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有疾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耘灯

简介:

独孤照和洛嘉声曾是京城中人人歆羡的佳偶,直到他亲手杀死她的父亲。所有人都以为她与太子府的七十三条人命一同葬身火海,可后来,她竟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楔子

是夜,无月无星。

孟无笙一身夜行衣潜行在王府的游廊林木间,踏步无声。

大历摄政王独孤照,挟幼主把持朝政,为一夕之安割让国土于蛮夷,为一己之欲大兴土木收取重税,如今的皇城周边村落更有几十名童男童女失踪,孟无笙调查三个月,最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摄政王府。

黑暗中,她举起刀划在自己的手腕之上,血红的咒印直直地冲入沉睡着的男人胸膛。

第一章

孟无笙已在天罗地网中躲藏了半个月。

她逃离王府时身中两箭,半个月来不敢入城镇,专挑僻静崎岖的山路,如此以来不仅箭伤得不到救治,粮食与水亦得不到补给,终于昏倒在荒无人烟的古道上。

昏沉中,她嗅到了食物的清香。

孟无笙睁开眼看到的便是男子低垂着眉眼搅着米粥的样子。他的手指笋尖一般白而纤长,眉眼温雅似水,侧颜睫毛似羽扇轻摇。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这便是孟无笙对冷若焚的第一印象。

孟无笙是孤儿,独身浪迹江湖以接刺杀令为生,从冷若焚身上,她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情。

她从不曾想过有人即便清贫如洗,烹调野菜亦能有十八般花样。

孟无笙养伤三个月,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生还可以这样过。

孟无笙准备告别离去之际,冷若焚却病倒了。寒冬夜,她背着高烧昏迷的冷若焚,迎着风雪翻过一座山,终于寻到了郎中。

大夫说,他若休养得当,所剩的时间也不过三年。

孟无笙握紧他的手,眼泪簌簌而落。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喜悲竟已系于他一人之身,她知道自己再没有办法洒脱地离去。

她隐瞒了大夫的诊断,在冷若焚递上他家传的银指环时,笑着点了头。

他们没有钱置办婚礼,他跑到山上去摘回了满筐的梅花妆点草屋,她笨手拙脚地用红线缝制绣帕。她笑着打趣说她是拿不出嫁妆的娘子,他是付不起彩礼的夫君,天生一对,一切正好。

冷若焚喜欢叫她娘子,他饱读诗书,平日说话也带着文人吟惯诗词的文雅,“娘子”二字自他口中说出格外缱绻温柔,她却叫不出夫君。她耍惯了刀剑,刀光剑影直来直往,从无一分辗转,太温柔的人事总是容易让她感到为难。

从他救下她,到他们结为夫妇的五个月,她人生中至为幸福也至为短暂的五个月,就如一场幻梦,早在最初便注定了失去。

第二章

孟无笙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有绫罗绸缎、美酒珍馐,有雕梁画栋、亭台水榭,却独独没有冷若焚。

她在画舫的回廊间彷徨四顾,大声地唤他的姓名,却唯有回声空寂。

若有若无的檀香萦绕在鼻间,梦境与现实交叠,她翻身下床,眩晕袭来险些跪倒在地。

视线迷蒙中,她依稀见到熟悉、高挑的身影,笑问道:“若焚,我有些头晕,这是哪里?”

男子握住她的手,温声道:“莫怕,你只是服了助眠药后睡得久了些。这里是摄政王府。”

以金线绘制的四爪蟠龙在她眼前摇晃,狰狞而不可一世。孟无笙晃晃头,头部的昏沉让她一切反应都变得迟缓起来,她道:“你在说什么?”

男子握着她的手一紧,旋即松开手退开一步,她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对面的他郑重弯下腰深深一揖。

“非如此则无法解去你下的咒术,欺骗实非在下所愿,但姑娘既已嫁于我,以后我自会护你一生安稳。

“‘冷乃家母姓氏,‘若焚为昔日年少时取的号,在下复姓独孤,单名照。”

孟无笙的视线终于清晰,她愣怔地望着眼前身披蟒袍的男子,他高冠博带、玉冠束发,眼神内敛却也意气勃发,温煦无声中是淡泊宁静的气度,也是淬金断玉的锋芒。

他望着她的神情平静如水亦是不可捉摸,再不复冷若焚的脉脉温情。

独孤照,十八岁上战场,以一万人战胜敌军十万人、将三万俘虏尽数坑杀的上将军;十九岁带兵平定厉太子叛乱,亲手将其斩杀;两年后,先皇去世,挟幼主把持朝政,现在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独孤照按住她的肩,轻声道:“以后你不必再靠悬赏为生,也不必再受制于暗杀组织,我能给你平安富贵的下半生。我知你怪我欺你,可是你对我施咒在先,你我也算两清。”

孟无笙的手缓缓地攥紧,突然使力将独孤照的手甩开,抬手就向独孤照狠狠地打去。

“啪!”

他轻而易举地便握住了她的手腕,道:“解此蛊需与施咒人同食同寝一年,如今时间还未到。时间到了后,我自会放你走。”

第三章

独孤照每日都会来孟无笙居住的庭院。有次孟无笙半夜醒来,透过眼缝看见独孤照,他沿着床边轻轻躺下,似是疲惫至极,但还是撑起胳膊为她塞好被角,捂住嘴硬生生压下喉间的呛咳,不一会儿便睡得沉了。

孟无笙再无半分睡意,看月光透过雕花窗格散在独孤照的侧脸上。他嘴唇削薄,眉峰锐利,是一目了然的冷漠薄情的面相,可偏生又嘴角微挑而眼尾下垂,睫毛纤长,哪怕双眼紧闭时,都似含情一般温柔和煦。

这是她曾相许一生的夫君冷若焚的面容,却属于了大历的杀神独孤照。

她应当下手的,只要他死去,大历的人民就不必再因严刑峻法、苛捐杂税而痛苦不堪。

孟无笙攥紧了袖口的小刀,缓缓地坐起身。

“嗖!”長箭自窗格穿入,破空而来。下一刻,窗扇被轰然撞开,黑衣人持剑刺来,孟无笙正挡在独孤照身前,来人便当先向她而去。

孟无笙望着来人的身影呆怔住,却在危急时刻被身后一股大力猛然掀向一旁,独孤照将她护在身后,长剑直直地刺进了他的胸膛。

孟无笙再见到独孤照已是十日之后。此时已入夏,独孤照身上却披着狐裘。他面前摆着几案,正看着摞了两摞的奏折,脸色惨淡疲惫,神色却是惯常的平和温柔。

“不必觉得对我有所亏欠,但凡我那天有思考余裕,都不会为救你受伤。”

孟无笙紧盯着他,嘴皮动了动,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独孤照身子一抖,显然是咳疾犯了,怕伤口裂开,又硬生生地压了下去。孟无笙望着他,手攥得死死的,转开了视线。

半晌,他才抬头笑看向她:“也不必担心你的那位朋友。”

她霍然抬眼。

独孤照手指轻叩着桌面,娓娓道来:“白虎会,成立于九年前的‘平仓之乱后。那年朝野动荡,而各地又灾祸不绝,白虎会以赈济灾民为己任,迅速发展起了第一批成员。

‘扬天善是白虎会的公开口号,而私下里的口号则是‘诛佞臣。来刺杀我的人隶属白虎会,而你和她相识,对吗?”

他终于愿意撕下那层温情矫饰的面纱。听到独孤照这样讲,她反而放松下来,道:“你的消息很全。”

独孤照垂头一笑,说:“无笙,关于白虎会我知道得比你多得多。你可知道,你的师父并非什么草莽出身,而是先太子的亲信赵易?”

孟无笙神色大变,道:“你胡说,我师父他铮铮铁骨,怎会是逆贼?!”

他伸出手将一卷书递给她,道:“这是昔日‘平仓之乱叛党名册。还有,你的那位朋友在地牢里,你随时可以去看她。”

“孟无笙,你背叛了我和义父。”

她将牢房钥匙搁在一旁,轻声道:“青青,十四岁那年我高烧三日,醒来连自己的姓名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昏倒之前是你救了我。

“你告诉我,你的父母只因为饥荒时忍不住偷了块饼,就被独孤照立下的重刑杀了。那时我想,你的仇便是我的仇。”

女子横眉怒目,道:“我只恨自己为何要救你。”

孟无笙轻声道:“青青,你并非孤女,你姓赵吧。”

刑架下的女子整个人都僵住了。

“‘平仓之乱的起因,乃厉太子被查出以巫蛊之术训练死士十余年,所挑选死士最初皆是十岁左右的孩童,因蛊术尽忘前尘,从此为厉太子所用。此等伤天害理之事的幕后操作者正是赵易,而此人自叛乱后就不知所终。赵易——我们的师父,是你的生父。”

孟无笙神色平静,说话时眼泪却是滚滚而落,道:“我们几个师兄妹里,单失去记忆的就有五人,所以是巧合吗?”

月色清幽,长夜深深,他独坐幽篁吹笛,她将披风盖在他肩上,静默地退在一旁直至一曲终了。

她开口,直入正题道:“能否放了赵青青?我可以和你交换条件。”

独孤照放下笛子,微微苦笑,道:“你明知只要你说,我就会答应。不过——”他微微歪头,嘴角的笑意又变得愉快起来,隽雅温柔,道:“无笙既如此说了,我又岂有客气之理。抱我一下,可好?”

他站起身,在她未反应过来时已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

孟无笙闭上眼,缓缓地回抱住眼前的男人。

第四章

自那日竹林相拥已过去两个月,两人间无形的坚冰日渐消融。

她开始愿意去了解眼前的人,不是冷若焚,而是独孤照。

他勤于朝务、不耽于酒色财气,并非穷奢极欲之人,却不惜僭越也要耗巨资为自己建陵寝。举国皆说他横行朝野,他平日言行却是一身清正。

她所闻与所见的他,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

正是初秋时分,天高云淡,适合围猎。皇家车队后紧跟的便是摄政王府的车驾,独孤照与孟无笙同坐一辆马车,娇俏少女撩帘而入,道:“独孤哥哥!”

独孤照道:“公主这是又缠着皇上带你来了。”

能和皇上这般亲厚的,只有长公主洛诗妍了。她为人张扬跋扈,却生了个热络性子,时常去民间给贫苦百姓送粮食、衣物。

洛诗妍看了眼孟无笙,道:“你换侍女了?”

独孤照笑道:“说起来臣还没谢过公主上次送的补品。”

孟无笙心里不知怎的便“咯噔”了一声响,她垂下眼心神凝定,外界的声音便再不曾入耳了。

到达大兴山时已是黄昏,一行人宿在离宫。

独孤照星夜召了大臣议事,孟无笙心中烦闷吃了助眠的药丸,早早便睡下了。

“笙笙,答应娘,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大火熊熊燃烧,女子站在火前孤绝地目送她被人抱走,远去。火舌转眼吞没木梁,屋顶倾塌,将人彻底席卷。

睡梦中,孟无笙开始剧烈地咳嗽,汗水淋漓而下,她捂着胸口翻下床去,彻底清醒过来。

梦境还是现实?她环顾四周,烈火已跨过木门,将她团团围绕。

“独孤哥哥,别担心,各家女眷都救得差不多了。”少女跑得鬓发散乱,眼见独孤照带兵自山门跑来,急忙把他拉住。

独孤照环顾四周,道:“无笙没出来。”

“那叫侍卫快去救——”

她话音未落,他已挣开她的手,带着一队兵士冲入大火之中。

独孤照扶她坐起,为她递上一杯水。

孟无笙想起昏倒前的最后场景。廊柱即将砸落时,独孤照自大火中冲出,不要命般扑过来将她抱在怀中滚离廊柱。那时他衣衫狼狈、面容焦灼,早就没了平日的风度。她抬眼看着他,如今又是八风不动的模样,仿佛那日的失态只是一场幻觉。

“若休养得当,最多也只有三年啊……”大夫的话仿佛又在耳边响起。她垂下头,泪水转瞬自脸颊滑落,无影无踪。

独孤照搁下茶盏方转过身,面前的姑娘已扑进他的懷中。

他很快回抱住她,抬手轻拍她的背。

“无笙,不要怕。不论发生何事,都有我在。”

大厉举国尚武,女子善骑射者亦不知凡几。围猎当日,由长公主洛诗妍带头,一众女子骑马向围场内奔驰而去。经过王府席位时,洛诗妍勒马扬鞭,长鞭直指孟无笙,道:“你,随我同去。”

独孤照道:“公主若要人陪同,我点几个妥帖的人相陪。”

洛诗妍瞪向他,道:“我不要。”

孟无笙按住独孤照,站起身来向洛诗妍行了一礼。独孤照无奈,示意府卫为孟无笙递弓拉马,目送她们一行人入场。

“可会射箭?”洛诗妍张弓搭箭,长箭激射而出,直中高空大雁。

孟无笙闻言,轻声道:“从未接触。”

洛诗妍笑了一声,道:“独孤哥哥骑射高明,竟没教你吗?”她扭头看向孟无笙,道:“射箭都不会,徒有一张几分相似的面容,你凭什么和她比呢?”

孟无笙惊怔,道:“公主所说,民女实在不懂——”

洛诗妍轻哼一声,道:“也许你会觉得我卑鄙,但我洛诗妍从不讲虚言。在他独孤照心里,从来就没有谁能和洛嘉声相提并论,哪怕她已经死了九年。”

第五章

孟无笙将信件投入火盆,快步走开。

探听消息并不难。自那日听洛诗妍提起,她初时并不愿挂心,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她早已下定决心陪伴独孤照三年,可眼下只觉得悲凉彻骨,难以自处。

一卦信件几百字,已道尽厉太子之女洛嘉声的人生。

世人皆知独孤照大义灭亲,但已少有人记得,独孤照与洛嘉声当年是京城见者歆羡的神仙眷侣。

独孤照双亲战死,被厉太子收养长大,与洛嘉声青梅竹马。洛嘉声好射术,两人每每一同游猎。独孤照少时眼里揉不得沙子,待人皆是不假辞色,独独对洛嘉声堪称百依百顺的温柔。

洛嘉声风寒时想吃城西的小馄饨,隆冬时分,他寒夜策马由城东直奔城西已闭门的馄饨铺,花重金带回馄饨,还一时在京中被传为逸事。

可情深义重,到底还是被葬送。

后来厉王府被大火焚烧,王府上下七十三口无一生还,众人找到女子的尸身,怀中抱着的,是独孤照曾经亲手为她打造的弓箭。

那时距离洛嘉声及笄不过一个月,而那也是他们原定的婚期。如今九年过去,独孤照权倾朝野,却是至今未娶。

今日是十月初七,孟无笙记得这一天,就是太子府满门葬身火海的日子。她不知道这个日子对独孤照意味着什么,也许早已遗忘,也许是功成身退的自得,也许……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静了片刻后,他推门而入,与她对望微笑。他举止与寻常无异,直到他向前走了一步。

孟无笙冲上前,险险扶住了脚步虚浮的他。他顺势抱住她,埋头在她颈侧,信任而亲昵。

这是她初次见他醉酒。孟无笙闭上眼,紧紧地回抱住他。

她从未见过如此脆弱而失态的他。孟无笙觉得庆幸,也觉得痛苦,庆幸于他并非无情,痛苦于他当真深情。她用了将近半年,才接受了她深爱的冷若焚是独孤照的事实,可孟无笙哪怕和洛嘉声再相像,也不会是同一人。

第六章

独孤照以匕首随意划过食指,又拉过孟无笙的手轻划了个伤口,两指相对,鲜血交融。

一年之期已到,至此蛊毒解除。他收紧了两人交握的手,垂头看了半晌,轻轻笑了。

“无笙,你自由了。我也要走了,芜城告急,我必须带兵出征。”他转身向门口走去,道,“以后保重。”

独孤照带兵出发那日,大雪又纷纷扬扬。

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大雪,那时洛嘉声来送他,雪白的狐毛绲边下是冻得青白的脸,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这些年,他一直刻意避免记起她,一旦记起她,他好像就会失去前行的勇气。如今记忆模糊,能记起的也只有那句话。

那是他对洛嘉声最后说的话。

“声声,等我凯旋,娶你。”

那时的独孤照,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却不畏死。而今的独孤照,行将就木,盼着死去,却又怕极了死去。

临近城门,远远地,一抹红影催马而来,随着她身影渐近,连他都难掩惊讶。

女子微扬起脸冲他微笑,神采飞扬而又坚定温柔,是放眼望去冰封千里的唯一生机。

许是离了京城中的种种虚无繁华,他们的感情反倒落地生了根。

行军路上,独孤照开始讲述昔时他曾爱恋过的姑娘、朝堂的权力倾轧……讲述时眼中毫无笑意,字字却是平淡真实。

战场内外,他们相互扶持,是仿佛已相知十年的默契。

第七章

“无笙,我的寿命只怕已经不足一年。”

孟无笙拿来锦被垫着独孤照的后背,低声道:“不会的,你还这么年轻。”

独孤照闻言一笑,道:“无笙,你明知我的罪孽,我原就是罪有应得。你又何苦……”他闭上眼,笑意变得苦涩,道:“我不值得你的眷恋。”

孟无笙摇头道:“不说这些好不好?你先把药吃了。”

大捷后回归皇城的路上,她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分喜色。孟无笙隐隐明白,往日每一分笑意于他而言都是习惯性的伪饰,而今他身体的衰弱程度,已经让他无力负担。

这日,孟无笙端着药掀帘而入时,独孤照正垂头抚着长弓,嘴角罕见地挂着笑容。

“独孤家历代重骑射,先太子收养我后也未曾荒废,聘了军中前教头来教我骑马射箭。”

独孤照低头笑了起来,笑声苍凉,道:“独孤家祖训,焚身以火,以酬世人。一门忠烈,世代忠良,到我这里,却是败名无后,往昔荣光尽数湮灭。”

孟无笙心中疼痛,不愿让他再多思,道:“我朝尚武,改天你教我骑射好不好?”

独孤照闻言,眼中竟是有了光,道:“何必等改天?就现在吧!”

她再拦不住,只得给他披了大氅,两人一马向荒原而去。空旷的原野上,有禿鹫盘旋于半空。秃鹫刚猛狡诈,不是初学者所能应对的,独孤照一边向孟无笙讲解射术要领,一边搜寻野兔的踪迹。

搜寻半晌却是一无所获。孟无笙把玩着弓箭,试着拉弦,心中竟有一丝奇异的熟悉感,她轻声道:“我拿秃鹫试试好不好?”

独孤照没有法子,向护卫又要了把弓,预备着在孟无笙之后速杀秃鹫,以防被激怒的秃鹫攻击两人。

射箭发力务求底盘扎实,孟无笙毕竟初学不敢托大,便跳下马去。

“五平三靠是其宗,立足千斤之重。”脑中似有声音回响,她便不自觉地跟着念出,“开要安详大雅,放颊停顿从容。”

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她的注意力尽数凝在箭尖,全没注意到独孤照震惊的神色。

箭去,自秃鹫双眼精准穿过,秃鹫哀号一声砰然落地。

第八章

回京已有半个月,孟无笙始终没能见到独孤照。这日,她听说独孤照会早回府,便做了参汤,但未进得别院便被拦住了:“王爷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

她来找他从来是畅行无阻的。里间突然传来碎瓷声响,那夜的刺杀尤在她记忆之中,她惊惶道:“让我进去!他没吩咐你们拦我吧?”

府卫露出尴尬的神色,道:“的确没有,可——”

话音未落,孟无笙已然冲了进去。屋内有女子娇媚的声音传来:“我只说爱听碎瓷声响,可没让王爷摔这千金古董啊,您这可让小女子如何相赔?”

独孤照低笑一声,声音里少见地带了几分调笑缱绻,道:“你说呢?”

孟无笙的手悬在门上迟迟未落,终于闭了闭眼准备转身离去。却听独孤照突然扬声道:“谁在门外?进来吧。”

孟无笙拳头轻攥,咬牙径直推门而入。

独孤照正倚靠在床上,轻袍缓带懒懒地笑睨着她。他怀里拥着一名女子,鬓发散乱、香肩半露,大半个身子都藏在锦被里。

孟无笙扯出一抹笑,恭敬地行过一礼:“王爷,厨房吩咐的参汤搁在此处了。”

独孤照“啊”了一声,温和而又高高在上地笑道:“辛苦了。过去劳你照顾本王,本王已吩咐了人在臨安给你置办了田产,不日便让人送你前去。”

孟无笙霍然抬头,她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如此。

可是她本来也从未懂得过他。她明知他深爱洛嘉声,却因他的关照而得意忘形,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孟无笙,你怎么就忘了,怎么能忘了那因诅咒而起的纠葛?你原只是个命如草芥的江湖人,农户都不愿娶的女刺客。而他是出身名门、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当晚,孟无笙就打包好行李,将独孤照吩咐管家送来的房契、银两都放在桌上,打开门准备离开。出门,她却被一人拦住去路。

独孤照指着桌上所留的东西,问:“生我的气?”

孟无笙诚恳道:“无功不受禄。”

他柔声道:“今天是我对不住你。因为她听说了一些传言,觉得我对你……”他垂下头斟酌了下用词:“她觉得我对她不是真心实意。无笙,我只能送你走。”

孟无笙笑了:“过去从不知王爷竟是多情种子,我还道您深情只为一人。”

独孤照神色一变,紧接着不怒反笑,道:“你要是不带走这些,我现在就找人进来绑了你,把你和这房契、银两一块儿送去临安。”

孟无笙气得一把攥住独孤照的衣领,道:“你有病?”

独孤照定定地望着她,说:“你知道有多少人想为了报复我而伤害你?”孟无笙道:“那也是我的事,你凭什么干涉我?”他与她对视,面上怒意隐现,渐渐地,连眼睛都开始泛红。

她从不曾见过他发怒,心下一抖却不愿退让,死死地瞪着他。

独孤照伸出手,将她攥着他衣领的手一根根地掰开。孟无笙突然意识到两人如此情状何其幼稚,便也干脆地甩开手转过头,正要退后一步——

下一刻,他一只手揽向她,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垂头重重地吻住她。

第九章

她起初挣扎,直到苦涩微咸的温热液体滚落唇齿之间,心中刹那间如万蚁噬心,自此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力气。不知何时,她已攀住他的臂膀,二人额头相抵、唇齿交缠。

许久,他松开她,面容隐没在月光投不进的阴影中。孟无笙哑声道:“独孤照,你对我不是虚情假意,对吗?”

他喉结滚动,低声道:“不是。”

孟无笙张口,看他这般样子,心中亦是疼痛,她哽咽道:“为什么……”

独孤照轻轻地吸了口气,闭目不语。

她轻声询问:“因为……嘉声郡主吗?”为了赶走她还要找人做戏,她孟无笙何其荣幸。

孟无笙心下恍然,苦涩地点点头,道:“我明白了,都听你的。”

她抱起箱子向门口快步而去,忽听身后的人快步而来。

“笙笙!”

是笙笙,还是声声?

孟无笙摇头一笑,在独孤照走上来之前抢先关上门。因为她的动作,他似乎终于理智回笼,站在当地。

她透过门上的镂空雕花最后望了他一眼,嘴边弯起一抹笑容,道:“保重。”

独孤照买的宅子在临安城边的山里,位置隐蔽,人迹罕至。日子过得飞快,直到两个月后,侍卫通传了一位女子的来访。

“白虎会起事,眼下战事不利。”

孟无笙垂眼一笑,道:“所以呢?”

“不奇怪我为何来找你?”

孟无笙漠然道:“我并不具备可以被拿来威胁独孤照的价值。”

赵青青起身下拜,道:“见过嘉声郡主。”

满室静寂,孟无笙垂头抿了口茶,惊色迅速平复,手却是微微抖着。

赵青青见状一笑,娓娓道来:“先太子一事乃被人栽赃。当年是独孤照与当今太后里应外合,擒了先太子将其斩杀,又一把火烧了太子府,就此颠倒乾坤。

“如果不是有人刻意为之,堂堂太子府怎么可能被焚烧殆尽,除了你无人生还?当初陛下所下的明明是将太子府诸人软禁的命令,焚烧太子府是独孤照私自动的手。”

孟无笙垂眼一笑,下一刻却出手如电向赵青青抓去。几招过去便将对方按在桌上,她冷漠地开口道:“来人,将这位姑娘看管起来。备车,我要去皇城。”

第十章

孟无笙推门而入时,独孤照正低头吃着一碗小馄饨,没有看她。

她盯着那碗馄饨,片刻后忽然笑了,道:“很多年没吃过了,有点儿怀念。”

独孤照握着调羹的手一顿。

“我念出那句口诀时,你就知道了吧?为什么非要我走?”

独孤照终于停了口,淡笑道:“可能是我心中有愧。”

孟无笙的眼睛已经红了,道:“如果我会被这种理由说服,今天就不会来找你。”

独孤照站起身,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眼眶亦是微红,道:“你现在这种盲目信任独孤照的样子,真的挺像洛嘉声的。”

孟无笙正要说话,独孤照就打断了她,望着她的神色是已无法遮掩的哀伤,他道:“可是无笙——我不要你做洛嘉声。”

下一刻,他翻手为刀,迅疾地切向她的后颈。

刹那间,她已经神志全失。

“王爷,您真不留书一封说明真相吗?”

“启程吧。”

感受到握着她的那双手缓缓松开,她拼命地想醒来,但一阵香气袭来,孟无笙又沉入更深的梦境。

心里有个声音在拼命地呐喊:孟无笙,不能睡!

不能睡啊!洛嘉声!

时空倒转,万物流离。

记忆里,那天是独孤照返京的日子,她没等来独孤照,倒是父亲去了宫中一夜未归。母亲一直在府内布置着什么,似乎是叫府中人洒扫,她赖在父亲书房,缩在书架后看着话本。

冷不丁地就传来了母亲的声音:“我白夏族的愿阵是可颠倒乾坤的神通,誰料带来的却是灭顶之灾。当年大历皇族以我族人性命为祭,摆愿阵扭转国运,才有了如今的繁华。太子眼下是不成了,但仇还是要报,我可以为此而死,但我希望声声活着。”

她霍然睁大眼,下一刻却被人击昏——而那个人是她的舅舅,赵易。

“哥哥,今日我以太子府为阵,未来十年里,大历必将灾害频发、人心浮动,你借机招兵买马,待十年之期一到,大历国运将至尽头,到时自可取而代之。”

又一次听到母亲的声音已是决绝的托孤之词,她挣扎着醒来,看到的却是母亲挥手扔下火把的情景:“哥哥,带声声走!”

赵易将她强拉向已开启的房中密道,她大喊着“娘”,涕泪交加,却只能看着母亲越来越远。

“声声,答应娘,你要活下去——”

十一章

十年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独孤照因她父母而背负恶名罪孽,再不会有未来。他那般珍惜家族声名的人,到如今,名声与生命全部葬送。

愿阵是不能为世人所知的、必须埋葬的秘密。

洛嘉声什么都明白了。严刑峻法是为了在诅咒的扩散下收束人心,苛捐杂税是因要为破诅咒必须建造祭坛,而独孤照衰弱的身体,只怕是他借某种愿阵,将国运与己身关联,十年来把诅咒之力一点儿一点儿地腾挪给自己,打算在最后借着自己的死去彻底消解诅咒。

最后一步的消解诅咒,会是在哪里?

独孤照其实好酒,只是他爱的不是皇城的精酿,而是边关的烧刀子。

此时他潦倒地坐在陵墓大门前的汉白玉阶上,一只手提酒壶,一只手握酒杯,上望是青天无际,下望是碧色无垠。

人生如梦,他如尘埃。

“第一杯酒,敬父母亲、祖父母、太祖父母。不肖子孙独孤照,辱我独孤门楣,罪该万死,只盼能让孩儿到黄泉后膝下奉孝赎罪。”

“第二杯酒,敬苍生。十年间内有动荡灾殃,外有强敌环伺,罪在独孤照一人。而今陛下亲政,内乱息、外患平,浩劫将终。愿我大厉百年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他含笑一杯杯地饮下,声音回响在空荡的山间,一腔深埋了十年的热血丹心终于袒露。

两杯饮过,独孤照歪头笑看了空酒杯半晌,斟下第三杯。

“第三杯,敬声声,愿你幸福安康,此生来生,都不要再遇到我这样的人。”

“你是怎样的人?!”女子清脆的喝声骤然打断了他,独孤照微微地睁大了眼,眼前人已经跃下了马,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他的身边,抬手便抢了他的酒杯。

洛嘉声满脸都是泪,抬手斟满酒。

“这杯酒,洛嘉声敬独孤家长辈。洛家忝居江山之主,不担天下之责还祸及忠良之后,此为一过。”

又一次斟满。

“这杯酒,敬苍生。洛家辜负天下,十年灾祸,苍生受难,洛家亏欠百姓、亏欠山河,此为二过。”

洛嘉声晃晃酒壶,倒出最后一杯酒,泪水不停地滑落,她甚至已难以看清他的表情,只是努力地扯出笑容。

“最后一杯酒,敬摄政王——独孤照。你!不欠洛家,不欠天下,不欠洛嘉声!洛嘉声一定会好好活着,替父母、替洛家还对天下的亏欠。洛嘉声也一定会活成你想看到的样子,等着来世——去好好跟你相见。”

她没有留他。她知道,若要消解诅咒,他非去不可,她也知道,他绝不会为她而动摇。

他俯下身,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

最后,洛嘉声静静地站在原地与站在陵墓内的独孤照对望,他扬手丢下火折子,火焰转瞬连成一片,石门轰然落下……

洛嘉声再也忍不住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焚身以火,丹心成灰,以酬世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