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我心 连载五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傅周

上期回顾:乔笺因为被冤枉酒驾,口碑一落千丈,如同落水狗一样被剧组、广告商弃用了。伤心难过的她被宋然声找到,原本乔笺怀疑这一切是宋然声的手笔,但她没想到的是,宋然声竟然喜欢自己……

【3】拿着你的喜欢去喂狗

乔笺听到这话完全愣住,仿佛是听到一个不可置信的消息。过了好一会儿,乔笺才听到自己有些发抖的声音:“宋然声,你是疯了还是现在醉了不清醒?”

乔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一只突然奓毛的猫。因为哭过,她的眼睛有些红,脸上的神情半是委屈半是震惊。宋然声第一次看到乔笺脸上有这样的表情,他以往看到过的乔笺脸上有过倔强,有过狡黠,有过隐忍,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神情。

莫名地,宋然声觉得她这个表情很可爱。

俯下身去,宋然声再次双手握住她的肩,唇再次压上她的唇。这一次,宋然声更加细细品味与她这样唇齿相依。他心底涌上从未有过的悸动,那些以往被他压抑在心底的对她汹涌的情感似乎要喷薄而出,他想抱紧她,想更进一步地将她占为己有。

事实上,他的确也是这样做了。他的双手摩挲着她的肩膀,然后往她的背后探过去。冬天的衣服有些厚,可是隔着厚厚的衣服,他也能描绘出她美好的蝴蝶骨,她有些瘦,他知道是艺人为了上镜,不得不控制饮食的缘故。

心中泛起密密的心疼,他双臂陡然收紧,将乔笺整个人都扣在怀里。

乔笺整个人都有些蒙,她被他一系列的动作弄得措手不及,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扣在他怀里了。乔笺想摆脱他的钳制,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可是论力气,她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乔笺羞得满脸通红,双手紧握成拳去捶他,可是他的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握住了她的双手,她想避开他的吻,可是他的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

避无可避,乔笺在他怀里小声呜咽,这样的声音更加激发了宋然声的占有欲,他的,吻落下来,更是一通狂风暴雨。

过了许久,宋然声才放开她,他用额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捧着她的脸气喘吁吁地说:“现在你觉得我是疯了还是不清醒?我曾经找了无数个借口,可是都无法说服我自己。不得不承认,我就是喜欢你。”

乔笺也是气喘吁吁,不过主要是被宋然声气的。她瞪着宋然声,很后悔他强吻她的时候没有咬他一口,她忽然猛地大力推开宋然声,又飞快地扬起手狠狠地朝他的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在黑夜里显得尤为响亮。

莫名其妙被强吻两次,乔笺什么脾气都上来了,几乎是口不择言地对宋然声说:“那可真是报应,谁稀罕你的喜欢!你喜欢我,我就必须接受吗?你的喜欢只配被我拿去喂狗!”乔笺狠狠地擦了擦嘴,眼神厌恶地唾弃道,“真恶心!”

宋然声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出身优渥,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着的,别人争相巴结、讨好他,他肯赏脸,别人就觉得是天大的恩赐。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说数不清的名门千金对他频频示好,读书那会儿,就有学校的女同学为他争风吃醋。

第一次告白,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第一次吻一个人,可是那个人给了他一巴掌,还说要将他的喜欢拿去喂狗。宋然声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唇也紧紧抿着。

“乔笺,别太过分。”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不管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宋然聲,我都会不会喜欢你。”乔笺眼神坚决。

宋然声只觉得她这句话比那一巴掌更加狠,那一巴掌永远不及她这句话来得致命。宋然声咬着牙说道:“好,乔笺,你好得很!我还不至于这么作践自己!”

乔笺深呼了一口气,将那些怒气压下:“宋先生,我希望以后可以不要再见到你。”说完,她就转过身,往路边走,恰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乔笺伸手拦住了出租车。

宋然声看她上了出租车,也转身上了车,将车子开往与她相反的方向。才开了一会儿,他又紧急停车,他心中窝着一口气,觉得脸面无光,更觉得那个女人可恨,可是心里还是该死地担心她。

现在已经很晚了,他担心她坐的那辆车不安全,刚刚他只是扫视了一眼,就记住了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最近的顺风车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要是她遇到那样的状况怎么办?

一想到这个,宋然声重重地捶了下方向盘,猛地调转车头,去追刚刚那辆出租车,他得看到她安全回家才放心。

上了车,乔笺将车窗降下来,冰冷的风吹在脸上,像是有针密密地扎在脸上,可是她需要这样来保持清醒,吹了好一会儿的风,才将脸上的燥热褪去。

浑浑噩噩地回到公寓,乔笺来到书房,她很喜欢看书,书架上放了她收集的自己喜欢的书,还有宋立声喜欢的书。她当时以为宋立声总有一天会成为这里的男主人,所以她这套公寓很大一部分是按照他的喜好来装修的。

她走到书桌前坐下,开了台灯,拉开抽屉,里面有一本厚厚的相册。乔笺将相册取出来,翻开第一页,那是少年时期的宋立声,照片是她偷拍的,少年站在紫藤树下,神色忧郁。

乔笺的手指摩挲着照片上那人的脸颊,“啪嗒”一声,眼泪落在了照片上,她赶紧仰起头,不让眼泪再掉下来。她又翻开第二页,还是年少时候的他,是他在教室里认真上课的样子,他似乎是在思考问题,眉头微微皱着。

这些照片都比较久远了,那时候的手机像素不是很高,有些模糊,越往相册后面翻,照片的像素越高,也越来越清晰,他的眉眼也逐渐褪去青涩,多了些坚毅。最后一张,是宋立声新品发布会上的照片。

这个人,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宋立声,可是他现在要娶别人了,他不喜欢她。她甚至不敢去想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算计她的。

他们曾经一起度过漫长的青涩时光,那个时候总是有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而她是他在那里唯一的朋友。她还记得他父亲宋之闻接走他的场景,那是他母亲李希文生病故去后不久。

那天下了好大的雪,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接走了他,他父亲那边来接他回去认祖归宗。当时整个小区都沸腾了,居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这件事。乔笺想跟他告别,可她被远远地隔离在人群之外。她看他上车、关门,神情没有一丝留恋。

雪开始下大,车子启动,慢慢地消失在远方。乔笺在雪地中站了许久,看着地面上的车辙渐渐被新雪覆没,她才吸着鼻子转身。

再一次见面,是她努力考上他所在的大学,她故意没有跟他说,然后偷偷向学长打听宋立声所在的院系,在教学楼下等他下课。

那已经是秋季,可是还是有些热,细小的汗珠从乔笺的额头上沁了出来,等到中午,才响起下课铃。等蜂拥的人群过去,宋立声才姗姗地走下楼梯。多年不见,乔笺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尽管他变了许多。

宋立声正跟同行的人在交谈着什么,他穿着白衬衫,整个人显得自信笃定,气度不凡。

乔笺热烈地朝他挥手:“立声!”

可是宋立声垂下了眼睛,一点儿也没有她想象中的惊喜。

“是我啊。”她走上前,“我是乔笺。”

他这才抬起头朝她笑,说:“好久不见。”一座无形的墙,横亘在两人中间,利落地将他们分割在两个世界。

乔笺这才知道宋立声并不是那么希望见到自己,他希望与过去分割得利落,将过去的经历忘得干净,可是她偏偏出现在他面前,提醒他不愿意回首的过去。所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之间便有了隔阂吗?就算后来她怎么努力,她都无法弥补那几年的空白了吗?

忍不住,终于忍不住,乔笺抱着相册哭起来,好像抱着相册就抱住了从年少时期就开始喜欢的那个人。哭到眼睛都干涩,呼吸都有些困难,心痛得快要窒息,乔笺才擦了擦眼泪站起身。

他就要结婚了,不能让自己去想那些过往,她决定真正地忘记宋立声,她不要再去想任何事情,不去想他是否曾经对她动过心,也不去想在酒店那次他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更不再去想以后究竟该如何面对他。

算了吧,就这样吧,从此不再联系了。这样,她还可以拥有一丝美好的回忆,那个少年依旧是她心目中最好的模样。

哭了那么久,又在出租车上吹了那么久的冷风,乔笺觉得浑身的骨头酸疼,脑袋昏沉沉的,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辗转反侧,良久,终于入睡。

宋然声远远地跟着那辆出租车,看到乔笺安全地从车上下来,他才松了一口气。他坐在车里,在小区楼下待了许久才驱车回去。

这个晚上,他也是辗转难眠,乔笺的那句话就像一根针,狠狠地刺入他的心。每当想起,他就觉得那根针又往心脏里深入了几分。想到当时乔笺激动的模样,他的眸色又暗了几分,那样美好的一张唇,说出的话却是一句句像刀子似的往人心窝里捅。

想起她的唇,宋然声觉得心底涌上几分燥热,唇上似乎还残留着她柔软的触感,像草莓那般甜美的气息似乎还萦绕在鼻尖。

宋然声手指抚上唇,发现自己的嘴角是上扬着的,心中的怒气陡然消散,他轻笑了一声。当时她的样子是真的有些狼狈,眼泪流了满脸,脸上的妆还花了,正是这样的一张脸,他却意乱情迷地吻了上去。

好像是自己太唐突了,吓到了她,宋然声心中浮现这样的一个认知,他抚额轻笑,觉得自己简直着了魔。

第五章 放弃所有

【1】我决定忘记你,放过我自己

乔笺第二天是被电话吵醒的,她頭痛欲裂,浑身无力,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闭着眼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电话接通,声音也是沙哑的:“喂?”乔笺听电话那端的声音知道是宋立声,可是她好像听不懂他在讲什么,意识也逐渐混沌,她渐渐睡了过去。

感觉有毛巾在擦自己的脸,动作很轻,带着些温柔,可是乔笺只觉得眼皮有千斤重,就是睁不开,身体也非常难受,她觉得有些热。

有一只手探上了她的额头,他的手有些凉,那只手在她的额头上停留了一会儿,又顺着眉毛往下停留在她的鬓角处,将她的发细心地别在耳后。这个人究竟是谁呢?谁会对她这样温柔?她努力睁开眼睛,光线一点儿点儿涌入眼睛,周围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她正对上宋立声的眼睛,乔笺看见他眼里有某种情绪飞快地闪过。

宋立声若无其事地直起身,像是松了一口气:“乔笺,你终于醒了。”

看见宋立声,乔笺又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眼睛一酸,又想落泪。她赶紧偏过头,这才发现右手上打着点滴,她打量着四周,发现这是在医院,疑惑道:“我怎么了?”

“高热,给你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我有些担心,所以跑到你家去看了看,那个时候你已经晕过去了。到医院,医生给你量体温,三十九度八。要是再晚点儿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宋立声似乎还是心有余悸。

她家门锁的密码是告诉过他的,她曾经以为她所有的一切,将来都是要同他分享的,她那样放心他,什么都告诉他。

乔笺咬着唇,偏过头望着点滴瓶,强忍着眼泪。

宋立声察觉到她的反常,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试图安慰她:“乔笺,对不起,我不知道酒驾的那件事对你的影响那么严重,刚刚你的助理来过了,你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了。我会替你找到那个代驾员,让他证明你是清白的。”

其实宋立声不明白,这些都不是真正击垮她的东西,真正击垮她的是他。可为什么他这么一说,乔笺还是会想从他身上汲取一些温暖呢?

乔笺侧过身子,背对着他,将一半脸埋入枕头,眼泪滑过鼻梁没入枕头中。她努力克制自己的声调,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自然一些:“没用的,我当时是随便找的代驾员,我自己都记不清是谁了。就算找到他,别人也是不会信的,他们只会以为是我找人来演戏,更何况我那时候的确喝醉了酒,澄不清的,一个醉酒的女人更会让他们想入非非。”眼泪越流越多,情绪似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乔笺狠狠地咬住床单,缓了一口气又接着说,“没关系,我什么都不在乎了,不在乎他们怎么说,因为我已经决定要退出娱乐圈了。”

“为什么?”宋立声十分诧异。

“我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圈子,光鲜亮丽的背后需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我累了。”当初因为他的一句玩笑,她话误打误撞进入这个圈子,而现在她决定忘记他,她想将一切都与他分割得干干净净。

宋立声在她身后沉默,然后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他这样的一个动作,让乔笺全然崩溃。在那些青涩的时光里,她受了委屈,难过的时候找到他,他就会给她一颗糖,再这样轻轻地拍她的背安慰她。

乔笺忍不住哭出声来,为什么最后他们之间是这样的结局呢?他们是如何在时光里变了模样?

“乔笺,累了就好好休息吧。”他的声音里有止不住的疼惜。听到他这样说,乔笺哭得更厉害了。很久都没有这样哭过了,好像眼泪可以带走心中的难过一样,哭到最后,她抓住被子小声地啜泣着。

是真的下定决心忘记他了,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他那个问题,她转过身来,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宋立声,这个问题我只问一次,以后也绝不会再问,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

只见她脸上满是泪痕,面露疲惫,可是眼睛里的神色十分坚定。宋立声有些疑惑地问:“什么问题?”

“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喜欢你?”這句话说到最后,乔笺的声音里俨然带了哭腔。

宋立声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眼神也开始闪躲,可是这样被乔笺看着,他躲无可躲,他不敢与乔笺对视。从她的眼睛里,他清楚地看见自己闪躲的神情,他垂下了眼睛。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像是在无声地拉锯,乔笺好像非要他亲自开口不可。过了一会儿,宋立声站起身,走到窗户旁边,背对着乔笺,望向窗外。

天气不是很好,天空有些阴沉,整个世界显得灰蒙蒙的,远远望过去,可以看到有些角落还有尚未消融的积雪。他终于开口,声音略带一些沙哑:“我知道。”

听到这个答案,乔笺并不惊讶,因为其实她早就有了答案,只不过是自己不愿意去承认。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她是喜欢他的,故意对她的一片热忱视而不见,小心地处理他与她的关系,又全盘接受她对他的好,她不言明,他更加愿意装聋作哑,以朋友的名义粉饰太平。

听到他如实相告,不知为何,乔笺心里反而有些释然,她说:“很累吧,随时害怕我捅破那层纸,所以就算有女朋友也不敢和我说,怕我做过激的事情。”

“对不起。”他终于转过身看着她。

乔笺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她想问那天在酒店,她出了包厢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他有没有出来找过她,可是她突然觉得这个问题没有了意义。

如果他出来找过她,这能代表什么呢?只能证明他还是担心她的安危,是一个称职的朋友。可是如果他没有来找过她呢?就像宋然声所说,这个答案真令人难过。还是不要问了吧。

所以她如果继续纠结这个答案,只是她不愿意放过自己,让自己徒增伤心,本来已经很难过了,为何要让自己心碎呢?她决定放过自己。不管过去他是故意利用她的喜欢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还是别的,都不再计较了,毕竟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付出的。

真正爱过一个人,其实连恨都舍不得。

“立声,我知道你和徐曼曼要结婚了,祝福你。以后我也不会再联系你了,我决定忘记你。”乔笺对宋立声笑了笑,边笑眼泪边顺着眼角滑落。

宋立声面有愧色,他走到乔笺面前,轻轻握住她的手,问:“我结婚和我们是朋友有什么冲突呢?乔笺,我们就不能是朋友吗?”那么多年的喜欢,乔笺怎么可能甘心最后只换得一个朋友的身份?就算她愿意,喜欢也是控制不住的,以朋友的名义待在他的身边,只不过是放任自己继续喜欢他。

喜欢一个人实在是太累了,愿为那个人赴汤蹈火,可是喜欢得不到回应,是一个人的烈火焚心,乔笺不想要了。

“我想,我只有真正离开你,才能让自己忘了你。我还做不到将爱收放自如,以朋友的身份再相处,这对我们都是一种伤害。”乔笺从他手中轻轻抽离出自己的手,“宋立声,如果你结婚,婚礼我是不会去的。提前祝福你吧,以后我们也不要联系了。”乔笺的声音有些颤抖,竭力忍住自己的哭腔。

“非这样不可吗,乔笺?”宋立声也沙哑着声音,清秀的眉目里满是哀伤,“最后,连你都要离开我了吗?”

先是父亲的忽视,再是母亲的故去,他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周围真心对他的人也少。现在,乔笺也要离开他了,宋立声是真的有几分难过。太过了解他,乔笺知道他是在挽回她,可是这世上哪有真正的两全其美?

“是你不喜欢我,如果你喜欢我,我会一辈子陪着你,你以后有徐曼曼,她会一直陪着你,人生总是有得有失的。”乔笺向来都是这么倔强,喜欢一个人时倔强,现在决定离开一个人更是倔强。

后来,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宋立声低头沉默,而乔笺侧过头望着窗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这座城市像是蒙上了一层灰。宋立声最后站起身,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告别,声音有些低沉:“我尊重你的决定。那么乔笺,再见。”他轻轻地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等宋立声走了许久,乔笺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第一次喜欢的人,也是唯一喜欢的人,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她终于决定忘记他了。

爱一个人这样痛,决定忘记一个人原来更痛,痛得五脏俱焚,乔笺抓住自己的衣襟,最后哭得似乎要断了气。哭累了,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2】树欲静而风不止

乔笺再一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她有些渴,正想起身喝水,却发现助理张琳琳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睡着了。乔笺有些感动,不知道她现在带哪个艺人,她应该很忙,却还是守在了这里。张琳琳睡得浅,乔笺弄出轻微的声响,她就醒了。

“乔笺。”张琳琳揉了揉眼睛,她眼皮下面的黑眼圈有些浓,脸有倦色。

乔笺拍了拍床:“上来睡吧。”

张琳琳实在是太困了,也没有拒绝,便爬上床来。床有些小,两个人睡有些挤。乔笺握住她的手,记起自己刚出道那一年,张琳琳也是新人,那一年有一部戏,是在江南的一个小镇取景,剧组的人多,而客栈少,不太知名的演员也只能和别人挤一张床。那时候,她们两个就睡在同一张床上。

张琳琳回握住她的手,说:“怎么生病了?宋立声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当时我在剧组,公司要我带一个新人,我抽空偷偷跑出来了一会儿。宋立声还很奇怪,问我怎么不带你了,我就跟他说了你的情况,后来我就回剧组了。你们之间究竟聊了什么?你眼睛都哭肿了。”

乔笺将头靠在张琳琳的肩膀上,淡然道:“我亲眼看见宋立声对徐曼曼求婚,我决定死心了,我跟他说以后不要联系了。”

张琳琳反而笑出声,说:“恭喜你,终于不用在一棵树上吊死了。”乔笺也笑,轻轻地捶了她一下。

乔笺叹了一口气,说:“公司和我的合同到期了,闹了这么一出,公司肯定不会再签我。因为宋然声的那番话,综艺、代言和电影肯定也不会再找我,我决定退出娱乐圈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去。”

张琳琳也是叹了一口气,说:“想通了也好,为着这些光鲜亮丽,总是有人前赴后继,拥有娱乐圈的名利浮华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圈子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新人进来,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新鲜事,有的人被遗忘,有的人继续在名利场起伏。过不了多长时间,或许乔笺将会被人遗忘,以后再提起她,也只是江湖中的一个传说,所有的流言蜚语也都会随时间淡去。

“等我的病好了之后,我就回家,到时候如果你想来我家玩儿,记得联系我。”乔笺说。

“好。”

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两三天,乔笺就好了,整个人感觉前所未有地轻松。她现在许多代言被撤,通告被取消,公司也不再给她任何资源,时间多出了一大把。而上一部电影还在紧张地剪辑之中,还得送审,离宣传期还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赵导还会不会联系她,更不知道那个时候还会不会有人因为她而抵制赵导的新电影。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乔笺没有任何羁绊。她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仔细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回家的那天天气很好,冬季里出现了久违的太阳。乔笺素颜戴着墨镜,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的。飞机起飞的时候,乔笺通过舷窗望着这座城市,她来到这里已经七年了,当时来时满心欢喜,现在离去却是身心疲惫、孑然一身。

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宋立声,乔笺闭上眼睛,准备睡一觉,这样一觉起来就可以到家了,而这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

两个小时后,飞机落地。

乔笺一下飞机就在出口那里看到了父母,他们知道乔笺今天要回来,都特意请了假来接她。一看到乔笺,李意涵就红了眼睛,拉着乔笺的手道:“怎么这么瘦了?”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乔笺抱了抱她,将头埋在她肩上,朝她撒娇,仿佛自己还是未离家时那个小小的少女:“妈妈,那回家你多给我做点儿好吃的。”

不善言辞的乔博山接过乔笺的行李,拍了拍她的肩膀:“乔乔,我们回家。”

乔笺点了点头。

一回家,李意涵就去厨房忙活,乔笺想帮忙,却被她赶了出来,她嚷嚷道:“陪你爸爸好好看电视,我这里不用你帮忙。”乔笺刚坐到沙发上,乔博山就端着一大盘水果要她吃,有些欲言又止地望着她。

乔笺知道他们都有些小心翼翼,其实她出事,父母比任何人都担心,他们肯定在网上看到了那些负面新闻,她甚至猜得出他们或许还跟许多骂她的人解释,说她不是那样的人。

“爸,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乔笺知道他们比她还要焦急,又不敢给她打电话,怕让她更加心烦。

乔博山说得小心翼翼:“乔乔,我和你妈妈都看了网上的新闻,我相信我们的女儿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不管发生什么,爸媽都是永远相信你、支持你的。”

乔笺鼻子一酸,说:“谢谢你,爸爸。”

这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吃过饭,乔笺便带着爸妈去逛商场。一家三口,快快乐乐地出了门。已经是年末了,以前因为工作的原因,一到逢年过节,各大卫视都要搞活动,乔笺的行程被公司安排得满满的,基本没有陪父母过过年,现在好了,终于可以陪爸妈好好地过个年了。

乔笺给他们买了许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都给他们挑最好的,三个人提着大包小包回来。在小区等电梯的时候,遇上了住在对面的邻居,也是乔博山他们好几十年的同事王阿姨。

一家三口本来还有说有笑的,王阿姨一进来,乔父乔母脸色都有些不好。本来他们两家关系不错,可是后来王阿姨老是喜欢攀比两家的小孩,吹嘘自己的孩子如何优秀,好像各个方面都碾压了乔笺一样,李意涵就和她闹了不愉快。后来又因为工作上的一些琐事,两家的关系就冷淡了下去。

自从网上曝出乔笺那样的事情,王阿姨每次看到乔笺的父母都会冷嘲热讽地说一些难听话。此刻看到乔笺戴着口罩和帽子站在乔家父母身后,王阿姨就阴阳怪气地开口道:“哟,这不是大明星吗?”见没人搭理她,她又自顾自地说下去,“出事儿了就回家了啊?大明星还酒驾呢?要是撞到人该怎么办?有没有道德?”

乔博山气得满脸通红,李意涵气不过,跟她理论道:“我们家乔乔不是那种人!”

“新闻上面都报道了的,你当我们不上网啊?网上你们家的大明星可是被骂得惨得很!”王阿姨回呛。

李意涵气得不轻,还想说什么,乔笺不想把事情闹大,便一把拉住了她:“妈,算了,随便她怎么说。”

“酒驾还有道理了?怎么,你还不想让我说?那你别让你女儿酒驾啊!”王阿姨嗓门有些大。

乔博山气得用手指着她,说:“你别胡说八道!”

王阿姨拍开乔博山指着她的那根手指,声音尖细地说:“怎么着,还想打人?!”

好不容易电梯终于停下,乔笺赶紧拉着父母从电梯里面出来。看着他们难看的神色,乔笺有些内疚,没有想到家人也要受她的连累。

王阿姨那个人嘴大,肯定添油加醋地跟别人说了什么,没过多久,小区里的人都知道乔笺回来了,每次他们看到乔笺的父母,总是在他们的背后指指点点,眼神异样。

乔笺只觉得内疚,没有想到父母一把年纪了还要因为她被别人这样指点。她以前实在是太红了,有些小粉丝慕名而来,想方设法地混进小区,甚至到她家门口堵她,乔笺觉得自己的生活严重受到了干扰,每天躲在房里,不敢出门。

父母也是忧心忡忡,怕他们上班之后,乔笺待在家里出什么问题。李意涵为了确定她的安全状况,甚至每隔半个小时都会给她发条消息。如果乔笺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李意涵便紧张得不得了。

这样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有天晚上,李意涵来敲她房间的门,说:“乔乔,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你现在每天门都不出,每天就这么待在家里挺不好的,要不你去爷爷奶奶那里吧。那边在乡下,风景好,每天爬爬山对身体也好。等爸妈这边一放假,就过去找你。我们今年就在乡下过年。”

爷爷奶奶在乡下,一直不肯来城里住,说起来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乔笺知道父母是真的担心自己,担心外界的环境会影响她的心情。

乔笺答应了父母,买了许多东西,独自一个人开车去了乡下的爷爷奶奶家。

爷爷奶奶见到她来,感觉她还是像小孩子一样,给她做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奶奶给她铺了一张床,垫上了厚厚的棉絮褥子。

奶奶家的房子建在半山上,爷爷奶奶睡得很早,八点一过就睡觉了。乔笺也早早地上床,关了灯,乡村的夜里看不到一丝光亮,黑夜中沉淀着一种静谧,静静听似乎还可以听到山风吹过树梢,在这里有真正远离红尘的感觉。

乔笺登录微信,给张琳琳发微信,将最近的情况告诉她——

“我有些难过,那些谣言我不在乎,可是我父母在意,他们总是想保护我,甚至跟每一个认识我的人解释,说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在想,我这样置之不理,任凭谣言在网上发酵是不是有点儿自私。我这样不负责任,只会让爱我的人更加担心。”

她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她的家人因为她被人指点,而那个害她的人踩着她青云直上。

乔笺又给张琳琳发了一个地址,说:“爸妈为了保护我,让我来奶奶这边了。”

张琳琳应该还在忙,没有给乔笺回消息。乔笺很想登录社交平台看一下事情的最新动态,事实上自从那次经历网络暴力后,她就卸载了所有的应用,犹豫了很久,她还是没有勇气再次下载。

时间太早,乔笺睡不着,便睁着眼睛望着黑暗中的虚空,满腹心事。

下期预告:自从那次宋然声吻了乔笺,还被她打了一巴掌之后,他心里有气,忍了几天没有去找她。今天终于决定面子、里子都不要了,去見一见她,结果却发现她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电话也被她拉黑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