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的前女友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可心儿

简介:

与唐可可分手两年的前男友乔燃阴魂不散,多次破坏唐可可的约会,虽帮她挡掉了一些“烂桃花”,却也遇上了劲敌纪思南。论气质,乔燃败;论家世,乔燃败;但论爱唐可可,乔燃完胜。

1

结婚是检验真爱的唯一标准?

唐可可一脸嫌弃地啐了一口,她觉得结婚不是,分手才是!

当两个人经历了争吵、冷战,经历过深夜独自哭泣,最后把对方的昵称从“宝宝”改成了“孙子”,却仍旧能做朋友,这才是真爱。

而唐可可与前男友乔燃便是这样互骂着“人渣”的朋友。

经历了两年的分手后自我疗伤,唐可可在闺密刘楠的教唆下,毅然决然地在女生节的愿望单上写下了“我要脱单”四个大字,郑重地挂在了公司的心愿墙上。

唐可可目标明确,一定要比乔燃那孙子先找着对象!她不禁幻想着当自己大撒狗粮时,乔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怜模样。

唐可可刚花了一个小时化好了素颜妆,手机振了起来,当她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孙子”两个字时,便没好气地接了起来。

“干啥?”唐可可一边擦着口红一边问。

“你疯了吗?我看刘楠在朋友圈说,‘宝贝可可加油脱单。”乔燃学着刘楠嗲声嗲气地说道,但马上,他的语气便严肃了起来,“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大张旗鼓地非把自己‘卖出去?”

“你是谁啊?轮得到你管我?”唐可可狠狠地把口红扔进化妆包里。

“我一手培养的白菜,哪头猪拱,得我说了算。”乔燃的口中满是欠扁的语气道,“再说了,你看男人的眼光多差我还能不知道吗?”

刚说完,唐可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乔燃这才意识到,他好像给自己挖了个坑。

“我瞎一次看上你,还能再瞎一次吗?”唐可可得意扬扬地说道。

“总之,你的事我管定了!”乔燃撂下这句话,就愤懑地挂了电话。

2

唐可可正向刘楠大加抱怨乔燃之际,她的微信亮了起来。

居然是办公室新来的小帅哥齐鲁,唐可可想起那个一笑起来眼睛都会弯成月牙的单眼皮男孩子,不由得盯着手机屏幕傻笑起来。

刘楠将信将疑地看着两人的聊天,不禁发出“你自己的眼光还能行”的灵魂拷问。

唐可可与齐鲁相约在离办公楼不远的咖啡厅见面。唐可可特意避开下班的同事,在洗手间偷偷换上了平日都不太穿的连衣裙和小高跟。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最后又喷了些香水才放心离开。

可就在唐可可小跑进咖啡厅前,她和一个墨镜男撞了个满怀,那人支棱着风衣领子,压低了声音说了句“抱歉”,便闪进了咖啡厅。

咖啡厅放着舒缓的轻音乐,光线幽幽,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香气。

齊鲁托着自己的脸,又笑了起来,两颗虎牙露在外面,说不出的少年感。

“前辈,你穿着裙子真好看。”齐鲁一脸的欣赏。

“叫我可可就好。”唐可可内心的小人儿此时仿佛置身于花海。

“可可前辈!”齐鲁突然抓住了唐可可的手,眼神格外真挚诚恳,那双瞳色有些许浅的眼睛中泛着涟漪,仿佛看不见底的碧波清池,他说,“从我上班的第一天起,就感觉你与其他人不同。”

唐可可内心叫嚣着:表白!表白!表白!

如此想着,唐可可觉得齐鲁的眼神都深情了起来,仿佛咖啡厅的音乐再煽情些,他便会掉下泪来。

“虽然我们认识还不久,还不足够了解彼此……”齐鲁似乎有些犹豫。

唐可可恨不得要催促起来。

“但是,”齐鲁抬起眼,直勾勾地盯着唐可可的眼睛,道,“你能不能答应我……”

“我答应你!”唐可可抢白道,她兴奋到了极点!

齐鲁的笑容凝在了脸上,随即闪过一丝疑惑,他实在没有想到,前辈竟会答应得如此爽快。但比方才还要高兴的笑容又爬回了他的嘴角,他一把丢开唐可可的手,就在包里翻找起来。

戒指?房产证?公寓钥匙?唐可可的大脑飞速运转,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会不会太快了?”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谢谢前辈你了!”齐鲁掏出了一沓A4纸,道,“这是我的企划案,组长打回来让我重做。”他把方案塞进唐可可手中:“那就拜托你了!”

唐可可一时间傻了眼。

“小唐啊!你不加班,居然在这里躲懒?!”

突然,唐可可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且严肃的声音,她一回头,便看见阴魂不散的乔燃,她这才意识到刚才在咖啡厅门口撞见的墨镜男就是乔燃,那孙子居然一路尾随自己来了这里!

可还不待唐可可说话,乔燃便怒气冲冲地指责道:“你那天交上来的方案是拿脚指头写的吗?”乔燃疾声厉色,却偷偷地冲唐可可挤了挤眼睛。

唐可可的内心却快崩溃了。可恶的乔燃,居然连自己与齐鲁的聊天也听了个七七八八,方才一脸温情脉脉的她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是新来的?”乔燃转过脸,故作疑惑地看着齐鲁。

齐鲁惊诧,认为自己撞见了什么高层领导,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

“年轻人,以后好好干,离这种后进分子远一点儿。”乔燃用鼓励的眼神望着齐鲁,继续道,“工作上遇见困难,不要想着搬救兵,克服困难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困难。加油!”

齐鲁不住地鞠着躬,满口言谢,然后一把抓起桌上的方案,脚底抹油地溜了。

“好你个乔燃!你怎么在这里?!”待看不见齐鲁的影子了,唐可可把怨气全撒在了乔燃身上。

乔燃两手一摊,一副“我就做了,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欠揍样。

咖啡厅此时响起了《一次就好》的乐曲声,那是乔燃最喜欢哼唱的曲子。他记得多年前的元旦,他和唐可可约在女桢路相见,可拥挤的街道让两人怎么也找不到对方。乔燃突然听见唐可可手机中传来《一次就好》的音乐声,他寻着声音找去,终是在一个街头艺人身旁找到了焦急的唐可可。

乔燃用围巾把冻坏了的女孩围起来,将她包裹进温暖的怀抱里。此时艺人正唱到“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乔燃鼻头酸酸的,他觉得他唯一想要的便是眼前人。

而后许久,他一直在学这首歌,他说是这首歌指引他找到了他的爱人。

唐可可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却只是别扭地不理睬乔燃,此时她整个人嵌进幽幽的暖黄色灯光中,直叫人觉得岁月静好。

3

多年不见的高中男神林枫从国外毕业回来了,他谁也没通知,倒是第一个给唐可可发了消息。

这次,连刘楠都有些嫉妒了。

“上学那会儿,我可没少看他打篮球。”刘楠噘着嘴道,“可他怎么就让你勾了魂呢!”

唐可可摇头晃脑自鸣得意道:“说不定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相约的地点是一家港式茶餐厅,环境优雅,还有小提琴手在不远处奏着《回忆》,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唐可可的笑抑制不住地爬上了嘴角。

林枫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倒是与学生时期运动健将的模样大相径庭。他客气地问唐可可想吃点儿什么,唐可可假意矜持地让林枫决定。

可当唐可可把点单的权力拱手让人时,才追悔莫及。

下班急急忙忙赶来的唐可可,此时肚子饿得咕咕叫,而林枫只点了两碗鲜虾云吞,她听见林枫对侍应生说“多了吃不完”时,便也不好意思再要求加单了。

本来还用节俭适度来安慰自己的唐可可,却在侍应生端上两碗云吞时,再一次大跌眼镜。 林枫拦住了正要准备吃饭的她。

“一碗云吞有多少个?”他向侍应生询问道。

侍应生有些尴尬,告诉他大约十五个。

他便数了起来,发觉自己碗中只有十四个时,得胜般地让侍应生端回了后厨。数完唐可可碗中的云吞时,他却一言不发,因为唐可可的那碗中,分明有十七个。

唐可可发觉,自己已然没有了胃口。

就在此时,一只小手抓住了唐可可的衣摆,紧接着响起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妈妈,我要吃烤山药。”

唐可可一回头,看见了乔燃的大外甥,他正一脸天真地摇着她的手臂。

“这么多年没见,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林枫吃惊地差点儿跳起来。

唐可可气急败坏地向四周张望,果然看见了一脸得意的乔燃。

可还不待唐可可解释,林枫已经一把抓起搭在椅背的外套,对着侍应生喊了声“她埋单”,便消失在月色中。

“你又来干什么?!”唐可可咬牙切齿地瞪着乔燃说道。

“巧合,巧合。”乔燃笑着打哈哈。可就在此时,饿了一天的唐可可肚子响了一声,于是她也笑了起来。

“饿了吧?带你去吃好吃的。”乔燃说道。

“舅舅,那我呢?”大外甥搖了摇乔燃的手臂。

“这儿没你的事,回家找你妈去!”乔燃马上换了一副嘴脸。

唐可可无奈,只得带着这一大一小两张嘴去了隔壁的必胜客,当热腾腾的比萨送上来时,她与乔燃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还在大学时,两人总是把番茄酱铺在吐司面包上,再放些火腿肠丁,在微波炉里加热。两人就趴在微波炉前,透过玻璃看着旋转的吐司,香气弥漫出来,他们在玻璃上也看到了彼此眼中流淌的爱意。

他们戏称这是两人的秘密比萨。

唐可可觉得过去的时光有些好笑,也有些温暖,当她伸手拿比萨时,指尖与乔燃的指尖撞在了一起。

“吃个比萨也和我抢!”乔燃的一句话,让唐可可心中的暖意荡然无存,可她不曾察觉,乔燃假装打了个哈欠,他转过头去,眼中泛着点点泪光。

4

这两次失败的经历,让唐可可彻底放弃了脱单的念头,哪怕刘楠笑着酸她“下个会更好”时,她也不愿再往那些奇葩身上浪费时间了。

有时生活就是这样,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天,唐可可像往常一样挤在晚高峰的地铁上,突然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挤了过来,浅笑着告诉她钱包掉了。

唐可可接过男人递来的钱包,心“扑通扑通”地狂跳,因为一同递来的还有一张精巧的名片。纪思南,她默默地念着这个宛如偶像剧男主角般的名字。

今日的地铁似乎比往日更快,正当唐可可惋惜自己与纪思南的缘分到此了尽时,纪思南却叫住了正欲下车的她。

“周末有空吗?”纪思南温文尔雅地笑道。

唐可可重重地点点头。

一段时间的接触后,唐可可对这个男人好感颇深,她觉得之前的自己倒霉到家了,现在可算是转运了。

这天,纪思南邀唐可可来自己的公寓,说是要亲自煲汤给她喝。

唐可可想着那张帅气的面庞,鬼迷心窍地答应了,可她还是留了个心眼儿,把纪思南的地址发给了刘楠。

唐可可把带来的礼物放在玄关的桌子上,有些羞怯地随纪思南走进屋中。她惊喜地发现,这个单身男人的生活格外精致,无论是北欧风的客厅,还是干净整洁的开放式厨房,都体现出男子一丝不苟的生活态度。

纪思南系着浅灰色的围裙,哪怕是他的围裙上,都没有沾染一点儿油污。

“玉米小排汤。”他端着砂锅一路小跑地过来放在餐桌上,而后又端出了几个拿手菜,唐可可的心不禁一颤,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

她刚坐到餐桌前,端起了纪思南提前醒好的红酒,门铃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纪思南示意唐可可坐着就好,自己略带疑惑地去开了门。

“老公,我回来了。”一个浓妆艳抹、金发碧眼的高大女人站在门口,一身的廉价香水味,此时正对着纪思南搔首弄姿。

纪思南看着她的模样既惊讶又疑惑,他以为遇上神经病正要关门,那女人却挤进了屋子。

她如女主人般在房中踱步,尖着嗓子质问道:“我就和朋友去法国Shopping了几天,房间就被你搞得这么乱。哎呀,客厅挂的结婚照被你藏哪儿去了?”

餐桌边的唐可可一脸黑线。

“女士,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再不离开我就要报警了。”纪思南冷着一张脸说道。

“哎呀,你这个负心汉!以前花前月下喊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女士!”说着,女人掩面哭了起来。

“可可,我真的不认识她。”纪思南有些慌张地解释道。

本就青筋暴起的唐可可攥着拳头走到来人身前,跳起来一把抓下了“她”的假发,道:“乔燃,你幼不幼稚?!”

“你们认识?”纪思南惊讶道。

“这是我的前男友。”唐可可深吸一口气,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道,“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我先走了。”说着,唐可可抓起外套、手包就冲出了屋子。纪思南正要追,却被乔燃拦住了。

“你让她一个人静静!”乔燃把纪思南关在了屋里,自己却玩儿命地追了出去。

走在楼下,唐可可没好气地打了个电话给刘楠。

“是不是你把我的行踪透露给那孙子的?”她咆哮道。

刘楠在电话那头“嘿嘿”地笑了起来,道:“我觉得那孙子还不算丧尽天良。要不然,你再处处试试?”

唐可可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

乔燃追了上来,连连向唐可可道歉。

“你说,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好?”唐可可突然停了下来,这倒是一头撞进了来不及刹住脚的乔燃怀中。她红着眼圈瞪着乔燃,道:“当初要离开的是你,现在不让我重新开始的还是你,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一边说着,一边捶打着乔燃。

往日乔燃脸上的戏谑神情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突然单膝跪下,冷不丁地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枚戒指,道:“糖糖,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他举着戒指,既严肃又深情,孤注一掷地等待唐可可那一句“我愿意”。

唐可可看着这个一脸妆容、穿着女装的男人,那认真的表情让她莫名觉得熟悉。她的心颤了一下,却还是咬着牙硬起了心肠。

“要跪的话,留着给我上坟的时候吧!”丢下这一句话,唐可可哭着跑远了。

她走了,没有电闪雷鸣和瓢泼大雨,夏天傍晚的凉风拂过,乔燃被汗水浸透的后背不觉一颤。

乔燃回到家中,还是觉得浑身发冷,他木然地躺在床上,多年的往事一一呈现在他的眼前。他似乎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唐可可的长梦。

彼时,刚毕业的他踌躇满志,唐可可希望他能留在家乡工作,他却说,待了二十二年的城市让他觉得乏味。

“你是觉得城市乏味,还是我乏味了?”唐可可质问道。

乔燃觉得,说出这话的唐可可格外陌生,甚至有一丝无理取闹的意味。

“你要非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乔燃这一句难听的话彻底伤了唐可可的心,她也像其他小姑娘一样,用分手来试探男朋友的心思。

她等待的是乔燃抱着她哄她,可那时一心只想去大城市打拼的乔燃丢下一句“分手就分手”,便独自踏上了离乡的路。

可他走了之后便后悔了,孤寂的出租屋寒了他的身,没有说得上话的朋友寒了他的心,但他最想念的,还是那个陪他走过岁月的女孩。他恍然觉得自己是世间最愚蠢的骗子,他骗了自己。

他努力工作,终于争取到了调回家乡工作的机会,可他无颜请求唐可可的原谅。

枕头湿了大半,乔燃便枕着冰冷的回忆睡着了。

5

唐可可以为纪思南会因为那晚的尴尬不愿再搭理她,可那个男人似乎根本没把乔燃的从天而降放在心上。他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计划着下个周末带唐可可去游乐场玩儿。

游乐场中,纪思南为唐可可规划今后的生活时,自然而然地牵起了她的手。

与纪思南在一起的日子不温不火,这个把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男人,也能给唐可可安稳的未来。唐可可想着,觉得这样平淡的美好似乎也不错。

“你要不要喝橘子水?”纪思南理了理唐可可被风吹乱的头发,温柔得令唐可可窒息。唐可可觉得,纪思南与乔燃的区别便是,一个会调皮地揉乱她的头发,另一个会一丝不苟地帮她整理凌乱的衣角。

眉眼弯弯的唐可可耸了耸鼻尖,点了点头,在阳光之下煞是清丽。纪思南笑着跑去买橘子水了。

可他刚握着两罐冰凉的橘子水转身,就听到唐可可尖厉的叫声,他循声望去,只见唐可可被一个衣着古怪的男子扼住了脖子,一把生了锈的刀狠狠地抵在她的脖子上。

“别过来!”男子朝着周围追击他的警察嘶吼着,抵在唐可可脖子上的刀更用力了,唐可可不住地颤抖,连呼救的本能也要丢失了。

警察为了稳住男子的情绪,停住了脚步,慢慢地把双手抬至了胸前做着制止的动作,以换取歹徒的信任。

“你有什么要求,慢慢说,先放了人质。”一名中年警察用缓慢而有力的声音劝诫道。

歹徒狰狞地吼着“别过来”,血红的双眼中满是癫狂。

游乐场的游客都慌慌张张地四散开来。纪思南看着这一切,双腿却犹如灌了铅一般沉重,橘子水罐在他的手中被捏扁了。

警察仍在交涉,而唐可可的雙腿不住地颤抖,她在人群中寻找纪思南,却在不远处看见了拿着橘子水止步不前的男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纪思南仿佛看到了唐可可眼底的畏惧,可他因为恐惧低下了头。

突然,一只绿色的“恐龙”从旁侧冲了出来,嘶吼着扑到了歹徒身上。“恐龙”发疯般地怒吼着,紧紧地抱住了歹徒。歹徒瞬间被激怒,转过刀尖刺向穿着厚厚的恐龙装的人,与此同时警察也迅速冲了上来。

紧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恭喜这位平民英雄,获得节目组提供的一万元见义勇为奖金!”不知从哪里跳出了一个拿话筒的主持人,瞬间,唐可可与“恐龙”便被摄像机包围。

主持人扶起无法回过神来的“恐龙”,温柔地帮他摘下头套,只见头套之下,是被汗水浸湿了头发的乔燃。而他的脸上,分不清究竟是汗水还是泪水。

“请问这位女士是你的爱人,还是萍水相逢的路人?”主持人把话筒递到乔燃的嘴边。

乔燃本以为自己就要死了,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呆呆地杵在原地。

“可恶!”纪思南一把甩掉橘子水,也不顾镜头,径直冲到乔燃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道,“你是不是跟踪唐可可?!”

乔燃似乎被打蒙了,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每个周末我都在这里兼职。”

纪思南这才想起瑟瑟发抖的唐可可,忙脱了外套给她披上,他揽着唐可可的肩膀,对着主持人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女朋友,抱歉,我们不接受采访。”说完便挤出了人群。

仍被“长枪短炮”包围的乔燃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的眼前只有宛若黑夜一般的颜色,连依稀的月光也不曾照进。

远处的夕阳渐渐西斜,拉长了所有人的影子。

“你前男友是心理扭曲吧?他想要操控你。”纪思南把唐可可送回她的家中,一边用温热的毛巾细细地帮她擦拭鬓角的汗,一边说道。

唐可可根本听不见纪思南在说些什,只是机械地点头。

“你受惊了,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吧。”纪思南摸了摸唐可可的头发。

唐可可苦笑着婉拒了。

送走纪思南后,唐可可便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

6

生活回归平静,乔燃不再突然出现在唐可可的生活中,她也与纪思南谈着不痛不痒的恋爱,可唐可可的心中总有说不出的滋味。

午休时,唐可可接到了纪思南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男人邀她共进晚餐,说有极重要的事情告诉她。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务必邀请你的前男友一同用餐。”

虽是商量,却在“务必”一词上刻意加重了语气。

于是,唐可可便与乔燃面面相觑地坐在了西餐厅中。

“思南临时有事,可能会晚些来。”唐可可打破了沉默。而那一声亲昵的“思南”,才当真让乔燃难以呼吸。

“他的确挺优秀的,也……”乔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也很适合你。”

“可可,抱歉,我来晚了。”纪思南绕到唐可可身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她的身旁。

乔燃有些尴尬地点点头,只觉得对面的两人似乎格外般配,竟有一丝刺眼。

服务生端来了三个精致的水碗,碗中漂了两片柠檬,本就如坐针毡的乔燃,端起碗一饮而尽。纪思南笑了出来,缓慢而优雅地将小毛巾沁在水碗中。乔燃更尴尬了,端着碗的手悬在空中。

纪思南清了清嗓子,把工作中凌厉的态度拿了出来,一来便掌控了全场。他说:“我很喜欢可可,也希望和她相伴走下去。过去我不曾遇见她的时候,谢谢你替我照顾她。”

“应、应该的。”乔燃只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纪思南顿了一下,扭过头望着可可,道:“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合适的妻子,我希望余生能与你相伴。”

唐可可的右眼皮突然跳了起来,她想起乔燃的第一次表白。

年轻的男孩一无所有,把洋甘菊编就的指环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他显然准备了一大段话,却在那时语无伦次起来。她记得当时的她用力地抱住了乔燃,一声声“我爱你”在她的耳边回荡。

乔燃觉察出纪思南在宣示主权,他深吸一口气,只想逃离这个修罗场:“我……我先走了。”他慌忙起身,不小心碰翻了桌上的红酒杯,雪白的桌布瞬间一片狼藉。

纪思南脸上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嫌弃。

“乔燃,别走!”唐可可鬼使神差地拦住了乔燃。

纪思南一阵疑惑,他本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现在……

他开口道:“难道,你还放不下这个曾经抛弃你的人?”纪思南见唐可可不说话,接着说:“你瞧他那副可笑的样子!”

唐可可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纪思南却有些急于证明自己,他一把抓住唐可可的手腕,不由分说地道,“只有我才能给你你想要的!”

似乎是纪思南的力道有些大了,唐可可“啊”了一声。

方才还想逃离的乔燃突然站定,他不能容忍唐可可受到一丝伤害。他的眼中闪着坚定的光,仿佛回到了唐可可初识他的那段时光。

“你根本不知道唐可可想要什么。”乔燃握紧了拳头。

纪思南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他松开唐可可的手腕,冲着乔燃叫嚣道:“你说什么?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他本以为乔燃会与他针锋相对,却见乔燃嘴角不屑地上扬,似笑非笑地别过头去。

纪思南显然忘记了应有的风度,抓狂地握住唐可可的肩膀,厉声道:“你说句话,难道你还对那个胆小鬼心存幻想?”

一句“胆小鬼”,深深地刺中了唐可可的心,她瞬间想起乔燃在游乐场的舍身相救,想起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唐可可一把挥开了纪思南的手,瞪着他道:“我就是喜欢你口中的胆小鬼,不行吗?!”她走到乔燃身边,回头又对纪思南说:“别装作一副你什么都很懂的样子,告诉你,我不稀罕!”

乔燃的震惊不亚于此时瞪大了双眼的纪思南,两人都不可置信地望着唐可可。

“乔燃,我们走!”唐可可一把牵起乔燃就往门口跑,兩人手牵着手,越跑越快。

他们不知道要跑去哪里,却大笑着向前冲,直到满身大汗,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两人坐在路边上,相拥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挂了一脸的泪花。

“乔燃你这个浑蛋,我的感情全让你破坏了!”唐可可一边哭,一边嗔怪道。

“唐唐,把我赔给你好吗?”乔燃轻轻地抬起手帮唐可可拭去泪水。

7

唐可可起初许的愿望实现了。

她发朋友圈晒节日礼物时,刘楠气鼓鼓地说她撒狗粮,而乔燃真的如她所幻想的那样在一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太贵了,下个月、下下个月都得吃土了!”乔燃鬼哭狼嚎道。

“送出去的礼物泼出去的水!”唐可可叉着腰,学起了乔燃欠揍的模样。

乔燃假装抹了一把眼泪,朝唐可可伸出手,道:“最近手头有点儿紧,借……”

唐可可立马瞪了回去。

“借你的手牵牵!”乔燃一把拉过唐可可的小手,痴痴地笑了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