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她不及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烧饼酱

简介:刚来冰岛交换学习,冉夏雪就遇见一个躲着自己的奇怪男人。被他捡走的猫,第二天竟伤痕累累地出现,他到底有什么秘密?

1

“嘶——”冉夏雪拢了拢身上的驼色风衣,走到覆盖着一层细雪的街道上,自言自语地说,“好冷。”

七月的雷克雅未克,晚上八点仍然明亮如晨,细细的雪花在空中颗粒分明。冉夏雪作为访问学者到冰岛以来,最满意的一点就是这里的夏天白昼能达到二十个小时,走在街道上,令人极度心安。除此之外,饮食和气候都令她叫苦不迭。

冉夏雪顶着寒意往海边走去,时不时用手机记录下北欧岛国宁静的街景。

一路上行人众多,大家都在街道上活动,享受有光的都市夜生活。海滩上,冉夏雪呼吸着干净而凛冽的空气,朝海平线大吼一声:“我想回家啊——”

海浪汹涌地翻滚了一波,一群海鸥扑棱着翅膀飞走,混杂着几声凌乱的脚步声。冉夏雪回头,看见当地独特的黑沙海滩上,一名身穿黑毛衣的男子正盯着她朝后倒退。

“Hryggur!”(冰岛语:对不起!)她不好意思地朝那个和环境融为一体的陌生人挥了挥手。

男人似乎还是被她吓得不轻,迈开大长腿跑到离她更远的地方,却没有离开海边,而是蹲在离她十几米远的地方,像一只警惕的大型犬,朝她横视过来。

“咦,我有这么可怕吗?”冉夏雪拍了拍脸,几步走到一只正在啄食的海鸥面前,蹲身,摸了摸小白鸥背上的羽毛。

“哼,看嘛,我还是很受动物欢迎的!”

她的父亲是一名动物学家,长期从事动物保护活动,从小到大,她不知照顾过多少小动物,自认培养起了吸引动物的气息。

男人忽然站了起来,手指微屈,比在唇边呼哨一声。刹那间,冉夏雪身边的海鸥高亢嘹亮地应和,全部朝他飞了过去!

“啊,海鸥!”她想也没想,拔腿朝鸟群飞奔而去。

一只、两只……海鸥陆陆续续停驻在男人的手臂和肩膀上,到了近处,冉夏雪脚步放慢,被男人深邃而冷漠的棱角所吸引。

像是被蛊惑一般,她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霍尔。”男人回答她时,用的竟是十分标准的汉语,瞬间让独自漂泊异乡的冉夏雪有了亲切感。

冉夏雪正想自我介绍,霍尔却冷着张脸退后了四五步。一只海鸥从他身上飞走,掠过冉夏雪的头顶。

“呃……”冉夏雪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她面对隔着几米盯着自己的冷漠男子,有些生气。自己有那么讨人厌吗?站近一点儿都不行?

真是气死人了,破坏了她海边看雪的好心情。

往回走时,冉夏雪注意到霍尔不近不远地跟在自己身后,一身黑衣衬得他身材挺拔匀称。

“不会是在跟踪我吧?”她低声嘟囔着,猛地往身后一转。

漠然的男人再次施展平行后退技能,在离得够远的安全距离停下,默默地注视着她。

“看上去,不该是我怕他,是他比较怕我……”冉夏雪的心情已经转变为哭笑不得,这人帅是帅,就是脑子好像有点儿问题。

走到校外公寓所在的街道时,她又往后望,发现霍尔的身影已然不见。她仰头看去,不知不觉,白夜的飞雪停歇了。

2

第二天去办公室,冉夏雪向她的同事展示自己周末拍的照片。划过天幕的群鸟,海上宛如仙境般的雪雾,还有被白雪覆盖的糖果色房屋……

“哇,冉,你的摄影技术很棒!知道学校举办的摄影比赛吗?我们组队去参加怎么样?”好友卡特琳娜激动地说道。

“摄影比赛?”冉夏雪在好友的电脑页面上查看参赛细则。离提交作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奖金不菲。

“好啊,一起努力吧!”

两人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摄影方向,走出办公楼时,卡特琳娜忽然惊叫一声,指着远处大草坪上一个蹲着的人影喊道:“是霍尔!”

“霍尔?”这个词的冰岛语发音和汉语也很像,不会是她想的那个霍尔吧?

卡特琳娜拉着她慢慢靠近,同时兴奋地介绍道:“霍尔是研究北极的年轻专家,你看他的相貌多英俊呀,来学校的第一天就出名了!”

“啊?”走近后,冉夏雪发现果然是那天她遇到的那个“怪人霍尔”。她拉了拉好友的袖子,轻声坦言道,“可是那天我在海滩上遇见过他,他的行为有点儿奇怪……”

卡特琳娜竟也理解地点了点头,说:“是的,霍尔先生对人相当冷淡,从没理会过别人的搭讪。所以,我们站在这里看他就好。”

冉夏雪费解地想,可是上回在海滩上,他的行为已经不能单纯地用冷淡来解释了。

此时的霍尔正蹲在草坪上抚摸一只毛色斑驳的小猫,忽然,小猫撒开四条腿朝冉夏雪跑来,停在她的脚边,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往她的裤腿上蹭,发出满足的喵呜声。

霍尔随后走来,弯腰抱起撒娇的小猫时,手不经意间碰到了冉夏雪的脚踝。她顿时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向后猛退一步。

“你……”男人难得开口,仰头看她,那双淡灰的眼眸略带不满。

她什么?没有被讨厌吧?冉夏雪紧张地和他对视,却见男人抱起猫后闪身后退,站定后默默地凝视了她几秒。猫咪张牙舞爪地在他怀中挣扎,霍尔低头看了它一眼,终于拔腿离开。

像是胸中的大石被搬开,冉夏雪感到自己又能活动自如了。被霍尔盯着看时,她好像连呼吸都凝滞了。

卡特琳娜抿唇一笑道:“我怎么感觉,霍尔先生嫉妒你被猫咪喜欢似的。”

“是吗?”上次在海滩上,海鸥们也是先飞向自己的……

一旦想通,冉夏雪便气呼呼地抱怨:“小气鬼!”下次见到他,可不能这么容易就认输。

第二天,冉夏雪走出办公楼后特意留意了校园四处,却没看见霍尔的踪影。走到校门口时,她看见好几个学生围在空地前,说着“好可怜”“太残忍了”之类的话语。

走近之后,冉夏雪的呼吸瞬间停滞了。空地上斜躺著一只伤痕累累的小猫,毛色间掺杂着干涸的血块,正在它身上抚摸的一名男学生摇了摇头,沉重地说:“没救了。”

5

冉夏雪在山间耐心地寻找着,很快抱着一堆小石头胜利归来。霍尔被她强行拉着衣袖,加入到劳动中。

“来嘛,都是为了人与自然,给小精灵做庭院多有趣啊!”她不顾山间寒冷,有序地摆放着小石头。

手里被塞入一块圆润的鹅卵石,触及冰凉细腻的肌肤,霍尔忽的恼怒起来,他冷声道:“你怎么总是这样?”

冉夏雪疑惑道:“总是怎样?”

她看见霍尔转过头去,表情莫名有些狼狈。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卡特琳娜的惊叫声,她着急地喊:“羊群,冉!”

冉夏雪还来不及回头,就被霍尔手臂一揽,直接顺着草地坡度朝下滚去。她恐惧地闭着眼,双手紧紧攀附住唯一能抓住的男人的肩膀。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霍尔右手撑地,左手将她揽在怀里,双眼警惕地盯着羊群方才奔跑过去的方向。高地上出现一个人影,有节奏的哨声长短不一地响起。

冉夏雪也听见了哨声,她不好意思地从霍尔怀里挪出来,却还因为害怕而攀着他的肩膀问:“那是什么人?”

“像是牧羊人。”霍尔皱了皱眉。即使是牧羊人,也没理由指挥羊群特意踩过他们刚刚的立足点啊。

他扶着冉夏雪站起来,在她的手从自己肩上滑开时,一把抓住她,谨慎地走向离羊群更远的地方。

他遥遥地朝牧羊人喊话:“请问先生为什么要指使羊群攻击我们?”

牧羊人穿着一身皮衣皮裤,手执软鞭,气急败坏地朝他们骂了一串脏话。卡特琳娜走过来,害怕地问:“难道是因为我逗了他的羊吗?”

霍尔摇了摇头,忽然向前方跨了一步,双手往后一圈,把冉夏雪牢牢护在自己的臂膀下。她一怔,身高差距下正好闻到霍尔颈间淡淡的草木香气,是因为刚刚在草丛里滚过吗?

她不明白男人怎么忽然这么警惕,踮脚伸头想要观察他的表情,从侧面看见那锐利眸光的一瞬间,她的头就被男人一按,牢牢压回了背后。

牧羊人又骂了几句,转身朝山顶走远。

冉夏雪實在困惑,叫了霍尔两声,他却没反应,只好重重捏了一下他的手,触感干燥而温暖。

“霍尔,怎么啦?”

“他虽然在叫骂,眼睛看的却是你。”霍尔面色凝重,陷入沉思。冉夏雪心头直跳,很想知道他刚刚为什么那么替自己紧张,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神秘的男人真的将她迷住了。

为了消减脸上的热度,她甩了甩头,眼角的余光瞥见被羊群冲得七零八落的精灵的小房子。

“那人怎么能这样!”冉夏雪跑过去,捡起被油漆过的蓝色石头,尽量将精灵小屋还原,但不太顺利,“奇怪,这里的土地好像比其他地方软一点儿,不太立得住。”

她扒了两下土,想把小屋的底部嵌进去,却被赶过来的霍尔一把抓住了手。

“怎么啦?”冉夏雪耳根发烫。霍尔指了指山上,说:“羊群又来了,我们先走。”

三人下到山谷,才发现羊群已经被赶到他们方才站的地方,牧羊人在羊群之后,冷冰冰地看着他们。

“回车上。”霍尔走得很快,一路上把她的手握得紧紧的。

坐在车里,冉夏雪翻看拍到的照片,倒是有霍尔的照片,但她都不是很满意。

“我们再找个地方拍吧,这次不玩儿了,一定要把霍尔拍好才行。”

卡特琳娜点头表示赞同。驾驶座上的霍尔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满:“先前拍到的我不够好吗?”

这个问题有点儿奇怪,冉夏雪从后视镜里看到他凛然的剑眉,英挺的鼻梁,讷讷地解释:“挺好的,我的意思是,取景取个好点儿的。”

卡特琳娜见状,实在忍不住,凑到她耳边说:“冉,其实霍尔教授当初同意当模特,是因为我说了一句,你觉得他长得特别帅,想让他当你的模特!”

6

在活动中心交完参赛照片,冉夏雪走到校园的林荫道上,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最后选定的照片上,霍尔站在摇摆的芦苇丛里,远处水面泛着冷中带柔的波光,将双手翻飞编织草帽的男人包围,夕阳淡红的余晖勾勒出他修长灵动的手指。

他与环境仿如一体,当时就把身为摄影师的冉夏雪震撼了。

“他就是艺术品啊!”冉夏雪无论怎么拍脸都无法降温,想到霍尔面上冷淡,心里却喜欢自己夸他,她又不由得露出一抹甜蜜的笑。

最近她经常在极地遥感的课后缠着他问问题,效果好像还不错,他也不躲了。

比赛结果很快出来,他们摘得二等奖,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卡特琳娜坏笑着向她出主意道:“你的那部分奖金可以邀请霍尔教授一起去度假呀!来冰岛这么久,你还没去过蓝湖吧?”

蓝湖是冰岛最著名的地热温泉,面积很大,离雷克雅未克只有一小时的车程。当冉夏雪站在讲台前向霍尔展示手机上的电子门票时,男人很是困惑,然后才问:“约我一起去?”

“嗯,是摄影比赛的奖金,卡特琳娜有事不能去,就当是我感谢你啦!”

霍尔沉默良久,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一抹和他往日风格完全不符的、饶有兴味笑容:“好,我去。”

当天出发时,冉夏雪兴致高涨,坐上车后,拿出自己在公寓里烤制的纸杯小蛋糕递给霍尔:“来,尝尝,我特意减了三分之一糖。”

昨晚霍尔收到她的信息,特意问他爱不爱吃甜,原来是为了这个。他冷硬的眉眼软化了几分,匆匆吃了一个,评价道:“很好吃。”

冉夏雪捧着蛋糕盒,心里甜滋滋的,一路上偷看了霍尔好几眼,在他递来一个不解的眼神后,终于鼓起勇气,把一个小蛋糕递到他唇边道:“再吃一个吧?”

小纸杯只有拇指和食指圈起来的大小,霍尔一口咬掉,吃干净后,不经意间舔了一下唇边的碎屑。冉夏雪把蛋糕盒重新合上,心悸又迷糊,为什么初见时举动奇怪的男人,如今的一举一动都让她觉得如此迷人呢?

霍尔还把小猫咪也一起带来了,他怕不在家的时候小猫没人照顾,冉夏雪撸了会儿猫,拿出手机查看消息,忽然眼睛睁大,惊呼道:“哇,莱昂纳多今天也在蓝湖度假!”

霍尔抿紧唇,问:“莱昂纳多是谁?”

想到霍尔整天醉心研究极地环境和小动物,不知道这些,冉夏雪便把莱昂纳多主演过的著名电影简单介绍了一遍,接着说:“他还拿过国际影帝呢,我们真幸运!”

正在她想象以后和霍尔一起去看电影的美好画面时,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冷哼:“轻浮。”

什么?!刚才的甜蜜气氛,难道只是她自己的幻觉吗?

冉夏雪握紧双拳,朝驾驶座上的人怒目而视:“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根本没说轻浮的话。”

霍尔握住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嘴唇张合间,似乎是在极力抑制自己说出什么。

冉夏雪忽然清醒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现在他们正行驶在高速上,不论有什么矛盾,都不该在这时候发脾气。

“对不起,是我脾气不好。”她认真地侧过脸看向他,抚摸猫咪的手越发轻柔,“你先好好开车,有什么事儿,等到达目的地再说。”

她注意到霍尔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他甚至勾了勾嘴角,笑容有些无奈。

7

荒芜的黑色熔岩之间,浅蓝色的湖泊上烟雾缭绕,轻烟在山中盘旋延伸。如斯美景却无法阻挡尴尬气氛的蔓延,冉夏雪换上泳衣,把长发高高盘起,在更衣室附近的岩滩上和霍尔会和。

她瞥了一眼男人那修长而条理分明的线条,好像做了坏事一样赶紧往温泉里缩。霍尔俯身扶住她的胳膊,沉声道:“小心地滑,底下有岩泥。”

冉夏雪的脚掌果然触到滑腻的部分,她攀着霍尔的手臂稳住脚跟,然后屈膝把自己没进水里,只露出嘴巴以上的部分。

霍尔滑入湖中时带起了荡漾的水波,他默默跟在冉夏雪身后,找到一处人少的岩石区倚站好。

冉夏雪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儿蒸汽袅袅的温泉,感到浑身的毛孔都好像被泡开了,身心轻松下来,她终于开口问道:“你在车上说我轻浮,为什么?”

“那是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霍尔侧过脸,目光掠过她晶莹的眼眸、凝脂似的脸頰、还有殷红的嘴唇,“我只是想不通,你怎么会那么喜欢他。”

冉夏雪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她抬手破开一道波纹,道:“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很多女生都爱追星啊。我看,是你对女孩子了解太少了。以后可不许随便用这样的词来指责别人,幸亏我脾气好,不跟你一般计较,遇上别人可不一样。”

“我也没遇上过别人。”霍尔躲开她的视线,语声很轻很轻,“喜欢明星,就可以忘掉婚约吗?”

冉夏雪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什么:“婚约?你刚刚是在说婚约吗?”

“不是。”霍尔这回直接转过身去,迈步往另一处岩滩走去,“我去蹚水了。”

“等等,我也一起去!”

霍尔按着她的肩膀,视线飞快地扫过她没入水中的身体,说:“你就待在这里,等我拿东西过来吧,前面人多。”

说完,或许是看到她鼓着腮帮子,他极浅地勾了勾嘴角,右手食指撩起她散乱的一缕长发,别到了她的耳后。

冉夏雪的心好像也被拨了一下,自发地缩到岩缝里,乖乖地等在原地。

这次温泉之旅后,她好像更喜欢这个捉摸不定的男人了。不,她直觉霍尔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对她有什么心结,无论是一开始的避之不及,还是后面的一些奇怪举动。

男人捡到的小猫在一路上也和她培养起了感情,原本就招动物喜欢的她,这回更是惹得小猫都不愿意跟霍尔回家了。

“你就让我养几天嘛,反正我住的是单人公寓,可以养宠物,过两天我亲自把它送回你家。”

霍尔握住编织篮的手慢慢松开,和她祈求的眼神对视了几秒,最后无奈道:“行,剩下的猫粮如果不够,再找我拿,家里还有很多。”

“好!”

两人在校门前分别,走出十几米后,霍尔猛地回头,几个学生谈笑着走进学校。他看向镌刻着校名的蓝色石碑,良久,才转身离去。

8

小猫在公寓里待了两天,冉夏雪也发信息和霍尔讨论了两天怎么给它起名。她总觉得霍尔提出的“小虎”这个名字实在太土,一定是因为他没怎么受过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空会一口现代汉语。

“我想叫你朏朏,是《山海经》里的神兽,性格温顺,长得像猫,跟你多像呀!”她把小猫举起来亲了一下,高兴地跳下床,“决定啦,我要去告诉霍尔,让他当面佩服我一番!”

她迫不及待地提着编织篮出门,路上给他发了信息。

“有没有机会蹭到饭呢?”

她一路上都很兴奋,直到她闻到一股奇怪的香气,小猫忽然从编织篮里一跃而出,追着一个陌生人飞奔而去。

“朏朏,等等!”冉夏雪急得也追了过去,正当她要转过一个拐角时,背后忽然圈过来两条坚实的手臂,将她箍进一个微暖的怀抱中。

“别去!那是用特殊香料勾走小猫,然后虐待它们的人!”

冉夏雪先是靠着霍尔愣了一下,接着直接跳起来,回身抓住他的双肩,急道:“你说什么呢?如果是真的,我们更应该去救它才对啊!”

霍尔摇头道:“我已经报警了,他跑不远的。那个人暴躁易怒,你不要鲁莽地去招惹,回我家等吧。”

“你认识他?”

路上,冉夏雪听完霍尔的叙述,感觉自己的智商真是不够用。原来霍尔在去郊外拍照那次就有所怀疑,他分析牧羊人的行为,发现对方每次派羊群冲撞,都是在他们接触精灵小屋的时候。

于是他叫上一个在本地当警察的好友,挑了一天夜里,去挖掘精灵小屋下面的土层,竟然一发现了十几只猫咪的尸体。

“真是太可恶了!”冉夏雪气得牙痒痒。

“那次他看你的眼神也不太对。”说到这里,霍尔的眼中染上了一丝戾气,“后来我问我的朋友,发现你曾经去警局报过校门口的虐猫案。”

冉夏雪不能理解这种人的心态,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小时候跟爸爸一起去各地做研究的记忆:那些在自然保护区被偷猎的兽类,被射杀的珍稀鸟类,还有海洋里濒临灭绝的鱼类……

咦?

上次只走进过玄关,她竟不知道客厅中央的茶几上,还摆着一个相框。画面里举着一条比目鱼,站在甲板上傻笑的,分明就是幼年时的自己!

片段的记忆涌上冉夏雪的脑海——

“霍星,你看这条鱼它又大又可爱,我们来合照嘛!”

“丑,不要。”

“霍星,我们来给小鱼做个海底花园吧,这里有水草、石头,还有……”

“那只是鱼缸,不是花园,幼稚。”

那个好得像希腊雕塑、总是在船上被她追着屁股跑的小哥哥,在分别的那天却意外答应了她最后一个要求。

9

“霍星,你长得真好看,以后等我长大,要再跟爸爸来海上,然后和你结婚!嘿嘿嘿……”

“好。”

“啊?你答应啦?!”

“嗯。”

“那你要给我打电话,约好啦!”

冉夏雪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个弯腰把相框倒扣到茶几上的男人,问道:“你就是当年我爸带领的科考队船上那个向导的儿子霍星?”

原来那个科考队去的是冰岛附近,她真恨自己小時候不懂地理。

“别叫那个名字。”霍尔略显狼狈地偏过头去。霍星霍星的,听上去就像他是个火星人。

冉夏雪走上前去,按住他的手,把人拽到沙发上坐下,追问不休:“可是我记得我应该有留过联系方式才对,你怎么不找我呀?”

他怎么没找过?回家后努力了一学期,好不容易考到全班第一,从爸爸那里争取到打国际长途的奖励,可是电话接通后,对面的女孩儿完全忘了自己是谁。

“喂,你好!”

“我是霍星。”

“谁?”

“你还记得……你说长大之后……”

“啊!爸,你不要调台,我最爱这个电视剧了……”

电话在杂音和小女孩儿激动的叫声中挂断,同时破碎的,还有一颗真心。

冉夏雪露出惊讶的表情。霍尔说的这一段,她真的完全不记得了!

看到被迫回忆的霍尔眼里受伤的神色,她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手,用双手握住:“童言无忌,我小时候,根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啊……”

男人猛地低下头,凑近时眼里的怒意更盛。冉夏雪惊慌地改口:“不,我的意思是,以前不是认真的,但现在是!很认真地,要履行诺言!”

“哦?”

“嗯!”她被霍尔语声中危险的气息逼得闭上眼直点头,额头猝不及防被撞上。两人呼吸交缠,鼻尖,嘴唇,仿佛下一秒就要相接。

“电话号码太没用了,这次,我要别的证明。”

触碰、碾磨、分离,她和他额头相抵,心跳漏拍,好像立刻就会发生些什么。

“丁零零,丁零零——”

“去开门吧。”她窘迫地站起来。

霍尔却摇了摇头,低哑地吐出一句“别管”。

直到门口的人大喊着:“你的猫,给你带回来了,你倒是来开门啊!”

还猫的冰岛小伙站在门前,看见自己的好友开门时左手还揽着一个女孩儿的腰,右手飞快接过小猫后,急躁地说了句“下次再谢你”,遂转身,“砰”地用背关上了门。

转头离开时,他疑惑地听到里面的女孩儿正用异国语言无奈地说着什么。

如果他懂汉语,他就会明白,冉夏雪既是在保证,也是在哄劝:“你放心,我发誓。乖啦!以后真得治治你这个疑神疑鬼的毛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