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瑶池有个约会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执名

简介:手艺高超的分子料理师郑以信遇到了一个难伺候的新东家——名模瑤池,这个瑶池名气大,脾气更大。她不但挑剔他的手艺,还挑剔他的长相,甚至“不小心”把他精心做的食物全部掀翻到了地上。好脾气的郑以信耐着性子跟她谈判:“瑶瑶,你不用这么对我,我对你没有敌意。”瑶池冷哼一声,道:“对不起,我对你很有敌意。”

一、

郑以信跟着助理小陈走进复式别墅的时候,小陈的老板——名模瑶池正歪歪斜斜地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

瑶池穿着一条水蓝色的曳地长裙,裙子宽大的下摆如同蝴蝶展开的翅膀一般,盖在跷起的小腿上。她身段窈窕,面容姣好,可此刻精神恹恹的,双颊深陷,眼睑下方还有大片阴影。

“瑶瑶姐,这是来应聘的厨师。”小陈向她介绍道。

瑶池无精打采地抬起头,却在看到郑以信的瞬间如同感受到危险的小猫一般,倏地起身坐好,一边整理着裙子上的褶皱,一边说道:“小陈,让这个厨师回去!”

小陈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说道:“瑶瑶姐,人都来了,好歹试试人家的手艺吧。”

“不用,”瑶池断然拒绝,说道,“看到他的脸,我就吃不下饭!”

小陈被瑶池突如其来的脾气弄得有些不明所以,他和瑶池共事两年,知道她的脾气不好,但她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好端端地突然发火。

小陈悄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郑以信,越发对瑶池的话不明所以。郑以信眉清目秀,气质高贵,就算是在娱乐圈,也十分难得,这样的颜值看了还吃不下饭?难不成,她喜欢长得丑的?

郑以信听到瑶池的话,笑了一声,接口道:“瑶瑶,如果你嫌弃我的长相,我可以化个妆来给你做饭,保证我妈都认不出来。”

“要是你脸上的化妆品掉进饭里,吃坏了肚子算谁的?”瑶池没好气地呛道。

“算我的。要是你生病了,我照顾你,要是你的病治不好了,我就照顾你一辈子。”郑以信信誓旦旦地说着,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瑶池听了他的话,非但没觉得感动,火气反倒变得更大了,连郑以信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刺眼起来。

她抬起右手,刚准备拍桌子,小陈突然冲着她走了过去,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姐,这是来应聘的最后一个厨师,你砸破上一个厨师头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除了他,没人敢来应聘了。”

话音刚落,瑶池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抬起的右手又轻飘飘地落下了。与此同时,她的肚子也发出了“咕噜”一声。

瑶池抿了抿嘴,揉了揉饿了一天一夜的肚子,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郑以信,内心蓦然生出些许悲凉之感。

“你留下吧,”瑶池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要是你做的东西不合我的胃口,我一样炒了你。”

二、

瑶池的本名叫作池瑶瑶,瑶瑶是她的小名。

前些日子,她得了厌食症,几乎吃什么吐什么,因此她在各大平台发出广告,高薪招聘一个手艺高超的厨师来为她调理膳食。

一开始,前来面试的厨师络绎不绝,可过了没多久,微博就突然爆出消息,说她用碗砸破了前来面试的厨师的头。

爆料者言之凿凿,配图又触目惊心。围观网友唏嘘不已,纷纷指责说这个瑶池果然是名气大,脾气更大,没有素质。

“其实这件事不怪瑶瑶姐,”小陈说道,“那个厨师做的东西里有一只壁虎,瑶瑶姐吃到一半才发现,吓得把碗扔了出去,不小心把他的头砸破了。我们已经发动公关解释了,可就是没人信。”

原来是这样,郑以信心想。

他看到小陈担忧的神色,宽慰地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会小心的。况且,就算我做的事物里有别的东西,她也看不出来。”

郑以信是个分子料理师,分子料理的原理是把食材打碎重组。首先通过物理手段改变食物原本的形态,再通过冷凝定型等方法重新塑造成另外一个模样。

因此,就算食物里进去了什么,也会被打成碎末,和食物混为一体。

不过,也正因为分子料理在视觉上有欺骗性,对于部分厌食者有一定的治疗作用。

“以信哥,你以前是不是认识瑶瑶姐?”小陈想起那天二人见面时的反应,感觉二人此前应该有过交集。

郑以信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大学同校,曾经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后来慢慢疏远了。”

池瑶瑶吃完郑以信做的料理的第二天,就让小陈赶他走,说他做的饭害得自己厌食症加重,昨晚甚至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郑以信看着池瑶瑶明显好起来的脸色,十分怀疑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他挑了挑眉,说道:“你再留我一天,如果你吃了我做的东西还吐,我马上走,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的眼前。”

池瑶瑶答应了下来,当天晚上,郑以信和小陈一起留宿在她的别墅里。

晚饭后不到半个小时,池瑶瑶就说肠胃不舒服,不一会儿就捂着嘴巴跑去了卫生间。

很快,厕所里传来了呕吐声和哗哗的水声。

郑以信皱了皱眉头,走到厕所门口,敲了敲门,说道:“瑶瑶,需要我帮忙吗?”

卫生间里,池瑶瑶一边用手机播放着从网上下载的呕吐声的音频,一边把水龙头开到最大。

听到问话,池瑶瑶没有回答,只是偷偷听着外面的动静。

郑以信见里面的人没回应,又说道:“那我进去了。”

池瑶瑶一惊,慌忙说道:“不用,我自己可以。”

话音刚落,门外的人就发出了一声轻笑。郑以信说:“瑶瑶,你是怎么做到一边吐得这么厉害,还能一边跟我说话的?”

完了!池瑶瑶一听,慌忙冲过去想反扣上卫生间的门,然而郑以信快她一步,已然推门走了进来。

池瑶瑶跑得急,一头撞进了郑以信的怀里。

郑以信身上熟悉的香皂味猛烈地冲击着她的嗅觉,池瑶瑶浑身一热,下意识地把他推到一旁。

郑以信被她推得往后退了几步,扶着墙才堪堪站稳。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池瑶瑶的头偏到了一側,脸上挂着一抹鲜艳的红晕。

看着她的模样,他不由得扬起一边的嘴角,道:“瑶瑶,你不用这么急着赶我走,我对你没有敌意。”

池瑶瑶一听,不以为意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对不起,我对你很有敌意。”

二、

谎言被拆穿后,池瑶瑶找不到新的借口,只能让郑以信留了下来。

之后的几天,她用尽浑身解数,对郑以信百般刁难。最过分的一次,郑以信刚做好一桌子菜,就被池瑶瑶“不小心”掀翻在了地上。

就算郑以信脾气再好,看到那场景也想发火。

可他看到池瑶瑶对着地上的食物咽口水的情形,火又发不出来了。

“以信哥,瑶瑶姐脾气这么差,你以前是怎么愿意和她做朋友的?”餐厅里,小陈一边帮郑以信收拾着地上的狼藉,一边问道。

郑以信笑了一声,道:“以前的她不是这个样子。”

郑以信印象中的那个池瑶瑶是个胖胖的姑娘,脾气也没有现在这样差。郑以信是高她一级的学长,他学营养学,她学设计表演。

当时,胖女生在他们学校的表演系并不多见,池瑶瑶入学不久,就成了全系的焦点。

但也正因为体型不佳,她经常在系里遭人歧视。

有一次,郑以信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就看到池瑶瑶被同专业的女生刁难。

明明是那个女生撞到了池瑶瑶,才使得她手中的咖啡洒到了那个女生身上。可那女生非说池瑶瑶是故意的,弄坏了她身上的名牌大衣,让池瑶瑶赔偿。

那女生是表演系的名人,仗着自己是学生会的副主席,经常打压师弟、师妹。

池瑶瑶连连道歉,可她毫不领情,反倒变本加厉。

一旁的郑以信被她吵得看不成书,不悦地抬起头,却一眼认出女生口中的名牌是山寨货,便上前给池瑶瑶解了围。

原本是一件小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池瑶瑶记了下来。

一天下课的时候,郑以信在教室门口远远地看到了一个胖胖的身影。

池瑶瑶看到他从教室里出来,便迈着小碎步冲他跑了过来。

她低着头,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在郑以信面前扭捏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把盒子递到他面前:“那个……那天的事情,谢谢你。”

郑以信木呆呆地看着她,好半天才想起她是谁。他下意识地点头接过她手中的盒子,便看到池瑶瑶开心地抬起头来看他。

池瑶瑶的脸颊圆润,皮肤白皙,两边的苹果肌上还恰到好处地各挂着一抹娇艳的红晕,看上去十分可爱。

池瑶瑶定定地地看着他,褐色的眸子里闪着剔透的光。

郑以信的心猛地一跳,这才发现,原来这个胖胖的女孩,是这么美丽。

三、

瑶池接到经纪人的通知,让她去给某轻奢服装拍代言写真。

可等她到了现场才知道,品牌方并没有把最终代言人决定下来,她需要和别人竞争,对方正好是她的死对头——凌潇潇。

凌潇潇是去年出道的新人模特,一出道就代言了几个大品牌,劲头强势,抢了她不少工作。

最让她生气的是,凌潇潇一米七五的身高,却因为骨架小,能驾驭她驾驭不了的小款的服饰。

瑶池虽然不胖,但骨架大,因此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多优质代言被凌潇潇抢走。瑶池不甘心,年初的时候发了疯一样减肥,生生地把自己减出了厌食症。

对手见面分外眼红,整个一上午,拍摄场地的工作人员都似乎感觉到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火药味。

中午,郑以信来送饭的时候,瑶池刚好去后台换衣服。

凌潇潇在不远处背对着他站着,她穿着一件明黄色的系带沙滩裙,裙子上的带子在她脖子上系成了个精致的结。系带长出来的部分垂在她背后,正好落在两片蝴蝶骨的中间,显得整个人纤瘦又妩媚。

凌潇潇的骨架的确是小,难怪瑶池会那么拼命地减肥,郑以信皱起眉头,在心里想着。

正当他一边看着凌潇潇,一边盘算着该怎么给瑶池调整膳食才能打造出类似于凌潇潇的身材效果时,瑶池正好从后台出来。

她看到郑以信目不转睛地盯着凌潇潇的模样,胸中顿时涌起一股无名火。

瑶池深吸一口气,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走过去拉开凳子坐在了郑以信的旁边。

郑以信想得出神,对她的到来毫无反应。瑶池口中发出“嗤”的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难道天下的男人都瞎了吗?怎么就知道盯着她看?”

郑以信这才回过神来,扭过头来看到瑶池鼓成包子一样的脸,不由得莞尔,道:“瑶瑶,难不成你在吃醋?”

瑶池的脸一红,气呼呼地反驳道:“鬼才吃醋,我只是觉得你那么喜欢盯着她看,分明是审美有问题!”

“我的审美没问题。”郑以信又是一笑,悠悠地说道,“比起看她,我更喜欢看你。”

这话不假,从郑以信第一次收到瑶池的礼物之后,他的目光再也没法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瑶池听到他的话,心登时漏跳了一拍。

她有些心虚地斜眼看了郑以信一眼,却看到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而他的目光里,比方才看凌潇潇的时候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油、油嘴滑舌!”瑶池结结巴巴地说完,就打开了保温桶开始吃饭,没再理他。

四、

瑶池的饭还没吃两口,品牌方就给出了结果,这次代言,他们决定用凌潇潇。

原因还是因为凌潇潇的骨架小,更适合他们这次新推出的甜美风服饰。

瑶池听到消息,顿时没了胃口。

她微笑着向负责人表示自己理解,出门到了僻静处,抬手就要把品牌方的纪念品摔在地上。可刚抬起手,她咬了咬牙还是忍住了。

回到家,瑶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了会儿闷气,就决定去酒吧喝酒。

郑以信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喧闹的酒吧里,瑶池一杯一杯地把伏特加往肚子里灌。

她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肠胃肯定空了。郑以信担心她这么个喝法会伤胃,可看到她的状态,又觉得还是让她痛痛快快地发泄出来比较好。

正想着,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郑以信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套裙的女子站在他身后,不由得一笑,道:“师姐,好巧。”

师姐和他打了个招呼,又微笑着冲瑶池点了点头,道:“以信,你之前跟我要的资料,我帮你找到了。”

来人是郑以信在大学时期的师姐,和他关系不错。

她在这家酒吧有应酬,本想应酬完去给郑以信送资料的,没想到在酒吧里遇上了他。说着,师姐坐在了郑以信旁边,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和他一起研究了起来。

瑶池看着郑以信和师姐两个人并排坐在对面的卡座上,肩膀凑在一起看资料的模样,就觉得方才喝下的伏特加在胃中烧灼得厉害。

中午的时候,他还说她长得好看,轉脸又和别的女人那么亲近。瑶池心里不是滋味地想着,小声嘀咕道:“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她冷哼一声,放下酒杯,扭头去舞池跳舞了。

瑶池是表演系出身,舞跳得不错,加上心情不好,跳起舞来格外起劲儿。

舞越跳越火辣,围观的人纷纷起哄,很快有几个男子凑上前来。

等郑以信和师姐研究完资料,才发现对面的瑶池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郑以信起身寻找,听到人群中央传来一阵欢呼。

他穿过人群走过去,见到瑶池正和一名男子站在人群中央跳着贴身舞。瑶池身段窈窕,跳起舞来如同一只优美的天鹅。

男子的前胸贴着瑶池的后背,双手搭在她的两边肩膀上,肢体随着节奏配合着瑶池,可他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在瑶池的身上,眼神那般灼热。

郑以信看到这场景,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他扒开围观的人,抓住瑶池的手腕就往外拖。

“郑以信,你干吗?!”瑶池的手腕生疼,不满地反抗道。

然而郑以信并没有答话,他拖着她沉默地走到僻静处,才松开了手。转过身,他将一只手搭在瑶池的肩膀上,压着胸中的火气,沉声道:“池瑶瑶,你是个名模,出来玩儿能不能注意点儿影响?!”

“影响?”彼时,瑶池的酒劲儿已经上来了,她“咯咯咯”地笑了几声,三分清醒三分醉地说道,“你和别的女人那么亲密,我就不能和别的男人跳舞?”

亲密?郑以信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好半天才想明白她说的多半是他和学姐。

“我、我那是为了学术……”郑以信生怕她误会,急赤白脸地解释,可一张嘴,说出的话却结结巴巴的。

“哦?那我也是为了学术。”瑶池眯着眼睛看着他,两边脸颊因为酒精的缘故各挂着一抹红晕,道,“我在研究……怎么才能让你吃醋。”

五、

瑶池和郑以信说完之后,就没再去跳舞,坐在卡座上喝了一晚上闷酒。

可她中午和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这样瞎折腾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直接进了医院。

瑶池记得,昨晚她头脑不清醒的时候说了不该说的话,所以她再三叮嘱小陈,不准他把她住院的事情告诉郑以信。

然而,郑以信还是找来了。

他拎着保温桶进门的时候,瑶池看着小陈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他泄的密。

她刚要发火,扭头看到郑以信的脸,又发不出来了。

郑以信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在为她隐瞒病情感到不满。

他从保温桶里盛了一碗粥,放在病床上的矮脚桌上,冷冰冰地说道:“把它喝了。”

说完,郑以信低头看着她,目光里带着不快,却似乎还透着些许心疼。

瑶池对上他的目光,昨晚自己酒后吐真言的模样突然闪现在脑海,她慌忙低下头,心虚地舀起一勺粥送进嘴里。

可她没料到粥烫,刚入口,就“啊”的一声撒到了下巴和前襟上。

“当心点儿!”郑以信嗔怪地说完,慌忙拿起纸巾为瑶池擦拭下巴,却不想没留意下手轻重,使得瑶池难受地发出了“嘶”的一声。

郑以信眼皮一跳,松开手的时候,就见瑶池的下巴上被他擦得红了一片。

“对不起。”郑以信一边道歉一边用手轻轻地抚了抚红的那片皮肤,之后把手中的卫生纸扔进了垃圾桶。

“没事。”瑶池低着头不看他。

一旁的小陈见状,悄悄地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二人相对无言,病房里一时静得落针可闻,过了好一会儿,郑以信才说道:“昨天遇到的那个师姐是营养学博士,我找她是为了了解一些营养资料,好帮你……”

“你不用解释。”瑶池打断了他的话。

“我想跟你解释,”郑以信接着又说,“我可以被别人误会,可唯独不想被你误会。”

瑶池抿了抿嘴,没说话。

郑以信看着她的表情,叹了口气,道:“瑶瑶,昨晚……”

郑以信刚开口,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把原本准备好的话咽了回去。

他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像是下定决心一样,问道:“你喜欢我吗?”

瑶池听到这话,心脏猛地一紧。

在郑以信来之前,她知道他肯定会追问昨晚她酒后说的那句“我在研究怎么才能让你吃醋”,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地问她的心意。

瑶池咬了咬嘴唇,双手无意识地抓着被子,手背上的筋根根暴起。她心里清楚,说她不在乎他是假的,可她开不了这个口承认自己的心意,也没法开口骗他。

郑以信看到她的反应,眸子里涌起几分失落。

他叹了口气,故作轻松地说道:“瑶瑶,其实你没必要减肥。你现在太瘦了,胖点儿才好看。”

瑶池听到这句话,非但没有高兴,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

她瞪着眼睛,像只防御的刺猬一样冲郑以信说道:“是不是等到我再次胖起来,你就可以更轻易地利用我了?”

郑以信被她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弄得不明所以,诧异道:“瑶瑶,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瑶池闭上眼睛,前尘往事突然涌上心头,她深吸一口气,缓缓道:“郑以信,你走吧。”

六、

出院后,瑶池以自己厌食症已经治好不再需要郑以信为由,把他辞了。

小陈对她这种“卸磨杀驴”的行为十分不满,可不敢说什么,只能一连好几天都板着一张脸。

瑶池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这天,她一边在客厅里涂着指甲,一边淡淡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他太绝情了?”

“我……”小陈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词汇,说道,“我觉得以信哥对你挺好的,当年你在大学受人欺负,还是他帮你出头……”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瑶池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问道。

小陈点了点头,就看到瑶池讽刺地笑了笑,道:“那你知不知道,当年的我那么胖,是怎么瘦成現在这样的?”

瑶池记得,当年她在送完谢礼之后,就经常在学校的各种地方遇到郑以信。

有时郑以信会借故约她出去玩儿,有时会顺便帮她料理琐事,虽然微不足道,可对当时的池瑶瑶来说,是无上的殊荣。

起初,她也以为他们的相遇是巧合,后来才知道是他故意为之。

池瑶瑶十分高兴,因为在郑以信为她出头的那天起,她就喜欢上了他。但她也对郑以信的贸然接近有些不安,以他的外形和气质,为什么会看上她这样一个胖胖的女孩?

有一天,池瑶瑶约郑以信出去看电影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他和他的几位室友走了过来。

池瑶瑶怕生,匆忙躲进了一个隐蔽的角落。

脚步声渐渐接近,池瑶瑶听到其中一个室友开口说道:“我说以信,最近总见你和那个池瑶瑶在一起,难不成,你看上她了?”

“我……”郑以信结结巴巴地回应道,“我是看她好说话,脾气又好,所以才……”

“所以你才想给她点儿好处,让她帮你办事?”又一个室友接口道。

郑以信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池瑶瑶才大着胆子把头从角落里探了出去,看到郑以信沉默地冲室友们点了点头。

室友们的哄笑声在走廊里爆炸开来,纷纷说郑以信真有心机。

笑声传到池瑶瑶的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她背靠在角落的墙上,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在脚下的地面上。

早在池瑶瑶给郑以信送谢礼的时候,就有关系好的学姐提醒池瑶瑶,让她远离郑以信。

学姐说,郑以信的父亲是演员,母亲是舞蹈家,他气质和外形出众,当年大学报志愿的时候,父母就想让他考表演系。可郑以信自己喜欢医学,竟填报了冷门的营养专业。

入学后,他因为家庭的关系,和表演系的老师很熟,也常常去表演系玩儿,渐渐和表演系的同学熟悉起来。

他想把自己学的营养学知识用到表演系的同学身上,因为毕竟他们的角色有时候需要胖,有时候需要瘦,他想看看怎样才能在营养健康的基础上合理地调整饮食,进行不同需要的身体塑性。可有谁愿意当这个“小白鼠”呢?

池瑶瑶因为体型原因在系里很受排挤,但她成绩优异,颇受老师的垂青。加上她好说话,不善于拒绝别人,因而对于郑以信来说,实在是个非常好的接触对象。

郑以信一行人缓缓地从池瑶瑶躲藏的角落旁边经过,池瑶瑶扭过头,恰好看到他的侧脸,郑以信表情冷峻,让她觉得十分陌生。

池瑶瑶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悲哀,因为自己体型不佳,从来没有男生对她好过,因而郑以信的小恩小惠就能轻易让她沉沦。

除此之外,男生们的哄笑声让她感到了莫大的屈辱。因为自己胖,所以郑以信和她在一起,就像是笑话一样,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从那之后,池瑶瑶大病了一场,病愈后瘦了不少,她以此为契机,成功地让体重降了下来。

减肥成功后的池瑶瑶出落成一个美人,加上个头高挑,很快被一家模特公司相中,没多久就大红大紫并改名为瑶池了。

可从那天起,她就再也没见过郑以信。

小陈听了瑶池的话,若有所思地说道:“可是我总觉得,以信哥不像那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瑶池叹了口气,流下一行泪,说道,“很多人表面上对你客客气气,恨不得把你捧上天,可背地里都是怎么对你的呢?”

在大学的时候,因为瑶池成绩突出,想要利用她的人并不在少数。

这些人看起来和她关系很好,可利用完就在背后捅上一刀。

那些人她都不在乎,对他们的背叛也就不觉得难过。可郑以信是她这些年唯一在乎过的人,所以那天听到他和室友的对话,才让她的心那么痛。

“瑶瑶姐,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事实并不像以信哥说的那样,或许是另有隐情?”

瑶池没有答话,她沉默地把桌上的葡萄酒瓶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小陈说的话,她不是没想过,她也想过找郑以信问个明白,可是她最终还是没去。

她害怕自己去找了郑以信之后,他真如他室友说的那般是利用她做实验。与其把美好的记忆全部破坏殆尽,她更愿意和郑以信做两个从此不再相见的路人。

“我很想信任他,”瑶池摇晃着酒杯里的红酒,最终将酒一饮而尽,道,“可是我不敢。”

七、

没了郑以信的调理,瑶池的厌食症再次发作,重新变回了吃什么吐什么的状态。

没过几天,经纪人给她接了个走台的工作。可饿了三天的瑶池头昏眼花,刚到台上就站立不稳,一头从两米高的T台上栽了下去。

瑶池头部受到撞击,当场昏了过去。当她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看到郑以信面容憔悴地坐在她的病床前。

小陈说,那天瑶池走台的时候,郑以信其实就在台下,是他拨打了急救电话,把她送进了医院。在她昏迷的一个星期里,也是他衣不解带地在病床前照顾。

瑶池听完小陈的话,看着在不远处忙碌的郑以信,皱了皱眉头。

瑶池摔得不轻,中度脑震荡,加上之前厌食症导致的营养不良,还引发了一些神经性疾病,在医院里一住就是一个月。

瑶池久病不愈,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除此之外,医院为了治疗她的神经性疾病,用了激素类药物,使得她的身体发了胖。

这天,她看到镜子中自己的模样,伤心失望之下把镜子摔在了地上。

郑以信离得近,地上溅起的玻璃碎片在他的手上划了一道口子。

郑以信没有责怪她,很快找来了清洁工具,沉默地把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

瑶池看着他低头扫地的背影,觉得十分刺眼,烦躁地说道:“郑以信,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你不用这么假惺惺的。”

“利用?”郑以信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问道,“我为什么要利用你?”

在郑以信的再三追问下,瑶池终于说出了当年的事。

郑以信听完倒吸一口凉气,道:“那件事并非我本意,如果当初我知道你在那儿,绝对不会是那个反应。”

当年郑以信收下池瑶瑶的谢礼之后,也对她产生了好感,因而才会那么频繁地制造“偶遇”。

郑以信形象好,成绩也好,在系里颇受女生欢迎,也遭到了不少男生嫉妒。所以室友们看到他和那么一个胖女生在一起,经常明里暗里讽刺他。

那时候的郑以信自尊心强,脸皮又薄,听到他们的嘲讽,就真以为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那天室友在走廊里质问他的心意,他为了不再受人嘲讽,才下意识说出了那样的话,做出了那样的反应。

可事后想起来,他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后来池瑶瑶疏远他,他曾黯然神伤了一段时间,也是那时候他才明白过来,他喜欢上池瑶瑶,其实根本没有错。

池瑶瑶虽然身材不好,但她成绩优异,心地善良,为人又热情。

错的是那些以貌取人的人,他们肤浅又无知,只是因为形象不佳这一条,就完全否定了一个人的价值。

郑以信对自己当初的反应一度十分内疚,可当时池瑶瑶已然成为当红模特。郑以信自知配不上她,大学毕业后便去了法国进修,后来成了一名优秀的分子料理师。

可这些年,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她的关注。

得知她得了厌食症,又因为砸破了厨师的头导致无人应聘的时候,他毅然决然辞去了法国的高薪工作,跑回来应聘她的厨师。

为此,他还专门研究了治疗厌食症的菜谱。

后来听说瑶池想减肥,他还拜托师姐为他找来营养学的最新研究结果,为的就是能让她在保证健康的前提下,打造出类似于凌潇潇轻盈骨感的身材效果。

可她突然辞退了他。

“我在当时的确想过要找人来配合我做实验,但如果真那么做的话我也会对对方据实以告的。可遇上你之后和你交往,并不是希望你来配合我做实验,我是真的对你动了心。”

瑶池听了郑以信的解释,感动和内疚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她低下头,眼角流下一行泪,道:“这段时间我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郑以信倾身过来,轻轻吻掉了她脸上的泪,道:“我说过,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

八、

瑶池病愈出院之后,身材彻底胖了回去。

郑以信成了她减肥大计的最大破坏者,每次她下决心节食减肥的时候,他总是做一桌好吃的诱惑她,使得她的体重不减反增。

骨感模特的路线她彻底走不了了,瑶池找了个新东家,改行做起了吃播,人气和收入很快就成了之前的两倍。

和她过不去的凌潇潇也红着眼睛开始增肥,可人气始终上不来。

瑶池心里虽然高兴,嘴上却不饶人,总是拿长胖的事和郑以信撒娇。

这天她直播完,一边在沙发上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抱怨道:“都怪你,我现在胖成这样,想走台都走不了了。”

郑以信坐在瑶池的旁边,往她胖嘟嘟的脸颊上轻轻一戳,道:“我觉得你胖起来更好看,有安全感。”

瑤池噘起嘴巴,道:“我可不觉得有安全感,以前坏人欺负我,就算我打不过,还能跑得过,现在连跑都跑不动了。”

“跑不动更好,这样一来,你一辈子都没法从我身边逃开了。反正坏人来了,我保护你。”

瑶池一笑,轻轻地哼了一声,撒娇一般倒进了郑以信的怀里。

郑以信的手臂环过她的肩膀,垂眸看着怀中人粉扑扑的脸颊,心中一阵悸动。

他伸出手来,在她胖乎乎的脸颊上轻轻一捏。

手感真好啊,郑以信心想。

这时候瑶池想到了什么,扬起脸来看他,问道:“午饭全被我吃光了,你吃什么?”

难得她还想着他,郑以信想起方才她直播的时候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仿佛早把他吃饭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道:“那只好吃你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