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开又落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纪十年

阿兮认识谢钰那年,高考失利,步入大一。

别人的校园生活精彩万分,而阿兮因为没有去到梦想中的学校,干什么都提不上力气。她的一点儿快乐,全来自去图书馆查留学资料。

阿兮想去巴黎读设计,至于和谢钰的认识,只是巧合。两人逛同一个留学论坛,交换了联系方式。谢钰也想去巴黎,不同的是,他比她快上许多步,已经在等入学通知了。

那一年的谢钰,仍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比她大不了几岁,一身的潇洒不羁,生活纸醉金迷。那时候的C市夜生活怎样,阿兮不知道,可她听谢钰随口说过,那是一个璀璨的世界,解放西灯红酒绿,文庙坪车马如龍……要不怎么说城市极热闹?酒吧街外势必连着繁华的夜市。晚场散后,多的是人驱着豪车吃路边摊,谈笑风生。

谢钰说,他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阿兮抱着笔记本上晚自习,躺在寝室的上铺辗转反侧,再于月色中沉沉睡去……

时光再推到一年以前,高考时,她拼尽全力,也没能去到应许之地,可谢钰,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准备的考试,他从未放在心上,就连考试用的笔,也是在考点外从班主任手里顺来的。

看着阿兮瞠目结舌的表情,他笑得轻巧:“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她努力十几年,理想是天边浮云;他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自由随风,谈不上理想的小小计划于他而言是手边的星辰。她青春里喜欢的人,到这一年也没敢表白,她胆小自卑,从不敢走到人前;可谢钰不一样,他眼里有光,聊起喜欢的樱姑娘时,也是一样。

这样的友情真是奇妙。阿兮没冒过险,也没谈过恋爱,却听完了谢钰所有冒险的故事,还有他与樱姑娘分分合合的爱情——谢钰曾一脸动容地道:“你知道吗?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勇敢又张扬,说想玩儿骰子,当天就能飞去澳门。”

自由的人大概容易被更自由的人吸引,原本就特别的人,会觉得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个,继而为另一个特别的人折服。曾经的公子哥儿陷入爱情里,也会变成另一个人,两人争吵时,他也会一个人失意买醉。谢钰曾自嘲地说:“我通宵在KTV里唱《梦醒时分》,唱到服务员都来陪我,你说她会不会心疼?”

阿兮没亲眼见到这一幕,但从此之后,每当听到《梦醒时分》的旋律,她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幅孤独的画面。她后来也在社交软件上遇到过樱姑娘,阿兮才知道,那个通宵唱情歌的男孩子跟喜欢的心上人终于和好了。

那一年,水果手机刚刚流行第三代;那一年,微信还未被研发……那一年的后来,樱姑娘顺利到达巴黎就读,谢钰却卡在了签证一环,接连被拒签。不得已,他将留学地改到了新加坡。

谢钰与樱姑娘的爱情变成了异国恋,一连好多年。

阿兮与谢钰恢复联系,已经是好多年之后了,两人偶然加上微信,她紧张又期待,问出了最最关心的问题:“你和樱姑娘还在一起吗?”

昔日不羁的少年已然变得沉稳,他针砭时弊,有理有据;也去过许多地方,感受过精彩或平淡的生活;他不再去夜市,不再爱酒吧街,不再喜欢人多的地方。阿兮看过他的书单,一本一本,皆是让她为之讶异的严肃文学……他真是曾经那个嘴边挂着漫漫浅笑的少年吗?

他还和她在一起吗?

谢钰淡淡一笑,说:“怎么问这个?”

阿兮喉口哽了一下——因为,过去的你,过去的她,曾让我深深地相信爱情啊。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