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与《读者》 相伴的日子

阮文华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打乱了我们的生活节奏。为了尽快复工复产,恢复经济发展活力,地摊经济走进普通百姓的视野。

“要不,咱们也摆一个地摊,把《读者》折价卖了吧。”妻子说。我顿时火冒三丈,强压住怒气,心想:书是绝对不能够摆地摊销售的,尤其是《读者》,绝对不能打折卖。

的确,伴随着数字化阅读模式的兴起,很多读者都通过电子设备阅读,不再购买纸质的《读者》。可我已经坚持了二十年,虽然书柜里已经放不下了,但我宁可花一笔钱,做一个新书柜,也不愿意将《读者》清理出房间一步。

《读者》究竟带给我们什么?相信,只要是热爱这本杂志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地回答:“《读者》改变了我。”因为,只有经常阅读《读者》的人才知道,阅读《读者》就是丰富自己。《读者》不仅能够创造财富,更能够创造价值。因为《读者》教会了我们诸多生活的道理,让我们少走弯路,少陷入迷茫,少些苦恼和彷徨,这难道不是一种财富?

任何事情都可以忘,但《读者》出版的日期不会忘。任何事情都可以放,但阅读《读者》的时间不能够挤占。尤其是清晨,拿起《读者》,随意翻开一篇,即便是看看漫画、读一段幽默故事,都让人心情豁然开朗,一天的日子就这样充满了自信和阳光。

在繁忙之余,手中拿上一本刚上市带着墨香的《读者》,桌子上放一杯白开水,躺在沙发上阅读,此情此景,是温馨而惬意的。

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我通过长期阅读《读者》,知识得到了丰富,思想得到了提升,更重要的是写作能力和水平也在不断进步。我发现,一篇文章在《读者》上刊登之前,总要经过编辑的精心修改。修改后,不仅文字更精确、語句更顺畅、段落更有层次感,而且文章显得更充实、丰满。我想这就是《读者》常常成为中学生写作读本的原因。

我想,我这一生是离不开《读者》了。作为一个年龄即将知天命的爱书人,我期待有一本杂志能够陪伴我一生,那就是《读者》。说到这儿,我又想到近期不太方便就近购买《读者》了,因为书报亭越来越少,我需要走至少一公里的路去购买《读者》。但我愿意走这段路,愿意花费这些时间,愿意承受这种不便,愿意带着喜悦的心情,伴着一路的风景去购买《读者》,因为我爱《读者》。

(马明圆图)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