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新浪微博:@不止是颗菜

——《不二之臣》番外

岑森和季明舒在结婚第三年正式相爱,第五年生下了第一个宝宝,第十二年生下了第二个宝宝。

生下琢宝的时候,季明舒三十四岁,看起来仍旧是二十出头的少女模样,个性中仍有不应属于这个年纪的天真。

这大概是因为被保护得太好,从两口之家到三口之家再到四口之家,岑森心目中的第一顺位,一直是季明舒这个长不大的“小金丝雀宝宝”。

结婚第十五年,一向活蹦乱跳的“小金丝雀宝宝”生了一场病,需要进行手术的那种。

起初是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而后发现了阴影。

季明舒平日張牙舞爪,实际上胆子就一丁点儿大。而且她很爱多想,就连节食饿晕都能给自己脑补出一场不治之症。等待结果对她来说,无疑是一场漫长的折磨。

对岑森来说,也是一场折磨。

季明舒没有在孩子面前表现出半点儿异样,甚至在岑森面前也假装轻松,嘴上总说着“我们家这么有钱,什么病治不好”,可某天夜里,岑森发现季明舒起了床,躲在阳台上偷偷地哭。

他缓缓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

季明舒哭得更凶了,声音呜咽:“你说我会不会是得了癌症。其实我……我好怕……我好怕死的……我好舍不得你,舍不得宝宝,真的舍不得……”

岑森轻揉着季明舒的脑袋,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侧辗转,可怎么也说不出安慰的话语。那好像是他前半生中,最无力的时刻。

那段时间,他和季明舒都瘦了很多。后来检查结果出来,是良性肿瘤,需要做切除手术。

岑森放下了手头的所有工作,全程陪护。

手术还算简单,完成得也比较顺利,但怎么说也是动了刀子。

术后,季明舒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活蹦乱跳的鲜活模样。可岑森恍然意识到,他们已经不像十几二十岁时那么年轻了。

季明舒生病时,他曾做过最坏的打算。

如果季明舒有一天先走,他会代替季明舒尽到为人父为人母的职责,把岑砚和岑琢抚养成人,看着他们成家立业,然后毫无牵挂地去找她。

他这一生本就孤独,因为季明舒,他才偷得许多温暖时光,总不能让这胆小鬼孤独地等很久很久。

记得很多年前,他去见南湾项目一个姓常的投资人。那位常先生是出了名的顾家,言谈间总说,钱是挣不完的,有时间要多陪陪家人。

那时他不以为意,现如今却觉得,得到再多,如果没有季明舒和他分享,好像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工作安排大幅缩减,很多事都放权给了这些年培养的岑家后辈。

他会为季明舒规划合理健康的一日三餐,陪季明舒逛商场、参加活动,和季明舒一起出门旅行,甚至早早规划起了岑砚长大后彻底将岑氏移权,两人旅居过二人世界的退休生活。

在摩洛哥旅行时,季明舒吵吵嚷嚷着要给她的好姐妹谷开阳和蒋纯寄明信片。

他也顺便寄了一张,收件人是季明舒。

上面用行楷写了一句话——

“宝宝,这一生或长或短,我都会是陪你走到终点的人,谢谢你毫无预兆地闯进我的人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