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抱过他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大西瓜皮

最开始动笔写《乖乖亲一口》是在19年的暑假,灵感来自微博上一个曼岛TT赛的视频,场面很燃。那時候就想写一个很酷的赛车手女主,无法抗拒那种气场十足的漂亮大美人,所以有了姜意这个角色。

男主是个摇滚乐队的主唱,冷淡恣意,对女主偏执偏爱偏听偏信,有占有欲,但他同样理智克己,懂得放手。

我一直都很喜欢青梅竹马这个梗,也喜欢破镜重圆,所以这篇文融合了这两个大梗,还加了很多甜甜的元素,葡萄味的吻、狼人杀的剧透吻、溏心的太阳,以及直播镜头下的KISS CAM。

也最喜欢在渐大的雪声里,男主沅辞对姜意说的那一句:“想要什么,你都可以提,我永远对你有求必应。”

我永远对你有求必应。

我永远没有办法拒绝你。

谁能逃得过破镜重圆和追妻火葬场(后面这个没有)?这对真的好吃信我(严肃脸)!

但是这篇文里我最喜欢的不是男主也不是女主,而是一个配角,他连正面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只在回忆里出现过。他曾经是最明亮灿烂的少年,到后来也是最有担当最负责任的长辈。

他叫姜白,是19年灿灿夏天里所有光的缩影,是最年轻的冠军车手,也是这篇文里最不可能得到的人。构思这个角色的时候,阳光特别灿烂,满窗台都是碎金。他不是主角,有关他的内容也少之又少,但我依然很喜欢他。

有些人一直都在世界明亮之处,足够通透,也足够潇洒热烈。

而姜意原本可以成为这样的人,但她遇见了沅辞。

他们之间有过青涩和暧昧,也有过心酸和误会,有过克制,也有过不知节制。互通心意前的暧昧是甜的,光明正大的热恋也是甜的。

这篇文里写过最甜的一个梗,就是玩狼人杀的时候,沅辞是上帝,姜意是女巫。

熟悉的声音念到“女巫请睁眼时”,姜意睁开了眼,隔着一张长窄的茶几,沅辞压过来亲了她。

在短短的一场狼人杀天黑里,唯有女巫和上帝睁着眼,静静地交换了一个葡萄味的吻。

仅一秒。

而在那之后,沅辞咬着笑意,轻不可闻地说了一句:“心跳太快了。”

一瞬间的心跳最迷糊,也最美好,像夏日的冰汽水,也像是年少教室里忽然而过的一阵风。

所有美好都会如约而至,这是我写故事的初衷,写破镜重圆也是希望在今后的某一天能有机会弥补年少时的遗憾和错过。

像姜意和沅辞,也像许许多多的其他人。

虽然都是青梅竹马,但姜意和沅辞跟《俞心》里的俞熹禾和陈幸又是不同的,沅辞的偏执偏爱更重,也更加克己冷淡,私以为这样反差的温柔最动人。

只有一个姜意,也只有一个沅辞。

天底下的温柔有十分,八分在神爱世人。而他呢?他是温柔本身。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还是一篇双向救赎治愈的故事,没有太多跌宕起伏,所有喜欢都是细水长流的。

而我喜欢青梅竹马这个梗,也是因为喜欢两个人一起长大的默契,没有错过彼此的年少和成长,一起参与过高中时的纯真和明亮。

他教过她拳击、射击、吉他,也教过她物理和数学,最后把所有的喜欢也都给了她。

把所有爱意都献出,如同这篇故事我落笔结尾的那段话:

“直到黄昏,直到天边落下金红的光,直到四万万朵玫瑰都盛开。

至此,再敬你。”

所有爱意都明亮,所有感情都坦荡。

最后祝大家平安快乐,一切都能如愿以偿呀。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