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三千,只取一枝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暗香盈袖

简介:为了逃婚,左思思答应和一个模样相似的女子交换身份。本以为代替对方成为云飞山庄的大小姐,从此便可以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了。然而,当二十个媒人站在门口求亲的时候,左思思似乎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换身份开溜了……

【一】排队求亲

柳月涵回来的当天,云飞山庄外可谓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柳庄主早年丧妻,只留下这么一个独女,自然宠爱有加,自幼便将她视作掌上明珠尽心呵护。柳月涵八岁那年,柳庄主更是拜托武林盟主将她送到四方山上修身养性,远离江湖的血腥与杀戮。

眼看着十年过去,到了女儿回家的时候。

柳月涵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马车,还没站稳,就被柳庄主冲上来一把抱在了怀里。十年未见,这位老庄主已经是涕泪纵横,说:“孩子啊,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

“是我,我回来了……爹!”柳月涵被勒得有点儿喘不过气,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才挤出几滴眼泪。

柳庄主牵着柳月涵的手,一边嘘寒问暖一边往里走。柳月涵打量着陌生的云飞山庄,只见院落中屋宇高大华美,十分气派,而在大门外站成两列的下仆和弟子,少说也有一百多人。

果然是有钱人家!

她努力按下内心的喜悦:从此以后,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她刚要进门,却听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回头,发现一堆媒人争先恐后地朝这边冲过来,眨眼工夫就将她围在了中间。

“柳姑娘,我替聚天门少门主赵玉清前来说媒,这是聘书,请柳庄主过目!”

“让开让开,我先来的!听风楼的楼主容子信说了,此生非柳月涵姑娘不娶!”

“光是口头说说,没有行动算什么?万轩堂的少堂主为了说服堂主同意这门婚事,已经绝食三天了!”

“绝食三天也好意思拿出来说?咱们名剑阁的阁主可是刚宣布斋戒,说直到迎娶柳姑娘做阁主夫人的那一天为止!”

……

二十多个媒人拉拉扯扯的,眼看就快要打起来了。事发突然,柳月涵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怔在了原地。

忽然,只见一人飘然而至,踏雪无痕般落在她的前面,毕恭毕敬地作揖道:“柳庄主苦等十年,终于喜迎女归。你们这些媒人却在人家门外打打闹闹,成何体统?难不成还想要逼婚?”

那人容貌秀逸,面色有些苍白,一双凤眸却含着笑意,加上一袭素淡的衣袍,越发衬得他风姿卓然,恍若谪仙。

虽不知这人是何方神圣,但见他出来替自己解围,一番话说得正义凛然,柳月涵十分感动,上前道:“多谢少侠……”话音未落,却见对方转过身,“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要求亲,就该像我这样亲自来,才显得有诚意!”他瞬间切换表情,深情款款地看向柳月涵,“柳姑娘,璇玑宫段倚楼,特来求亲!”

柳月涵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

可她还没喷血,段倚楼倒是猝不及防地吐了一口血。他若无其事地掏出手帕擦了擦,笑道:“偶尔吐吐,习惯了,习惯了……”

而媒人们见来的不过是一个病秧子竞争者,在短暂的愣怔之后,又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

柳月涵头疼不已,此刻只想仰天长啸:柳月涵,你给我回来!我不跟你换了行不行!

【二】招亲大会

柳月涵并不是真的柳月涵,她不过是寻常人家一个不受宠的庶女,名叫左思思。

嫡母从小便将她视为眼中钉,一直想把她远远地打发走,于是在左思思成年之后,便火急火燎地安排她远嫁他乡。

左思思虽不情愿,却也无力反抗。然而,送嫁的车队却在路上被人下了迷药,除了她之外全部昏迷不醒。

然后,左思思便见到了云飞山庄的大小姐柳月涵,一个容貌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女子。

“我早就听说左家有个女儿和我长得像,正好你不愿意远嫁他乡,我不愿意回云飞山庄,咱们换换身份如何?”

见左思思有些犹豫,柳月涵给她讲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又笑嘻嘻地道:“你放心,我是想去江湖闯荡,不愿在家里当金丝雀才找到你的。我八岁离家,现在已经十年了,家里没人知道我现在的模样,所以不必担心会被识破啦。”

左思思原本就对这门亲事极为抗拒,加上从小到大没少被嫡母克扣炭火和饭菜,挨饿受冻的日子过怕了,所以听了柳月涵的这番话,立刻动摇得一塌糊涂,很快就答应下来。

二人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了身份。

而现在,左思思总算明白,柳月涵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大小姐不肯做了,她这是要躲自己惹下的桃花债啊!

打发走了那些媒人,左思思思前想后,决定挣扎一下,冲“自己爹”撒撒娇,表示她无意出阁,打算再陪他些日子,弥补一下离家十年的骨肉亲情。没想到她一转头,却发现柳庄主正饶有兴味地翻看着聘书,嘴里还做着点评:“这个不错……这个也不错……这个更不错……”

最后他一拍桌子,如此总结道:“既然提亲的人这么多,咱们就搞个‘招亲大会吧!”

左思思继续挣扎:“爹,女儿一定要这么快嫁人吗……”

柳庄主很诧异:“月涵,你之前在给爹的信中,不是说了想尽快嫁人,早日让爹抱孙子的吗?”

这个柳月涵,又给她挖坑!她要是真想嫁人,为什么不回来自己选夫婿?!

但未免做出什么与柳月涵人设不符的举动,惹人怀疑,左思思思來想去,只得闭了嘴不敢再说什么。

柳庄主所谓的“‘招亲大会”,其实就是让那些提亲者亲自上门,进行特长展示。于是云飞山庄每天人满为患,唱戏的、耍剑的、背书的、做菜的,甚至还有闷头扫地的……五花八门,看得左思思脑仁儿疼。

半个月之后,柳庄主兴冲冲地告诉她,初试结果出来了,入围选手如下——

莫秋,漱月楼选送。

慕寒川,天乩门选送。

段倚楼,璇玑宫选送。

左思思对最后那个名字印象不要太深刻,指着它脱口而出:“等等,为什么这个人也入围了?他可是个病秧子啊!”

柳庄主想了想道:“没事儿,长得好看就行。”

左思思彻底无语,这绝对是亲爹!

【三】绑一送一

次月初三,按照柳家的规矩,左思思需要去往城郊的兰渊寺为家族祈福,为期三日。除却丫鬟、小厮,柳庄主精心挑选的三名准女婿候选人也会陪同前往,让柳月涵和他们多接触接触,哪个最得她的心,哪个就是云飞山庄的乘龙快婿。

这三人之中,莫秋严肃,慕寒川温柔,段倚楼风趣,倒是各有各的性格。一路上,他们一人一匹马,并辔而行,因为不同的话题展开着辩论,言语之间无不借机展示着自己学识的渊博,对武学深刻的了解。

但左思思发现,自己的双眼总是忍不住在段倚楼身上流连。偶尔被他发现,他便挑起一双秋水般的凤眸,冲她微微一笑。

左思思挪开目光,心里却很不平静。

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这人身上有一种莫名熟悉的吸引力,让她忍不住想要看一眼,再看一眼……

左思思白天在兰渊寺祈福,夜里就宿在寺中别院。

江湖儿女不似寻常人家那般讲究规矩,故而云飞山庄一行所有人都宿在同一座别院中,便于相互照应。

然而别院之中,夜夜鸡犬不宁。

先是慕寒川听到有人在门外“嘤嘤”地哭了一夜,隔日就卷着铺盖火急火燎地跑了;第二天,莫秋又发现窗边老有一个影子飘来飘去,吓得整夜没合眼,天一亮就扯了个理由打道回府了。

得知消息的左思思喜上眉梢。

好不容易逃婚变成了柳月涵,她当然不甘心重蹈覆辙嫁给一个自己毫无感情,甚至素未谋面的人。所以,她早就想好了种种手段,现在已经顺利吓走了两个人。

这天夜里,左思思打算故技重施。

她早从方丈口中得知,段倚楼房间床下有条密道,一直通向院中,若遇到紧急情况,可借以逃生。

于是,左思思三更半夜便通过密道来到段倚楼的屋内,从下面敲他的床板。段倚楼从睡梦中被惊醒,然而每次他刚一下床,左思思就赶紧关上密道躲起来。故而夜里,段倚楼起了十几次床,也没能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看着段倚楼披着外袍,在屋内神经兮兮地走来走去的模样,趴在密道口的左思思捂着嘴偷笑,心想很快他也会坚持不下去走人了。

然而一垂眼,却发现一只蟑螂出现在鼻尖前一寸的地方。左思思和它对视了一秒,立刻受到严重惊吓,尖叫出声。她手一松,人直接掉回密道中。眼看着屁股就要落地,一道身影却从密道入口倏然窜入,将她的腰一揽,轻飘飘地带到地面上。

左思思几乎半倚在对方的怀中,抬起眼,便猝不及防地对上他近在咫尺的眼眸。

心跳倏然加快了几分。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柳庄主说得没错,这人模样确实好看……

段倚楼轻咳几声,眉眼中含着浓墨重彩的笑意:“原来柳小姐对在下已经如此思念,连夜里都要过来偷窥在下,实在是惭愧!惭愧!”

听着他调侃的语气,左思思瞬间明白过来:他早就看穿她的把戏了!那蟑螂没准就是他故意放的!

左思思立刻从他怀中跳出来,慌不择路地往密道里走。可没走两步,迎面撞到一个蒙面大汉。那大汉一把揪住左思思,惊喜道:“柳月涵?!”随后冲后面嚷嚷道:“密道没错,这边这边!”

左思思急忙大声呼救,段倚楼果然闻声赶来,冲大汉伸出“尔康手”,厉声呵斥:“住手,放开那个姑娘!”

话音落下,只听大汉身后传来一阵轰隆隆的脚步声,后面竟然还跟了几十个人高马大的蒙面人。

段倚楼顿了一秒,清清嗓子继续道:“凭、凭什么只抓她一个?绑一送一……考虑一下?”

【四】惊天秘密

最后蒙面人还是没有考虑段倚楼这个附赠品,只是把他打晕了扔在密道里,左思思则被他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迷迷糊糊地,她感觉到自己被一群人围观并研究讨论着,时不时地有人给她搭脉,然后输些真气。

“她真的是柳月涵?看着与一般女子无异啊,我们如何确定月魂蛊就在她身上?”

“人肯定是没有抓错的,只是月魂蛊太过诡秘,一直无人真正见过,取出来确实需要费些周折。”

……

左思思闭着眼睛装睡,然而听着耳畔高高低低的声音,越听心越惊。因为这些声音她并不陌生,全部来自她再熟悉不过的江湖门派。就在数月前,他们还在云飞山庄,掏心挖肺地向她求亲。

听了他们的对话,左思思才知道,原来柳月涵让江湖人士趋之若鹜的原因并不是她的魅力或者家世,而是因为,她身上隐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八岁那年,她之所以离开云飞山庄去往四方山,根本不是为了什么修身养性,而是因为当年,她独自出门玩耍时,意外碰到了重伤的月魂教教主。

月魂教是曾在江湖上掀起过腥风血雨的魔教,它之所以能盛极一时,全因其拥有镇教之宝——月魂蛊。月魂蛊是一种寄生在人体内的蛊虫,可让宿主在短期内爆发出超乎自身的强大力量,万人莫敌。

十年前,月魂教内部分裂,江湖正派人士趁机联合起来,将其剿灭。月魂教教主重伤逃离,死之前最后见过他的人,是八岁的柳月涵。

月魂蛊终究是蛊,离开人体太久,便会灰飞烟灭。江湖中流传着一种说法,月魂蛊是教主一生的心血凝结,他不会任其就这样消散,故而死之前一定会为它寻找新的宿主。

而柳月涵,便是最有可能的宿主。

于是,武林盟主很快出面將她送往四方山,名为修身养性,远离江湖,实则是进行全方位观察。

然而十年过去了,柳月涵并没有任何异样,武林盟主见实在观察不出结果,只得放她回家。柳月涵体内有月魂蛊的传闻,却一直在江湖中流传,并且越传越玄乎,甚至演变成了谁拥有了柳月涵,便等于拥有了月魂蛊,能独步江湖无对手。

各门各派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于是,便有了之前排队提亲的壮观景象。

只是没想到,提亲被淘汰的那些人竟然丧心病狂地联合起来把她绑架了!可她又不是柳月涵,就算他们把她切成丝儿,也找不到什么月魂蛊啊!

可恶,她又被柳月涵坑了!

【五】你就是你

“各位大哥,我真的不是柳月涵,我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哪!”

在被绑架的这三天里,左思思已经是第一百零八次讲述自己和柳月涵互换身份的故事了,讲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声情并茂,声泪俱下。

但她还是被无情地绑到火堆上,并且因为太吵而被封住了嘴。蒙面人则在旁边围成一圈,七嘴八舌地探讨方案。

一个胖胖的蒙面人道:“这丫头为了保命,连身份互换这种狗血故事都编出来了,这说明她就是柳月涵本人!”

“所以我们更要加紧想办法把月魂蛊弄出来!”另一个瘦高的蒙面人接口道,“月魂蛊往往是在宿主遇到极端的情况下才会爆发,所以,我们得给这丫头施点儿压。”

其他蒙面人纷纷点头附和,立刻开始给柴堆点火。

身下的火苗渐渐蔓延起来,眼看着就要爬到自己身上,左思思吓得涕泪横流,疯狂地挣扎。然后浓烟还是很快从脚下升腾,弥漫在空气中。

她就要这样死了吗?她不想就这样死了!

谁来救救她啊?!

左思思慌乱地在脑海中搜寻,试图寻找一个可能让她怀揣一丝希望的人。她能想到的,却竟然是段倚楼!而就在下一刻,绑匪们的身体忽然开始打晃,随后一个接一个地栽倒在地。

左思思瞪大了眼,只见刚才那个瘦高的蒙面人穿过浓烟,朝自己走来。那人将她身下的火苗扑灭,然后动作轻柔地替她解开绳索,擦去她眼角残余的泪珠。

“别怕,没事儿了。我在柴堆里加了毒草,他们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他微微笑了笑,随后将她打横抱在怀中。而如此近的距离下,左思思终于看清了他的双眼。竟然……真的是段倚楼。原来他早已混进了这群乌合之众,伺机救她。

那一刻,心中一直紧绷的弦忽然松开,左思思释然地笑了笑,整个人坠入无边无际的安心和宁静的黑暗中。

左思思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伸手摸了摸,就听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柳小姐,这样不好吧?在下还未与姑娘确定名分呢。”

左思思吓得赶紧坐起身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躺在段倚楼的怀里。此时此刻,二人正处在一个无人的山洞里,距离她被救出,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想起段倚楼救自己的场景,她的脸红了红,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救我……”

“用得着这么客气吗?”段倚楼轻咳几声,却看着她弯起眉眼,“你说,我这番表现算不算脱颖而出,够不够资格成为你百里挑一的夫君?”

左思思的脸红了红,但很快神色又有些黯然。

“你已经知道我不是柳月涵了,又何必再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她低声道,“实不相瞒,我的真名叫左思思,只是一个寻常女子。这几天我说的互换身份的故事,并无一字虚言。”

说完这些,她下意识地低了头,不敢再看段倚楼的双眼。

烟熏火烤的生死关头,当左思思发现自己脑中想到的人竟然是段倚楼时,她便意识到有什么变得不同了。这个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挤进了她的心里。可她根本不是柳月涵,也没有资格将旁人对她的爱据为己有。

话音落下,她却被段倚楼拥入怀中。

“傻瓜,你以为我是因为月魂蛊才回来救你的吗?你不知道,当我得知你不是柳月涵的时候,心里有多高兴。”段倚楼声音低哑,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正经,“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是为月魂蛊而来,可此刻,我心里记挂的只有你。对我而言,你就是你,柳月涵或者左思思,不过是一个名字。”

“思思,我们一起离开,远离江湖的是是非非,好不好?”

【六】江湖败类

两人星夜动身,却在近郊的小树林里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

这一次,来人可不同于上次那群酒囊饭袋的江湖二代,哪怕是不会武功的左思思,看到他们这架势,也知道都是不好对付的高手。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躲到了段倚楼身后。

谁料对方竟然直接无视她,反而扬起手中的剑指向了段倚楼!

“璇玑宫段倚楼,是你没错吧?哦,不对,璇玑宫昨日已经宣布将你除名,你现在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江湖败类,还不快束手就擒?!”

“我干什么了,怎么突然就成了江湖败类?”段倚楼莫名其妙。

“无耻恶徒,柳小姐已经将真相公之于众了,还想狡辩?!”

黑衣人说着,朝他扔过来一张江湖通缉令。段倚楼接过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那群黑衣人就扑过来和他打作一团。

左思思起初还躲在后面十分谨慎,但很快,她发现就算自己原地跳大神也不会有人看她一眼……这也太奇怪了吧,她好歹有着一张柳月涵的脸啊,这么看不起人的吗?

她大着胆子走上前,捡起掉在地上的通缉令,只一眼,就知道缘故了。

这张通缉令,竟然是柳月涵发出来的!

通缉令上说,段倚楼用了阴险卑劣的手段,在兰渊寺将几个竞争者赶走,然后自己则拐走了柳月涵,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试图逼出她体内的月魂蛊。还好她机智地拖延时间,并趁机逃走,才免此一劫。

柳月涵不仅第一次公开在江湖中承认自己体内有月魂蛊,甚至表示,谁第一个抓到段倚楼并将其带回,她就嫁给谁。

难怪人人都擠破头来抓他……

而正在此时,旁边传来沉闷的声响。左思思循声望去,只见段倚楼被击倒在地,无数闪着白光的刀剑指向他,不留一丝可逃之机。他本就身体孱弱,以一敌多之下,嘴角早已支持不住地渗出血来。

“走!”段倚楼捂住冒着鲜血的腰腹,目光却穿越无数人朝左思思看来,然而话音落下,终是体力不支晕倒在地。

左思思握紧了拳,顿了顿,却走过来冲蒙面人道:“各位大哥,既然我夫君被抓,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人改嫁,不如抓一送一,怎么样?”

就在刚才,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和柳月涵见面的情形。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