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没有演技一

关注公众号 " 一缕阳光l " ID : shejidiyi

伊人睽睽

乔微坚定地宣称不喜欢谢老师这种类型,谢屹冷眼旁观他心中的戏精乔微蹦跶。

顶流颜值的流量小花×高冷退圈影帝

“我可能没有演技,但是爱你不需要演技。”

一个丧气满满,自知渣演技,靠顶流颜值存活的流量小花;

一个凭实力单身多年,内心弹幕时常满屏的高冷息影影帝。

两个恋爱脑,捆绑在一起的甜腻腻的故事。

包里的手机“嘟嘟”地振动,是助理的消息——

张助理:小乔,新派的经纪人怎么样?男的女的?好相处吗?

洗手间外间的门被“砰”地推开,高跟鞋踩地声和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前后交替地响起。乔微撩了把散到脸颊上的头发,给助理回消息——

小乔:美女……还没说话。

张助理:傻啊?!她是你的经纪人,你不早早跟她打好关系?听哥说,你先跟她约个时间吃饭……

乔微专心阅读张助理的消息时, 一道门之隔,门外冷淡的女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我准备跟大娱解约。违约金我付,你后面给我接的那些戏你自己搞定,我不会去了。”

顿了一下, 另一个女声停声音微高:“为什么?韩佳树,你现在解约,把我往哪里放?”

前面那个女声嘲弄道:“你还问我为什么?我以为其他人走了,你能专心顾我一个。结果你又接手了乔微那个小丫头片子!怎么,看她有前途,嫌我年纪大了,等着她给我接班?不劳你惦记,我自己会走的!”

洗手间多秘密,多龃龉。想在圈中混,先学装聋作哑。

听自己被提到名字,而且外面争吵声的分贝越来越大,乔微一边尴尬地红了脸,一边跟助理敲字。

小乔:张哥,要你不先走吧。我被堵洗手间,韩姐和胡姐在外头吵得可凶了。

此时坐在公司楼下咖啡店惬意品着咖啡的一个青年看过消息,一口乌黑的液体喷了出来。咖啡店开着空调,他手机屏幕上放的是乔微新演出的仙侠剧,算是今年的小爆剧目。

乔微,二十二岁,天生丽质,刚出校门,才演了两部剧,已经跻身流量小花。大娱高层的眼光好,这姑娘年轻貌美,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前途再光明,也比不上大娱的一姐韩佳树。

看着消息,张助理这种老油条已经从姓氏猜出“韩姐”是谁了。

等了一会儿,张助理问:怎么样了?

小乔:我的腿酸了,在玩儿消消乐。

张助理觉得心累:……我是问你外面的情况!

小乔:哦,那还在吵。

张助理担心地发消息:吵得厉害吗?

小乔:等我翻个字典。

张助理:……

过片刻,小乔:算了没翻到。你知道啥叫“菜鸡互啄”吗?

张助理:……

他和小乔的日常跟一出相声似的,张助理被乔微打败了。等他放下手机,才茫然地想:对了,小乔说的另一个“胡姐”是谁?

胡姐,即胡莹,眼下是乔微家新上任的经纪人。乔微原来的经纪人走后,乔微没来得及跟新经纪人打招呼,先听到了胡莹被韩佳树责问。

“真是可笑!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也不看看自从谢屹退圈后,你还带红过谁?有红过谢屹的吗?我当初就是见你可怜,才跟的你。没想到你给我接了一堆烂剧,让我被全网黑。现在我不光被全网黑,我的地位还被乔微那个小丫头片子盯着!网上全在传乔微是大娱下一个一姐!那我呢?我就是你们的脚踏板?我告诉你,不可能!”

胡莹冷冰冰地道:“解约随意,但之前说好的通告是我拼了老脸求来的,你得给我接完了再走。好聚好散,不好吗?”

韩佳树冷冷地说:“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要解约!提前跟你说一声是通知你,我仁至义尽了。”

两人你来我往地争吵,开完会想来洗手间的人远远听到声音,都绕开路不敢过来。韩佳树找到了新的投资人,彻底跟大娱撕破脸,完全不在乎吵嚷的话被人听到。反倒是胡莹脸青青白白的,被说得很难堪。她知道这里隔音效果不好,明天她的丢脸的事就要传遍公司了。

胡莹心中涌起一阵烦躁和挫败感。她盯着对面女人精致的面孔,微微出神。

谢屹。

对方反复提醒她,说她这些年业绩不好,带的艺人越来越糊,再没有一个能达到当年谢屹的程度。胡莹心中想:也许我真的老了,该休息了,退隐江湖了。家庭私事让我心烦,事业也如此不顺,我还硬撑着干什么?

韩佳树气焰嚣张,指着胡莹鼻子破口大骂。韩佳树是大娱的一姐,平时脾气就大,被公司和粉丝宠得如公主一般。韩佳树肆无忌惮地把多年怨气发泄出来,将自己这些年始终不曾大红大紫的原因怪到胡莹身上。大约二十分钟后,韩佳树才收敛了气焰,鄙夷地看了眼胡莹,背着小包“嗒嗒嗒”地走了。

洗手间里安静无声,夏天的热风在空气中流窜,胡莹慢慢靠壁坐下,怔怔地仰头看天花板。她擦了把脸,手挡住眼睛,长发凌乱地散下。胡莹心中空茫茫地想了许多事,先前的工作安排一瞬間好像都失去了意义。她原来想跟韩佳树谈新通告的合同,两个人彻夜读一读剧本;还有那个开完会就跑得不见影的小乔,她也要跟乔微沟通一下合作的问题,给乔微安排新工作……

她非常地忙碌。

忙得忽略了家庭,忙得儿子不理解她,老公要和她离婚,可到头来艺人也抛弃她。

胡莹坐了十几分钟,忽然听到一声极轻微的推门声。洗手间太静,这声音明显清晰。胡莹的手仍挡着脸,她歪头去看,见洗手间里几扇门中靠窗的那扇门打开了,一个女孩低着头缩着脖子,拿着手机,偷偷摸摸地从里面出来。感受到目光,她抬起头,漆黑的眼睛与胡莹晕了眼妆的眼睛对上。

清风袭来,眼波若湖水生涟。

乔微窄腰长腿,身材标准似模特。碎蓝花长裙裹着细高跟,行若如风荷,煞是动人。但比起身材,人们看到她,首先注意到的是她的脸——黑玉石般色泽温润的眼睛,悠远细长的眉,翘鼻红唇;皮肤娇嫩无纤毛,真正的吹弹可破。

她如一道暖光涌入狭小的空间,淡淡的,柔柔的,却十分引人注目。那双湖水般的眼睛盈盈地望着胡莹,使胡莹心口一滞,被打动的感觉让她微微一愣。

胡莹被美丽直击的一瞬间,那女孩结结巴巴地开口道:“胡、胡姐!”

胡莹有些茫然。

她不懂这么漂亮的姑娘,面对自己时为什么如此紧张。

乔微本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吵架的两个人应该都走了。谁知道开了门,却见到胡莹最狼狈的一刻。乔微跑过去扶胡莹站起来,却低着头,不怎么敢看胡莹糟糕的妆容。

胡莹心里也颇为狼狈。乔微跟她说话,她含糊着应付过去,没料到她和新接手的女艺人第一次见面是这么个情况。唉!人算不如天算,胡莹心中更为沮丧。乔微不知跟她说了两句什么,胡莹没听清,只摆摆手示意乔微不要管自己,赶紧离开。

半晌无人应答。

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下一刻,一颗薄荷糖递到了她眼皮下。胡莹抬头,看到了女孩儿玉白微红的脸。乔微一手递给她糖果,一手紧张地握着手机。在胡莹疑惑目光下,乔微红着脸低头先鞠了一躬,道:“胡姐,对不起。”

胡莹对她的道歉有些不解。

乔微抬起头轻声说:“我早听到你和韩姐吵架了,还听到有我的原因,却因为怕耽误时间、怕影响不好而没有出头。没有帮胡姐,还被胡姐看到,让胡姐受委屈了。”

胡莹心中涌上一种怪怪的感觉,没想到乔微会因为这种事和自己道歉。

对面的乔微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她,胡莹只得接过她锲而不舍地递过来的薄荷糖,攥到手中。她主动推门带乔微出去,心情平复了一点儿后,顺口问:“你怕耽误什么时间?”

乔微看了胡莹一眼,羞愧道:“……我和张哥说好晚上七点打野。”

胡莹:“……什么?”

乔微小声解释:“就是打游戏。”

胡莹一时愣住了。

她站直,沮丧气瞬间消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乔微,声音不自觉地拔高:“打游戏?!新剧热播,形势一片大好,你还有空打游戏?能有点儿上进心吗?”

乔微被胡莹的气势所压,腰杆一下子挺直。她往后弱弱地退了一步,被强势的经纪人按住肩:“我给你晚上安排了一节表演课,你去好好旁听!想接到更好的剧本,现在就得努力!”

乔微被吼得耳朵一阵阵发疼,连忙点头。

一个小时后,乔微和张助理全副武装地站在本市剧院大门外,盯着手机里收到的门票截图瞪大眼。这是胡莹跟乔微加了微信后发过来的一张票,说让乔微去上个表演课。但是表演课和话剧有关系吗?

乔微忧伤地问:“我演技已经差到需要胡姐逼我去话剧圈进修这一步了?”

同一时间,刚刚完成工作交接的胡莹坐上车,打开手机询问助理订票问题时,猛然发现她给错票了——

她把助理发给自己的话剧门票截给了乔微!

谢屹参演的话剧,她给自己买的票!她居然安排乔微去看了!

站在剧院前打听清楚情况,张助理很激动:“谢屹!是谢屹!”

乔微一脸迷茫地问:“谁?”

张助理一愣,他冷静了一下,惭愧自己差点儿忘了乔微的成长环境。

乔微这姑娘长得漂亮,但家境并不好。张助理跟了乔微几年,知道乔微的父母分分合合闹得厉害,乔微少年时期的生活充满了噩梦。后来,乔微的父亲成了一个赌鬼,需要女儿做艺人还债。这种环境长大的乔微,几乎不可能知道谢屹是谁。

她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那几年,谢屹正是全华国最火的男星。说是万人空巷、人人乐道,也不为过。谢屹后来忽然退圈,观众们感慨万千。过了这么多年,流量当道,谢屹被忘性大的观众渐渐遗忘,但某一天,他的名字刷出来时,哪怕是演个话剧,仍让人有一睹为快的欲望。

张助理心中怜惜了乔微一把,他用手机上网,正要跟乔微解释谢屹是谁。乔微先接到了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对张助理说:“是胡姐的。”

张助理立刻瞪大眼,教导说:“那得跟人好好相处!给她留个好印象!”

乔微钻进了车里,手机接通后,她惊恐地小声问:“胡姐,这也需要查岗吗?是不是以后我做什么,你都要查岗啊?是不是我得发个定位给你啊?”

那边欣喜拨通电话的胡莹一愣,随即道:“……说什么呢?”

然后,胡莹咳嗽了一声:“是这样,我以前有个挺欣赏的男星,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很喜欢他身上特有的东西。娱乐圈沉浮这么多年,我的偶像就这么一个。他当年特别火,谁知后来却……”

乔微脑补道:“去世了?”

胡莹在那端沉默了一刻。

接着,电话里传来她咬牙切齿的声音:“退圈!是退圈!”

解释了五分钟,乔微才明白胡莹给错了票。

胡莹非常尴尬,她做经纪人十几年都没碰到过这么丢脸的事,没想到就今天跟韩佳树吵架心情不好,坑到了自己新带的藝人乔微。

胡莹有意不提这事,只在电话里随意道:“这事是我弄了个乌龙。我现在和助理在去剧院的路上,但看堵车的情况估计是过不去了。你赶紧去上课……呃……”她看了下手表,发现表演课时间已经过了,这时候再赶过去即使到了也得下课。胡莹更羞愧自己的业务能力了,向来硬声硬气的她,难得压低声音跟乔微商量:“不如你回家打游戏?”

车窗玻璃被拍了两下,车外的张助理捏着两张票冲车里的乔微手舞足蹈。这么一会儿工夫不见,张助理已经勤快地取完了票。还一个劲儿地回头张望剧院的方向,看来回家打游戏的梦想是实现不了了。

乔微给车外的张助理比个笑脸,对着手机和胡莹说道:“不行,我这人有强迫症,人到了这里不进去看我难受。”

乔微又说:“而且看话剧也能学表演。等我脱胎换骨回头再战吧!我先进去了,再见胡姐!”

胡莹握着手机一阵沉默,直到那边传来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胡莹真是谢屹的忠实观众,谢屹多年不涉圈,难得演一部话剧,胡莹就买了贵宾席的座位。坐在贵宾席上,直到表演开始,乔微才摘下了墨镜。然而乔微本质是个俗人,不太能欣赏话剧这种表演艺术,前面二十分钟的时间,她看得昏昏欲睡,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盹儿。

要靠“不看的话贵宾席就浪费了”的信念才能坚持不睡着。

正与瞌睡虫斗争,忽然满场躁动,冷不丁如泼了盆清水,乔微一个激灵醒过神,跟随大众的视线往台上看去——

舞台上是一个民国老师扮相的青年男子出场。男老师来学生家做客,穿着旧式长袍,戴无框眼镜,皮肤细白,眉目俊俏,颇有些冷感。后面席位的观众看不清,但贵宾席的观众,连台上演员眼角的泪痣都看得清晰无比。

青年气质儒雅,将一个迂腐老师扮得惟妙惟肖,但又很有喜感。现场观众很快被台上功底深厚的演员所感染,跟着剧情一起笑起来。然而乔微托着腮帮子,满眼都是那老师无框眼镜后的眼睛。

生就一双含情目,眼角泪痣漆黑一点,眼波流转,他用镜片挡住了过多的情感。但对乔微来说……

乔微红着脸想:贵宾席买值了。

张助理津津有味地看剧,他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谢屹火遍全国时他也追星。他激动得直吸气,待台上这幕结束,他才想起要跟乔微介绍谁是谢屹。

张助理扭过头,看到乔小姐身子前倾,双肘撑在膝盖上,两手托着脸颊,她美丽不可方物的脸上戴着口罩,眼睛在发亮。

张助理介绍说:“他就是……”

他的手被乔微握住,等台上演老师的青年退场后,乔小姐才转过脸,用明亮的眼睛盯着他道:“他就是太帅了!”

“我就喜欢这种戴着眼镜的清秀书生,面孔白白净净,眼神似是而非,和你若即若离,特别有感觉。”乔微捧着脸做害羞状,“我就喜欢这样的感觉!”

张助理听得一愣一愣的。

乔微对这出话剧接下来的戏充满了期待:“全靠他撑戏,我才能把这出话剧看完。他表演得这么好,应该在这部话剧里演男主角!”

张助理看了她一眼道:“……你不考虑角色需要,只看人啊?”

各取所需,乔微欣赏演员,大众欣赏表演。人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将自我感动得热血沸腾。等话剧谢幕,演员们出来感谢观众,观众席中好多人冲上去,或献花,或找偶像签名。大多数人涌向一个方向,显而易见,那里站着那个饰演老师的青年。

张助理唏嘘地给乔微递衣服、墨镜,抓紧时间跟她科普:“看到了吧?那个就是谢屹。离开圈子几年了,大众好评还能到这个程度。小乔,你啥时候能混到这种国民度啊……”他一扭头,发现乔微戴好了墨镜和口罩,跨过座位,趁着贵宾席的优势,大步向台上走去。

张助理大惊:“你要干什么?”

乔微的心脏怦怦直跳,仍沉浸在被台上演员演技击中的震撼中。那么多路人冲上台要签名,乔微也他们被带动了。张助理以为她要出什么幺蛾子,却见那她回头跟自己摆摆手,小声而坚决地道:“这是胡姐的偶像啊,胡姐不能来,我帮胡姐要个签名。张哥放心,没事的。”

张助理愣住了。

话剧结束后灯光亮起,夏日天热,在一群穿着T恤、裙子的人群中,只有乔微穿着风衣,帽子、墨镜、口罩,装备齐全,周围的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在这一刹那,张助理的心突然因姑娘软了一把。

场下的喧哗对台上全无影响。答应来演话剧时,谢屹已经料想到了这种局面。今晚的道具眼镜有些大,谢屹低头签名时,时不时地扶一下。雪亮的光照着他挺直的鼻梁,又高又直,弧度清晰好看。

谢屹抬头,对上一副大大的、漆黑的墨镜。

他怔了下,给粉丝签名这么久,他第一次碰上粉丝这么有“格调”的。谢屹沉默着看着她,戴着大口罩、黑墨镜的女粉丝同样沉默地回望他。

沉默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乔微才听到清冽的男声平静地问:“签哪里?”

乔微手插在兜里,坚决不露出任何破绽:“签我口罩上。”

旁边的粉丝深吸一口气,齐齐瞪向她:过分!居然想和男神近距离接触到这个地步!

又是一阵沉默,沉默的时间长到乔微以为他会拒绝。谁知下一秒,谢屹抬起手,握着银色的签名笔,在女孩发愣时,凑近了女孩儿罩在口鼻上的白色口罩。暖光照着两人,青年俯身提笔,姑娘仰目而望,笔尖刷刷落下,细如沙声。近距离下,两人的呼吸若近若远,乔微面容绯红。

谢屹忽而抬眸,两人的目光对上,她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和无框眼镜后的眼波——

黑若曜石,动人心魄。

乔微屏住呼吸,庆幸自己武装得严实,窘态不会被人发现。沙沙签字,目光对视,时间仿佛凝固。猛然间,后腰被撞了一下,乔微毫无防备地向前趔趄了一步。原来是热情的粉丝们太过拥挤倒了一片,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倒向了中间,最中间站着谢屹和乔微。粉丝们努力站稳身形,还是撞到了乔微。

乔微一个趔趄撞入谢屹怀里,脚下不知被哪里绊了下,人往下跌去。她慌忙抓住旁邊伸过来的手,男人指骨有力又温暖。

香气入怀,乔微的鼻尖擦过谢屹胸膛。乱糟糟中,墨镜和口罩被撞掉,棒球帽骨碌碌滚到人脚下,长发如瀑散开,女孩惊慌地抬起头,面孔似雪,姣好完美。

周围一静,随后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乔微?是乔微!”

“居然是乔微!”

照相机、手机对着两人噼里啪啦一阵狂拍,原本分流的人们如潮水般汇合。

谢屹微惊,见面前的女孩儿脸色煞白不知所措,温润的眼睛傻傻地看着他。他忙伸手搂住她,护住她的头,阻止周围闪光镜的拍摄。

周围尖叫声更加狂热:“谢屹搂乔微的肩了!”

“难道他们在拍拖?”

第二天,热搜新闻是——谢屹剧场搂乔微,疑似恋情曝光!

早上刚过六点,胡莹风风火火地冲进一个小区,在电梯里还与一个三线明星打了个招呼。这个小区管理严格,出门买个菜都能碰到明星。

张助理跟着胡莹,被胡莹骂了一路:“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看话剧就看话剧,要什么签名?现在上了热搜,还扯上拍拖CP。不知道她新剧热播,炒绯闻也不能和剧外无关的人炒吗?你这助理怎么当的!”

张助理苦笑,闷着头不敢应。乔微之前在上学,所以管她的经纪人一直采取温和放养的方式。乔微也总是懒洋洋的,所以张助理跟着她比跟着别的艺人轻松。没想到胡莹刚上任,就拨快闹钟、加大工作强度,让他颇不适应。

一路上张助理连跟乔微通风报信的机会都没找到,电梯门一打开,胡莹就踩着高跟鞋一阵风似的走出去,“哐哐哐”地敲门。

十几秒后,门打开了。扎着丸子头、穿着睡衣的乔小姐露出小脸将胡莹迎接进去。胡莹进屋后火气不减,继续指着乔微鼻子大骂:“你什么毛病?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吗?怎么能传出跟男艺人拍拖这种绯闻来?你猪脑子啊!”

昨夜剧院八卦一出,火速上了热搜。诚然谢屹已退圈,但无奈乔微正天天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线中。昨天周日,今天周一,广大网民休息了两天后开始上班,话题一晚上在热搜榜上“噌噌”上升。网民热爱吃瓜看戏,大娱的公关部门却快脑溢血了。

胡莹破口大罵时,忽见一张口罩递到了她面前,她一愣。

乔微的眼窝因熬夜而发青,小美人被她骂得还不了口,却并没有露出愤怒的神色,反而乖巧地说道:“胡姐,昨天跟谢老师要的签名,送你的。我已经小心地清洗过了。”

胡莹低头,果然看到白色口罩上的黑色签名——字迹飞扬,气势磅礴,确实是某人的笔迹。胡莹脸色一下子变得微妙,乔微将口罩塞到她手中,松了口气,道:“知道胡姐喜欢谢老师,我去抢了这个签名。还好昨天人虽然多,但我没弄丢它,哈哈!”

想到昨晚剧院自己身份被发现后冲过来的人群,乔微心有余悸。

胡莹低头看看口罩,再抬头看看女孩儿漂亮的脸蛋,一口气哽在喉咙间,心软得一塌糊涂,生不下去气了。她憋着那口气,一手捂住心脏,一手颤颤地指着乔微:“你这个、这个……”

胡莹身后的张助理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小乔今天还是那么善解人意。

给了胡莹口罩,乔微再“嗒嗒嗒”地跑回书房,出来时抱着笔记本电脑。她讨好地把笔记本电脑给胡莹看,密密麻麻的大段文字让胡莹眼睛一痛。乔微自豪地向旁边两人介绍自己的功绩:“我答应胡姐要学习的呀,昨晚回来后我又去看了谢老师以前演的作品,做了一晚上笔记,还写了观后感。胡姐你眼光真好,谢老师的戏特别好!”

胡莹喉间哽着的那口气更沉了。

她抬头,盯着乔微的黑眼圈:“……你晚上没睡?熬了一晚上?”

乔微揉着通红的眼睛,有些遗憾地说:“谢老师演的戏太多了,我一晚上看不完。”

最后,乔微低着头,抱歉地看着胡莹:“昨天晚上给大家添麻烦了,对不起。”

她的眼睛如湖水般,波光潋滟,明亮水润,只是充满了内疚。看着她的眼睛,胡莹的心都要化了。她抬手在她屁股上一拍,喝道:“丧眉搭眼的干什么?小姑娘有点儿朝气!”

乔微被拍得一痛,再看胡莹时,她已经低头去看乔微辛苦一晚上写的观后感了。

谢屹,十七岁出道,二十二岁退圈。

他最初是演电视剧,五年时间,电视剧这边的奖,能拿的都拿了。他一直到二十二岁才去征战电影圈,却在拿到某享誉全国的奖项提名后,再没有演过戏。随着他的退圈,胡莹这个昔日的金牌经纪人越来越糊,糊到今天,不得不来带乔微这个新人。

往事如烟,让人唏嘘。

胡莹边心中叹着气,边看乔微的观后感。乔微的文字表达能力不太好,间或还夹杂着错别字。但小姑娘写得充满感情,从谢屹出道后第一个角色开始写起。那是一个公子如玉的古装角色,乔微几乎是一帧一帧地分析。当年的电视剧画质不太好,想到乔微是用什么样的精神在看剧,胡莹的脸部线条更柔软了。

她抬头,与乔微充满期待的乌黑眼眸对上。

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写的是“快夸我,快夸我”!

胡莹骂她:“瞧你的错别字,瞎自豪什么?”

乔微失望地垮下肩,一边的张助理急忙安慰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她要拿回笔记本电脑,却被胡莹的手臂挡住动作。胡莹还在低着头看她的观后感,沉吟良久,脸色几度挣扎,才最后下定决心说:“事已至此,这篇观后感,就用拿出来公关用吧。”

乔微忙道:“这个不好吧?”

胡莹再下决心:“用谢屹的名字帮个忙。什么恋情曝光,不能任网上这么胡写!你的热剧在播,把这个文章发出去,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大家了解你私下里多么好学。”

乔微震惊道:“这个真的不好吧?!”

胡莹骂她:“要不是为了你,你以为我想这么用谢屹的名字?好歹是我带过的艺人,跟我关系不错。也就是他现在不在圈子里,才能这么做。我这是牺牲谢屹来换你的清白……就说谢屹是你从小到大的偶像!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把他的履历背得滚瓜烂熟!”

乔微争辩道:“可我的偶像不是他……”

胡莹一瞪眼:“嗯?”

在经纪人威胁的目光下,乔微闭了嘴,心中跟自己的真正偶像道歉。等胡莹唾沫星子溅得差不多了,乔微心中对陌生人“谢老师”道歉再道歉,然后弱弱地举手问胡莹:“我能把观后感寄给谢老师吗?我觉得我私自拉上他这么做不好,给他看了观后感,谢老师应该能理解我确实喜欢他的戏……”

胡莹的脸色缓和了下,去翻手机了。

她先给乔微了一个电话号码,发现是空号后,在乔微和张助理的沉静凝视下,胡莹涨红着脸给又了她一个邮箱。这个邮箱是谢屹私人的,哪怕谢屹不做演员了,私人邮箱也不会跟手机号一样变成空……

但谢屹不一定永不做艺人了。

下期预告:

视频中的乔小姐害羞地说:“我喜欢的不是谢老师这种类型啦……”

谢屹此时正盯着一封新邮件出神,新邮件的署名是“乔微”。

一封洋洋洒洒的观剧感受。

谢屹扶了扶无框眼镜,揉着眉心,一言难尽。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戏精”两个大字。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