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不过沧海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傅周

简介:庆玉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个被她送进了监狱,一个被她伤得遍体鳞伤……

01

庆玉担任董事长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雪。

黄牌保时捷刚刚在公司楼下停稳,一大群人就迎了过来,甫一开车门,助理就撑开黑色的伞,替庆玉挡去飘来的风雪。

庆玉下了车,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她不动声色地拢了拢身上的大衣。不可避免地又想到了季越岑,如果他在身边,一定会将她小心地拢进他的大衣里,让她抱着他的腰取暖。

庆玉穿的高跟鞋鞋跟足足有十厘米高,但是庆玉走得健步如飞,穿过旋转门、长廊,搭乘专属电梯抵达二十六层。从电梯里走出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整面落地玻璃,正对着外面笋尖般的高楼,高楼挨着高楼,沿着江岸线蜿蜒。

会议室就在前面,那里面现在坐了一帮人,都等着庆玉过去,特助跟在她的身后低声说着待会儿需要处理的事务。庆玉突然脚步一停,站在落地玻璃前,问身边的助理:“今天是不是二十三号?”

助理一愣,但是立即回答道:“是的。”

如果现在要司机送她去季越岑那儿,应该还是来得及的。季越岑今天要离开,而这是庆玉最后的机会,他现在肯定在那里等着她。只是今天是她上任董事长的第一天,还有许多人对她的位置虎视眈眈,况且年末很多项目要处理,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在现在离开。

助理见她停下脚步,面露疑惑,只见庆玉仰头去望落地窗外的风雪。她的一双眼睛生得极好,清澈中似乎还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但是谁都不敢将庆玉真的当作小女生来看,她做事雷厉风行,颇有手段,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当上董事长。

见庆玉沉默的时间过长,而董事会那帮倚老卖老的人已经打电话来催促了,助理不得不轻声提醒:“董事长……”

庆玉这才收回目光,似乎是微微叹了一口气,才说:“走吧。”

她已经做好了选择。

02

庆玉是在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遇到季越岑的。

那时正是考试周,庆玉点了一大碗关东煮,在便利店靠窗的位置坐下,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厚厚的经济学书籍。

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街道上早就没有了人,灯光也暗了下去,整座城市似乎开始沉睡。便利店的灯光从玻璃窗透了出去,像是舞台的幕布忽然被拉开,落到观众席上,只可惜台下空空,而舞台也是沉寂。

学校其实是有通宵自习室的,但是庆玉实在很饿,于是便跑了出来,干脆在便利店看书。便利店的暖气充足,店里十分安静,只有庆玉翻动书页的沙沙声音。

打破安静的是轻轻的推门声,庆玉也懒得去看,直到有人带着很浓的泡面的味道,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庆玉这才侧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着流畅线条的男人的侧脸,真正的剑眉,几乎要斜斜地飞入鬓角,眼皮微微垂着,庆玉有一瞬间的惊艳。

季越岑刚刚从南海的一座小岛上回来,回到实验室的第一时间,就将采集回来的蝴蝶制成标本,他一忙就忘记了时间,等到饥肠辘辘,一看时间原来已经凌晨。

这是距离他实验室最近的便利店,季越岑实在是饿极了,便点了一份泡面,等落了座,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才微微抬了抬眼皮。

看到庆玉桌上摆着的书,以为自己打扰到了她,季越岑略带歉意地说:“抱歉。”

庆玉摇了摇头,随即说:“没关系,这本来就是便利店。”说完,她又埋头看书。

没过一会儿,季越岑便吃完了,付了钱匆匆离开了便利店。

庆玉没有想到第二天还可以遇见他,亦是在凌晨两点,两人先后走入便利店,当看清对方的脸后都愣了一下,随即相视一笑。

“竟然这么巧。”季越岑开口道。

“是啊,这么巧。”庆玉笑着说。

两人默契地点了一杯面,准备坐在一块儿吃。寂静无人的夜晚,两个陌生人各自捧着一杯泡面取暖,肩并肩地坐着。

或许是深夜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或许是食物的香气,庆玉忍不住问他:“你每天都会这个时候来这里吃东西吗?”

“并不是。”季越岑向庆玉说起他最近制作的标本,他又问庆玉,“你呢?”

庆玉就和他说起自己的考试,说说笑笑间,那一杯面就吃完了。吃完了面,他应该要走了吧,庆玉心想。她只觉得时间太短,相谈甚欢,竟然有些许的不舍。

季越岑却没有动,他静默地坐着,过了一会儿才说:“你要在这里待到几点?”

“三点。我明天要考试,所以要早一点儿回去睡觉。”庆玉回答,不知为何,她又说,“其实书上的内容我早就能背了。”

季越岑驚讶于她的用功,庆玉似是知道他所想的,接着说:“因为我要考第一啊,全校第一还不够,我一定要比一些人更聪明,才能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倔强又难过的光芒。她看上去很孤独,季越岑很有礼貌地没有问是什么事儿,而是说:“那我坐在你身边,会打扰到你吗?”

庆玉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晚上,季越岑静静地坐在庆玉的身边,看着庆玉认真地看书写字,等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他才替她拉开门。

外面寒风凛冽,将他黑色大衣的衣摆吹开,季越岑走在前面替庆玉挡去寒风,庆玉望着他的背影想:他可真高。

是季越岑送庆玉回的学校,庆玉下车前望着他,轻声询问:“等我考完试了,可以去你的实验室看蝴蝶吗?”

“当然可以。”他点头允诺。

03

庆玉去找季越岑的时候,正是雪后初晴。

实验楼下有门禁,庆玉上不去,于是打电话给季越岑,很快,季越岑便穿着白大褂走了下来。

庆玉穿着红色的呢子大衣,头发柔顺地披散着,脖子上围着白色狐狸毛围巾,脸上还化了妆,饱满的唇被勾勒过,真正的娇艳欲滴。季越岑看到这个样子的庆玉有些惊艳,上一次,她还是一副学生打扮,穿着宽松的羽绒服,头发高高地扎成丸子。

庆玉望着他笑,明艳不可方物。

她朝他走了过去,说:“我是来看蝴蝶的。”

季越岑低头望着她,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于是说:“上去吧。”

庆玉跟在季越岑的身后朝楼上走,实验室很大,外面却装修成了展馆的样子,透明的柜子中,是一只又一只漂亮的蝴蝶。

庆玉惊诧于它们奇异的美,凑到玻璃展柜前,细细地看着,每走一步都会发出一声惊呼,甚至忍不住将手指放在玻璃上轻轻地摩挲着。季越岑被她这样孩子气的动作逗笑,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你想不想看我这里的镇馆之宝?”

“镇馆之宝?”庆玉扬起声音。

季越岑用食指抵住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声音道:“不能被我的学生听到,不然他们会说我偏心。”

他是一所大学的特邀教授,带了几个学生,虽然现在已经放假,但仍有学生在做实验。庆玉忍俊不禁,学他的样子,悄悄踮起脚,凑到他的耳边,唇几乎贴着他的耳说:“好呀。”

她的气息温热,似乎还有草莓的香甜,微微刮过耳郭,让人喉头发痒,季越岑掩唇低咳了一声。

那些珍贵的标本放在单独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专门的仪器,来保持室内的温度和湿度的恒定,庆玉这会儿惊叹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房间里有一只保险箱,季越岑走过去把保险箱打开,戴上白色的手套,将装着蝴蝶的玻璃盒拿出来,向她介绍:“这是一对金斑喙凤蝶,我从拍卖会上拍回来的。”

那只蝴蝶展开的翅膀彰显着华贵雍容,季越岑将它的标本放在保险箱里,足以看出它的珍贵。他从来不肯轻易示人,现在却舍得拿出来给庆玉仔细观赏。

“这些标本都是怎么做的啊?”庆玉惊叹之余好奇地问。

“想学吗?”季越岑勾起唇望着她。

庆玉点了点头。

季越岑又将庆玉领到标本实验室去,操作台上已经摆了东西,季越岑让庆玉坐了下来,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教她:“先用昆虫针固定,然后用玻璃纸压住翅膀。”

庆玉用镊子夹着蝴蝶的翅膀慢慢地展开,可是她害怕将翅膀夹碎,动作太过小心翼翼,以至于一直没有成功。

季越岑不得不俯下身握住她的手,一点儿一点儿地带着她的手动,告诉她:“要这样夹。”他手心的温暖庆玉感受得分明,可很快,他就松开了她的手。

庆玉试着用季越岑教的方法去做,果然,很容易就做到了,她高兴地转过头:“季越岑……”她不小心撞上了他的唇。

庆玉的动作太突然,而季越岑看得太专注,两人又挨得极近,季越岑根本来不及避开,唇上的触感分明,两人微愣。最后还是季越岑微微向后退了退,又直起了身,怕她尴尬,他尽量装作若无其事。

他唇上沾有她的口红,复古红的丝绒膏体粘在他的唇上显得魅惑,庆玉眸光微闪,又转过目光望着操作台,眼睛微微垂着,轻声地说:“我刚刚成功了。”

“我看到了,很好。”季越岑回答她。

庆玉的脸颊微红,她忽然站起来,对他说:“我今天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找你。”

季越岑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于是说:“我送你。”

庆玉却一脸为难,好一会儿才说:“不用了,你先照照镜子再出去,免得你学生笑话你。”

等到庆玉走后,季越岑才明白她的意思,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里涌上笑意。

04

庆玉从季越岑那里离开后又去了一趟医院,回半山别墅时已经过了晚餐时间。

许南州正坐在客厅里,看到庆玉回来,不免问了一句:“怎么现在才回来?”

“我去醫院看姐姐了,我这学期学业忙,都没怎么去看她。”庆玉回答他,对去季越岑那里的事绝口不提。

说起庆柔,许南州眼里浮上温柔的神色:“你姐姐还是老样子,和她说话依旧是无知无觉,就像是睡着了。”庆柔出车祸已经八年了,但是这些年她一直没有苏醒过来。

庆玉叹了一口气,也坐了下来。

许南州将目光转向庆玉,不得不说,庆玉长得越来越像庆柔,尤其是穿上红色衣服的时候,跟庆柔一样的明艳动人。恍惚间,许南州似乎又看到了曾经的庆柔,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她的脸颊。当距离庆玉脸颊只有咫尺的时候,许南州方才大梦初醒。

她似乎对他的失态一无所觉,而是眼睛微红地说:“姐夫,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我一直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我什么都护不住。”

八年前,庆柔和许南州是一对恋人,他们非常相爱。但是许南州的出身不好,庆柔的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经历了千辛万苦,两人的关系才得到认可。就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庆柔和父母在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的路上出了车祸,父母当场死亡,而庆柔成了植物人。

当时庆玉才十四岁,那个时候,各路心怀鬼胎的人依次登场打庆家公司的主意,是许南州杀伐果断地把局面稳了下来,守住了庆家的产业。这些年来,都是他在打理公司,将生意做得越来越好。

“除了姐姐,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庆玉语气戚戚,又似有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再过半年,我就要大学毕业了。”

听庆玉说这样的话,许南州的神情也有稍许的惘然,他喃喃道:“是啊,你就要大学毕业了。”说到这里,许南州又问:“对于实习你有什么打算? ”

“当然要姐夫你给我安排职务啊!如果我做不好的话,我还可以找你撑腰。”庆玉理所当然地拉着许南州的衣袖撒娇。

庆玉可以说是许南州看着长大的,庆柔一直宠着她,后来许南州也把庆玉当妹妹来宠,或许是很少见到庆玉这样子撒娇了,许南州有片刻的心软,问她:“你想要什么职务?”

“姐姐当年是什么职务,我就要什么职务,我做任何事情都要向姐姐看齐。”庆玉笑意盈盈地说。

许南州的脸色微微一变,庆柔当年的职位是财务经理,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个职位可能不太适合你,再说哪有人实习就做经理的。”

庆玉很失望,似乎有些赌气地说:“姐夫,你是觉得我没有姐姐聪明吗?从小,爸妈总是夸姐姐聪明。”

许南州望着她赌气的样子,突然就笑了,说:“你想做,那就做吧。”

庆玉回到房间,走进浴室,将洗脸台的水龙头打开,一遍遍地清洗自己的双手,等洗得双手指尖发皱,她才抬起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神冷漠得可怕。

旁边放着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是季越岑发来的信息,庆玉的眼神才柔和了下来。

05

庆玉的这份工作是意料之中的不顺利,手底下的人表面对她恭敬,实则阳奉阴违,但是庆玉并不着急,默默地将这些人记在心里。

这天,庆玉在办公室待到晚上十点,她是在查以前的账目,但是账面上干净得不得了,完全看不出问题。庆玉看得眼睛酸疼,终于决定下班。下班后,她也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去实验室找季越岑,只有在他那里,她才能安下心。

自从上次无意的那个吻之后,两人之间越发暧昧,而不久前季越岑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两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见到她来,季越岑搂着她的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皱着眉说:“怎么又瘦了?你这份工作怎么这么辛苦?”

庆玉搂着季越岑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脸,小声嘟囔着:“好饿啊,我还没有吃饭呢。”

“又没有吃饭?”季越岑心疼得皱眉,于是拉着庆玉去他家。

“去你家干吗?”庆玉不解。

“给你做饭啊。”季越岑说。

庆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季越岑会做饭就不用凌晨两点跑去便利店吃泡面了,但她还是任凭他拉着自己下楼。

季越岑的车停在下面的露天停车场上,已经是春天了,但是这几天倒春寒,冷得要命,刚从实验楼走出来,庆玉就被寒风吹得直打哆嗦。

风呼呼地吹着,车子停得有些远,季越岑看到庆玉抖成那个样子,便解开大衣的纽扣,拉开大衣将她裹进怀里。他低下头嘱咐庆玉:“抱着我。”庆玉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里,他的怀里很温暖,还有淡淡的海盐味道,庆玉忍不住将脸埋在他的羊绒衫上。

等到了家,季越岑就去厨房给庆玉煮吃的。庆玉摸了摸鼻子,原来他真的会做饭。

不一会儿,季越岑就端了一碗面出来,颜色好看得不像话,里面竟然有肉丝,上面还卧了一个荷包蛋,香味更是弥漫。庆玉惊讶地咋舌,一尝味道,更是出乎意料,竟然真的很好吃。季越岑望着她脸上变化的表情,笑出了声。

庆玉的头发没有绑起来,发丝微微垂了下来,她不得不空出一只手抓住头发。季越岑见了,走到她身后,将她的头发一缕缕地抓在手心。他的动作轻柔,庆玉一愣,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

那年她十三岁,一天晚上,她口渴下楼来喝水,却发现厨房的灯是亮着的。

她远远地看到庆柔坐在餐厅里,而许南州挨着她坐着,手里捧着一只碗,一口一口地喂着庆柔喝粥。庆柔面色含羞,而许南州眉眼温柔。可以看出他们是真的很相爱,因为两人之间的气息都那般黏腻,好像他们之间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那个晚上,庆玉鬼使神差地站在楼梯上,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们。

季越岑见她停下来,还以为是不合她的口味,庆玉却握住了他的手,将脸埋在他的掌心,轻声说:“我只是想起了我姐姐。”

庆玉和季越岑说起了庆柔和许南州的故事,等说完这个故事,庆玉很是惆怅,似乎还陷在往事中,声音近乎是喃喃自语:“那个时候我就想,我以后一定要像姐姐那样,找一个那样爱自己的人。”

季越岑抱紧怀里的庆玉,轻轻吻了她的侧脸:“你现在找到了,我会永远这样爱你。”

06

慶玉在公司待了半年后,终于揪到了一笔账,这笔账明面上做得极好,但是一细查就能发现问题,而做这笔账的就是许南州的人。

庆玉当机立断,拿着报表就去找许南州,也不让秘书通报,直接闯入了他的办公室,她气呼呼地说:“姐夫,你看这个,你那样倚重曹经理,他竟然背着你做假账,吞公司的钱。”

许南州看着庆玉,过了一会儿才接过她手中的报表,只是大概地翻了翻,然后云淡风轻地说:“知道了。”

庆玉愣了一瞬,又说:“他这个假账的金额可不少,不应该马上查清他究竟吞了多少钱吗?”

许南州将报表放在桌子上,毫不避讳地说:“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庆玉诧异地望着他,仿佛是难以置信。

许南州一直望着庆玉,看到她这个反应反而笑了:“庆玉你在瞎想什么呢?我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应付上头查账。”

庆玉松了一口气,又听许南州说:“你就是沉不住气。”

庆玉闷闷不乐地回答道:“你是老江湖,我哪能比得上你,再说,能看出这笔账有问题,说明我已经很厉害了。”许南州被她这样孩子气的话逗得笑出了声。

从许南州办公室出来,庆玉回到自己办公室,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许南州怀疑她了。

这份报表是他故意用来试探她的,这半年,庆玉一直在查账务,她明明知道账有问题,却怎么都查不出来。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就被她发现一笔有问题的账?所以庆玉只好将计就计,装傻充愣。

应该是打消了许南州的怀疑,庆玉想。这些年,自己一直将这个面具戴得很好,在他面前装娇憨、装天真。她曾经是那样信任他,可是他背叛了姐姐。

两年前,许南州生日那天,庆玉来公司找他,秘书不在,于是庆玉直接将他办公室的门推开,然后被里面的一幕彻底惊到。秘书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搂着她,两人忘情地拥吻,浑然不知庆玉站在门外。

后来庆玉通过可靠的董事才知道,许南州买了公司许多小股东手上的股份,现在他手上的持股率很高,他又私下转移了许多资产,做得很漂亮,没有留任何把柄。或许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永恒的东西吧,许南州当年那么爱庆柔,最后他还是变心了,或许他当初是真的想替她们姐妹俩守住公司,可是最后他还是抵不住金钱的诱惑。

许南州和庆柔还没有领证,他得不到任何东西,而庆玉总会接手公司,这八年他的打拼,只不过是替别人做嫁衣裳,所以他的真心跟着对庆柔的爱意一样一点儿一点儿地磨灭。

通过这八年,许南州成了公司真正的主人,公司里都是他的心腹,可是公司是爸妈辛苦打拼来的,庆玉又如何甘心将这偌大的产业拱手让给背叛姐姐的人?

庆玉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现在不是许南州的对手,他比她大九岁,经历的比她要多得多。不管她怎么伪装,有一天许南州总会发现的,到时候,他对姐姐的感情还剩几分呢?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如果,找一个跟许南州势均力敌的人帮忙呢?可是没有利益关系,谁会这样帮她呢?庆玉想到了联姻,可是季越岑怎么办?庆玉不敢再想。

07

和季越岑提分手,是庆玉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为什么?”季越岑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大概是我不喜欢你了吧。”庆玉云淡风轻地笑笑,说完,起身离开。

季越岑追了上来,拉住庆玉的手,望着她的眼睛,几乎是咬着牙说:“我不信。”

望着季越岑微红的眼眶,庆玉心里忽然涌上悲哀。他一定是很喜欢自己的吧,连眼神都那样小心翼翼地压抑着,她却要辜负他的喜欢了。

她不得不那样做,为了爸妈,也为了庆柔。

庆玉深吸了一口气,将他的手指一根根地掰开,语气憎恶地说:“季越岑,有点儿风度好不好?我就是不喜欢你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喜欢。”嘴上虽这么说,她却是不敢再看他,将他的手掰开后,庆玉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一点儿风度也没有。

上了车,庆玉将车顶盖全部降下,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直接往高速路上开,她想要发泄心中的烦闷。风呼呼地吹了进来,像刀子一样刮过脸颊,庆玉终于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是眼睛酸涩得厉害,眼泪就是流不下来。

庆玉没有想到季越岑一直跟着自己,她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他的车。她心里发酸,知道他一定是放心不下自己,即使在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

那天庆玉在高速上开了许久的车,直到天色渐晚,她不得不返程。

而季越岑一直远远地跟着她。

可是再难过,庆玉也不得不实施自己的计划,她将圈子里的未婚男性筛选了一遍,终于选定了其中一个叫陈铭的男人。陈家跟庆家还有业务往来,庆玉利用这个便利,将陈铭约了出来。

他们约在一家法国餐厅,庆玉比约好的时间提前了十分钟,而陈铭则是踩着点来的。陈铭看上去倒是风度翩翩的好模样,看到庆玉,他眼前一亮。陈铭应该是喜欢庆玉的,这顿饭之后,陈铭频频对庆玉献殷勤,又是邀请她吃饭,又是请她看电影。

甚至许南州都知道了陈铭对庆玉的追求,还笑着让庆玉答应。

本应该高兴的,庆玉心里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这天,陈铭送庆玉回市区的公寓,他依依不舍地朝庆玉告别。等陈铭走了,庆玉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淡去,她只是觉得累,正想转身上楼,却没有想到季越岑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庆玉。”他喊她,声音有些沙哑。

好久没见到他了,庆玉只觉得他瘦了,清癯的脸庞更显骨感。庆玉贪婪地望着他,几乎以为这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她走过去,想伸手去触碰,可是又堪堪停住。

像是清醒了过来,庆玉红着眼睛,狼狈地想转身逃离。可是季越岑动作更快,自她身后紧紧地拥住她,那样用力,像是要与她融为一体,再也不分离。

“你放开我!”庆玉哽着声音,又狠心地说,“你看到刚刚那个人了吧,我以后会和他结婚!”

“可是你根本就不喜欢他,你喜欢的人是我!”季越岑神色痛苦,将庆玉转过身来,他双眼通红地望着她,“你如果真的不喜歡我了,为什么你刚刚一点儿都不快乐,你现在为什么又要哭呢?”

原来自己竟然哭了,庆玉抚上脸颊,满手的眼泪。压抑的情绪此刻全部爆发出来,她低吼着:“我喜欢你有什么用,你能帮我夺回公司吗?你能帮我对付许南州吗?我那么信任的一个亲人,可是他背叛了姐姐,我对付不了他,只好想办法联姻。”

季越岑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对庆玉更是心疼得不行,他小心地搂住她安慰道:“庆玉别怕,我帮你,我可以帮你。”

庆玉想推开他,可是他力气太大,她只好在他怀里挣扎:“你拿什么帮我,你只不过是一个穷教授!”

季越岑将她搂得更紧,在她耳边说着:“季家够不够,季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够不够?!”

庆玉愣住,几乎有些迟钝地说:“哪个季家?”

“还能有哪个季家。”当然是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季家。

08

许南州没有想到季家想跟他合作一个大项目。

季家在圈子里的地位非同小可,许南州非常重视这个项目,当季越岑约见他时,许南州提前了半小时赴约。

当许南州到的时候,季越岑已经等在会所了,见到许南州来,季越岑朝他伸出手:“久仰。”

许南州回握:“没有想到是季公子负责这个项目,据我所知,季公子一向不插手公司的生意。”

“家父年岁渐长,我迟早会接手公司的。”季越岑笑着说。

寒暄之后,季越岑总算说出自己的来意:“我们是综合考虑过后才决定和许总合作的。这次定做的零部件是要用到我们公司的专利产品上,所以合同方面我们还想签一份保密协议。如果许总这边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会将这个项目全权交给贵公司。”说完,季越岑将合同递过去。

等回了公司,许南州将合同书交给公司的律师,确认合同没有问题之后,许南州签署了合同。

季家要的零部件对机器要求很高,许南州花了大价钱更新了机器,没想到零部件生产到一半的时候出了大问题,季家零部件的图纸被泄露了。

季家当即将许南州告上法庭,如果败诉,公司将要面临高额的赔偿金,因此公司的股票一跌再跌,股民们纷纷抛售,而庆玉则抄底大量购入股票。祸不单行,公司的资金链又因此发生问题,一环出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浮上了水面,那些陈年旧账也都被翻了出来。

搜集到了足够多的证据,庆玉以许南州职务侵占罪的名义起诉了他。

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定就此摊牌,警察来的时候,许南州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庆玉,竟然是你?在这个时候,你的确是最容易扳倒我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公司该怎么办?我们跟季家还在打官司。”

“我会撤诉。”季越岑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庆玉的身后。

许南州明白了一切。

庆玉望了许南州片刻,对着警察请求道:“我想和许南州单独说几句话。”

在许南州的办公室,庆玉问他:“你还喜欢我姐姐吗?不,我应该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姐姐变心的。”

听到庆玉这么说,许南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脸上终于有了愧疚的神色:“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两年前你生日的那天,我全都看见了。对我而言,你其实是一个亲人,可是你背叛了我们。”说到最后,庆玉的声音有些哽咽。

许南州终究是喜欢庆柔的,他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那些被他遗忘的过往又开始清晰地浮现。他是真真切切地深爱过庆柔的,即使她出了意外,他还是那样爱她,可是后来,他被沿途的风景迷住了,终于失去了本心。

“这几年,我一直在想我要如何扳倒你,我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最便捷的方法,于是我找到了季越岑。”庆玉说。

许南州沙哑着声音说:“我曾经是真的以为我可以永远爱庆柔的。对不起,你以后一定不要学我,为了这昙花一现的东西,最后把自己弄得这样的狼狈。”

“我知道。”庆玉说。

“庆玉,你回头看。”许南州忽然说。

办公室的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了,季越岑正站在那里。

09

许南州被警察带走后,整个公司就只剩下她和季越岑。

天色渐晚,办公室内没有开灯,两人站在昏暗中。

最终还是季越岑先开口:“庆玉,我心甘情愿地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我也不会因为生气而报复你。你知道,我永远不会伤害你,我只想知道,你对我究竟有没有动过心?”

他这样的话,终于让庆玉内疚得红了眼,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季越岑的身份,知道他是季家唯一的继承人,可他唯独对蝴蝶感兴趣。

哪有什么偶遇,所有的一切都是庆玉精心的设计。从实验室的那个吻,到后来庆玉提出分手,全部是庆玉设好的局。

因为她知道,只有季家帮她,她的胜算才是最大的。

答案太过残忍,他是那样的喜欢自己,庆玉终于不忍心,她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个重要吗?不管怎样,我都是会和你在一起的。”

“庆玉,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我想知道的是,你是否真心喜欢我。”即使到现在,季越岑知道了庆玉从头到尾都是设计他的,他对她还是那样的温柔。明明是最讨厌尔虞我诈所以才跑去研究蝴蝶的,可是为了她,他做了最讨厌做的事情,答应回去接管季家,还算计了许南州,这一切全是为了她。

以前在他面前的难过大部分是装的,可是这一刻,庆玉是真的难过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过,明明只是权衡利弊之后违心的一句话,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眼泪却是落了下来,庆玉有些不可置信,她怎么会流泪呢?

季越岑弯下腰,温柔地替她擦去眼泪,他的声音亦是异常沙哑:“庆玉,谢谢你没有骗我,我不会怪你。”太爱一个人,连她的算计和谎言都爱,根本舍不得去怪她。

“你放心,我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季越岑最后抱了抱她,“庆玉,如果你决定喜欢我,就来找我;可是如果你做不到,那就永远不要来找我。”

季越岑决定离开这里的那一天下了好大的雪,他望着纷飞的雪,在雪中等一个人,只要她来,他就会相信她是爱他的。

同样望着纷飞的雪的还有庆玉,她问身边的助理:“今天是不是二十三号?”

“是。”助理回答。

庆玉知道季越岑今天离开,他现在正在等着自己,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可是季越岑那样的好,她怎么舍得再算计他呢?明明知道继续算计季越岑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可是庆玉舍不得。

舍不得?她为什么会舍不得?她的心开始慌乱起来。

是喜欢吗?庆玉连连否认,她肯定不喜欢季越岑的,她一开始接近他,就是为了算计他。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一定是他太好,她才开始心存怜悯。

可是为什么心里那样的难过呢?好像现在不去挽留季越岑,她这辈子都不会快乐一样。庆玉忽然生出一种不管不顾的冲动,她要去找他!这样的声音在脑海里越来越大,最终使她所有的理智崩塌。

“董事长……”在庆玉正想转身离去时,助理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一声使庆玉的理智又开始回笼,她忽然想到了庆柔。

那个晚上,餐厅里的庆柔满心甜蜜,许南州小心翼翼地亲吻……可是倏忽之间,场景变换,黄昏的办公室里,许南州抱着另外的女人。

这个世间哪有永恒的爱情呢?所有的一切都是会变的,爱情只是一场焰火,燃烧到最后只余灰烬,就像姐姐的爱情。

庆玉又想到许南州的话,他说得没错,她才不要这样昙花一现的东西,最后将自己弄得那样狼狈。

所有的沖动消失殆尽。庆玉转身,走向她的帝国。

季越岑从日暮等到天黑,终究是没有等到他想等的那个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