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暗恋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大西瓜皮

简介:她是被扶上家主位置的傀儡,名正言顺,却毫无实权。背后是权势滔天的顾家少主,而她只是他手下的一枚棋子。可是……她甘愿做他的不二之臣啊。

01.桃花甜酥

原音落很早就知道,自己只是顾家少主的一枚棋子。

原家很早就开始败落了,在京岭这种地方渐渐撑不起大家大户的场面,可到底是名门,底下有无数的人想分割原家,分一杯曾经家财万贯的原家的羹。

可原音落从来不在意这些,她的父亲重男轻女,在外面早就有了好几个私生子,还带回家气死了她的母亲……原家早就不是原来的原家,在不在意又如何呢?

直到顾游来到她面前。

穿着一身黑红风衣的年轻男人英俊得不可思议,气质出众,带着上位者的恣意和嚣张。他可以压下原家现在所有的动乱,也可以提供资金,更可以扶她坐上原家的主位。

顾游也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原家的实权必须在他手上。原家依然姓原,只不过从此生意由顾家经营管理。

这只是第一步。

顾游也相信,原音落不会拒绝他,他提出无数优渥的条件,是她这辈子凭一己之力经营原氏都达不到的。

“你想要什么?”

“你也知道,这毕竟是原家,底下那么多人虎视眈眈,这个位置上坐着的人至少得名正言顺。所以,你的身份很重要。”

他说了这么多,可原音落只听进去一句。她问:“想要什么都可以吗?包括人?”

顾游跷着二郎腿,慵懒散漫地笑了一下,轻快地回答她:“当然。”

等有权有势了,什么得不到呢?

原音落站在客厅白亮的灯光下,有些茫然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顾游,感觉自己像是一株菟丝花。

最后,原音落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她是原家主位上的傀儡,也是顾游手下的棋子。

02.醬排骨

原音落坐上原家主位的第三年,京岭商会组织的酒会,她代表原家出席,穿着一条冰蓝色的长裙,雪肤红唇,很动人。

这几年,关于原家败落后又蒸蒸日上的消息多不胜数,成为商界的谈资,原音落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要知道先前在原家,她毫无存在感,外人根本不知道原家还有一位大小姐,可原家败落的那一段时间,她突然出现,救原家于水火之中,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足够温柔漂亮,也足够有权有势。

美丽的事物总是招人喜欢的,可往往越是美丽越危险,如夹竹桃,如顾游。

顾游的父亲是商会的会长,顾家在京岭商界一家独大,涉猎的领域颇多,吞下了不少企业。

原音落游刃有余地应对着旁人的话题,然而一抬头,就看见了顾游进场,好巧不巧地,他也望了过来。今夜他穿着暗红的衬衫,西装外还披了件大衣,身形出众,一进场就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

就连原音落身边的人都感慨了一句:“顾家的这位真是本事不小,后生可畏啊!”

确实本事不小……原音落漫不经心地想着,他做的事情,外人还一点儿都不知道,本事能小吗?

那人还问了原音落一句:“听说原小姐和顾公子交情不错,有机会可得帮忙引荐引荐。”

原音落笑而不语。

到了时间,主持人上台做开场白,之后是顾游的父亲讲话,简短的几句致辞后,酒会就算正式开始了。

舞池也热闹起来,不少人借着跳舞开始新的社交。

过了一会儿,原音落就看见传闻中和她交情不错的顾游走了过来,他拉过她的手进了舞池,借着她挡掉了不少莺莺燕燕。

这三年里,原音落为顾游做了不少事,有能搬上台面说的,也有得一直捂着的,除此之外,顾游还借着她拧折了好些桃花。

走神过程中,原音落一不小心踩了顾游一脚,本来就是高跟鞋,踩在皮鞋脚面上说不疼是不可能的,也亏得顾游好教养,什么疼痛的神色都没露出来,舌尖顶了顶腮帮,出声道:“怎么一支舞都跳不好,嗯?”

他像是话里有话。

原音落立马想起了上一周的事,顾游要她出面和京岭的北家少爷谈一单生意,而听闻那位少爷是个花花公子,喜欢会跳舞又美貌的女子,他特意派人找了几位舞蹈名师,教她跳交谊舞。

原音落知道他的心思,皱着眉,不太高兴:“是,我不会跳舞,也不会出面和北家的人谈生意,要吞下北家,你就自己去。”

“怎么还有小脾气了?”顾游低笑,一个旋转动作后把她搂进了怀里,片刻后又松开,温暖暧昧的热气一触即散,听她突然提起这件事,他问道,“怕我把你推进狼窝?”

原音落不说话,下唇都被咬出了痕迹,红艳得惹眼。

“只是一单生意,他不会碰到你一根手指头的。”顾游垂眸,见她蹙着眉还是一副不愿意开口的模样,唇边勾着懒洋洋的笑,低声问她,“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拉皮条的?”

他的母亲曾经是京岭名角儿,顾游听多了戏曲,声色腔调也和旁人不一样,格外有韵味调子,尾音卷着一点儿笑意,很勾人。

如果是平时,原音落一定会迷晕在他的声音里,他说东她不会往西,可眼下的情况不一样。

“不会碰到我的一根手指头?那你让人教我跳交谊舞,要我跟鬼跳?”

顾游低头看了看自己鞋面上的脚印,叹气:“当然是跟我跳。你到底怎么回事,以前原家人没找老师教过你?三分钟的舞,你要踩我几次,嗯?”

误解了顾游本意的原音落一愣,感觉扶着自己腰的那只手紧了紧,隔着薄薄的衣料,她的肌肤瞬间滚烫起来,脸颊和耳根通红。

她张口,很想反驳顾游,可又不能说出口。

她不是不会跳舞,只是……和喜欢的人跳舞,难免紧张。

原音落只踩过顾游一个人的脚,可这种话,她不敢讲也不能讲。

03.蟹黄汤包

酒会过后的第十天,原音落和北家的那位少爷在公司的会议厅见了面。

谈生意那天,顾游派了两个人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北家少爷有贼心也没贼胆,怎么敢在众目睽睽下对原家大小姐动手?

生意谈成后,原音落回到了原家大宅,只不过原本空荡安静的宅子在今天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自从原音落成为家主后,原家大宅除了一个打扫卫生的用人,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就连平时的三餐都是她亲自动手,或者叫酒店外送。

看见顾游出现在自己家客厅的沙发上,原音落难免意外了一下。

“我被我家林女士赶出来了,在你这里住几天。”

林女士是顾游的母亲,他一般都这么称呼他的母亲,他父亲都不敢惹他母亲不高兴,顾游就更不敢了。

林知澄近年都住在国外,很少回国,原音落只听过这个名字,还没有亲眼见过她,只知道她出自梨园世家,年轻时美丽惊人,即使年过五十也依然温婉优雅。

“你母亲回国了?”

“酒会那天回的国。”顾游支着下巴看她,目光落在她手里提着的大袋子上,出声问道,“做酱排骨和蟹黄汤包吗?”

言下之意就是他想吃。

“没有螃蟹。”

“我明天让人送来。”

“蟹黄汤包做起来很麻烦。”原音落拎着袋子进厨房的动作一顿,转身看他,脸上写满了不乐意,“你要吃的话,我打电话让酒店做好送过来。”

“你做得好吃。”顾游像是听不懂她的拒绝,从沙发上起身,朝她走过来,拎走了她手上的袋子,眉目微弯,风流又好看,“大不了我给你打下手,还有……恭喜生意谈成了。”

他朝她眨了一下眼,神采飞扬,一瞬间的少年气深入人心。

原音落抿唇,指尖往掌心收了收,有些无奈地发现自己拒绝不了他,只能扯开话题:“恭喜你自己才对吧,生意谈成,最大的受益方难道不是你这个幕后老板吗?”

“但功臣是你。”

顧游抬手揉了下她的发顶,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原音落却心脏乱跳,觉得自己迟早要沦陷进去,自救不了。

原音落花了快一个半小时,才做好四菜一汤,其中就有顾游心心念念的酱排骨,色泽酱红,骨香浓郁。

在餐桌旁,顾游很绅士地给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则是坐在了她的对面。

他原本也不知道原音落的厨艺有这么好,有一次来找她,她刚好做完了饭,香气浓郁,酒蒸螃蟹、玉米浓汤、杏仁豆腐、番茄酸汤面……就连她做的甜品,都和外面的不同。

自从那天过后,他来原家的次数就多了起来,只不过像今天这样提出要住下还是头一回。

在这顿饭接近尾声,用人来收拾走碗筷前,原音落忽然开口:“顾游,你之前说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包括人,对不对?”

他抬起眉眼看向她,笑了:“是,想好要谁了?我去给你抢过来。”他难得流露出这样痞里痞气的真实模样,格外让人心颤。

原音落攥紧了手指,放在膝盖上僵硬了十来秒后,她动了动指尖,直直地看向顾游,说道:“我想要你。”

隔着一张餐桌的顾游罕见地怔了一下,随后笑了,看着她,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说了句:“眼光不错。”

原音落的心突然停跳了一拍,随后沉沉地坠了下去。

这两年,他离自己太近,她都快忘记自己只是一枚棋子了。

真的……不太应该啊。

04.蛋挞和炸牛奶

餐桌上的事仿佛只是一个小插曲,顾游还是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原家二楼的客房住了下来。

原音落的房间在三楼,除开吃饭的时间,他们一般不会碰见。

开头的三四天都相安无事,周五的晚上,原音落因为一些私事不能在晚饭前回来,特地打电话给顾游,让他自己解决晚饭。

到了十二点,原音落才回来,上楼洗了个澡换了睡衣后又回到了一楼厨房。晚上她是在外面吃的日料,和大学同学谈了很久的正事,也没怎么吃东西,现在有些饿。

她用番茄和鸡蛋煨汤,煮了一小碗细面,中途还烤了两个小蛋挞。

面吃完后,她开始吃蛋挞,嫩滑细腻的香气藏在酥脆的蛋挞皮下,唇齿间奶香浓郁。剩下最后一个蛋挞,她打算边上楼边吃,可刚从客厅出来,楼梯口的人影就把她吓了一跳。

顾游不知道在楼梯口站了多久,壁灯柑橘色的光晕落在他脚边,他一动,那片光就碎了。

“吃独食?”他踏步朝她走了过来,声音听不出喜怒,“不是说喜欢我吗?”

原音落的蛋挞刚咬了一半,差点儿被呛到,回过神来后吃掉了剩下的半个,要不然说话的时候拿着个蛋挞,也太奇怪了点儿。

一面是有些尴尬,尴尬前几天她刚告白过;一面是疑惑,疑惑吃独食和喜欢有什么关系。

原音落不知道顾游从晚餐时间等她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也不知道她刚刚的举动在一个喜好甜食的人眼里,有多过分。

而且,她还很认真地说了一句:“我这不算吃独食吧?现在很晚了,你要是想吃蛋挞,我明天再烤给你。”

说着,她就想上楼,只不过她还没动,顾游就已经走到了她跟前,把她摁在了客厅墙边上。

“只能明天?如果我现在就想吃呢?”

原音落狐疑地抬眼看了看他,刚想开口,一个吻就落了下来,咬走了她唇边的一小块蛋挞酥皮……不知道什么时候粘上去的。

此时此刻,原音落蒙了,不可思议地瞪着跟前面无表情的顾游。他饿得头昏,也气闷得不行,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给我煮面,女朋友!”

最后三个字简直咬牙切齿。

他以为她是在报复他没答应自己的告白?还是……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

原音落不知道现在过快的心跳声,是不是在告诉她,什么叫欣喜若狂。

05.柠檬手撕鸡

原音落不知道自己做的东西是有什么魔力,能让吃过山珍海味的顾游五迷三道,甚至在林知澄回到国外后,还住在原家,就为了方便吃到她烤的蛋糕和布丁。

顾游说了跟她交往就是真的交往,不会骗她。他这个人虽然平时看起来恣意又浪荡,但实际上洁身自好,从来没有绯闻消息,结果现在为了吃的和她谈恋爱……嗯,他就这么喜欢甜食啊?

在外面甜品店里舀布蕾的原音落有些走神,坐在对面的利阳不免失笑,出声道:“老板,你又在想什么了?”

原音落收回思绪,看向眼前的大学同学,有些差点儿被撞破心思的窘迫,刚要开口继续刚刚那个话题时,利阳已经合上了桌面上的招标书,对她摇了摇头。

“最近你的重心都放在了原家,自己的公司都不想管了?当初你说你答应了顾游的要求,做原家的家主,我就不赞同。你觉得顾游这种人,能允许你在外面有自己的公司?他不会放心的!。”

利阳知道原音落喜欢顾游,作为朋友,他很难在这一点上发表意见,只能说:“顾游想要的是一枚棋子,可以完全受制于他,而你做不到。”

原音落捏紧了勺子,反驳不了利阳。

即使她和顾游正在交往,她也不能否认,在顾游心里,她还是原家的傀儡家主、他手里的一枚棋子。

顾游会允许她另有版图吗?不,他不会。

即使她的公司在原家败落之前就已经存在,顾游也不会允许有这种不受控的可能存在。

原音落有些头疼,把布蕾吃完后,还是没有想出解决的办法。而在这件事还没解决之前,另一件麻烦事也接踵而至,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找上门来了。

当初原父去世后原家败落,那几个私生子都卷钱跑了,生怕给自己招惹上麻烦,原枝就是其中一个。后来原音落成为原家的家主,原家再起,这些人也不敢找上门来,因为她在原家受到的欺侮有一半是他们给的。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因为父亲的不检点受尽了冷漠和欺侮。

原音落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看着曾经趾高气扬的原枝青白着脸,伸手向她要钱,有些厌烦地皱了下眉。

张口就要这么多钱,当她是摇钱树吗?就算她是摇钱树,也不会把钱摇下来给她憎恨的人,更何况原家的公司,实际上并不是她的。

“原音落!你霸占着爸爸的公司,现在一分钱都不想掏?爸爸去世,这家公司有一半要分给我!”

按遗产继承来说,可能原家的财产还真有一部分要分给原枝,可她并不知道原氏集团早易主了。

“那你就去告我吧。”原音落看了看时间,离下班过去快半个小时了,她不想在原枝这里浪费时间,更何况今天这个日子还比较特别。

原音落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至于原枝,就让保安来处理好了。但没想到她像疯了一样,突然冲了上来。原音落躲闪再快,也还是被扯到了头发,她下意识地痛呼出声。下一秒,实木门就被从外推开了,顾游一步跨进办公室,差点儿拧断了原枝的手腕。

随后冲进来的保安擒住了她。

原音落的头发散乱,头皮一阵一阵地疼,原枝松手后她往后退了一步,肩膀剛好撞上顾游的胸膛,一抬头就落进了他漆黑深邃的眼里。

今天的他格外没有表情,像是生气,但又忍了下来。

“原音落,你能不能让我省心一点儿?什么人都放进公司,不怕自己受伤?”

她连一句干巴巴的话都说不出来。

顾游冷冷地瞥了被控制住的原枝一眼,让保安把人带走,随后把原音落搂进怀里,带出了办公室。

06.芋泥啵啵牛奶

原音落不知道顾游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也不知道今天他怎么会出现在办公室外,但直达停车场的电梯里太安静,她不敢开口。

面对着电梯里的镜子,原音落打算先整理一下散乱糟糕的长发,刚想理顺,旁边站着的顾游就动了动,侧过身摸了摸她的发顶。

“还痛不痛?”

原音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从顾游的声音里,她竟然听出了心疼的意味。

其实是有些疼的,但她还是摇了摇头,然而下一秒她就瞪大了眼睛——

在电梯镜子里,原音落看见顾游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发顶,仿佛关爱万分,又心疼至极。

“顾游……”

“嗯,我在。”他的长指抚上了原音落的长发,耐心至极地一点儿一点儿帮她理顺,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包装漂亮的盒子,递给她,让她打开。

丝绒盒子的内部躺着一条红色发带,边沿还绣着金丝,在光下灿灿发亮,像是梨园的手工制品。

他的指尖勾走了那条发带,并把它绑在了她的长发上。

“祝你快乐,不止生日。”

今天是原音落的生日,顾游是来送女朋友生日礼物的。

原音落的心一紧,感觉心口有什么在乱撞,慌得她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

患得患失、惴惴不安……她感觉自己就像抱了只兔子,怕它离开,也怕它不喜欢自己。

……

今晚,原音落没有下厨,顾游为了庆祝她的生日,包场了金海的顶楼餐厅。玻璃墙外夜光流转,银河接连道路,无数个月亮相连在道路两侧。

在蛋糕上来之前,顾游给她拉了一首小提琴曲,曲调浪漫,和心动的感觉缠绵在一起。

原音落没听进去多少,看他入了神。一曲结束后,顾游让人收起小提琴,抬步走向她。

她还有些失神,微微仰头看他的眼睛,那里有着毫不遮掩的爱慕之情。

赤诚又干净。

顾游一时心痒,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笑了起来,语气撩人:“这么喜欢我?第一眼就喜欢了?”

原音落以为他说的是在原家的第一次见面,他穿着黑红的风衣,问她想要什么。

“才不是,你那时候那么嚣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来抄家的……”

顾游笑着看她,眼眸幽幽暗暗,映着餐厅薄如蝉翼的光。一瞬间,原音落以为他看穿了什么,按在餐布上的手指弯了弯,刚想说话,他先开了口。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次。”

原音落的心猛地颤了一下,酸软成一团。

他们之间真正的初见应该是在五年前,她十九岁生日的那天。

原音落的父亲借着给她办生日宴的机会,让她给一个四五十岁的老板当干女儿。不知道是父亲不该在女儿成年时才认干亲的时间不对,还是那人对“干女儿”这个词有误解,他们之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她用酒瓶把对方的脑袋砸破,才得以跑了出来,可刚跑过几条走廊,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清冽的雪松香,还有酒的香气。那人“唉”了一声,转身扯住原音落的手臂,低头看看她哭肿了的眼睛,又看看她被掴了巴掌肿得老高的脸颊,也不知道是起了恻隐之心还是怎么,转头漫不经心地问身后跟着的会所老板:“你们这儿还出这种事儿?”

原音落浑身抖得不行,就听见那个胖胖的老板笑着解释说:“哪儿能啊!这人不是我们这儿的,不知道是哪个客人带进来的!我立马查清楚!”

顾游松开了手,也不看原音落,抽了支烟,语气浪荡,可又裹着让人心里遍地生寒的警告:“那你可得搞快点儿,我家林女士最讨厌这种事儿,待会儿她出来撞见,别说我爸了,她都能把你掀一层皮下来。”

原音落不敢在这里多待,怕刚才被自己砸破头那老板的人追上来,转身就想往其他地方跑,结果被顾游扣住手腕拉了回来。

“知道路吗?到处窜。”

“阿钟,送她出去,别被林女士撞见,不然她又要唠叨了。”

走出几步远的原音落忍不住回了下头,刚好撞进他的目光里,那里晕着灯光,仿佛是来吞没她的汪洋大海。

五年前的十九岁生日,一面是父亲带来的噩梦,一面是得救后的天光大亮。

心动的是她,难忘的也是她。原音落以为顾游早就不记得了。

07.鲜奶芒果

原音落对原家的感情在母亲去世后就淡漠了,原本打算一走了之的,但是顾游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她也就留了下来,把整个原家交给了他。

顾游不是不知道这一点。

此时此刻,顶楼餐厅的灯光转暗,心意却依然无处躲藏。

“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被我欺负吗?”

原音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欲言又止,刚想说一句“没关系”的时候,他弯下腰吻了上来,堵住了她的话。

顾游的手臂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低头和她接吻,温柔地等她适应自己的节奏。

一点儿芒果甜点的香气,缠在了舌尖。

原音落心慌意乱,偷偷伸手揪住了他的袖口,反被他扣住了指尖,摁进了掌心。

她深陷于十九岁那年的初次心动里,并不知道什么叫“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而现实也往往是先给她一颗糖,而后又给她一巴掌。

十一月开始,顾游忙于工作,搬出了原家。而在他曾经用过的书房里,原音落在角落缝隙间意外发现了一页打印纸,上面写满了原音落个人公司的详细情况,包括资金流动和一些重要项目的进展。

原音落想起了利阳曾经警告过她的话,可她又觉得顾游并不会对她的公司做什么,他们正在交往啊,而且他并不是那种会玩弄感情的人。

她把这件事暂时压在了心里,打算下次和顾游见面时,再当面问问他,结果是好是坏她都承担得起。

只不过见面的那天还没到来,利阳怒气冲冲的电话先打了过来,让她看消息。

他发了一长串的链接过来,附带图文,还有视频。

许许多多的媒体消息,都是在说顾家和京北陆家联姻,陆辛晚将嫁给顾游。视频里是顾游和陆辛晚进入酒店的画面,身边还有顾、陆两家的几位长辈。

顾游垂眼微笑,并不像在逢场作戏。

更何况原音落清楚,如果顾游不愿意这场联姻,谁的面子他都不会给。

前天吧?顾游是在前天晚上见的陆辛晚,那时候她刚好打了个电话给他,他笑着说在忙。他連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心情那么愉悦,是不是因为陆辛晚刚好是他喜欢的类型?

原音落有一点儿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她也明白,在和顾游的这段感情里,她一直处在劣势,也一直没有安全感。

顾游会答应和她交往,是不是还有另外的原因?觉得她可怜?

而他真的要和陆辛晚结婚吗?

原音落把对顾游的喜欢小心翼翼地放在心里,但在此刻,她的心像是被丢进了滚烫的岩浆里,被烫得四面漏风。

是她咎由自取,也是她不知好歹。

原家已经彻底是顾游的了,她也不想再当一枚棋子。

08.甜酸小蛋糕

原音落在第二天就收拾好了行李,顺便交接了一些工作,打算在晚上的时候搬出原家,回自己的公司,还好她的办公室里有一间休息室。

她的东西本来也不多,走的时候只带了几件衣服,以及……顾游送她的那根发带。她纠结了半天,还是没舍得把它留在原家。

然而她拉着行李刚到一楼,就眼睁睁地看着原家的大门被从外打开,顾游踩着冷风走了进来,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她。

“不接我电话,也不看消息?现在又要去哪里?”

秋末的冷风涌进别墅里,正对着大门的原音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能说什么?难道要她说,她不想让他和别人结婚吗?好难堪。

原音落沉默了半天,生硬地问了他一句:“你调查我的公司做什么?”

对于她知道这件事,顾游也没有感到很意外,几步走到她跟前,声音听不出喜怒:“你那么聪明,不妨猜一猜?”

“我不聪明。”

“那为什么不问我,怕我骗你,还是怕答案你承受不起?”顾游看她低着头,眼尾红通通的,估计是哭过了,有些无奈,“我把你放在身边三年,你的自信心怎么还是没有半点儿长进?”

她还是不说话,想躲着他。

母亲很早离世,父亲也没有给过她关爱,她很喜欢顾游,非常想靠近他,却极害怕会得不偿失。

顾游没办法,撬不开蚌壳,只能自己张口解释:“我调查你的公司,是想看看能帮你做什么。有个项目不好开展,我替你联系了有关政府部门的负责人,大概年底就能批下文件。”

他低头亲了亲她泛红的鼻尖,舍不得看她难过,也不知道自己这种见鬼的情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原音落亲口说出想要自己之前,他大概就有点儿动心了,可又想逗逗她,心思糟糕又恶劣。于是他忘记了,原音落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

“至于顾家要联姻的事,是真的。”顾游看着她,话音刚落,她的肩膀就抖了一下,眼尾更红了。

这样的一个小哭包,当初怎么敢拿酒瓶去敲别人的脑袋?

顾游没办法,只能细细地和她解释:“陆辛晚确实要嫁入顾家,但不是嫁给我。那些媒体怎么只会捕风捉影,没半点儿眼力?顾家就我一个没结婚的吗?她是我堂哥的女朋友,我之后还要改口叫她大嫂。”

最后,他叹气:“虽然我堂哥比她大了十岁,但这些媒体也不能把他踢出局啊!”

原音落终于抬起了眼,愣愣地看着他,眼底都是水光。

顾游扣着她的后颈,轻轻地吻走了她眼尾的湿润,无奈又纵容地说道:“我从不乱搞男女关系,说了你是我的女朋友,就不会再有别人了。”

他看起来像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人吗?林女士非打死他不可。

09.焦糖杏仁酥

十一月月末的这一天,顾游哄了原音落好久,最后她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身上带着一点儿类似于甜点烘焙的香气。

可又不太像。

顾游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直到第二天她醒来,恐慌昨晚是个梦,赤着脚下楼来找他,扑进他怀里时,他才恍然大悟。

娇娇甜甜的,是少女心的香气。而他之所以能闻到,是因为情动的人还有自己。

那一天,顾游笑着问了怀里人一句:“要不要亲亲我?”

……

蛋挞上撒糖落星,放着的是他的情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