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可盐可甜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惊暖

简介:江湖上不少人都有耳闻,说江家少主金屋藏娇,养了个娇俏的美人,对她宠爱有加,一刻也离不得。不过传言归传言,像江少主这种寡言禁欲的高岭之花,怎么可能做的出金屋藏娇这种事呢?

(一)

深秋的夜里风凉露重,连外面薄薄的纱窗上都覆上了一层微凉的水珠,屋内倒是一片安谧,烛影摇红,温柔缱绻,层层的纱幔被精致的流苏缠在两旁的檀木柱子上,袅袅檀香萦绕四周,隐隐约约能看到帷幔深处的床上卧着一道浅浅的身影。她的皮肤很白,窝在厚重的床幔里显得身形越发娇小,看起来纤细又脆弱,碰一碰都要碎掉一样。

忽然她轻微地皱了皱眉,纤长的睫毛颤了颤,似乎是要醒了。屋内的烛火被窗外透进来的一丝凉风吹得闪了闪,床上的少女动了动,蹙着眉睁开了眼睛。

似乎是睡得太久了,她觉得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屋内安安静静的,除了她以外一个人也没有。她起身下床走了两步,左脚上缠着的雪白绷带随着她的动作松散开,似乎还扯到了未愈的伤口,有星星点点的血色透过绷带沁出来。

这点儿小伤并没有让她露出多余的表情,她抬手掀开屋里的纱幔,赤着脚走了出去。外面很凉,她穿得单薄,却似乎没有觉得冷。

长长的走廊上点着一长串的灯笼,一直延伸到对面的凉亭。

她抬脚顺着走廊往前走,夜色浓稠如墨,莹白的月光落在她的足尖,左脚上松散的纱布将脚伤沁出的血迹零零散散地染了一路,走廊尽头的月亮被院子里的木槿花枝分割成好几瓣儿,她驻足站定,呆呆地盯着看。

突然肩膀上一沉,一件带着温度的披风裹到她身上,随即她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外面寒气这么重,你跑出来做什么?”

揽着她的那人嗓音低沉,嘴唇抵在她耳边,温热的呼吸缭绕。

“睡醒了看到你不在,我出来看看啊。”她回身把自己缩进他怀里,后知后觉地觉得有点儿冷。

那人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抱起来,小心地避开了她的脚伤,转身往回走。

怕她着凉,他走得很快,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懒懒地嘟囔着问他:“江寒雪,你之前去哪儿了?”

“买药。”他简短地说了两个字,一只手抱她,一只手推开房门,将外面的凉风阻断。

进了屋,江寒雪走到床边把她放下,俯身去看她的脚伤。睡前才给她换了药,这会儿又弄成这样,真是一刻也离不得。

偏生这丫头还不安生,踢着脚就是不让他看,散了一半的绷带缠着白生生的脚掌晃啊晃,让他不得不用力捉住她的脚踝,沉着嗓子道:“南儿,再闹我要生气了。”

她撇撇嘴,终于安分了,任由江寒雪给她处理脚伤。她向来不是个娇气的主儿,一点儿小伤对她来说不足挂齿,她从来不上心。江寒雪瞧着她的样子,心里微叹,如今就算是失忆了,从前那顽皮的性格也一点儿没变,只是以往的张扬狂妄,变成了如今的任性活泼。

“今晚给你煮的药都喝了没有?”江寒雪边给她包扎边问了一句。三年前那一次重创让她差点儿没命,虽然人救回来了但筋脉俱损,醒来之后变成了“一张白纸”,前尘尽忘。如今就算是好了,也落下了寒疾,天气冷了就得天天喝药。

“喝了。”床上的人一听到喝药这个词,就变得有些郁郁寡欢,不过只维持了一秒,她就恶作剧似的把唇凑到他面前,眨眨眼道,“不信你可以检查啊。”

呼吸温热又暧昧,带着无限旖旎。

江寒雪本来打算给她缠好绷带就让她休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敢挑衅。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二)

江湖上不少人都有耳闻,说江家少主金屋藏娇,养了个娇俏的美人,对她宠爱有加,一刻也离不得。不过传言归传言,像江少主这种寡言禁欲的高冷之花,怎么可能做得出金屋藏嬌这种事?大多数人还是不信的。

各大书斋、茶楼里聚众闲聊得最多的话题除了江家少主,还有一个三年前在终南山下被江寒雪一剑夺命的江湖传奇人物——陆南枝。

提起陆南枝,这能聊的可多了,光她当年怎么招惹上了江寒雪,就够聊个三天三夜的。只是没人想到,最后她竟然会死在江寒雪的手上。

当年的陆南枝不仅长相惊艳,而且武功更是江湖中的翘楚。她是终南派掌门最得意的弟子,一袭红衣极尽风华,风流之至,绝世无双,是多少江湖侠士趋之若鹜的对象。

除此之外,她能名震江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有一把佩剑,灵性极高,与她默契十足,此剑一出再无敌手,令无数人闻风丧胆。据说当年就是因为陆南枝恃才傲物,目中无人,最后才沦为众矢之的。后来陆南枝身死,那把剑便不知所终,许多江湖侠士寻遍各处,依旧杳无音信。

“陆南枝也算一代传奇,风流恣意,锋芒毕露,要不是误入歧途,得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啊!”

“得了吧,幸好陆南枝这妖女死了,不然得祸害多少人?她当年喜欢江家少主,当众示爱,简直轻浮至极。想必江寒雪是厌恶她到了极点,才会一剑杀了她。”

茶客们一说起这段往事,一个比一个来劲儿,聊得天花乱坠,演绎得简直比台上的说书先生还夸张。两人的恩怨情仇还被一些小贩写成了话本广为流传,其中的真真假假各掺一半,以至于陆南枝都死了这么多年,江湖上还有她的传说。

不过这些市井百姓也就闲来无事聊天取乐,真正认识故事中两位主角的人少之又少,毕竟江湖名人的故事总是让人津津乐道,没听过的也权当新鲜故事听得有趣极了,比如说此时正站在茶摊边上啃着糖葫芦的这位姑娘。

她吃糖葫芦也是刁钻,光啃上面的糖霜,山楂留着。此时,她一边啃着糖葫芦,一边聚精会神地听着隔壁的故事。直到对面街上走过来一位眉目如画,举手投足都是风雅和高贵的公子,才把她的目光吸引过去。

那人向她走近,她叼着糖葫芦笑得眉眼弯弯。

“陆南枝!不是让你在门口等我吗?”那位公子似乎有点儿生气,飞快地走过来把她拉到怀里。

“这边热闹嘛,我又没有乱走,你看,你不是一下就找到我了吗?”她笑着凑过来,讨好似的把手里吃剩的糖葫芦递上去。

她可不是真心要讨好江寒雪,而是她吃糖葫芦只爱吃糖霜,讨厌吃酸溜溜的山楂,所以才借势把啃得差不多的糖葫芦递过去。

江寒雪怎么会看不穿她的小伎俩,无奈地伸手接过来,叹息着捏了捏她的脸:“南儿!”

陆南枝抱住他的腰身左闪右躲,笑个不停。江寒雪其实不喜欢吃这些市井零食,奈何为着陆南枝,硬生生把剩下的山楂果都吃了个干净。

一路上江寒雪都攥着陆南枝的手,由着她在旁边笑笑闹闹的,他一边笑着纵着她闹,一边扶着她不被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撞到。

因为天气冷了,怕她吹了风受寒,江寒雪极少带她出门,想起方才看到她在茶楼边凑热闹听什么听得津津有味的,就随口问了她几句。

“就是江湖上流传的那些话本啊。”陆南枝不甚在意地笑道,“讲你和我的往事,我都听了三个版本了!”

江寒雪闻言,脚步蓦地一顿,似是浑身的血液都凝住了,不由得攥紧她的手,微微皱着眉,哑着嗓子道:“……什么?”

陆南枝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脸色变了,继续说道:“这些人真的好厉害!之前传你金屋藏娇,然后这么快就把我的名字扒出来了,并且还编出了我们相爱相杀的往事来,实在是佩服!”最后一句她甚至带了惊叹的语气,似乎还打算要买一套最新版本的书来收藏的样子。

江寒雪听她这么说,手上的劲儿微微松了松,面色却沉得像冰,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表情。

“饿不饿?我带你去吃点儿东西吧。”他突然偏头轻声对她说。

陆南枝被他这么一打岔,注意力全在吃上了,她又想吃东西又想继续逛,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

江寒雪伸手将她的碎发撩到耳后,俯身蹲到她跟前,陆南枝二话不说就跳到了他背上。她身子骨太弱了,不能走太多路,所以江寒雪喜欢背着她走,长时间以来,这似乎成了两人之间的默契。

陆南枝趴在他的背上,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收获了一片艳羡的目光,她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便低头把脸埋到他的肩上,不知不觉地就笑了起来,连耳朵根都红透了。

江寒雪感觉到她把脸埋下来,问她怎么了。

她在他颈间闷声闷气地胡乱说了一句:“今晚没有星星呢。”

“有。”江寒雪背着她颠了颠,笑道,“我背上这个不就是吗?”

陆南枝笑出声来,伸手环紧他,特别轻、特别轻地说了一句:“江寒雪,我好喜欢你呀。”

背着她的人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往前走。要是有细心的路人侧目观察,一定能发现这位冷艳的公子低头笑了,眉目间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三)

江寒雪带陆南枝吃了东西回来,恰巧有人来找,就到偏厅去了,据说是为了下月初的诗会。江南一带最讲究诗情画意,每到初春、晚秋各大家族都会联合举办一次大型诗会,广邀贤才,吟诗对赋,持续三天。

陆南枝一想起这个,似乎也突然来了一点儿兴致,奈何她的文采十分有限,在书房涂涂画画了半天,憋死了也写不出一句好诗来。

她随手搁了笔,觉得屋内有点儿闷热,起身在案几上随便翻了把扇子打开扇了几下,却一眼被扇面上别致的构图吸引了注意力。上面画的是一幅苍茫的江景图,青山很远,江水很近,有一人撑着伞寂寥地站在船头,周围茫茫一片白雪,将他手中鲜艳的梅枝衬得格外令人瞩目,更惹眼的是左上角被留为雪原的空白处题了两句诗:“寒雪依南枝,何惧久沉沦。”

乍一看还觉得挺押韵,稍微一品,就能觉出里面十足的暧昧来,暗示意味十足。

陆南枝看着手中的扇子,抿着唇把玩了一阵,最终没忍住笑了出来,原来他还留着啊。她正欲把扇子合上,书房的门就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人看到她拿着那把扇子,瞳孔驟缩,过来就要抢,却被陆南枝反手背在身后躲过去了。

“你,你把它给我!”江少主说话都不利索了。

陆南枝闻言微微挑眉,拿着扇子凑近他,戏谑地问他:“江少主,你画的呀?”

江寒雪没有立即回答,憋了半天脸都红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反复几次,终于含含糊糊地咬牙认了:“嗯。”

他这副模样实属罕见,陆南枝没想到他竟然认了,惊讶了一瞬后玩儿心大起,笑道:“你竟然还会写这种诗啊?是为了跟我表白吗?”

“我……”江寒雪噎了噎,无话可说。

“看不出来啊,江少主!你外表清冷,内心却火热,平日里看你一本正经的,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前的人猛地上前来一把捂住了嘴。他似乎是有些气急败坏,把她箍进怀里压着嗓子道:“乱讲,不许说了!”

陆南枝笑得不行,嘴唇贴着他的掌心,张嘴就轻轻咬了一下。

江寒雪盯着她的眼神都变了,麻利地把她从地上提溜起来,往肩上一扛,转身迈出了书房。

(四)

她一觉睡到日晒三竿,江寒雪不在房里,她在床上滚了两圈,又看到昨晚带回来的扇子,于是起身又拿起来看,细白的指尖落在扇面中的人影上,似触非触的。

这扇子当然不是江寒雪画的,因为这是她画的,诗句也是她写的。

她不禁在想,当年江寒雪看到这把扇子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呢?

一说到当年,陆南枝不禁在心里微叹。她那时候张扬恣意,女孩子该有的矜持温婉到她这儿全没有了,可是那时她又是那样锋芒毕露,剑指巅峰,让万人膜拜又忌惮。江寒雪那时应该是最不喜欢她的吧,但是她就喜欢招惹他这种高高在上的高岭之花,一有机会就要招惹他,江寒雪简直见到她就要退避三舍。但说是招惹,其实也太片面,因为她是真的喜欢江寒雪,很喜欢。

那年也是恰逢诗会,不过是初春的那场,各大家族、门派都去了,毕竟是争门面的事,自然不能缺席。终南派是个隐世的门派,极少下山参与民间的事,但自从有了陆南枝这个不安静的主儿,这样的热闹也有人凑了。掌门最喜欢这个小徒弟,也都由着她了。

诗会其间有对诗环节,不少世家都知道陆南枝和江寒雪有些牵扯,故意让他俩对。可陆南枝真的不是读书的料,江寒雪碍于面子,想随意出几句敷衍了事。

他随手拿起一旁的诗集念了一句:“红豆生南国。”

这不叫对诗,是背诗。

连旁人都在怀疑他就是在放水,这诗句四五岁的孩童都对得上。

哪知陆南枝拿着扇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悠悠地对了一句:“独钓寒江雪。”

此句一出,简直惊呆众人,连江寒雪都意外地抬头看了她一眼,这都对不上?

他淡定地又翻了两页,念了一句更简单的:“采菊东篱下。”

陆南枝把玩着手中的扇子,似笑非笑的,还是方才那一句:“独钓寒江雪!”

她咬字很清晰,故意拉长了语调,明白人都听得出来其中的意味。这句诗里包含着江寒雪的名字,以及那个意味深长的“钓”字,让人不得不感叹,诗文中的用字真是博大精深。

众人一阵哄笑,江寒雪显然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得有些气恼,耳根也泛了红。他向来善于控制自己的性情,这回竟也没忍住,掉头就走。陆南枝笑个不停,追上去拦他,把他堵在小花园里。

“你生气了吗?”她抬头笑眯眯地问他。

江寒雪这回连脖子都红了,根本不想跟她说话,绕过她就要继续走。

陆南枝又侧身拦住他,显出颇为无奈的样子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就只想得起来那一句啊,是他们那些人想歪了。”

江寒雪被气笑了,只想快点儿走,偏偏陆南枝就是不让,他往左她就往左,他往右她就往右。

陆南枝见他真的要生气了,才笑了一声悠然道:“这样吧,你说一句我爱听的话,我就让你走。”

“你爱听什么?”江寒雪不耐烦道。

“我爱听……”陆南枝走近他,踮起脚凑到他耳边,打开扇子挡住院子外面那两三道看热闹的视线,低声说,“我爱听的可多了,娘子,夫人、媳妇儿,这些都可以,你选?”

江寒雪当即气血上涌,猛退两步指着她气急败坏道:“陆南枝!你想打架是吧?”

陆南枝大笑出声,不再说别的话逗他,伸手要把手里的扇子送给他。他为了尽快脱身,就勉强收下了,等陆南枝走后他打开看到上面的诗句,立刻涨红了脸。

躲在院外看热闹的几个人见状纷纷感叹,江少主脾气变好了呀,任由陆南枝这么戏弄他都没动手。要是搁别人身上,开头就被他冷冰冰的眼神吓死了吧,哪能看到现在这样脸红脖子粗、活脱脱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啊!

就这样,两人虽然不对盘,但断断续续地总有纠缠,隔三岔五就能碰面,虽说有一半是陆南枝故意为之,但另一半她的确没有刻意安排。这么一说可不都是缘分吗?如果说后来陆南枝没有出事,两人就这么成了一对欢喜冤家也说不定。

虽有不少人羡慕陆南枝的張扬肆意,可江湖本身就是旋涡。高处不胜寒,谁又能独善其身?她能力卓越是真的,年少轻狂也是真的,一意孤行向来是她处理事情最简单的方式。

所以当她清理了几个作恶多端的小门派后,牵扯了几大帮派的利益,最后江湖中人群起而攻之,纷纷说她是妖女,是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她为了不连累终南派,偷偷地独自下山应战。那一夜,她真的是身心俱疲,突然觉得人世走一遭,真是不值得,善与恶,真与假,原来都是由胜利者说了算的。

江寒雪是最后赶来的,没有人知道之前他到底纠结了多久才做了这个决定。那时终南山下已经血流成河,陆南枝孤零零地踩在满地的血迹之上,脸上手上溅的全是血,她穿着深色的衣服,也不知受伤了没有。

他突然觉得心疼得无以复加,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儿来。他本来是想叫她停手,然后带她走的,谁想陆南枝竟然提着剑不管不顾地向他杀过来,他反射性地拔剑一挡,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陆南枝似乎是杀红了眼,每一剑都用了十成的功力,江寒雪不得不专心应付。眼看这么下去不行,他想着先发力制住陆南枝再说,她这么苦战了一天一夜体力基本已经透支,他是肯定能制住她的。

不想他迎面刺上去的时候,陆南枝忽然卸了防御,就这样猝不及防的,他一剑直接贯穿了她的胸口。那一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殷红的血顺着剑身淌下来,慢慢聚成一摊,有被风吹落的木槿花滚上去,被浸泡成鲜红色。

他几乎是反射性地上前一步,猛地接住倒下的她,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周围剩下的人也都惊呆了,没人会想到,江寒雪竟然真的能一剑利落地要了陆南枝的命。

陆南枝似乎是累极了,她安静地窝在江寒雪的怀里。这是他第一次抱着她,她胸口血流如注,很快将他的一袭白衣也染得鲜红。

她微微动了动唇,仰头看着他,目光游离却很平静,她还能感觉到他的颤抖。

“你不是一直恨不能杀了我吗?”她说,“江少主,愿望实现的感觉怎么样,高不高兴?”

江寒雪听到她的话,只觉身上有什么地方像被利刃生生剖开,再被一刀一刀剁成碎片,从未有过的慌乱和害怕令他浑身都止不住地发抖。

“你故意的是不是?”他猛地抱紧她,脸贴着她的额头,双目赤红得仿佛要滴出血,“你是不是故意的?嗯?”

他反复问着这一句,内心也在不住地问:怎么会有你这种人?要我爱你,又要让我亲手杀了你!陆南枝,你怎么做得出来?

她的身体有些抽搐,似是疼极了,却还努力扯出一抹笑:“是呀,这样你就永远忘不掉我了。”她还想跟他说,他们总是说我轻浮,说我妄为,可我只对你一个人这样啊。他们什么都不懂,就知道胡说八道。可是她伤得太重了,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微微合着眼,有破碎的眼泪溢出,晕开脸上的血,她哆嗦着轻声说:“怎么办?我现在很疼,你最后说一句好听的话哄哄我好不好?”

江寒雪的理智都要崩塌了,一滴泪从他的眼眶里滚落出来,滴落在她的脸上,接着一滴、两滴像止不住一样,接二连三地涌出来,汇成一片水痕。

此时的他像是失了声一般,已经颤抖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南枝最终没有听到那句好听的话就陷入了黑暗,等她醒来,已经是三年后了。

其实当初那一剑几乎是让她必死无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命竟然会这么大,醒来第一眼看到江寒雪的时候,她以为是自己死后步入了轮回之境,完全分不清现实与幻觉,直到被江寒雪一把按进怀里。

他当时并没有说过多的话,只紧紧地抱着她,甚至箍得她有些生疼,直到颈边感受到一片片的湿意,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哭了。

陆南枝一颗心无处安放,又酸又痛。她醒了,而江寒雪在抱着她哭,这……到底是怎么了?她想问他为什么,可又贪恋这份温柔,最后她选择了沉默,决定孤注一掷地赌这一把。

于是她就这么呆呆地任由他抱着,然后轻声问他:“你是谁啊?”

江寒雪被她问得猛地一僵,埋在她颈窝里好半晌,才闷声反问她:“你说呢?”

陆南枝闻言慢慢地笑了,抬手回抱住他,然后这段孽缘就这么开始了。

她倚在床头悠悠地叹了口气,又把手中的扇子收起来放回原处,所有人都怕说起从前,因为一说从前,现在的一切就都没有了。她如今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废物了,从前的种种,就都让它过去吧。

江寒雪进来的时候,看到她正坐在床头发呆,精神恹恹的样子,以为她哪里不舒服,就走过去伸手往她额头上探了探,她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把脸埋进了他的掌心。

江寒雪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俯身坐下来把她揽进怀里,贴着她耳鬓厮磨,轻声问:“怎么了?”

陆南枝悠悠叹了一口气,说:“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江少主这么高雅正直的人,竟然会写这种诗。”

江寒雪闻言一僵,他认命地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气,闷声道:“你怎么又提这茬儿?”

陆南枝心里暗笑,她就喜欢故意逗江寒雪,看他极力想反驳却说不出个由头来的样子真的不要太有趣。

“你写都写了我为什么不能提?”说着,她又凑上去,故意把那句诗念了一遍,“寒雪依南枝,何惧久沉沦。嘶……真是写出了精髓。”

江寒雪耳朵又红了,他忍无可忍,偏头去堵她的唇,她说一句,他就亲一下,他亲一下,陆南枝就躲一下,两人就这么闹作一团。最后还是陆南枝败下阵来,不敢再提了。

(五)

诗会过后,外面就不太平静,偶有风声传出来说是几大门派起了纷争。陆南枝前些日子着了凉有些发烧,江寒雪就不让她出门了,虽出不了门,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曾经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这点儿敏锐度还是有的。

终南派是名门正派,但不太过问世事,后来陆南枝出了事,就逐渐开始参与江湖纷争了。终南派的掌门是极其护短的,可奇怪的是,陆南枝被江寒雪一剑穿心的事众所周知,掌门却迟迟没有动手报仇。

人的贪心是无止境的,陆南枝虽然身死,可她的那把绝世佩剑不知所終,江湖中人探寻之心从未断过。众人都怀疑那把剑就在终南山,再加上这些年来终南一派的势力渐渐扩大,公然出言维护陆南枝,因此几个门派联合,寻了个由头,要围剿终南派。

终南派寡不敌众被灭是迟早的事,但转机就在于,江家少主忽然带人出现在终南山,和终南派站在了一起。那几个门派并不敢得罪江家,但又不想放过终南派,因此就这么对峙起来。

“江少主,你如今是什么意思?陆南枝可是你亲手杀的!”有人嚷了一句。

江寒雪眸光猛地沉下来,却并未回应。倒是终南派的掌门沉不住气了,开始痛骂这群无耻之徒:“不过是一群觊觎南枝和佩剑的废物,尔等也配?!”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有自称是游侠的人又放出狂言,直道当年江寒雪杀死陆南枝也就是个巧合,竟被各大正派传颂了这么多年,如若陆南枝今日站在他跟前,他也能一剑杀了她。

他话音刚落,一道红色剑光闪过来,堪堪擦过他的面门直直地钉在地上,剑身带起的强烈劲风把周围的人都震得翻倒在地。

“听说,有人要杀我?”一道慵懒的声线传来,众人闻言顾不得去看那把钉在地上的剑,顺着声源扭头看去。

海棠树旁懒懒地倚着一位模样娇俏,纤细柔弱的姑娘,一身飘逸的素裙,头发也随意地披散在身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就是这个模样,却让周围认出她的人都大惊失色,惊慌不已。任谁也没法立刻接受,传闻中死了三年的女魔头陆南枝,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眼前。她没穿红衣也没有束发,不似当年那样锋利张扬,却依旧让一众人都吓破胆。

她微微一抬手,那把剑又回到她的手中。她握着剑柄剑尖上挑,虚虚地挨个指着方才叫嚣的那群人,然后定在某一个人的方向,似笑非笑地偏头问:“方才,是谁说要杀我的?你?”

那人闻言吓得连滚带爬后退了数步,话都不敢回上一句。她不屑地笑了笑,又把剑尖换了个方向,指向另一个人,又问:“你?”

被指着的人差点儿吓瘫,语无伦次地否认。她慢条斯理地提着剑来回走了几步,观尽这丑恶的江湖百态,正欲再捉弄一下众人,一旁突然插入一道熟悉的声音,阻止了她恶作剧般的逗弄。

“南儿。”江寒雪出声叫住她,眸光未从她身上移开半分,他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跟她商量,“别闹,快过来。”

陆南枝偏过头,眸光和他的眼神碰到了一起。他的目光很平静,沉寂如冰,看不出丝毫的波澜,但她心里很清楚,她今日的出现,已经将一切都打碎回到原点了,她再也做不回那个天真无邪、什么都不记得,需要他保护的陆南枝了,她这么久以来用作伪装的面具终于碎了。

两人对视了片刻,互相看不清对方的表情,终于,陆南枝“唰”的一声将手里的剑收回鞘内,她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委屈巴巴地朝江寒雪慢吞吞地走过去,边走边小声地冲他抱怨:“是他们先出言不逊的!”

待她走近,江寒雪伸手拉过她的手,把她圈进怀里,皱眉道:“风寒还没好,出来瞎晃什么?”

周围围观的众人简直如遭雷击,还有什么比江家少主江寒雪与死而复生的女魔头陆南枝如此亲密更让人不能接受的呢?还打什么架?赶紧先跑路吧!

众门派迅速收兵,隔天消息就传遍了市井街坊,打哪儿都能听到有人议论,说陆南枝死而复生,江寒雪金屋藏娇铁证如山,以及江少主藏的娇就是那位陆南枝。

江寒雪带着陆南枝回去的时候,两人一路无话。夜晚风凉,江寒雪搂陆南枝搂得很紧,她一直等着他问自己,可江寒雪什么都没问,在进门的那一刻,她终于忍不住,俯身吐出一口血。她其实早就是强弩之末,强忍着不想在江寒雪面前倒下,奈何这逆流的血实在是压不住了。

当年那样的重创之后,她的确筋脉尽断,身子骨弱得多吹一会儿风都禁不住,如今她强行用剑,表面的威风其实都是装的,她如若再撑一会儿,恐怕连剑柄都会握不住,之前那一遭震伤了她的根基,所以才会吐血。

江寒雪抬手将她抱起来,慌忙往房间里跑,沿途差人去请了大夫,陆南枝安静地窝在他怀里,一如三年前一剑穿心时那样。

江寒雪手指抖得不成样子,他一惊慌失措到了极点,就连话都不会说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陆南枝抬眼看着他这副慌乱的模样像一头满身箭矢的困兽,害怕惊慌到了极致又毫无办法,她伸手轻轻地抓住他的手腕,伸出食指虚虚地抵在唇前,低声安抚他:“嘘,我没事,江寒雪,你不要慌。”

江寒雪的理智终于回笼,他重重呼出一口气,抱着她过了好半晌才哽咽出声:“你吓死我了。”

陆南枝的确没有大碍,她会吐血只是因为强行用剑被震伤了,细心调养一段时日就会好起来,她清楚自己的状况。

(六)

经过这一遭,江寒雪把陆南枝看得更紧了,那天着实是把他吓惨了。陆南枝嘴馋,吵着要吃枇杷,江寒雪被她缠得没办法,就剥了几个给她吃。枇杷甜美多汁,剥得他一手都是,陆南枝就着他的手一边吃一边说:“现在外面都在说你色令智昏,金屋藏娇呢。”

江寒雪伸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可不是嘛,藏了你这么个娇,陆娇娇。”

这位“陆娇娇”并没有觉得羞愧,反而大言不惭道:“那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江寒雪丟掉她啃剩下的枇杷核,顺着她的话问:“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他指的是陆南枝失忆这件事,可她根本就没失忆过,饶是她脸皮再厚,也说不出“我没有失忆呀,都是我装的,为了让你多疼我一点儿”这种实话来。她原本以为江寒雪要怪她的,然后一切都会支离破碎,他们可能会就此结束了,可江寒雪完全没有要怪她的意思。

她扭扭捏捏地不肯说实话,江寒雪倒也猜得八九不离十,心里一叹,真是败给这丫头了。

陆南枝见他叹气,侧身一倒,就势依在他的怀中。

江寒雪好整以暇地纵着她,陆南枝冲他挑衅般微微偏了偏脑袋,抬手慢慢地拎起他系在腰间的丝绦,拉过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给他把上面的枇杷汁擦干净。她一边擦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要问的?”

“有。”江寒雪被她这般压制,气势也一点儿不输,他抬手扶了扶陆南枝的腰,似笑非笑道,“我就想知道,你当时明知道那把扇子的由来,还硬要我认了,好玩儿不?”

陆南枝没想到他会提这茬儿,风水轮流转啊,这记仇的男人!

“我当时也是有苦衷的啊。我要是承认是我画的,那不就露馅儿了,你不要我了怎么办?”陆南枝说得理所当然,却把江寒雪逗笑了。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他想。

当年陆南枝被他一剑穿胸最后就剩一丝气息吊着,他带着她去白云涧求当时的医毒圣手出手相救,那神医开始并不出来相见,他抱着陆南枝在白云涧的雪山之巅跪了整整三天三夜,硬生生把他冻出了内伤,而陆南枝在他怀里被他真气护住却依旧完好无损。最终神医被感动,怜悯他的一片深情,答应施救,历经三年,终究是捡回了她的命。

当神医告诉他,陆南枝过段日子就能醒来时,他跪坐在她的床前握住她的手,竟是哭得像个孩子。

他的剑上带着霜寒之气,所以陆南枝即使醒了以后也落下了寒疾。那位神医说,你就知足吧,在你的剑下还能捡回一条命,是这丫头命不该绝,你得对她好一点儿。

江寒雪轻轻地伸手抚上她的脸,盈盈的月光落在她的眸间,他看见她的嘴唇一张一翕,俯身仔细一听,听见她说:“江寒雪,你喜不喜欢我啊?”

“喜欢啊,我最喜欢你了。”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