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是美妆博主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树上开花

简介:

夏叶家里来了个奇奇怪怪的男人,这个男人不仅身着书生服自称解元,还唤她娘子,给她做饭,成了她的避风港,给了她一个家……

第一章

凌晨三点,大部分人早已陷入深度睡眠,夏叶手里还捏着个海绵蛋在脸上轻点,不时地看一看平板电脑上的照片,调整妆面上的微小差异。

照片上的女子妆容素雅,柳叶眉弯弯,丹凤眼里的愁怨欲说还休,夏叶端详了一会儿,又拿起旁边的刷子涂涂抹抹。点绛唇,描蛾眉,对镜贴花黄,画中的女子便好似走了出来。夏叶得意地一挑眉,拿起手机自拍了几张,再次感叹自己的化妆技术越来越好了。

把照片上传到网络上,夏叶收拾完一系列东西准备卸妆。

正是夜半无人、万籁俱静之时,一丁点儿的声音都会被放大数倍,夏叶用来堆放化妆品的房间窸窸窣窣不时传来轻响。她凝神听了一会儿,担心老鼠进去咬坏她的面膜、糟蹋她的面霜、碰倒她的神仙水,便拎了个扫把悄没声儿地过去拧开门锁。

房间里并没有老鼠,一个大活人站在里面和她面面相觑。

“啊!”夏叶被吓了个半死,立马跑回客厅找手机报警。

哪想对方比她还慌,站在原地疯狂打转之际,一不小心碰倒了手边的一个化妆品小罐子,多米诺骨牌效应即时生效,一时间,房间里充满了“嘭”“咚”“咔嚓”以及玻璃碎裂的“稀里哗啦”声。

听着自己的小宝贝们一个个离自己而去,夏叶心如刀绞。

她一时情急,随手把房间里的大灯一开,顿时亮如白昼。夏叶想象中贼眉鼠眼的小偷形象没有出现,反而是一个穿着灰蓝色布衣、戴着书生帽、不知道是不是在模仿宁采臣的俊秀小哥。

男人个子很高,桃花眼尾上挑,薄唇加剑眉,本是薄情的长相,这会儿却不知为何满脸通红。

夏叶还没说话,男人倒先开了口:“你……你衣不蔽体,成何体统?!”

夏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短款的睡衣睡裤,没有什么不对。

对方虽然穿着奇怪,但老实巴交的长相加上敦厚的言行举止让夏叶的戒心消了一大半,她本来就心大,这会儿忽然就笑了,吊儿郎当地双手抱臂往门框上一靠,流里流气地开口道:“哪里来的小哥这么纯情?让我看看是不是古代穿越来的书生?”

“男……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姑娘请自重。”

夏叶往前凑,他往后挪,在布衣小哥退到墙角时,他的胳膊又带倒了一旁的亚克力架子,里面的口红撒了一地。

口红是女人的半条命,对美妆博主而言,更是算得上三分之二条命。这会儿夏叶也不戏弄人了,门口的扫把也暂代了拐杖,撑着她心痛到摇摇欲坠的身体,她莹白的小脸拉了下来,指着满地的狼藉道:“你赔!”

男人蹲下身,颤颤巍巍地捡起一支口红道:“敢问姑娘,这是何物?”

夏叶冷飕飕的眼刀往他身上剐:“不要以为你一副古人的装扮就真的成古人了,我暂且不算你入室盗窃,但这些口红和护肤品的钱,你都得赔给我!”

男人似是被威慑住了,伸出一只手在腰间掏啊掏……掏出了三粒碎银,道:“这是在下所有的家当,不知是否能弥补姑娘的损失。”

夏叶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好几眼,忽而按亮手机凑在男人眼前,问:“你认识这个人吗?”

屏幕上是国内最火的男明星,全国上下无人不识。

男人眉头微皱,虽然不知眼前这个东西为何会发光,上面还有一个打扮古里古怪的男人,却还是诚实地摇头道:“在下不知。”

夏叶摁灭手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像是忽然间来了精神,抖了两下袖子作了个长揖,道:“在下沈澄,景炎帝五年靖江省解元。”

“吧嗒”一声,被夏叶用来当拐杖的扫把倒在了地上。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夏叶顶着鸡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本来迷迷糊糊的,却忽然间一个激灵清醒了。她連鞋都来不及穿就跑了出去。

昨晚自称为解元的人这会儿正跪在她家茶几前,喝着碗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听到夏叶出来,他转过头看向她,可一眼就看见了夏叶纤白的腿,吓得又赶紧把目光收了回去,没一会儿耳朵也变得通红。

“你吃什么呢?”看见人,夏叶就知道自己不是做梦,她打了个哈欠坐到沈澄旁边,伸直了两条腿架在茶几上,准备跟这个叫沈澄的人好好谈谈。

沈澄刚转过来的目光又不知往何处放,在屋内转了一圈只能紧盯着天花板,回道:“在下腹中饥饿,在姑娘的桌子上找了一些面粉,用水冲了个面糊糊。”沈澄内心羞愧至极,不问自取即为偷,想必他在这位姑娘心中已经被划入小人之列。

“哦。”夏叶漫不经心地回道。

过了一会儿,夏叶又觉得不对,她家哪儿来的面粉?她一看旁边放着的罐子就知道要完蛋,这个不知哪儿来的呆子是把她的蜜粉吃掉了。

那边沈澄还在发表自己的看法:“姑娘这面粉味道好似有些不对……”这边夏叶已经拿起手机准备拽着沈澄去医院了。

结果她刚把门一打开,昨晚碰都不敢碰她的人却抓住了她的胳膊,道:“姑娘不得这般随意出门,免得被别人耻笑。”

夏叶好笑道:“那你呢,你不但看了我,还摸了我,这笔账要怎么算?”

沈澄一脸严肃道:“在下昨夜已与姑娘有了肌肤之亲,择日定会行三媒六聘之礼娶姑娘回去的。”

夏叶一阵无语。

到了医院检查一番后,确认没什么大碍。

夏叶一直内心忐忑,怕沈澄奇怪的穿着和言行引起医生的怀疑。幸好医生忙着笑,没顾得上怀疑沈澄的身份,夏叶才得以把人平安带回家去。她这会儿已经确认这不是一场恶作剧,也许沈澄真的是什么景炎帝五年的人,他不会坐车,不知道手机是什么,在医院里看见穿短裙的小姐姐们,更是恨不得把眼珠子挖出来。

“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夏叶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地审问沈澄。

“在下不知,刚中了解元,在府尹大人的府里睡了一觉,就到了这里。”沈澄跪坐在地毯上,端庄得像是在进行殿试。

这会儿,他已经同夏叶说明了自己愿意娶她的心意,对着夏叶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小腿也没有之前那般拘谨,偶尔还会忍不住瞟上一两眼,然后脸颊发红的同时在心底感叹:我家娘子长得真好看。

夏叶没注意到他的异常,只是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什么,最后一锤定音地对着沈澄道:“既然你来到了我家,那就是缘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沈澄乖巧地点点头,道:“听娘子的。”

然后,他脸颊迅速爆红,自己实在是太冒昧了,都没聘礼就想把人家娶过来,一不小心还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看电视的时候听有人叫“娘子”没什么感觉,被人当场这样叫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明明是很过时的称呼,听到心里却满是缱绻,再配上男人略带少年感的声音,夏叶忍不住红了面颊,再也藏不住眼底的笑意。

她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窘迫,随后便开始给沈澄介绍起这个世界,介绍各种电器的用法以及生活常识。能中解元的人脑袋瓜子都很灵活,两天时间,就已经能熟练地使用冰箱、电视、洗衣机等一系列电器,也会拿着老人机提起嗓门给夏叶打电话。

这一日是夏叶和沈澄定好剪头发的日子,作为一位美妆博主,夏叶做造型什么的不在话下,在剪之前,她还特意向沈澄确认了一遍:“真的要剪吗?你们那里不都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吗?”

沈澄大手一挥,道:“我爹娘早已去世,入乡随俗,娘子开心就好。”

那天过后,沈澄一直这么叫她,夏叶也没表示出不愿意。

沈澄这样说,夏叶便操起了剪刀,沈澄黑亮的长发一丝一绺地落了下来。她是美妆博主,最能根据一个人的气质做造型,沈澄是薄情的长相,有着纯情的气质,夏叶便私心给他弄了个锡纸烫,然后——

这是什么绝世容颜?

第三章

沈澄其实是很薄情的长相,但桃花眼里满是稚子的纯情与天真,两种完全不同的特质搭配在一起倒是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尤其是他盯着夏叶看的时候,夏叶会产生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剪完头发,收拾完战场,嘴上说着随便夏叶怎么剪的沈澄还是把剪下的头发收了起来,藏在一个布袋子里。那里面是他搜罗的各种各样的好东西。他总想着给夏叶攒点儿聘礼,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是靠人家生活的。

每个人都有长项与短板,在化妆上颇有造诣的夏叶对做饭是一窍不通,以前的时候是靠外卖养活自己,现在是靠外卖养活自己和沈澄。

这天午饭时间,她习惯性地打开外卖软件,转头询问沈澄要吃什么。

沈澄一脸严肃地阻止了她,并且打开自己的老人机给夏叶看。夏叶吃力地摁着按键,一行行地往下看,总算是搞懂沈澄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个了。

她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沈澄拿回自己的老人机,语重心长地对夏叶说道:“这上面说外卖都用的是地沟油,地沟油对人体的伤害还是很大的。”

夏叶还沉浸在老人机竟然也能看这种以“震惊”“再忙也要看”为标题的蛊惑文章中不能自拔。

回过神来之后,她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摊开双手无辜道:“可是我不会做饭。”

沈澄从小接受的就是最为正统的封建教育,强调的是“君子远庖厨”,这会儿夏叶说自己不会做饭,她料想沈澄这一身文人的傲骨也不会允许他自甘堕落到进厨房。

哪承想,沈澄在一旁自闭了一会儿,就拿起平板电脑递给夏叶,道:“你给我找找教做饭的视频吧。”

他知道平板电脑能用来干什么,但是主观条件限制,暂时只掌握了老人机的用法。

夏叶不敢相信,小心斟酌道:“你真要学?”

沈澄木着一张脸,点头道:“照顾好娘子是为夫的分内之事,只要能保证娘子的健康,为夫下厨也不是不可以。”

夏叶倒是没想到这书呆子还能有这么正确的三观。

她想了想,给他选了两道最简单的菜品——西紅柿炒鸡蛋和炒青菜,同时附赠了一张电饭煲的使用说明书。

从网上订的菜送过来之后,夏叶手机也不玩儿了,专心致志地当沈澄的跟屁虫。沈澄洗西红柿时,她在一旁偷吃;沈澄洗菜时,她在一旁撩水玩儿;沈澄在等油热时,她闲得无聊甩水珠子,结果一不小心甩进了刚热的油锅里,然后锅里的油跟疯了似的四处乱溅。

盖上锅盖、关掉燃气一气呵成,沈澄拎着夏叶的衣领把人拎出了厨房,然后搬了张凳子放在厨房门口,道:“厨房里太危险了,你乖乖坐在外面。”

夏叶从小到大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谁的话都不听,这会儿她却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看着厨房里系着围裙的清瘦男人手忙脚乱地给她做饭。

原来被人放在心上疼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第四章

沈澄毕竟是第一次做饭,发挥只能说是一般,但夏叶还是很给面子地全部吃完了,并且很贤惠地把所有的碗筷都收到了池子里,然后趴在一旁看沈澄洗碗。

好看的人哪里都好看。沈澄的手指纤长、骨感分明,就算是捏着洗碗布,也丝毫不影响这双手的美感。

看着看着,夏叶就走了神,然后捂了捂发烫的双颊,掩饰什么似的跑到电脑前上传已经剪辑好的视频。

这年头自媒体发达,网上的黑粉也多,视频刚发出去不久,黑粉们闻着味儿就来了。夏叶拍视频好几年了,这种话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可心里还是会多多少少有些不舒坦。

沈澄洗完碗过来,见她一脸不开心,便坐在夏叶旁边的沙发上问道:“怎么了?”

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已经很聪明地知道了沙发比地板坐着舒服,并且从电视里知道了跪在自家娘子面前的真正含义。

这么多年来,不管对谁,夏叶都是报喜不报忧,面上看着光鲜,背后里扛了多少压力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从来没有过向别人倾诉的欲望。

这会儿沈澄问起来,她却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好像是憋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倾泻的出口,也好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无条件迁就她的人。

于是她絮絮叨叨说了一下午,说到难过之处还掉了眼泪。在某种意义上,沈澄甚至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却还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伸手抱住了她。

夏叶埋在他怀里哽咽道:“你……你不是说未婚男女不能有肌肤之亲吗?”这是夏叶那天第一次见沈澄时他的原话。

沈澄轻笑,带动了胸腔微微的震动,他说:“手机上说,女人难过的时候,并不需要男人的指责与絮叨,只需要送上一个温暖的拥抱就好。”

夏叶本来已经试图砸了那部有可能带偏沈澄的老人机,这会儿却默默地放了它一条生路。

男人的怀抱很温暖,身上带着跟她同样的沐浴露香味,两人依偎在一起,香味儿也好似缠在了一起……

夏叶以“丢了身份证的失忆人员”为借口替沈澄办好了户口手续,却发现他有事瞒着她。沈澄之前不喜欢出门,这段时间却频繁外出,家里也多了许多她根本用不到的笔墨纸砚。

夏叶还发现他偷偷地抱着平板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她一过去,电脑就被他摁灭了。

夏叶心里拔凉拔凉的,心想他终于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与纷杂,知道肌肤之亲不是必须负责的条件。

就在夏叶准备对沈澄来个严刑拷问之时,他倒主动送上了门。

不同于往常遵守的君子端方守则,他这次率先小心翼翼地、捏着她的小拇指摇了摇,声音也带上了一股撒娇的意味:“娘子……我跟你说个事。”

他一般这样称呼夏叶时,准没好事。

夏叶已经做好被他写休书的心理准备了,他却小心翼翼地把平板电脑递给了她。

夏叶不解地问:“你干什么?”

沈澄皱着眉头,一脸懊恼地说:“那天听完了娘子的委屈,我想帮你说说话,结果……好像弄巧成拙了。”

夏叶翻看平板电脑上的内容,发现沈澄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还发布了一条博文,内容是几张照片,上面的字体飘逸洒脱,一篇骈文洋洋洒洒地把她夸得世间罕有。

这条微博的点赞量甚至比夏叶自己的微博点赞量都高,底下的网友全部变成了哈哈精:

“哈哈哈哈哈哈……小哥哥文笔不错。”

“哈哈哈哈哈,这算是……文人版的霸道总裁吗?”

“小哥哥好可爱,哈哈哈哈哈,想带回家。”

你想得美,夏叶在心里默默回道。

第五章

大家猛然在网上发现这么一个有文采的人,一时间都跟观光游览似的在人家微博下逛了一圈,结果没想到倒真是发现了个宝。

开始是文学系的同学发现这人文章做得好,后来某位文学评论家在解释完这篇文章的用词用典以及深意后对文章大加赞扬,甚至极力邀请沈澄去他的学校参观,网友们又开始在微博底下刷“666”。

哪知道最后书法家协会的人都被吸引来了,一位书法家在发给沈澄的私信里,花式邀请沈澄,希望能与他见上一面。

甚至已经有广告商找上门了。

夏叶拿着平板电脑一阵无言,果然是有才华的人在哪里都不缺一碗饭。

她转头看向沈澄,道:“你有什么想法?”

沈澄望着夏叶轻声道:“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很有限,但我希望我能够保护你,不让那么多人骂你,我也想……多赚点儿钱,给你当……聘礼。”最后两个字,他说得很轻,但夏叶还是听清楚了,情绪上头了挡都挡不住,她扔下平板抱着沈澄就吻了上去。

看着沈澄的脸涨成猪肝色,她又特别坏地在沈澄脸上左亲一下,右亲一下。男人在这种事情上好似有与生俱来的本能,沈澄被夏叶吻了一阵之后,忽然反身把人压在沙发上温柔又果断地亲了上去。

……

沈澄最终接受了书法协会老师的邀请,加入了书协,同时,夏叶也借着他微博的热度开始给他拍视频。视频里男人并没有露脸,但是干货满满,外加男人手指纤长、骨骼分明,吸引了一大批书法爱好者以及手控们的关注,关注人数肉眼可见地增长着。

两人的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着,平平淡淡的,越来越像真的夫妻。

所以在夏葉需要出差一周的时候,沈澄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愿意让她离开,抱着她不放手。夏叶很喜欢他的这种亲昵,忍不住揉了揉他软软的发丝安慰道:“我就出去七天,你在家里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沈澄摇摇头道:“你不在的话,我照顾不好自己的。”

夏叶失笑:“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沈澄接着摇头,说:“不要。手机里说情侣之间要给对方足够的独处时间,我不能太黏你。”

夏叶故意说道:“你是不是已经烦我了?”

“不是,我是担心你已经烦我了。”

“我不烦你,那你跟我一起去吗?”

沈澄接着摇头道:“你现在不烦我,是因为我们还在热恋期,我得给以后留点儿余地,不能让你有烦我的机会。”

他的话说得夏叶很开心,但她还是觉得,那部老人机该扔了。

第六章

夏叶出差的几天拼命赶工,本来七天的工作她五天就完成了,然后赶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回了家。

她以为沈澄肯定在家里等她,结果家里空无一人,要不是厨房还有使用过的痕迹,她甚至以为沈澄已经回到过去了。

从天亮等到天黑,夏叶脑海里浮现出无数种戏码。她坐在沙发上,表情越发地高贵冷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口。

沈澄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打着哈欠打开了灯,却被沙发上坐着的人吓了一大跳。惊吓过后就是惊喜,沈澄连拖鞋都来不及换就跑上前去给了夏叶一个大大的熊抱。

夏叶伸出一根手指嫌弃地把他抵开,道:“老实交代,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

沈澄被她推开,却还是不依不饶地往她旁边蹭,说:“那个书法协会的老师找我去聊书法。”

夏叶挑眉,但沈澄的桃花眼瞪得圆圆的,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夏叶半信半疑,平常沈澄对出门简直是十二万分的抗拒,这次是怎么了?不磋磨男人的女人不是好女人,就在沈澄默默地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夏叶的死亡逼问接二连三地砸了过来。

“要是当初你进了别人家里,你是不是就要换个娘子了?”

“说不定人家比我漂亮,还比我有钱呢?”

“說实话,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沈澄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认真答题。

“不会的,我不会喜欢上除了你以外的人。”

“我只喜欢你,和漂亮、有钱都没有关系,在我心中,你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子。”

“我很庆幸,庆幸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庆幸我遇到的人是你,庆幸你对我的照顾,庆幸你让我认识这个世界,庆幸你……给了我一个家。”

沈澄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浮于表面,一些网络上的段子他根本不了解,回答问题完全没有套路,一字一句都答得真情实感,而正是这份不加修饰的回答,更能打动人心。

夏叶朝他勾了勾手,等人靠近之后,她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小别胜新婚,分离许久的恋人之间,唯有亲吻才是对想念最强烈的表达。

两人缠绵许久,直到夏叶肚子不合时宜地叫出声,才唤回了两人的神智。沈澄松开夏叶,轻轻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起身去厨房做饭。

明明是最简单的一份汤面,夏叶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当所有的东西加上“心意”二字,便不能以最简单的标准来衡量。

……

是夜,夏叶睡熟之后,沈澄偷偷地从床上爬起来,将笔墨纸砚等一系列物什备齐之后,又开始重复这几日的工作。

一个个漂亮的毛笔字跃然纸上,不久之后,它们就会被送去出版社,然后在那里进行加工,装订成册,再送到每一位读者的手中。

手机上说了,男人要娶媳妇就得有房子、车子,沈澄算了算,他离买得起房子、车子还很远。但他已经很想把夏叶娶回家了,所以还得拼命努力才行。

第七章

夏叶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沈澄又不见了人影,但这次他很贴心地留了张字条,上面写着:“出门晨跑,勿念。”

夏叶转头看了眼一旁的挂钟,时针明晃晃地指向了“10”,她一阵无语,早上十点冒着大太阳晨跑的借口可真是拙劣得可以。

她慢腾腾地刷牙洗漱,结果刚拿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沈澄就回来了。

他脸上有着尽力藏着却没藏成功的喜悦。

夏叶假装没看出来,还贴心地给他倒了一杯牛奶,问道:“累不累?”

沈澄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出门时找的借口,以为夏叶是看出了他脸上的疲态,所以他摇摇头道:“不累。”然后又坐在一旁看夏叶吃早饭。

夏叶看他一副心里藏着秘密、坐立不安的样子,给他找了个台阶开口问道:“怎么了?”

哪承想人家根本不顺着她的台阶往下走,反而摇了摇头,道:“没事。”

吃完饭之后,沈澄一直催促她换衣服化妆,夏叶不解,但还是乖乖地照办。

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所有的窗帘都拉了起来,婴儿手臂粗的红烛摆在桌子上,烛光下的男人穿着初见时的那身书生服,脸庞映在烛光下越发俊朗。

夏叶吓了一跳,男人却从容地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把她安置在沙发上,然后握着她的手道:“娘子,我们那个时代讲究明媒正娶、洞房花烛,我知道你们现在不在乎这些了,但我还是想以一个我自认为比较正式的方式,跟你说接下来的这些话。”

“我自幼父母双亡,靠着学堂先生的接济考上了解元,日子虽无甚趣味,但总归是好好地活了下来。来到这个世界,认识了你,日子才总算多彩起来,才知道生活中有个需要牵念的人,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看着你吃着我为你准备的并不好吃的饭菜,看着你偷偷给我准备新的衣裳,看着你为我调高空调温度,我知道,你也在牵念着我。”

“两情相悦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所以,娘子,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夏叶早已泪流不止,刚刚才化好的妆这会儿晕得不行,但看着沈澄递过来的银行卡,她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扑进沈澄的怀里,将眼泪鼻涕都抹在他的身上,问道:“除了卡,你就没想想给我送个定情信物?”

沈澄顿了一下,从衣襟里摸出一个东西放进夏叶的手里。

并不是夏叶想象中的戒指,她捏了捏,用还有些哽咽的嗓音问道:“这是什么?”

“同心结。”他回道,“我愿与你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那是沈澄用当日剪下来的头发和偷偷剪下来的夏叶的头发编成的同心结,传说只要用一对恋人的头发编成同心结,这对恋人便会永生永世不分离。

“那你给我卡干什么?”夏叶轻轻地摩挲着手里的同心结问道。

“我没有房子,也没有车,这张卡里的钱估计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但我已经很想很想娶你了,我想跟你看太阳的朝升夕落,我也想和你生儿育女,虽然现在买不起,但我以后一定会给你买很大很大的房子。”沈澄虽然声音很轻,但是很认真地向夏叶许诺。

夏叶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她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又直视着沈澄的眼睛道:“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

“嫁给你。”

第八章

大红喜袍配凤冠,郎君骑马来娶妻。沈澄和夏叶的婚礼是以传统的婚礼形式举办的,她本来就是以古代仿妆而出名的美妆博主,嫁的又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古代人,于是一切仪式都走得极有韵味。

夏叶给自己打造的是仿宋的新娘妆,不是很明媚张扬的妆容,却是她最想给沈澄看到的样子:浅浅的腮红晕在颊上,唇色也是淡淡的豆沙色,特意留出的发丝垂在颊边,衬得是似水柔情,温婉娇媚。

沈澄看到的时候都呆了,他忘记了自己的君子守则,拥着夏叶,一低头就吻了下去,无尽的爱意藏在唇齿之间。

年幼的时候,夏叶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婚礼,无一例外都是身着红袍坐在轿子里,晃着晃着就晃到了爱人的身边。

只不过那时的爱人还是一个影子,而今却有了真实的模样。

当轿帘被掀开,沈澄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夏叶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沈澄也笑了,他伸出手,夏叶的手搭了上来。沈澄弯腰背起了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两人的婚房,每一步都走得极为稳当,就像是他对她的许诺一样,他永远是她坚实的靠山。

身后,是挚亲挚爱的祝福,身前,是此生的携手共度。

夏叶紧了紧搂着沈澄的双臂,感受着他的体温,那一刻无比清楚地知道,一生一世一双人,于她而言,已不再是一句虚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