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打个赌吧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飞言情工作室

三月到了,春天来了,十年与花花窃窃私语,过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个假期,等疫情过去,我们该聚餐了是吧?十年率先猜测:“我赌是去吃烤肉!”

花花眉毛一挑:“不,我赌火锅!”

菜菜耳朵动了动,小声道:“其实,炸鸡也不错。”

冬菇:“其实我觉得羊排我也可。”

刚说完,大熊走进编辑部,问:“咦,你们在说什么?”

小方:“在赌熊哥会带我们去吃饭!”

大熊默默地捏了捏肚子上的肉肉,面无表情地道:“哦,恭喜你们,赌输了。”

【小锅】老师,我错了

有一次晚自习的时候,我和同桌实在是太饿了,一人泡了碗方便面。面还没泡好,上课铃就响了。我们只好悄悄把泡面放进了课桌,还打赌,谁能先吃完这碗面。

同桌的好胜心太强了,每次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就赶紧掀开桌子低头嗦一大口。

眼看着他已经吃掉了半盆面,我心急如焚,因为怕烫(也怕老师),一口都没吃。

就在这时,老师突然走出了教室。

天呐,机不可失!我赶紧掀开桌子,把头埋进课桌,开始暴风吸面。

整个教室回荡着我们俩“哧溜哧溜”的声音,而我们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赢要紧!

因此,也没有注意到,教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直到我吃完了,抬头——“啊!!!”

同桌也从课桌里把头抬起来——“啊!!!”

班主任站在前面,正环抱双臂,一动不动盯着我们,面带微笑:“吃饱了吗?”

我们俩(瑟瑟发抖):“……吃饱了。”

老师的微笑越来越大:“那就出去跑个八百米,消化消化吧,跑完回来再抄十遍课文。”

啊,我们真的知道错了!!!

【小方】你怎么偷偷脱单了?

读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小陈,我俩喜欢在课前猜老师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第一天白色,第二天白色,第三天还是白色,这个赌我俩打不下去了,因为我们特别熟悉这个老师,他就只有白色衣服。

直到那天,小陈请假了,我热情邀请旁边的女同学参与这个无聊游戏,并且自信满满地说,老师肯定是穿白色外套,结果我赢了,女生红着脸小声问:“那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了想,愉快地说道:“肯德基中杯可乐少冰、奥尔良鸡腿堡、如果再有一份大薯条和圣代人生就圆满了。”

女生愣愣地点头。

没多久,我看到小陈也跟旁边的女同学打赌,他赢了之后,女生也是一脸娇羞地问他要什么,我撞了撞他的胳膊,小声提醒:“肯德基!肯德基!”

结果,小陈微微一笑,说:“我想想。”

他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第二天这家伙就脱单了,和那个女同学。

【花花】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每个月最开心的日子是哪天?当然是发工资的那天!每次临近发工资的那两天,我都会坐在椅子上碎碎念:今天会发工资吗?明天会发工资吗?后天会发工资吗?

一旁的十年忍不住翻个白眼,一本杂志拍过来,道:“我已经第十次把男女主角的名字打成‘工资了!”

最让人惆怅的是,有时候每月固定的发工资的日期刚好是周末,周末大家都休息,这就意味着工资有可能提前到这周五发,也可能推迟到下周一发。那么……到底是哪天发呢?这种不确定让人心痒难耐。

嗯……好吧,其实我就是想找个比如“今天发工资了”的理由去吃火锅!

于是每逢这个时间,我就跟自己赌,今天一定会发工资的,所以,去吃火锅吧!

赌输了也没关系,为了安慰自己,去吃火锅吧!

【十年】大风车怎么还在转

以前有个男同学特别调皮,仿佛有多动症,一刻也停不下来的那种,他曾经跟我朋友打赌,说要送她一件礼物,她绝对绝对猜不出是什么。我在旁边看着,我朋友无奈地闭上眼、再伸出手,男同学嘻嘻一笑,把咬过的口香糖吐到了朋友白嫩嫩的手心上,朋友原地炸毛,气到哭都哭不出来,追着男同学打了三条街道。

也是这个男同学,跟我们一个画室,因为午休时间太长,他和另一个男生发明了一种名为“大风车”的游戏,他俩跟所有人打赌,没有人能扛住,于是真的有不信邪的同学自愿报名,结果,这两人一个拉着手,一个拉着腿,在空旷的画室里轉了无数个圈,一直转到报名的同学大声求饶,这两个人才嘻嘻一笑,对被转晕的同学道:“欧耶,我们赢了是吧?!”

【菜菜】姐妹何必为难姐妹

有一次下班回家,妹妹突发奇想拿出一百块钱说要跟我打赌,她坚持每天擦身体乳,我坚持不喝饮料减肥,我们相互监督,要是没做到,一百块钱就归对方所有。我想了想,觉得可行,按照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热度,估计坚持不了几天。

这个钱我赢定了!

第一天,大家都规规矩矩地遵守了约定(主要还是舍不得钱)……我给她擦身体乳,她监督我戒掉奶茶,只喝白开水。

第二天,勉勉强强地遵守了约定。我不情不愿地喝白开水,她喊着“太冰了”擦着身体乳……

第三天,妹妹突然搞起了小动作,把身体乳带去卫生间,说洗完澡一起擦。

我质疑:你拿到卫生间,我也不知道你涂了没有啊?

妹妹大吼:出来给你闻好不好!

第四天,两人眼神交换,意思非常明确——姐妹,当之前的赌约不存在,放过彼此吧!

【冬菇】做只猫做只狗,不做情人?

众所周知,我和天字第一号拖稿选手由甲经常围绕“交稿”这个事情进行打赌,而每一次都以由甲输得人尽皆知告终。

第一次打赌是由甲提出来的,她说她已经有两个稿子在收尾阶段了,周一上班她交不出两个,她就是小狗。然后我满怀期待地从周一上班等到了下班,邮箱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而由甲也“人间蒸发”了,于是我发微博寻人,大家都知道堂堂过稿选手由甲,竟然是言而无信之人!但是由甲真的爱走夜路,也不怕黑,第二次又找我打赌,结果还是没有意外地输给了我,稿子也没交。

我在这里奉劝各位写手,千万不要学由甲,而是要脚踏实地,好好做人。

【结束语】

谁还没有过奇奇怪怪的青春呢?谁还没在青春里打过奇奇怪怪的赌呢?今天,大脸编辑团成员们勇敢地分享了自己的“沙雕”经历,快,微博@飞言情杂志,一起来参与我们吧!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