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我心(二)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傅周

上期回顾:乔笺被宋然声说穿了心事,宋然声以为乔笺会因此恼羞成怒,却没想到她大度地对宋立声表示谅解。这让宋然声对乔笺有了新的认识……

宋然声哂笑。

乔笺知道他在笑自己,牙尖嘴利地反击:“宋先生虽然有过女伴无数,可是你绝对没有爱过她们,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真正爱一个人。”

“那我拭目以待,不知道到时候你知道宋立声做的一切后还能不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宋然声耸耸肩,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乔笺却喊住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希望我恨他?”

宋然声也不避讳什么,说:“怎样才能让一个厌恶的人痛不欲生?自然是毁掉他最重要的东西。宋立声最在意的是什么?无非是通过打拼得来的事业。如果我毁掉这些,你觉得会怎样?”

最了解自己的人果然是自己的敌人。宋立声以前吃过没钱的苦,因为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他很没有安全感,被宋然声坑了后,只从宋家得到了一笔可怜的创业资金,把这些年辛苦打拼的事业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宋然声每年都会给宋立声挖一个不大不小的坑,闹得宋立声的公司鸡飞狗跳。去年宋立声被害得差点儿破产,若不是乔笺将所有的积蓄给宋立声,他根本就挺不过去。好在后来宋然声没有赶尽杀绝。

“他以为自己真的强大了,拥有了一切,可在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发现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岌岌可危。蓦然回首,他发现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一无所有,这样不是更有趣吗?”宋然声好像在说一个有趣的游戏一样。

乔笺只觉得宋然声很可怕,她是知道他的手段的,即使不是商界的人,她也听说过宋然声狠厲的手段——他曾经收购两家公司的手段在金融界广为流传,他想要做什么从来没有不成功过。

这样的宋然声让乔笺害怕,她说:“宋然声,他毕竟是你的弟弟,不是吗?那些已经是上一辈的恩怨了。”

宋然声转过脸,冷冷地望着她,眼神冷得可怕,脸上的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再也不见半分,像是换了一个人。

“闭嘴!乔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你听清楚,我绝对不会放过宋立声的。”

乔笺只觉得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头顶,宋然声这句话完全激发了她的保护欲,宋立声受过那么多苦,她怎么能忍心看到他所有的努力一夕之间被他覆灭?

“宋然声,不管如何,我都会陪在立声身边,我不会让立声落到那个地步的。是,你手段高明,我们招架不住,大不了我陪他重新开始。”

“所以乔笺,你这是在同我宣战?”在这里还没有人敢同宋然声宣战,圈子里的人都要尊称他一声“宋少”,人人都想巴结、讨好他。

“是!”乔笺说得坚定。

宋然声倒是真正地笑了起来:“好久都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乔笺,我会给你一次机会选择,为你的勇气。只此一次,是不是与我为敌,你可得好好想清楚。”

第二章 误打误撞

【1】我想和她结婚

跟宋然声偶遇后回到片场,乔笺就接到宋立声打来的电话,宋立声想约乔笺出来见个面,正式介绍徐曼曼给乔笺认识。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亲人,而曼曼是我最爱的人,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乔笺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觉得宋立声残忍,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在他心目中一定有一定的分量。

“好。”乔笺仰着头,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乔笺向剧组请了一天假,见面的前一天,她就在为穿什么衣服发愁,将衣帽间所有应季的衣服都试了一遍,从晚礼服到日常的衣服。太隆重肯定是不行的,这并不是晚会,可是太朴素又不行,毕竟是去见情敌,她也想会一会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挑了又挑,试了又试,乔笺终于选定了一条枚红色的鱼尾连衣裙,这个颜色衬得她肤色莹白,身材高挑,美得不动声色。

约在一家苏州菜馆,地点有些偏僻,可是很有格调,菜馆是老式的苏派建筑,已经有了百年历史,是从苏州一块青砖一块青砖地拆下来,运到此地重新一块块拼凑而成的。他们订了一个包间,小轩窗正对着外面的假山,仿古的小桥流水,别有一番意境。

乔笺到的时候,他们两人早就到了。

见到她来,宋立声示意她坐下,取了茶具给她倒茶。然后牵起徐曼曼的手向她介绍:“这是曼曼,徐曼曼。”又向徐曼曼介绍她,“我最好的朋友,当红影视明星乔笺。”

乔笺取下墨镜,朝徐曼曼笑了笑,优雅地朝她伸出手:“徐小姐,你好。”

徐曼曼有些激动地握住她的手,惊叹:“我的天,你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美。立声跟我说他最好的朋友是你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我们认识已经十多年了。”宋立声笑着说。

徐曼曼的长相很是清纯,眼睛圆而大,鼻子不高但是小巧,脸很小,还有些许的婴儿肥,笑起来的样子十分甜美,仿佛依旧不谙世事,总之是个美女。而乔笺的长相属于大气妖艳型的,眉眼妩媚含情,是真正的明眸善睐。

乔笺心中黯然,原来宋立声喜欢这样类型的女子啊。

苏州菜口味有些偏甜,看得出他们很喜欢,可乔笺并不十分喜欢,她嗜辣。宋立声因为胃不好,向来口味清淡,所以以前乔笺都迁就他。此刻,乔笺突然心想:他知道我喜欢吃辣吗?乔笺又觉得自己矫情极了。

徐曼曼对演员这个行业很感兴趣,在餐桌上倒是问了乔笺好多行业问题。餐毕,服务员上了一壶好茶,茶香袭人,闲聊的空当,徐曼曼去了一趟洗手间。宋立声放下茶杯,突然神色认真地说:“乔笺,如果不出意外,我以后会和她结婚。”

乔笺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溅了出来,尽数溅到了她的手背上,而她却不知道疼似的,只是抬头望着宋立声,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你知道我的身世,其实我一直渴望有一个家,我希望在我累了、脆弱了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让我栖息的地方。”宋立声望着窗外,脸色带有向往的神色,“我想娶她,跟她在一起我觉得很快乐,在她身上我甚至可以嗅到家里的那种温馨的味道。”

乔笺愣愣地看着他,没有想到他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他的这番话好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她的心,然后将她所有的希望撕碎。

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乔笺回过神,才发现她的指甲掐入掌心,太过用力,指甲断了,锋利的断裂面划破了皮肉,鲜血涌了出来。

忍不住,再也忍不住了。乔笺站起来努力地装作镇定:“我去下洗手间。”她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取过墨镜戴上,遮住微红的眼。这时徐曼曼回来了,乔笺匆匆走了出去。

到了洗手间,乔笺才坐到马桶上捂住嘴哭。她恨死了自己,如果当初她直接向宋立声表明爱意,等徐曼曼再出现之时,他是否会有所顾忌,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乔笺压抑着哭声,此刻她终于明白,宋立声原来真的不属于她了,她抓不住他了。

知道他有女朋友后,她甚至想到过无数种将他抢过来的方法,最极端的是想用这么多年的情分去要挟他。可如果以他们之间的情分要挟宋立声,宋立声或许会跟她在一起,可是这些情分也会在他的愤懑中渐渐消磨殆尽,甚至真正地永远失去他,她不能冒这个险。

由爱生怖,不外如此。

她整理好情绪,洗了一把脸,又补了一个妆。她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得自嘲,再怎么美又有什么用呢?女为悦己者容,可宋立声不是那个悦己者。等回到了包厢,乔笺已经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她必须这样,否则会显得自己很可怜,也像个笑话。

晚上,乔笺回了剧组继续拍戏。

已经快到杀青的时候了,今晚的任务很轻,只有一场戏,大家的状态都还不错,几乎是一条过,连于云清的状态也非常好,将绝望、哀伤演得恰到好处,赵导也对她称赞有加。

十点钟就拍完了,乔笺卸了妆回酒店,因宋立声的事情心情低落,她想喝酒,可她是艺人,助理严格控制她的饮食。

乔笺等张琳琳回了自己的房间后,就偷偷溜出房间。她如果不去好好发泄一下,真的会疯掉。她现在什么也不想管,就是想任性一回。

于云清的房间在她的隔壁,乔笺路过她房间之时,发现门是半开着的,乔笺不由自主地朝里边望了一眼。

于云清房间的地板上摆了许多酒瓶,她坐在地上,怀里还抱着一瓶啤酒,一边哭一边喝。于云清也看见了乔笺,有了几分醉意,朝乔笺招了招手:“要不要过来喝点儿?”

乔笺本来不想理会,可看她这个样子,又忍不住走了进去。

于云清拿过一瓶酒递给她:“乔笺姐,其实你一直是我的偶像啊,我一直很喜欢你呢,他们说我和你长得还有几分相似呢,能和你拍戏其实我很高兴。”

乔笺这才注意到于云清的眉眼确实有几分同她相似,乔笺接过酒,问:“你助理不管你?”

于云清笑:“他们才不敢管我呢,我身后是宋然声啊。”她突然将脸凑过来一些,声音压低了许多,“你要保密呀,前天,他的助理给我打电话,说然声要给我一笔不菲的分手费。”她捂着脸哭道,“可我做错了什么?我那么喜欢他。以前很多人都跟我说过宋然声是怎样的一个人,可是我不信。”

原来是这样,说到底也是同病相怜。乔笺打开瓶子,碰了碰她的瓶子,仰头将酒喝了下去。这瓶是白酒,度数很高,有些辣,喉咙、食道都火烧火燎起来。她想醉,只有醉过去了才不会想起宋立声,才不会那样疼。

于云清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不再说话,抱着酒瓶小口喝酒。

乔笺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总之脑袋开始发晕,而于云清开始耍起了酒疯,她拉着乔笺的衣袖开始嘤嘤地哭诉:“你说他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我明明那么喜欢他。”

或许乔笺是真的醉了,脑袋有些不清醒,似有感同身受的难过:“喜欢他那就去找他,去争取他。走,我带你去找他。”乔笺把于云清拉了起来,就拖着她往外走。

出于做艺人的本能,即使有些醉酒,她們都还记得戴上墨镜、口罩和帽子。

两人踉跄着一前一后进了电梯,乔笺歪着脑袋问于云清:“你知道宋然声现在在哪里吗?”

宋然声每日都有不同的行程,唯有周四晚上不会有任何安排,他在江边有一套公寓,每周都会去那里安静地待上一晚。于云清跟了他两个月,从他身边的人那里打听出了他这个习惯。于云清虽然混沌,但还是想起了那个地址。

上了车,乔笺的手脚并不是很听使唤,一直启动不了车子,这才想起不能酒驾,于是在网上喊了一个代驾师傅。代驾师傅在开车时还回头望了她们两个好几眼,深更半夜,两个醉酒的女人,打扮成那个样子,开着价格不菲的车,实在令人浮想联翩。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于云清刚好看到了宋然声的车,她按下车窗,朝乔笺喊:“然声,是然声。”

“截住那辆车。”乔笺吩咐代驾师傅。代驾师傅还很年轻,他看到对方的车也是豪车,不免生出些八卦心理,于是开始加速,准备截住宋然声的车。

“宋先生,那辆车想截住我们。”宋然声的司机是退伍兵出身,对于这种小伎俩一眼便看穿。

宋然声稍稍按下车窗,那辆车看上去有些眼熟。这时,乔笺将车窗全部降下来,将头稍稍探出来:“宋然声!”车速太快,风将她的帽子吹了下来,头发散开。

“停车。”宋然声突然吩咐道。

【2】纠缠宋然声

乔笺拉着于云清下了车,朝宋然声的车走过去。她伸手拍了拍车窗的玻璃:“宋然声?”今晚温度有些低,应该会有霜降,可乔笺因喝了酒,一点儿也不觉得冷。或许是真的醉了,要是在平时,她肯定会躲宋然声躲得远远的,可是现在她不依不饶地敲着宋然声的车窗。

宋然声终于下了车。甫一下车,乔笺身上的酒气就浓烈得让他皱起眉。

乔笺去拉宋然声的衣袖,神色悲伤:“她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像她那么喜欢宋立声,可是他依然爱上了别人。

宋然声知道乔笺已然神志不清,他的眉头皱起,将她拉住他袖子的手指一根根地掰开:“乔笺,你这是发的什么疯?”

乔笺听到他这么说,松开了手,隐隐约约记起自己的目的,于是把于云清推到他怀里。

于云清也是浑身酒味,只是没那么浓。宋然声向后退了一大步,话几乎说得咬牙切齿:“乔笺!”他其实向来有洁癖,刚刚于云清完全扑到他怀里,他觉得衣服上都沾上了酒味,简直忍无可忍。

于云清确实被他这个样子吓到了。一则,其实她喝得没有乔笺多,头脑比乔笺清醒;二则,她或多或少是了解一些宋然声的。她本能地畏惧,这一畏惧,酒也醒了几分:“然声……”

宋然声睨着她,语气十分冰冷,像是变了一个人,说:“于小姐如果对哪个方面不满意,可以直接联系我的助理,或者我直接承诺你再加一套房子,一部女一号的戏,不知道于小姐意下如何?”

于云清打了一个冷战,额头开始冒冷汗,酒又醒了七八分,想起有人对她的告诫——宋然声最讨厌女人纠缠他了。

“宋……宋先生……”于云清支支吾吾。

宋然声抿着唇,这是他生气的前兆,于云清和司机都低头保持沉默。

可是乔笺还不知所谓,一脸茫然地望着他们。宋然声这时准备上车,乔笺下意识地去拉他,不让他走。可她脚下不稳,不小心往前一摔,整个人都撞到了他的背上,还不知死活地扣住他的手腕:“不说清楚不能走!”

她身上浓烈的酒气让宋然声眉头皱起,额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宋然声咬牙切齿:“好,好得很!乔笺!”宋然声是真的生气了,他一把拽过乔笺,“我今天就让你醒醒酒。”他把她塞进了副驾驶座,制止她乱动的手,给她系好安全带,脸色凶狠地走到另一边,打开门坐上了驾驶座。

宋然声发动法拉利的引擎,按下按钮,车窗降下,顶级车子伴随咆哮的引擎声弹射出去。

路两侧的灯光飞快地从宋然声脸上掠过,他下颌线绷得紧紧的,神情很是不悦。他也不说话,只一味地往前开。

车速有些快,天气已经冷了,风像薄刃一样刮过乔笺的脸,有些疼。她本能地伸手去挡脸,长发被风吹得乱舞。

乔笺想说话,可是刚一张口,风就灌进嘴里,喉咙发痒发疼,乔笺本能地咳了起来。她的头发有些长,被风吹起的发梢堪堪掠过宋然声的脸颊。

宋然声觉得有些痒,偏过头去看她,她还在咳,双手捂着嘴,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看上去有些可怜。

他觉得她应该是要清醒了,于是长指按下按钮,车窗升起,终于不再有寒风吹进来了。乔笺也终于不再咳,长发也柔顺地贴在脸颊上。她头发很黑,这样贴着脸颊更是衬得皮肤惨白。应该是被吓到了,宋然声心想。

“酒醒了吗?”宋然声的声音还是很冷。

然而乔笺被风吹得大脑发晕,神智更是不清,胃难受得不得了,她只觉得身边的那个人简直可恨,是他让她这么难受的。

乔笺是真的醉了,她开始哭哭啼啼:“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那么喜欢你。”最后甚至伸手去捶宋然声。宋然声反应快,握着方向盘一个左拐,下了高架桥,因为惯性,乔笺被甩在座椅上。

“看来你还是没有清醒。”宋然声蹙着眉,可他又不想与她再纠缠下去。这里离云山很近,那里有他的私人别墅,宋然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山上开去。

乔笺被这么一甩,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撇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委委屈屈地缩在那里。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有婆娑的树影从脸上稍纵即逝。别墅在山顶,可以俯瞰半座城区,这样望下去,山脚的繁杂红尘显得甚是热闹,而这山上则太清冷了。

将车开进去,有管家出来迎接。将车停在草坪上,宋然声下了车,他瞥了一眼还缩在车椅里的乔笺,对管家说:“派人送她回去。”

他这句话才说完,乔笺就自己解了安全带下了车,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去拉宋然声的衣袖。酒的后劲儿有些大,她是真的醉得厉害,可是她隐隐约约记得她是帮谁来找他的,帮谁呢?不记得了。他是谁?也不记得了,但是好像不能让他走。

“松手!”宋然声不禁撫额。

可是乔笺就是拽着他不放。宋然声又去掰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乔笺突然觉得很难过,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觉得好像有人不要她了,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不要她了。

在她最后一根手指被掰开之前,她主动松开了他的衣袖,往前狠狠地一扑,整个人直接扑进了宋然声的怀里,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她身上的酒味被风吹散了许多,没有那么浓烈,但是这对于宋然声还是无法忍受的。他有哮喘,平时最闻不得烟味,其次是酒味。

“乔笺!”因为生气,宋然声额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去拉她的手臂,可是他越拉,乔笺抱得越紧,甚至将整个头都埋在他怀里。为什么不要她呢?她不明白,为什么呢?乔笺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在他怀里小心地抽泣着。

管家误会了什么,识趣地退下了。宋然声有些无语,他是男人,如果他用力扯开她,当然是可以摆脱的。可是这样,乔笺肯定会受伤,宋然声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样对一位女士实在是一种非常没有风度的行为,也辱没了他良好的教养。

僵持了好一会儿,宋然声认命地叹了一口气:“乔笺,你究竟想做什么?”

话落,乔笺从他怀里抬起头。其实她今晚出门时已经卸了妆,帽子和墨镜在与他纠缠时都遗落了,宋然声这样近距离地看她,觉得她的皮肤依然是非常好,肤色瓷白,脸上没有任何斑点。

“不要丢下我,不要娶别人。”她喃喃自语,眼神似有哀求。

宋然声笑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啊,乔笺。”

他没有想到那天知道宋立声的恋情之后还能冷静与他辩驳的乔笺,这次竟然因宋立声向她吐露想结婚的消息崩溃成这个样子,不顾自己的艺人形象,喝醉酒深夜跑出来,当街纠缠他。这样的新闻如果被爆出来,她的形象都会毁于一旦。

乔笺这时松开宋然声的腰,伸手继续扯着他的衣袖,还偷偷地观察他的脸色,生怕他再甩开她,这完全是孩子气的行为。

宋然声也就不管她了,任由她拉着径直往屋里走,而乔笺则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穿过客厅,往二楼走去,宋然声房间有一个超大的浴室,他想泡澡。他身上沾染了乔笺的些许酒气,这令他十分不舒服,可是乔笺依然拉着他不放。

“乔笺,放手!”宋然声试图劝说她。

可是听到“放手”两字,乔笺下意识地将他外套的衣袖抓得更紧。宋然声无奈,也不再看她,直接将外套脱了下来。乔笺痴痴地看着手中的外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而宋然声趁她愣神的空当,闪身走进了浴室,反锁了门。

宋然声里面穿的是一件藏蓝色的羊绒衫,他脱衣服的时候发现胸口有一块位置比周围的颜色更深一些,伸手一摸,是湿的,应该是乔笺的眼泪。他微微偏过头,没有听到乔笺的声音,不知怎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宋然声才穿着浴袍出来。刚一开门,他就看到乔笺抱着他的衣服蹲在地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把脸埋入他的大衣里,好像抱着那件衣服就是抱着全世界。

宋然声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养的一只博美,每当它不开心时,就会把脸埋在自己的小窝里,后来他哮喘逐渐严重,那只狗便被送了人。

“乔笺。”他喊了她一声,她没应,宋然声走过去一看,才发现她竟然睡着了。

宋然声蹲下来,近距离地看她,她的眉毛长得极好,有些浓密,根本不需要画眉。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翠羽”一词,他甚至忍不住伸出手沿着她的眉勾勒了下去。

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宋然声赶紧收回了手。

【3】与宋然声过了一夜

头痛欲裂,眼皮沉重,乔笺不舒服地翻了一个身,陷入温暖柔软的羽绒被之中,意识慢慢回笼,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

乔笺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陌生的布置。黑色的丝绒窗帘,同色地毯上勾勒着暗红色的花,玳瑁灰的黄花梨床头柜。

这分明不是酒店!

她猛地坐起来,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被换掉了,现在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袍,这分明是一件男人的衣服!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跟于云清喝酒,后来呢?乔笺从床上跳下来,这是哪里?别人有没有对她做了什么?

心里慌乱不堪,连手都有些抖,又觉得很是懊恼,她昨天怎么就做了那样的蠢事?乔笺穿上地上摆着的拖鞋,深吸了一口气,将门打开走了出去。

右边有一个楼梯,乔笺下了楼梯来到一楼,房间很大,中式的布置,客厅墙角的案几上摆着一个石榴瓶,里面插了新剪的花。很快,有穿着制服的女管家走了过来:“乔小姐,早上好。”

“请问我的衣服在哪里?”乔笺抓着衣襟,神情防备,这样穿着别人的衣服站在陌生的地方让她一点儿安全感也没有。

管家的态度简直是毕恭毕敬:“乔小姐,您的衣服昨晚我已经拿去清洗了,衣服也是我给您换的。实在不好意思,因为先生从不带女客回来,这里没有准备女士的睡衣,您身上那套是先生没有穿过的新睡衣,希望您不要介意。”

乔笺这才释然一些,有人将乔笺的衣服送过来,换好衣服,乔笺试着套管家的话:“你家先生呢?”

“在晨跑,很快就回来了。”管家回答。

不久,宋然声回来了,他刚运动完,额上有些薄汗,穿着运动服显得很是精神。乔笺看到是他,完全放下心来,直觉告诉她,他不会对她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乔笺坚信他这点风度还是有的。

宋然声斜睨着她,看来昨晚她的确是惹恼了他,神情还是有些冷:“乔小姐,恕我直言,你以后还是少饮些酒,免得酒后失态。”

乔笺脑海里突然闪过几个片段,是她拉着他的衣袖不让他走,又突然冲过去抱着他的腰,似乎手下的温热触感隐约还在。乔笺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因着宋立声,她和宋然声的关系也比较尴尬。饶是乔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练就一身处变不惊的本领,她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乔笺轻咳一声:“宋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她昨晚確实太失态了。宋然声也不再理她,径直擦着她的身侧走了过去。

管家走了上来,带乔笺去吃早餐。桌上的早点琳琅满目,管家解释:“不知道您的口味,所以让厨师中式、西式都做了一些。”

乔笺要了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咬开面皮,汁水就溢了出来,香味都黏在舌尖,唇齿生香,实在是太好吃了。没过多久,宋然声就过来了,他换了一套衣服,头发刚洗过还有些湿,没有吹太干,额前的发丝微微耷拉下来。

他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他要的是面。他吃面的时候很是斯文,半点儿声音也没有。乔笺不由得想起了宋立声,其实不可否认,宋然声确实很完美,家世、长相和教养都是实打实的好,当年的宋立声敏感又自卑,他看到这样的宋然声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她又不由自主地心疼。

乔笺忍不住看了宋然声一眼,刚刚好,宋然声不知怎的恰好抬了一下眼皮,两人的目光就这样相遇了。

宋然声又不动声色地垂下眼睛。

别墅在山上,又是他的私人领域,根本没有公交车,等吃完早餐,管家安排司机送乔笺。

到达片场时,时间刚好不早不晚,乔笺从宋然声的车上下来的那一瞬间,整个片场都安静了。赵导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于云清则一脸震惊地望着她。乔笺这才反应过来,坏了,她一夜未归,早上宋然声又派车送她回来,他们肯定以为她和宋然声有种不可言说的关系了。

气氛有些凝固,众人脸色各异,有些好事者纷纷把目光投向于云清,他们都还不知道宋然声和她分手的消息,而于云清巴不得把宋然声跟她分手的事情瞒得紧紧的,乔笺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昨天晚上,于云清是亲眼看见宋然声带乔笺走的,孤男寡女,乔笺又喝醉了,能发生什么?于云清咬着唇默不作声。这样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剧组里都是人精,很快,他们该干吗就干吗去了,连于云清都调整好了脸上的表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下期预告:旁人自然是不敢随意编排宋然声的,但是心里会怎么想乔笺就不一定了。但这件事情在于云清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在不久的将来,乔笺的星途或许也会因此面临某些坎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