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我心连载四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傅周

上期回顾:乔笺被冤枉酒驾,被骂上热搜,陷入丑闻风波中,一时间慌乱无措,还要面临解约的危险。而紧随其后的“监控视频”,更是将她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网友们对于云清还不是很熟,有网友来科普,知道了原来于云清和乔笺在同一个剧组待过。

等这条视频到了一定的热度,于云清发了一条微博:“那天乔笺姐心情不好,硬逼着我陪她喝酒,我想拒绝,可是她说如果我拒绝,她就让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我只是个新人,没有办法,就喝了。可没有想到她喝醉了竟然想开车,当时我喝得少,所以我大脑是清醒的,我阻止她,我说不能酒驾,可是她执意开车出去。”

这样的一番话更是让乔笺百口莫辩。

乔笺明白这幕后的黑手究竟是谁了。

粉丝纷纷脱粉,他们发帖骂她,言语不堪入目。乔笺微博的私信也爆了,几万条私信纷沓而至,她忍不住点开几条,果然,是一些恶毒的诅咒,还有他们用软件给她修的黑白照。

乔笺再也忍不住,崩溃得哭了起来。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乔笺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要完了。

她愁得大把大把地掉头发,觉也睡不着,不仅仅是因为她这个事情,还有宋立声的事,可这两件事她都无能为力。她没有再打电话给宋立声,因为她知道他肯定着急处理产品的事情,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再影响他。

乔笺在公寓里窝了两天,把冰箱里的食物全部吃完之后,她准备去超市买东西。到了地下停车场,她惊悚地发现她的车被人喷了白漆,凌乱的线条显得恐怖极了。

车库里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可是乔笺生出一种被监视的错觉,她的住址已经被曝光了吗?周围是否有狗仔?她又联想到经常有一些极端的人会对明星做一些极端的事情,她觉得可怕极了,又转头往电梯跑去。

回到家,乔笺背靠着门,全身控制不住地发抖。她想给宋立声打电话,可是他或许还在为产品的事情焦头烂额,于是生生忍住,又给助理张琳琳打电话。

乔笺将事情告诉张琳琳,说:“我有些怕,你今天能过来陪陪我吗?”张琳琳答应过来陪她,乔笺才稍稍安下心。

过了一会儿,张琳琳就赶了过来,还带来了许多食物。她看到乔笺这个样子,安慰了她几句,便去厨房开始做饭。

乔笺觉得极没安全感,跟在张琳琳的身后,两人一起待在厨房。

张琳琳一边切菜,一边和她说话。

“宋少为什么突然放出那样的话?如果不是那番话,公司也不会这样对你。”张琳琳问她,斟酌了一下语气,她继续道,“其实圈子里有流言,说宋少是因爱生恨。”毕竟上一次在剧组很多人都看到乔笺坐宋然声的车回来,转眼又放了那样的话,肯定有人浮想联翩的。

乔笺苦笑:“是因为立声,我得罪了宋然声。”可是让她去求宋然声,是不可能的事情。

宋然声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乔笺酒驾的消息,他看着视频中乔笺的打扮就知道是她醉酒找他那天的视频,网上的舆论发酵得越来越厉害,他抿着唇一条条地看评论。

其实消息出来后,于云清还没有发声前,宋然声就找人着手调查了这件事情,所以他早就知道趁着这次代言产品出事落井下石的是于云清。

宋然聲跟于云清分手后,第二天乔笺却被宋然声送回来,于云清就一直怀疑是乔笺抢了宋然声。更可恨的是,因为她,自己和宋然声分手的事情被剧组的人知道,被人冷嘲热讽,被人扇耳光,所以她一直怀恨在心。

后来,于云清火速投靠了另一个金主,碍于宋然声才一直没有动作,直到宋然声放出那样的话,继而乔笺代言的产品出事,她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她买了水军,稍微一煽动网民的情绪,乔笺就成了众矢之的。

宋然声的眉头微微皱起,事态确实很严重了,这个事情因他而起,如果乔笺来找他,向他投诚,或许他会对她伸以援手。这样的情况,能帮她的只有自己,宋然声甚至有些笃定她会来求自己帮忙。

不知为何,宋然声心里生出一种隐秘的喜悦,如果她态度好一些,或许他可以收回他以前说的那句话;如果她肯讨好他,他甚至愿意介绍更好的资源给她。

他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让宋然声没有想到的是,即使于云清发声再次将乔笺推上风口浪尖,乔笺也没有来找他。

乔笺酒驾的事情在全面发酵,事态已经俨然不可控制。而宋立声这边,已经联系到了那名过敏的女子,原来那名女子对之前用的化妆品严重过敏,却故意赖到他们的产品上,她本意只是想讹钱,却没想到事情最后闹得如此不可收拾。

宋立声的公司将事情的始末发在网上,并配上医院的证明材料,并且趁着这个时候推出了新品发布会。

发布会全程直播,宋立声很上镜,一袭银色西装更是衬得他长身玉立,眉眼如画。他是那样的沉稳与自信,将每款产品的功效娓娓道来。

许多人因为那次的微博爆料来到直播间,其中还有很多女粉丝。因为宋立声,直播间的礼物一直没有断过,甚至有女粉丝大胆示爱。不管怎样,这次的风波算是过去了。

看着屏幕中她爱了小半辈子的男人,乔笺由衷地感到自豪。经过这件事,倒是让宋立声公司的产品名声大噪,可谓因祸得福。

直播结束后,乔笺给宋立声打过去电话:“立声,恭喜!新产品一定会大卖的。”

“谢谢。”宋立声在那边说,斟酌了一会儿又说,“我听曼曼说你因为酒驾的事情闹得比较大,你还好吧?一直没有时间给你打电话。”

乔笺有些心酸,可还是强行忍住心中的酸涩,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娱乐圈嘛,大风大浪见得比较多,风浪来得快,去得也快,熬过去就好了。”

宋立声想请她出来吃个饭,却被乔笺拒绝了,因为她实在不想让宋立声看到自己狼狈失意的样子,再则,如果遇上娱记,那就更加麻烦。

第四章 强势告白

【1】宋立声的求婚

宋然声一直没有接到乔笺的电话,他等她联系他,可是即使于云清这样发声,乔笺都没有任何表示。宋然声的手渐渐握紧成拳,他不明白,向他低头就那么难吗?宁愿赔上自己的前途?宋然声只觉得心里有一股子邪火。

过了几天,宋然声实在忍不住,取了车钥匙,驾车朝乔笺的公寓开去。他把车停在了附近的停车场,并不着急下车,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地敲。降下车窗,冷风吹进来,他似乎清醒了一些。

他这又是做什么呢?他放出那样的话不就是让这个圈子封杀乔笺吗?后来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难道不是她越惨他就应该越高兴吗?她一直因为宋立声而跟他作对,他握紧成拳的手渐渐用力。

因为哮喘,他不能吸烟,可是宋然声这个时候特别想吸一支烟。

地面上有厚厚的积雪,不远处的马路上偶尔有行人路过,踩着积雪的声音簌簌传来。风夹杂着寒意从车窗进来,宋然声觉得自己还不够清醒,于是关了空调,将车窗降到最低。

就这样在车里坐了一夜,等到天色有些蒙蒙亮,宋然声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甫一开门,细碎的雪花就飘落在他的眉上,又下雪了,宋然声伸出手去接落下的雪,雪花落在手指上是微凉的。

他沿着路走,拐过一个弯就是她小区的门口,他甚至知道她住在哪一栋楼的哪一层。宋然声从未想过有生之年,自己会为一个女人这般纠结,可是连他自己都不想承认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愫。

张琳琳陪了乔笺几天就离开了。网上每天都有新鲜事,网友开始关注其他事情,舆论就没有那么严重了。乔笺本想让警方介入调查,可是判定酒驾需要酒精检测,事情过了那么久,凭着一段模棱两可的监控视频是无法确认的。

宋立声的事情完美解决,可是乔笺完全沉寂了下来,她被公众所厌弃、遗忘,被公司雪藏。

乔笺觉得时间多了许多,不用拍戏,不用跑通告,索性在家里练瑜伽,午后喝一杯红枣茶,捧着一本书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她甚至在考虑不当演员,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其实她当初并不想当演员,当时也不过是一时意气,如果因为这次的事情不能再当演员,她想她会选择一份她喜欢的工作。

打断她沉思的,是张琳琳的电话,她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压抑着某种怒气,又有些担心:“乔笺,你有没有看电视,或者有没有上网?”

乔笺疑惑地问:“怎么了?”

张琳琳有些犹豫地说:“宋立声的公司换了代言人。”

乔笺打开电视,电视屏幕上刚好在播那支广告,乔笺这才知道代言人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女星杨莹,她代言的是他们公司新出的一款眼影,眼影配合着深邃诱惑的眼神,美得无法言喻。

无疑,宋立声的公司换掉代言人是最好的选择。诬陷她酒驾的那件事情传得那么恶劣,正处于风口浪尖上,宋立声的公司好不容易因为新产品发布会的直播而翻身,不能因为她而功亏一篑。

张琳琳气得直骂:“这个宋立声,过河拆桥做得不错!明明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曝光度,这样一换,不就是默认了你酒驾吗?”

乔笺挂了电话,给宋立声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

“对不起。”电话才接通,宋立声就向她道歉。

“为什么不和我说?”乔笺问他。

宋立声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如何和你说,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公司的董事开会商量的。”

乔笺深呼吸一口,仰着头,努力忍下眼泪,“你相信我酒驾吗?”

“不信。”宋立声说得笃定。

乔笺稍微好受一些:“其实我明白的,我理解你们,我现在确实不适合再担任代言人。”她虽这么说,可还是很失落。她想要的并不是他公司的代言,其实,她想要的是他的据理力争。就算是失败,她也觉得心满意足,是她奢望了,她不是不明白他如何看重他的公司。

“乔笺,怎样才能帮你?以前我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总是你在帮我。”宋立声说。

事实上,乔笺知道他其实是有心无力,是宋然声要封杀她。宋然声的起点太高,就算宋立声后来那么努力,只要宋然声刻意打压,对宋立声来说也都几乎是灭顶之灾。好在他能力夠强,才一次又一次从宋然声挖的坑里爬出来。

能帮她的,其实只有宋然声。

电视上也没有再播她演的电视剧,网上也没有她的半点儿消息,圈子里的人见风使舵惯了的,乔笺突然觉得被这个世界完全抛弃了。

宋然声自然知道宋立声公司换代言人的消息,心里隐约浮上一些希望,或许宋立声这次的举动会让她失望,她会改变主意。

可是,乔笺还是没有。

宋然声这才觉得这场战役,只是自己的一场独角戏,自己在这里运筹帷幄,想让乔笺认输,可是乔笺一开始就是弃权的,因为她知道她根本不会赢。

这个认知让宋然声更加恼怒,他根本就不是想让她弃权,他是想让她认输,向他投诚。可是她是那么倔强,她越倔强,他越想让她低头。

乔笺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星期,在一个晚上,宋然声突然又给她打来电话。

“乔小姐,你知道宋立声现在在忙什么吗?我想你肯定很感兴趣。”宋然声站在别墅的露台上,从山上望下去,山脚下是尘世的浮华万千。

乔笺疑惑,他怎么会突然提起宋立声?还没有等乔笺发问,宋然声轻笑了一声,像是抓住了她最后的软肋,说:“宋立声要跟徐曼曼求婚,今晚。”

”胡说!“她下意识地反驳。

怎么可能这么快?对,胡说,一定是宋然声在胡说。乔笺心想。

可是乔笺还是觉得他这句话,像是在她耳边炸了一个响雷,炸得她耳鸣,又是那样疼,疼得她想蜷缩起来,疼得想蜷缩在床上,想睡一觉。或许睡一觉就好了,睡一觉起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她的幻觉,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

可是宋然声还是不肯放过她:”不信吗?那我就带你去,带你去看宋立声是如何向徐曼曼求婚的,眼见为实。“

即使看不到宋然声的脸,乔笺也知道此刻他脸上的笃定。乔笺的心开始一寸寸地绝望,事实上她知道宋然声不至于用这个来骗她,她更知道他是想看自己的笑话,正是因为越清楚,她才越痛苦。

这种绝望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看到一根浮木,可是她够不到,差一点儿,就差那么一点儿,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只能任水没过头顶。

乔笺就是这样的一个溺水之人。

“我来接你,乔笺。”说完,宋然声挂了电话。

乔笺慢慢放下手机,才发现自己脸上湿漉漉的,原来是她的眼泪。

没过多久,宋然声就开车过来了。乔笺透过玻璃望向窗外,终于下定决心,她想亲眼看见宋然声的求婚。其实,有时候她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她化了一个淡妆,用粉底遮住了微红的眼眶。

乔笺上了宋然声的车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一路都保持着沉默。

地址是在宋立声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广场,虽然很冷,但是广场上还是有许多人。

停下车,宋然声坐在驾驶座上没有动,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方向盘,乔笺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前方的广场。没过一会儿,乔笺就看见了宋立声,他和徐曼曼相携走出,徐曼曼穿着藏青格子大衣,宋立声也是,他们穿的是情侣装。

徐曼曼的贝雷帽有些歪了,宋立声停下脚步,很小心地替她重新戴好。然后,宋立声牵起徐曼曼的手,来到广场的中央。

宋立声突然扬起手做了一个手势,瞬时,有许多架无人机飞过来,灯光闪烁着,绚烂得像一颗颗星星,汇成了一条星河,缓缓流淌而来。等飞到他们上空,无人机变换了造型,变成了两颗心的模样,然后有箭头从中穿过。

周围的人朝他们聚拢围观,徐曼曼捂着嘴惊呼。这时有人给宋立声递了一捧红玫瑰,宋立声抱着玫瑰花一脸宠溺地望着徐曼曼,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慢慢地单膝跪了下去。

围观的人拿出手机拍照,宋立聲含笑望着她:“曼曼,嫁给我吧。”

离得很近,乔笺可以清晰地看到徐曼曼脸上的表情,眉皱着,却是感动得快要哭了。她捂住嘴看着宋立声,然后点了点头,接过了玫瑰花。

乔笺看到宋立声笑了,他给徐曼曼戴上戒指,然后站起来,捧着徐曼曼的脸开始接吻。

【2】乔笺,我喜欢你

痛到极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原来痛到极致是麻木的,连痛都是感觉不到了,思想和知觉全部迟钝了。

宋然声向另外一个女人求婚了,他要完全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了,乔笺看着他们心想。

等到他们两个人离开,周围的人散去,宋然声才开口,“乔笺,后悔吗?你为他付出这么多,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把你一脚踢开。”

是利用吗?其实说是利用还不如说是乔笺心甘情愿地付出,付出那么多,陪着他走了这么一段路,从来都是她自愿的。

“值得吗?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宋然声好似知道她所想,故意看她的笑话,“如果他真的有一点儿点儿把你当朋友,他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叫你去酒局,这么多年他真的看不出你喜欢他吗?他就是利用你的喜欢为他牺牲。”

宋然声的话就像一把刀一样,一刀刀地凌迟着她。乔笺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起来。她喜欢他这么多年,可是到头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不是不难的,可是爱一个人如果能轻易地收放自如,那怎么会是爱呢?

“宋然声,你不会明白的,我爱他,爱一个人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我愿意。他有喜欢的人,那我从此以后就远远地看着他。”

宋然声愣住了,看了她好久,他才说了一声“执迷不悟”。

“再则,他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乔笺抬起头,擦了擦眼泪。

“呵!”宋然声冷笑,“乔笺,你还记得两年前的事情吗?或者说你还记得马毅吗?那晚在酒店。”

乔笺愣住了,她记得马毅,这个人曾经投资过宋立声的公司,有一段时间还骚扰过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她和宋立声去陪客户吃饭,那个人一直敬她酒,碍于他是投资人,她不好意思推拒。

直到她喝了不少,宋立声实在看不下去,才来给她挡酒。马毅并不乐意,于是就放话要宋立声翻倍喝。随后,宋立声也喝了不少。他本来为了公司就熬得胃不好,这么喝下去怕是会出事。

于是,乔笺挡住宋立声,又硬着头皮上。她是提前吃过解酒药的,可是抵不住这一杯杯的白酒喝下去,她头开始发晕,开始反胃,为了避免失态,她一个人跑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吐得要死要活的,等全部吐完,她才昏昏沉沉地走了出去,才刚出来,那个马毅就上来搂她的腰。

她想推开他,可是她这点儿力气就像给他挠痒一样,他反而搂她搂得更紧。乔笺觉得恶心极了,可是任何挣扎都没有用,酒劲儿已经上来了,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天旋地转,这个马毅一边搂着她一边把她拖进电梯。

乔笺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恐惧,当时怕得汗毛竖立,大脑却迟钝得连呼救也不会了,甚至连眼睛都不怎么听使唤,想睁开都要费好大的力气。

等到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有人拦住了电梯门,是宋立声,因为她听到马毅喊:“宋先生。”乔笺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那些恐惧也因为他的到来被驱散了,她竭力摆脱马毅的钳制,一个猛扑,扑向宋立声的方向。

他身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闻着令人安心。她的心彻底地放了下去,头痛得快要炸开了,又很困,她在他怀里半眯着眼睛。

后来的事情她不太记得了,只模模糊糊地记得是宋立声背着她,他背着她走,他的背很是宽阔,像是一个温暖的港湾。乔笺只觉得她像只船,她想,如果可以在港湾停留一辈子就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又觉得委屈极了,她觉得马毅是真的恶心,刚刚在饭桌上那样咄咄逼人,后来又这样侮辱她。乔笺抱紧他的肩,开始掉眼泪,把他肩膀那块的西装全部弄湿了,他稍稍停了一下脚步,又往前走。

等到了房间,他把她放下来。

第二天,乔笺在酒店的房间醒过来,洗漱完,她才打电话给宋立声,约他一起去吃早餐。宋立声的眼睛有些红,像是一夜未睡,看到她来,又微微地错开了视线,看着别的地方问她:“乔笺,你还好吧?”

“还行,就是头还是有些痛。”乔笺朝他笑了笑。

刚说完,宋立声突然就一把抱住她:“乔笺,对不起。”

乔笺以为他是因为昨天的事情而愧疚,就回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没关系的,我没事。”

宋立声握紧的拳松开又握紧,他闭上眼睛,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低声道:“对不起。”

“你怎么知道那天的事情?”乔笺充满疑惑,问对面的宋然声。

“因为那晚,替你解围的那个人是我。”宋然声解释。

乔笺先是呆楞地瞪大眼,继而惊呼:“怎么可能是你?我第一次见你明明是在片场。”

“你那晚哭的时候,脸贴在了我的脸上,我一避开,你哭得就更凶了。”宋然声望着她,车里开了灯,鹅黄色暖暖的灯光下,他的眉眼之间竟然有几分温柔。乔笺完全傻眼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那天的人竟然是他。

“宋立声明明知道你走之后马毅就跟着走出来,为什么你那天出来这么久,他都不过来看你一眼呢?你说他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呢?”宋然声一说完,乔笺的脸色就开始变得煞白,联想到那天宋立声反常的愧意,一切都昭然若揭。她不想再听下去,推开车门下了车。

乔笺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宋然声的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震撼,如果真的像宋然声所说,宋立声真的是这样,那这么多年,他究竟把她当成了什么?她不敢去想。

没跑几步,乔笺就觉得有人跟了上来,乔笺正想回头,宋然声就扣住了她的手臂:“乔笺,你跑什么?”

乔笺努力地想挣脱他:“你放开我!”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崩溃的边缘,先是宋立声向别的女人求婚,接着宋然声告诉她这件事……

忍不住,再也忍不住,再也不想有所顾忌,乔笺蹲下来,将脸埋在膝上哭了起来。

看到乔笺哭,宋然声眼里闪过些许的无措,他向来很讨厌女人哭,以前的女伴一旦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他都会直接走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哭,他却没有觉得不耐烦。

他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安慰过别人,他更不知道他刚刚说的话有多么残忍,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宋然声觉得那些压抑的怒火隐隐往上涨,他忍不住问:“宋立声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吗?他值得你这么伤心?”

乔笺这才抬起头来,用手擦掉脸上的眼泪,望着他:“宋然声,你真正喜欢过一个人吗?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她脸上的妆花了,眼影晕开了一些,有些狼狈,眼睛因为哭过有些红肿,她又喜欢咬着唇哭,她的口红被她咬掉了一些,说这句话的时候,乔笺的鼻音很重,又努力地压抑着那些难过,语气显得有些可怜。

宋然声放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成拳,那些被他否认、被他压抑的情愫此刻喷薄而出,什么是喜欢?他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因为母亲的缘故,他从来不想去喜欢一个人,当乔笺出现,他甚至不敢承认自己喜欢她,并且不愿承认让他动心的是她对另一个男人的执着,这让人无法启齿。怎么会有人可以这样去爱一个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付出?或许是傻,在这个年代怎么还会有像她这样傻的人?正是因为她这份痴情,令他想将这份感情据为己有。

所以,他以前找这样那样的方式希望她离开宋立声,原来都是借口,因为他看到她为另外的男人毫无条件地付出,他会忌妒,想阻止她的付出,使了一系列的手段想让她离开宋立声,可是他看到她难过,原来他也会不快乐。

那些感情再也无法压抑了,那就放任吧,越压抑其实越汹涌得厉害,那就让它汹涌吧。

宋然声突然伸手拉过乔笺,捧着她的脸,唇随即压了下去。原来吻一个人还能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她的唇柔软得不可思议,气息是那么甜,就像是很小的时候吃过的草莓软糖。

乔笺则完全愣住了,瞪大眼睛望着宋然声,大脑完全空白。

宋然声闭着眼睛,小心地吻着她,仔细地感觉她每一寸的柔软。过了好一会儿,乔笺才反应过来,她伸手去推他,可是手被他捉住,他将她更紧地压在怀里。论力气,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她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吻。

过了好久,宋然声才气喘吁吁地松开她。乔笺这个时候挣脱了他的禁锢,她实在又气又急,狠狠地推开了宋然声,宋然声一个不察,就被她推得险些摔倒在地。

“宋然声,你这是做什么?”乔笺气急败坏地指着他质问。

宋然声站起来,神色认真:“你不是问我有没有真心喜欢过一个人吗?”他顿了顿,嘴角慢慢扬起,丝毫没有平时的那种玩世不恭,甚至连声音都是温柔的,“乔笺,我喜欢你。”

下期预告:面对宋然声的突然表白,乔笺破口大骂,慌不择言。这一举动自然是激怒了宋然声,但他心里更多的是难过。他的初吻、初恋,真的要就此夭折了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