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准她放肆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樊清伊

简介:

所谓青梅竹马,大概就是从小一起长大。高中毕业,尤念渝认为自己长大了,差不多可以摆脱纪言礼了,于是毕业愿望是:“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大学不遇纪言礼。”然后在开学的第一周,她和纪言礼在学校撞了个面对面。

1.

尤念渝觉得纪言礼有病,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生气,一气还大半个月,太小气了。

“你说,这人是不是特别讨厌!”尤念渝抱着手机跟刚认识的网友吐槽。

网友也是八卦,追着问纪言礼怎么讨厌了。

尤念渝想了想,十分严肃认真地回一句:“这个事儿,说来话长,你听我慢慢道来。”

尤念渝和纪言礼的交情,据她妈妈说,是一出生就认识的交情。尤念渝多次糾正——是一出生就认识的孽缘。

他们俩是在同一家医院出生的,纪言礼比尤念渝大三个月,但是因为身体不好,从出生就一直住在医院,小小年纪别人喝奶他喝药,磨磨蹭蹭三个月也不见好转。直到尤念渝出生,两个人住进了同一间病房。

从那以后,纪言礼的身体突然好转,不到一周就出院了。

这一周里,尤妈妈和纪妈妈一见如故,从吐槽老公聊到女人生产的伟大,最后一拍即合,买房成了邻居。

于是尤念渝和纪言礼也就成了所谓的“青梅竹马”。

别人家的“竹马”都是高大又帅气,尤念渝的“竹马”……虽然也是高大又帅气,但是太“狗”了,用“表里不一”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纪言礼这狗崽子,每天在老师长辈面前端的是温润君子一派好学生气质,遇到她尤念渝,就是多管闲事的毒舌大爷。

这么多年,尤念渝唯一的愿望就是:早日进入大学,进入一所没有纪言礼的大学。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尤念渝从高考结束,就一直在讨好纪言礼。她本来想送给纪言礼一份与众不同的礼物,只可惜思前想后,也没想起来纪言礼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但是,尤念渝知道纪言礼喜欢的人是谁!

于是在高考结束一周后,她偷偷摸摸地要到了纪言礼喜欢的那个女生的微信,然后一边把女生约出来,一边把纪言礼约出来,企图用最玛丽苏的偶像剧剧情来感动他们。

尤念渝记得,那天天气风和日丽,前一天晚上的一场大雨浇灭了六月的暑气,温度适宜,广场有不少人。临近下午六点,落日降了一半,旁边的高楼笼罩在红光里,艳丽惊人。

大约六点十分,纪言礼来了。

少年不再是一身平平无奇的蓝白校服,上身穿着件白T恤,下面配了条浅色系的牛仔裤,脚上踩着经典款的帆布鞋。天生深褐色的头发打理得随意又舒适,额前的碎发被风掀起,露出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

他站在喷泉池旁边,喷泉冲到半空中,烟一样的水雾散落在他头顶。

当时尤念渝就抱着滑板,戴着棒球帽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下盯梢。她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盯看纪言礼——他一米八的身高,宽肩窄腰、大长腿,脖颈修长,喉结微凸,领口隐约露出平直的锁骨痕迹。

长得还不赖嘛,就是性格太差了,完全和长相成反比。

尤念渝一边腹诽太可惜了,一边看到了那个女生朝纪言礼走去。

女生是他们学校学生会的,长得很漂亮,头发又长又直,皮肤又白又嫩,笑起来从不露牙齿,在他们学校那是女神级别的存在。

尤念渝最开始也不知道纪言礼喜欢她,还是临近毕业的时候,她发现纪言礼总是一个人去学生会,每次出来时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茉莉香。

寻着味道,尤念渝找到了女神,也确定了纪言礼喜欢女神,并且没有表白。

太胆小了!

但是没关系,“竹马”太胆小,就让小青梅来“刚”,你看这不就……尤念渝正满心欢喜地笑成眯眯眼,一抬头,发现女神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另外一个男生!

皮夹克、牛仔裤、铆钉短靴、棒球帽,咦?等等,女神怎么和他相视而笑?难道……

嘶……意识到什么的尤念渝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下一秒,她看到纪言礼脸色难看地掏出手机。

三秒后,尤念渝的手机响了。《海绵宝宝》的主题曲在广场上响起来,尤念渝看到纪言礼举着手机转身,和她来了个大眼对小眼,紧接着,纪言礼大步流星地往这边走来。

多年的经验让尤念渝毫不犹豫地踩着滑板就溜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小姑娘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只有八十斤,小身板风一样穿过广场,留下纪言礼脸色越来越差。

女神笑着说:“她好可爱哦。”

纪言礼目光沉沉地盯着尤念渝离开的方向,没有否认,只是薄唇掀起一抹自嘲,他道:“情商换来的。”

女神旁边的男生摸着下巴评价道:“她好像有点儿怕你,这样可不好。”

2.

尤念渝确实怕纪言礼,回到家,她躲进房间里不敢出来,心有余悸地掏出手机一看,纪言礼在微信上发了条:“尤鲶鱼,你真是好样的。”

看似非常平静的一句话,尤念渝在其中嗅到了自己即将死亡的气息。她抱着手机“嘤嘤嘤”了好久,不停地跟纪言礼道歉,忏悔的表情包疯狂发送,最后换来一个红色的叹号。

完了,纪言礼还没开始就失恋了。

失恋以后的纪言礼好像更可怕了。该怎么安抚这头奓毛的狮子呢?尤念渝想了很久,决定送给他一件绿色的礼物。尤念渝喜欢绿色,她觉得绿色意味着万物生长,意味着重新开始。

失恋不可怕,沉迷于痛苦才可怕,纪言礼已经够可怕了,他不能再继续可怕下去,他必须振作起来!只是……收到礼物的纪言礼好像更生气了。

“他已经半个月没理我了,嘤嘤嘤……”尤念渝跟网友抱怨。

网友发了一长串省略号,尤念渝声音超大地发语音:“你也觉得他超级无语是不是?”

网友这次发了双倍省略号。

尤念渝叹了口气,单手捧着小脸,十分善解人意地说:“算了,不重要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令我无语了,可是能怎么办呢?他脾气那么差,只有我愿意跟他说话了,晚上我去找他,顺便问问他报考哪所大学。”

网友问:“你们大学要报一块儿啊?”

尤念渝想也没想地嚷道:“怎么可能!”

她又不是疯了,这些年因为纪言礼的存在,尤念渝在学校的一举一动爸爸妈妈都知道,原因不用猜尤念渝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是纪言礼说的。

所以报考大学是尤念渝唯一离开纪言礼的机会。

她必须打探出纪言礼去哪所大学,然后离他远远的。

3.

尤念渝特意挑在晚饭后去的纪言礼家,她怀里抱着饭后水果,殷勤地敲门。

纪家人在和和睦睦地看电视,纪言礼好像感冒了,一直在咳嗽,看着很虚弱,脸色也比平时更苍白。

尤念渝没心没肺地关心了一句,然后眨着一双星星眼,仰着小脸,凑到纪言礼耳根旁,小声说:“我们去你房间吧。”

纪言礼咳嗽得更厉害了,脸和耳朵都咳红了,他眼角也泛起了些许红意,看着比平时柔软了许多。

“好不好呀?”尤念渝的小爪子悄悄地捏住了纪言礼的衣角。

纪言礼垂眸,浓黑的眼睫在眼睑处落了一层浅浅的阴影。他薄唇轻轻动了动,低声说:“好。”

他起身,尤念渝迈着小碎步跟在他身后,路过客厅镜子的时候,尤念渝偏头瞥了一眼,发现他们二人的身高差有点儿大,她跟在纪言礼身后,特别像他拎的一个包。

明明都是一起吃饭长大的,怎么他就长那么高?偷偷吃化肥啦?尤念渝噘起小嘴,低声叨叨。

“说什么呢?”纪言礼的声音很低,有些沙哑,应该是喉咙痛。

不过听起来像大提琴的声音,好听!

尤念渝亮着眼睛坐在纪言礼身边,道:“你感冒的时候声音好好听啊,你干脆一直感冒好了。”

纪言礼一顿,目光冷漠地盯着尤念渝,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又怎么了嘛!尤念渝问:“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呀?”

纪言礼没理她,甚至往旁边坐了坐,低头刷手机。

尤念渝撇了撇嘴,挪到纪言礼身边,她像小猫一样用脑袋蹭纪言礼的手臂,道:“小纪哥,你大学报考哪所学校呀?”

纪言礼头都不抬,道:“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

尤念渝一脸严肃地拍了拍纪言礼的肩,道:“关的,从小到大你都和我在一起,我现在好不容易逃离魔爪,当然要离你越远越好!再说了,你难道不想去一所没有我的学校吗?”

纪言礼闻声一顿,尤念渝察觉到,兴奋地问:“是不是想想都觉得特别美妙,特别期待?”

纪言礼面无表情地扔了手机,眼底更加黑沉,他盯着尤念渝,忽然脸色特别白。

尤念渝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只是满眼星星地回视纪言礼,然后看到纪言礼苍白的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你休想!”

尤念渝抓狂了,她一把抱住纪言礼的胳膊,道:“爸爸!爸爸!女儿已经长大了!可以展翅翱翔了!”

纪言礼感觉喉咙满是血腥气味,他胸口憋着团火,拎着尤念渝的后领把她扔了出去,道:“除非我死了,不然你这辈子都要待在我身边!”

完了!尤念渝恍恍惚惚地回到自己家,倒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爸爸身边,道:“爹,你的双胞胎控制欲太强了。”

尤爸爸一脸迷惑地问:“啥?”

4.

虽然没有套出纪言礼想去哪所学校,但对没有纪言礼的大学生活,尤念渝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毕竟中国高校千千万,她报什么学校纪言礼又不知道,只要偷偷摸摸报,她就不信在没有商量的情况下,她还能和纪言礼报一所学校!

结果万万没想到,就在九月,军训结束的那一天,尤念渝被室友邓佳苒拉去cos社团做门面,竟然碰到了纪言礼!

其实邓佳苒不仅是尤念渝的室友,还是尤念渝的网友。当初尤念渝纠结报考哪所学校,和网友多聊了几句。结果聊着聊着发现二人喜欢的是同一个专业,尤念渝又询问了网友的学校,发现学校不错,大手一挥填了志愿,开学入校直接申请加入了邓佳苒的宿舍,二人顺利从网友变成了室友。

尤念渝个子小,长得瘦瘦白白的,一双眼睛灵动如鹿,翘鼻、红唇、小脸,一头短毛更是俏皮又可爱。

小姑娘穿上水手服简直就是萝莉本人,邓佳苒激动地拉着尤念渝拍了好多照片,挑了几张放进了学校的贴吧,并且强调照片一点儿也没有修过,如果不信就来社团看真人!

理工院校本来女生就少,冷不丁出现这么一个萝莉,学校的男生都疯了,排着队来cos社团看学妹。但是学妹本人没什么高兴的心情,因为在cos社团对面的篮球社团桌旁,坐著两个男生。

其中一个穿着白T恤,气质清冷,面对旁边女生的偷拍,表现得毫不在乎,甚至冷漠得有些不近人情。

尤念渝抚额哀叹:又是一所学校?!

这是什么令人难以接受的孽缘!

于是隔着一条主干道,尤念渝和纪言礼双双面无表情,四目对视,空气中火光四射,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拉开序幕。

中午社团收摊,尤念渝踩着滑板就跑了,学校主干道上人人都能看到一个萝莉玩儿滑板,还有人录了视频发在贴吧,底下评论区皆是土拨鼠般的尖叫。

刷到这些评论的时候,篮球社社长方行看得津津有味,看完还不忘记用胳膊撞撞纪言礼,道:“现在没人了,能问你个问题不?”

纪言礼心情不佳,话更少:“不能。”

方行自顾自地拿起手机,一边播放尤念渝的视频,一边问:“你们认识吧?”

刚刚两个人的小动作别人瞧不见,他可是瞧得清清楚楚。

纪言礼抬眸,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视频里的尤念渝一路下坡,滑得顺畅又利落,风掀起她额前的刘海儿,露出一张干净的小脸。少女背后有光,宛若精灵下凡。

狠狠地压下想删帖的欲望,纪言礼冷笑一声,道:“我是她爹。”

方行先是一愣,然后一脸虔诚地握住纪言礼的手:“老丈人,您看我怎么样?配不配做您的女婿?”

纪言礼一顿,笑了,他轻轻地拨开方行的手,懒懒一点下巴,道:“行啊,下午打一场。”

方行“哟”了一声,道:“干吗?老丈人考核吗?”

纪言礼但笑不语,只是那双深邃漆黑的眼底渐渐翻起了波澜。

5.

尤念渝不开心的时候表现得很明显,比如疯狂地吃棒棒糖,嘴里咬得嘎嘣脆,脸上却没有表情。

邓佳苒端了一碗面放在尤念渝桌子前,伸手捏了把她的小脸,道:“怎么啦,小鲶鱼?被那么多学长围观拍照不开心啦?”

才不是。围观拍照有什么,她长那么漂亮又不怕上镜。

她怕的是纪言礼好吗!是未来四年不自由的大学生活好吗!

想想都觉得……想退学。

尤念渝哼唧一声,下巴搁在桌子上,整个人垂头丧气,像霜打的茄子。

食堂的桌子不干净,邓佳苒提醒道:“快坐好,也不嫌脏。”

尤念渝生无可恋地闭着眼睛,神神道道地说了句:“人生已经如此,还管桌子干净不干净干吗?”

邓佳苒摇摇头笑道:“……人小鬼大。”

尤念渝闻声立刻坐直了身子,挺胸抬头道:“你说谁小?”

“小学妹。”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呼唤。

尤念渝这会儿对“小”字过分敏感,她瞪圆了眼睛扭头,道:“谁呀?”

身后的学长吓了一跳,他手里拿着一封信,看信封……妈呀,不会是情书吧?

尤念渝愣了。

学长磕磕巴巴地说:“学妹你好,请收下这封信吧。”

尤念渝默默接过来,当场拆封。

三分钟后,整个食堂的人都看到尤念渝小学妹拉着学长说:“学长啊,你这个语文不太好呀,基本语法都是错的。还有这个英语,也是错的。学长,你真的是高考考进来的吗?你再这样下去,以后很难毕业的……”最后还是邓佳苒看不下去了,两三口吃完面,拉着尤念渝跑了,留下学长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壁思过。

走出食堂,尤念渝看到人群不约而同地往篮球场方向走。

她好奇地踮起脚,伸长脖子,道:“那边有什么热闹,可以凑一凑吗?”

邓佳苒看她来了兴致,提议道:“一起过去看看吧,省得你在这儿莫名其妙地丧。”

才不是莫名其妙地丧,尤念渝在心里嘀嘀咕咕地反驳。

但是热闹还是要凑的。

于是,尤念渝开开心心地拉着邓佳苒往篮球场走。

等到了篮球场,尤念渝就后悔了,她找了一个台阶坐下,再次丧起来。

和尤念渝截然相反,旁边女生尖叫连连,目光全在篮球场中央。

午后阳光灿烂,空气里是塑胶和汗液的味道。热风卷着少年运动的气息扑到人脸上,温度好像不知不觉地升高了。

球场上,两个少年在打球,其中一个穿着大红色球服,是篮球社社长方行,另一个……是纪言礼。他穿着黑色球服,衬得肌肤冷白,阳光下格外夺目。

尤念渝托着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纪言礼扣篮,三分,假动作,几乎是碾压性地胜了方行。

“他是谁?学弟吗?”

“听说是经济学院的,叫纪言礼,今年大一的新生。”

“太帅了!”

尤念渝看了看旁边疯魔的学姐们,又看了看场上的纪言礼,实在没看明白纪言礼哪里帅了。

脸帅吗?不好意思,她只看到了冷。

尤念渝想着噘起了嘴,起身拍拍裙摆准备离开时,一抬头,和篮球场中央的纪言礼四目相对。

少年的黑发被汗液打湿,额前几缕,似乎是有些扎眼,他抬手把头发捋到后面,露出了漆黑深邃的眼睛。

几乎是同时,场上尖叫更甚。

尤念渝甚至听到了摄像机快门的声音。

太夸张了吧!

尤念渝故意冲纪言礼挤眼、吐舌,扮鬼脸。

纪言礼嘴角勾着,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对口型说:“下午见。”

见个大头鬼!尤念渝也对口型。

纪言礼忍俊不禁。方行气喘吁吁地凑过来,道:“打赢我那么开心?”

纪言礼心情好,抬手拍了下方行的肩膀。阳光落在纪言礼肩头,少年垂眸,唇边浮起一抹笑,道:“不行啊你。”

“不能不行啊。”方行龇牙道,“我会继续努力的,爸爸。”

纪言礼懒洋洋地收回目光,道:“还不明白吗?方向是错的,不管多努力都没用。”

方行没听懂,一脸迷茫。

纪言礼将长臂搭在方行肩头,看向尤念渝的方向。他看見小姑娘泄愤一样咬棒棒糖宛若仓鼠吞食的表情,原本深邃漆黑的眼睛仿佛落进了世上最耀眼的光。

他盯着尤念渝,话却是对方行说:“看到了吗?那是我的姑娘!”

方行一脸问号。

纪言礼笑道:“到时候,喜帖我会亲自送到你手上的。”

方行看着尤念渝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

6.

尤念渝认命了,先不说后面几十年,至少之后的四年,她依然摆脱不了纪言礼。

既然摆脱不了,那就勇敢地接受吧!

吃他的,喝他的,花他的,享受快乐!

“小纪哥,鲶鱼宝宝饿了。”周末,尤念渝在宿舍床上躺着发微信。

邓佳苒这周社团有事,出去外拍了,宿舍里只有尤念渝一个人,她懒,不想去食堂吃饭,于是便给纪言礼发微信,企图耍赖换一顿外卖。

“饿死你算了。”小纪哥非常冷漠。

尤念渝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早饭、午饭都没吃,这会儿饿得连敲键盘的力气都没了,她有气无力地发过去一条语音:“小纪哥,出门在外,我身边只有你一个家人了。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我如果饿死了,你忍心吗?”

语音刚发过去没一分钟,纪言礼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那边走路好像很快,说话声音也不太平稳:“一整天都没吃饭?尤念渝,你怎么不上天?”

尤念渝“哎呀”一声,抱紧被子,道:“我这不是饿得飞不动了吗?小纪哥行行好,给我带一份饭呗!咱不要大鱼大肉,食堂的兰州拉面就可以啦!”

尤念渝叨叨了一堆,换来纪言礼冷漠的两个字:“下来!”

“啊?”尤念渝愣了,道,“下哪儿啊?”

纪言礼:“我在你宿舍楼下,五分钟没下来,大鱼大肉和拉面都没有啦!”

尤念渝闻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了起来,道:“这位选手已经坐了起来!恳请小纪哥多等两分钟!”

纪言礼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道:“快点儿,今天周末人多,去晚了还要排队。”

尤念渝“嗯嗯嗯”地应着,立马跳下床,一边打开衣柜一边问:“我们去哪儿吃啊?”

“你想吃什么?”

“大鱼大肉!”尤念渝斩钉截铁。

纪言礼被逗笑了,道:“那就赶紧下来,过时不候。”

“得嘞!”

纪言礼挂了尤念渝的电话,就接到了方行的电话,方行抱怨道:“你怎么回事啊,不是约好了要一起去吃饭的吗?”

纪言礼的声音难得的温柔:“我这边有点儿事,你们先去,下次我请你们。”

方行顿了顿,压低了声音八卦道:“是不是和小萝莉去吃饭了啊?”

纪言礼理所应当地道:“这不是显而易见?”

方行恨恨地道:“重色轻友!”

纪言礼唇边扬起一抹笑,抬头看到一身可爱裙装的尤念渝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他对电话那端的方行说:“这叫清楚什么是轻重缓急。”

方行大骂:“纪言礼你恶不恶心?”

纪言礼笑着挂断电话,手机刚放进口袋,尤念渝就像兔子一样跳到了他面前。

她素面朝天,却也干净明媚,一双鹿眼清明好看,仰着小脑袋道:“走啊,走啊,去吃大鱼大肉!”

纪言礼没忍住,掐了一把她略带婴儿肥的脸,道:“吃那么多也没见你长高,对得起大鱼大肉吗?”

尤念渝从小到大最讨厌别人拿身高说事儿,她龇牙,踮脚伸手去掐纪言礼的脖子,吼道:“你再说!”

尤念渝几乎扑在纪言礼怀里,纪言礼一边笑着往后躲,一边大手扶在小姑娘腰间,说:“别闹了。”

尤念渝恨恨地道:“谁闹了!明明是你嘴巴欠!”

纪言礼故意挑眉揶揄:“我难道不是实话实说?”

尤念渝更气了,她“嗷呜”一声,抓起纪言礼的胳膊就咬。纪言礼忙不迭地掐住她的下巴道:“松口!”

尤念渝被他掐得合不上牙齿,气得眼睛瞪得更圆了。

小姑娘的表情逗笑了纪言礼,他松开手说:“好了,不闹了。”

尤念渝响亮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边走边说:“不理你了!”

纪言礼腿长,慢悠悠地跟在身后,很快就和尤念渝肩并肩走在一起。尤念渝不服输地大步往前走,很快又被追上。她扭头,恶狠狠地道:“你干吗跟着我!”

纪言礼道:“学校是你家开的?”

尤念渝赌气道:“哼,早晚有一天……”

纪言礼嗤笑着打断她:“那你还不如跟我姓容易一点儿。”

“少占我便宜了!”

“我占你什么便宜了?”纪言礼偏头看向尤念渝,他目光里藏着难以察觉的认真和期待。

下一秒,纪言礼听到尤念渝说:“天天管着我,企图接过我爸爸的接力棒,还不是占我便宜?”

纪言礼深吸一口气,面带微笑地看向她,一字一句地道:“……尤念渝,你就是个棒槌。”

尤念渝伸手就去打纪言礼,嚷道:“纪言礼,你又骂我!”

纪言礼往旁边躲开一步,道:“骂你怎么了?!”

尤念渝哼了一声,扭头噘嘴道:“不理你了!”

纪言礼偏头看了眼小姑娘故作傲娇地双臂抱怀,嘴角弯起一抹弧度,道:“那你还要不要吃大鱼大肉?”

尤念渝停顿一下,扭回头对上纪言礼含笑的眼睛,很没出息地道:“……要!”

7.

尤念渝去吃大鱼大肉的目的不过是填饱肚子,结果万万没想到,直接在学校贴吧掀起了一波风浪。

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拍了几张她和纪言礼在楼下打闹的照片,甚至还有几张吃饭时互相夹菜的照片。邓佳苒面无表情地把手机递给尤念渝,说:“解释下!”

尤念渝全部看了一遍,道:“我哪里跟纪言礼幸福拥抱了?明明是纪言礼在掐我的脖子!还有这个,我们吃饭也没有含情脉脉地对视,是纪言礼嫌弃我嘴角沾了汤汁!”

真是开局一张图,余下全靠编啊!

他们是编开心了,她的清白怎么办?

尤念渝一边满脸黑线地刷贴吧,一边敷衍地应付邓佳苒:“哎呀,我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吧。”

“一会儿什么一会儿,现在就跟我解释!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上次篮球赛还装着不感兴趣。”邓佳苒越想越气,恨不得爬到尤念渝床上把这小家伙打一顿,“嘿,你藏得挺深啊,小鲶鱼!”

“我没有!”“小鲶鱼”鼓着腮帮子道,“这是污蔑!是诽谤!我和小纪哥是世界上最单纯的朋友关系!”

“我信你个鬼,谁家朋友在宿舍楼下搂搂抱抱?谁家朋友在吃饭的时候互相夹菜?谁家……你说什么?谁?小纪哥?”邓佳苒惊呆,道,“纪言礼是你的小纪哥?你的‘竹马?”

“对啊。”尤念渝一脸无辜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当初我俩还是网友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

“请问,谁能想到纪言礼这种帅破天际的人是‘小紀哥?”

尤念渝眨了眨眼睛,道:“我呀。”

邓佳苒无奈道:“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澄清绯闻吧。”

尤念渝一下子又颓了,她“嗷”的一声趴在床上,问:“怎么澄清呀?”

邓佳苒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地站在尤念渝床下,道:“你是不是想告诉他们,你和纪言礼只是青梅竹马,不是恋人关系呀?”

“对呀。”尤念渝一脸单纯地点头。

邓佳苒说:“那你在贴吧说呀,放几张照片,说你们只是青梅竹马。”

尤念渝一听有道理啊,连忙找了几张照片,一边发一边说:“不是恋人哦,只是青梅竹马,不要乱讲。”

邓佳苒说:“不用说‘不是恋人四个字啦,你说你们只是青梅竹马,别人自然明白的。”

尤念渝想了下,点点头道:“没错,说多了反而显得我心虚。”

邓佳苒点点头说:“是的,孺子可教也。”

8.

“啊!邓佳苒,你骗人!”第二天一大早,尤念渝看到贴吧里的帖子再次被顶上首页,崩溃地爬到邓佳苒床上摇醒了她。

邓佳苒正做梦呢,冷不丁被摇醒还以为地震了,她看到尤念渝,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迷糊着问道:“你怎么在我床上?”

尤念渝垮着脸,把手机递到邓佳苒面前说:“你看!”

邓佳苒定睛一看,贴吧里评论满屏的“啊!啊!啊!”。

“333L:所以说他们不仅是恋人,还是青梅竹马?!”

“356L:这种官宣方式,我服!”

“377L:@鲶鱼宝宝,考虑出书吗?我买。”

“388L:男主角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现身?”

“390L:凭借这个故事,我在微博抢到了某大V博主的热评,现在捧着手机老泪纵横。”

……

邓佳苒清醒了,她建议道:“要不……你问问小纪哥打算怎么解决?”

尤念渝不敢,蔫蔫地说:“他肯定会骂死我的。”

邓佳苒叹了口气,坐起来,摸着尤念渝的脑袋道:“不会的,遇到问题不要逃避,要去解决。”

尤念渝“哦”了一声,松开拇指。邓佳苒只听“叮”的一声,她问:“什么声音?”

尤念渝晃了晃手机,道:“把你刚刚说的录下来发给小纪哥了。”

邓佳苒笑了:“套路很深嘛!”

尤念渝套路不深,她只是不敢主动问纪言礼,现在借着邓佳苒的话问,她会轻松一点儿。

“啊!他回我了!”尤念渝拿着手机仿佛烫手的山芋。

邓佳苒点开语音,听到纪言礼清朗的声音:“拉个群,和学姐一起讨论。一会儿见个面。”

话音落地,尤念渝“嗷”的一声,扔了手机抱住邓佳苒,怕得声线都在抖:“学姐救命!纪言礼一定是在骗人!他想把我骗出去揍我!”

邓佳苒的嘴角不动声色地勾了勾,连忙拿着尤念渝的手机拉了个群,他们三个全在里面。

她无语地揉了一把尤念渝的脑袋,好声好气地安抚了一会儿,才连拖带拽地把尤念渝从宿舍弄出去。

三个人约在了学校附近的咖啡厅,尤念渝像做贼一样躲在邓佳苒身后,只伸出个小脑袋,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最终目光落在咖啡厅的角落。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纪言礼似有察觉,轻轻地抬头看过来。

刹那间,四目相对,尤念渝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

她这算是无意间毁了纪言礼的清白吧?

该怎么告诉纪言礼她不是故意的呢?

“过来。”纪言礼轻声说道。

尤念渝吸了吸小鼻子,然后被邓佳苒拎了出来。她磨磨唧唧地坐到纪言礼对面,头都不敢抬。

纪言礼忍俊不禁道:“现在知道怕了?”

尤念渝声音很小说:“对不起。”

纪言礼没说什么,抬手示意服务生过来,要了份黑森林蛋糕,然后对尤念渝道:“乖乖吃蛋糕,不用参与进来。”

尤念渝“哦”了一声,小脑袋一垂,丧气地趴在桌子上,耳朵竖得像兔子。

纪言礼笑了笑,然后才看向邓佳苒,礼貌地问了好。

邓佳苒也笑着问了好后,便开门见山地提了自己的建议:“我作为大你们一届的学姐,建议你们干脆承认恋人关系,承认了以后这事就算结束啦,他们很快就会忘啦。”

尤念渝一脸迷惑地道:“为什么啊?”

纪言礼看了尤念渝一眼,尤念渝心虚又愧疚地闭上了嘴巴。

邓佳苒也不理她。

尤念渝不敢当着纪言礼的面多问,偷偷摸摸拿起手机私聊邓佳苒:“为什么啊?”

邓佳苒看了眼手机,正儿八经地回答问题:“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你不承认他们也不信,不仅不信,以后会一直盯着你们,偷拍你们,然后脑补各种偶像剧情节!听我的,承认了,反正对你们私下没什么影响。”

尤念渝一想:对啊,对他们私下没什么影响。

她忙不迭地问纪言礼:“你觉得怎么样啊?”

纪言礼非常有担当,道:“行,我去说。”

事情有了解决办法,尤念渝不由得松了口气,她不停地拍着胸口,道:“幸亏解决了。”

邓佳苒摸了摸她的脑袋,道:“问题搞定,那我就先走了,不耽误你们这对小情侣约会了。”

尤念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但又没什么不对劲儿,她思忖几秒钟,“哦”了一声说:“好吧,那你路上小心点儿。”

纪言礼起身道:“我送送你。”

二人走到咖啡厅门口,等小姑娘慢吞吞地趴下去,邓佳苒在分别前才拿起手机,果不其然看到微信有新添加的好友,是纪言礼。她迅速点击同意添加好友,主动先打了三个字:不客气。

纪言礼回复得言简意赅:下次周末有时间请学姐吃饭。

嘿,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

邓佳苒笑得宛若狐狸,道:“以后对我们小鲶鱼好一点儿哦。”

纪言礼笑得如春风拂过:“我会的。”

9.

贴吧风波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尤念渝迎来了大学的第一个假期。

国庆节有七天假,尤念渝提前买好了回家的票,买完才记得提醒纪言礼,导致纪言礼买的车票和她不在一节车厢。

因为这个事,纪言礼一直生气到国庆前夕。

尤念渝就觉得很莫名其妙,她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笨拙地跟着纪言礼。纪言礼看她笨手笨脚的,冷着脸把她手里的行李箱扯过来,道:“就回去一周,你还拖个行李箱,带了什么宝贝?”

“给我爸妈带的特产啊,还给叔叔阿姨带了一份。”尤念渝看纪言礼两手空空,就背了一个包,嫌弃道,“你肯定什么都没带吧?没良心!”

恰时有人莽撞地路过,纪言礼眼疾手快地把尤念渝拉到自己怀里,然后牵着她的手说:“我带回去一个他们更喜欢的。”

“什么啊?”尤念渝好奇地问。

你啊。纪言礼在心里说,带回去一个儿媳妇不比带什么都值得他们高兴?

“不告诉你。”

“哼,小气鬼,有本事你永远也别告诉我!”尤念渝踩着小碎步往前走,偶尔目光瞥到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也只是微微頓了一下,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毕竟纪言礼是怕她被人撞到才牵她的。

这么一想,尤念渝转了转眼珠子,继续自顾自地、没心没肺地往前走。

高铁站人来人往,纪言礼偏头,目光低垂,落在尤念渝的头顶。

尤念渝察觉,一脸茫然地抬头,眼神充满疑惑。

纪言礼笑笑,收回了目光。

和一个月前入学时不同,他不再是一个人匆忙赶到陌生的城市,以后,也不会再是一个人。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