气点了好几道菜。吃饭时,孟殊苒才知道,陈忘是表演系高一届的学长。

一顿饭倒也吃得尽兴。只是没想到,陈忘当天半夜闹肚子。他给她打电话,嘴里还开着玩笑,道:“小朋友,你是不是害我啊?你好毒……”

那天,孟殊苒半夜送陈忘去校医室,然后在校医室照顾了他一整夜。

第二天,陈忘醒来,孟殊苒一脸歉疚地向他道歉,道:“抱歉,我也不知道那家店的饭菜不干净……”

陈忘说:“那你以后每天陪我吃饭,就当作补偿吧。”

那天之后,两人每天一起吃饭,一吃就是一整个学期。他们一起吃遍了学校周遭的小吃店,分享美食的快乐和生活中的感受。两人渐渐越走越近,成了彼此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期间,陈忘又犯了三次胃病,两次肠胃炎。

孟殊苒气得不行,道:“明明是你肠胃弱,当初怎么能怪我请你吃饭吃坏了?”

陈忘笑得没心没肺,道:“我这么弱,你还不要多照顾照顾我啊!”

“以后,你自己一个人吃饭吧!”

她说完就要走,陈忘冲上去拉住她,将她揽进怀里笑着说:“学长跟你道歉,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个拥抱来得突然,孟殊苒猛地呆住,脸红心跳。她缓缓地抬起头,正好撞上他的视线。四目相对,陈忘一时情动,低头吻了她。

就这样开始了吧。

那几年,他们都还是表演系的学生,偶尔在戏里客串个小角色。虽然籍籍无名,却是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孟殊苒大四那年,陈忘因为一部剧爆红,成为圈内冉冉升起的新星。她以为他们的美好前程即将展开,却没想到陈忘的经纪人找到了自己。

经纪人说:“陈忘的事业刚刚起步,此时恋爱基本等同于自杀。你和他在一起,会影响他未来的发展。你知道的,陈忘对自己的事业有很多规划和期待。你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他的绊脚石吧?”

那夜,孟殊苒抱膝在床上坐了一整夜。想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又想到陈忘豪气干云地对她说起演艺梦想时的模样。天亮时,她在心里做了决定。

正值毕业,她收拾行李离开了学校,然后再也没跟陈忘联系过。

6

几天后,陈忘终于找到了证据,证明路旻和孟殊苒“分手”前就已经同现女友在一起了,而当初孟殊苒所谓不择手段地拉资源,也不过是正常的试镜。

证据一经曝光,网上一片口诛笔伐。原来真正劈腿的是路旻。愤怒的网友和粉丝在路旻的微博下将他骂成了筛子,孟殊苒也终于洗清了曾经的污名。

看着网上的纷纷扰扰,孟殊苒不免有些唏嘘。大学毕业后,她在娱乐圈里勤勤恳恳地拍戏,却始终是籍籍无名的状态,没想到如今竟一再因为恋情登上热搜。

此时陈忘的电话又打过来,依旧是调笑的语气:“你要怎么感谢我啊?”不等孟殊苒回答,他又说:“千万不要说以身相许啊,我害怕。”

孟殊苒一腔遗憾地说:“哎,我刚还想向你求婚的。”

陈忘笑道:“行啊,你现在都学会调侃我了。我饿了,你来陪我吃饭吧。”

孟殊苒下厨做了几样小菜带到片场。陈忘最近在剧组拍戏,幸好有单独的休息室供两人见面。陈忘望着饭盒,笑着问道:“这吃了不会拉肚子吧?”

孟殊苒瞪了他一眼,道:“不吃我拿走了。”

“别啊!”陈忘抢过饭盒,道,“谁说我不吃的。”

打开饭盒,几样家常菜鲜香味美。陈忘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儿肉送进嘴里,仔细地咀嚼起来。渐渐的,他的眉头皱起来,一脸遗憾地摇着头道:“不够味儿啊……”

孟殊苒对自己的厨艺向来自信,还从没有人说她做的菜不好吃,此时难免觉得诧异,问道:“怎么不够味儿?淡了,还是少放了哪味佐料?”

他拍了拍自己的腿,道:“你坐过来我就告诉你。”

孟殊苒一门儿心思都在菜的味道上,想也没想就乖乖地走到他面前。陈忘高兴得又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她坐过来,却忽然感觉腿上一阵疼痛,原来是孟殊苒在掐他。他吃痛,一时没坐稳,摔倒在地。他躺在地上,龇牙咧嘴,道:“孟殊苒,你好毒啊!”

孟殊苒蹲下来,笑道:“没听过最毒妇人心吗?”

陈忘伸出手,道:“快拉我起来。”

等孟殊苒握住他的手,沒等她用力,陈忘嘴角一勾,轻轻一拉,她也被拉得跌倒在地。

孟殊苒气得要打他,他却笑得前仰后合。

休息室里的灯光明晃晃地打下来,勾勒出他高挺的鼻梁和棱角分明的下颌线。孟殊苒有一瞬的恍惚,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学生时代就爱过的人。

如今,仍是。

“陈忘,”她叫他,再一次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陈忘不笑了,只是看着她,眉目像是藏在雾霭里的远山,不甚真切。孟殊苒的心怦怦直跳,像是有什么答案要呼之欲出。

这时休息室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助理的声音传进来:“忘哥,该你的镜头了。”

这一打断,陈忘又恢复成了玩世不恭的表情。他笑着说:“知道了,就来。”转头又对孟殊苒说:“因为你傻啊……”

7

网上抹黑她的舆论事件顺利地解决了,孟殊苒却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当初陈忘是为了帮她才和她扮演情侣。如今,还有必要吗?

只不过没等孟殊苒想明白,她再一次登上了热搜。

这一回,谩骂铺天盖地,说的都是她耽误了陈忘的事业。因为和她的恋情,陈忘丢了许多资源,还有很多粉丝脱粉。爆料里洋洋洒洒地列举了一长串陈忘丢掉的影视和商业资源,说她是害人精,靠陈忘上位,得到了不少资源和曝光率。

看到这样的爆料,孟殊苒的心情有些复杂。

这段时间,她确实得到了一些影视资源,但都是她自己一个一个去试镜拿下的。不过这些针对她的谩骂,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还是爆料里所说的陈忘丢掉的资源。难道真的是因为和她的恋情,影响了陈忘的事业吗?

孟殊苒向陈忘的经纪人打听,得到了肯定的结果。

经纪人说:“当初陈忘说要帮你,我怎么都拦不住他。为了你,他真的是什么都不要了。”

心里有细细密密的内疚浮上来,挥之不去。她承认,自己对陈忘余情未了。只不过,如今的自己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和什么理由绑住他呢?她无数次想起那年,陈忘在校园里意气风发地对她说:“殊苒,你相信吗?我一定会大红大紫的。”爱,或许应该是成全,而不是束缚。他为她已经做得够多了,或许应该到此为止了。

暮色四合,天边只剩一抹残阳。血红的夕阳晕染出万千霞光,那样美,却已接近尾声。

孟殊苒再一次落荒而逃。

陈忘找到她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他站在她的面前,胸口剧烈地起伏,像是一路跑过来的。他气势汹汹地说:“孟殊苒,经纪人说你要跟我分手,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孟殊苒竟有些没来由的心慌,她垂着头,说:“就是字面的意思。”

“为什么?”

陈忘的目光灼灼,她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道:“这场恋爱本来就是假的,如今尘埃落定,我洗去了污名,也没必要再演情侣了……谢谢你。”

他像是真的气坏了,语气越发深沉,道:“孟殊苒,你这是过河拆桥!”

说她过河拆桥也好,说她没有良心也罢,任何罪名她都愿意承担,只要不影响他的事业就好。她只是个普通人,人微言轻,做不到陈忘帮她时那样力挽狂澜。而她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么点儿了。

好久,她才仿佛下定了决心,缓缓地吐出几个字:“嗯,我是。”

8

孟殊苒不知道,大四毕业那年不辞而别后,陈忘发了疯一样地找她。他走遍了她之前去过的地方,找遍了她所有的朋友,却始终没有她的半分消息。

直到一年后,他终于收到消息说孟殊苒在一个剧组里担当女三号。他没有贸然去找她,却偷偷跑到剧组去看过她几次。她拍戏时很专注,明明是那样娇小的身体,却偏偏隐藏着巨大的能量。只要她一入戏,全世界都氤氲成了流逝的背景。

他有时也会嘲笑自己,二十多岁的人了,竟然也会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他打点剧组上下照顾她,却从来没有走到她的面前过,或许只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

直到路旻官宣和孟殊苒分手,随后又有许多真真假假的爆料指向孟殊苒。

他早就知道孟殊苒和路旻的恋情是经纪公司的安排,并非真恋爱。而那个让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姑娘,竟然被人这样污蔑。那一刻,他终于坐不住了。

他来到她的面前,提出“扮演情侣”的建议。不仅仅是为了帮她洗去污名,也有自己的一点儿私心——想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好好地保护她,让她不再被人任意欺负。

只是没想到,那个傻姑娘,却因为担心他的事业而再次离开了他。

出道这些年,陈忘的心里始终有杆秤。他知道什么对自己最重要,事业或许可以再拼,而那个人失去了就没有了。所以即使会失去一切,他也不在乎。孟殊苒偏偏不忍心见他如此。也罢,既然她有这个担心,那他只能努力去打消她的顾虑。

为了孟殊苒,他什么都能做。唯独她离开他这件事,他不能让她如意。

9

和娱乐圈顶流陈忘的“恋情”结束后,孟殊苒又回到了每天驻扎在剧组拍戏的状态。其实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大红大紫,只不过是遵从本心,喜欢演戏。如果有人无意看到了她的表演,能会心一笑,她就满足了。

这几个月,孟殊苒依旧能时常在网络上看到陈忘的消息。他又接下了几个代言,和大导演达成合作,依然有无数粉丝叫他老公。

她走后,他真的很好。

她很放心。

快到年底时,某天晚上没有她的戏份,孟殊苒独自一人在外闲逛。月朗星疏时,她忽然收到好友的消息:“看到陈忘在颁奖典礼上说的话了吗?”

她心中诧异,立刻去网上搜索相关的新闻。

原来陈忘因其主演的一部电视剧,被评为年度最佳男演员。这部电视剧是他的转型之作,也是他从流量偶像迈向实力演员的开始。如今获奖,无疑是对他演技的肯定。

陈忘站在领奖台上,感谢了剧组和导演。最后,他望着镜头,眸深似海,道:“曾经,有人劝我不要公布恋情,说这是自毁前程。但我想说的是,当你遇见了那个人,她就成了你生命里的光。光在哪里,前程就在哪里。孟殊苒,你就是我的光。”

夜色像浓稠的酱汁,猛地浇了孟殊苒一身。心中有无数的情绪在翻涌,裹挟着往日的点滴,朝她扑面而来。

“孟殊苒!”

身后有人叫她。她猛地轉过身,就撞进一双含情的眼里。

月色晕染出陈忘挺拔的轮廓,他看着她,眸色深深,质问道:“你又要逃到哪里去?”

孟殊苒呆呆地望着他,一时说不出话。距离上次一别,已是半年之久。他好像瘦了,本就清癯的面容此时更加棱角分明。

陈忘微微眯起眼,有种迷离的性感,道:“小朋友,你要对我负责。”

孟殊苒的脑袋有点儿蒙,断断续续地说:“那、那你的事业该怎么办?”

陈忘漫不经心地耸耸肩,道:“今晚的结果你看到了……”

这半年来,陈忘一直在努力。他要证明,他不仅仅是偶像艺人,还是有演技、有实力的艺人。当他站在娱乐圈的金字塔尖,就没想过要下去。今晚的奖项,不仅是他实力的证明,也为他未来的事业打开了新的局面。如今,他终于没有后顾之忧地再次来到她面前,告诉她:“如果公布恋情会让我脱粉、失去资源,那我也会用其他方式再将粉丝和资源抢回来。现在,你应该不用再替我担心了吧?”

是了,这就是他,坚定自信,有才气、有傲骨,无论面对什么,总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力挽狂澜。

孟殊苒迟疑道:“可是……”

“没有可是。”他拥着她,道,“孟殊苒,没有你,我的世界将一片黑暗。”

孟殊苒终于在他的目光里败下阵来,只因为她在里面看见了他的坚定,她的不舍和他们的未来。像是跨越了百年、千年、万年,终于在这一刻万物复苏,如野火燎原般,生生不息。

手机在这时“嗡嗡”地响个不停,是经纪人打来电话,他问道:“陈忘,现在什么情况?你不是说你和孟殊苒是在演情侣吗?”

陈忘气定神闲地说:“现在是真情侣了。”

夜色里,他看着她,温柔一笑,就像那年在校园里的初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