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我们都有一个梦

王小明

我要在此宣布一个大消息——朵爷最近连中了三期彩票!

等等,等等,那些准备冲到魅丽来的朋友先缓缓……且听我说完!

1.发财是不可能发财的

Part 1 人生是场空欢喜

自从朵爷不小心透露自己买福利彩票中了十块钱之后,我们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她。(朵爷:?)

第二天,朵爷早早来到公司,核对着新一期彩票上的数字,忍不住尖叫时,我刚好在场。

我:“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中大奖了!”

不吝啬于与大家分享好消息的我迅速在群里发言:“警告!警告!朵爷又背着我们偷偷变富!”

坐很远的夏沅发来一个疑惑中略带紧张的问号。

朵爷(平静):“我中奖了。”

夏沅(激动):“天了!”

朵爷:“当我看到我中了第二个数字的时候心跳开始加快……第一个14中了!第二个31又中了!第三个26也中了!”

夏沅(激动升级):“朵爷,别墅里我的房间要有一个单独的卫生间!”

朵爷(异常平静):“然后我发现自己看错,没中,就没紧张了。”

朵爷:“综上所述,我又只中了十块钱。”

叉妹:“羡慕!”

夏沅:“失望!”

Part 2 自信女人张美丽

过了两天,朵爷说自己又中了二十块。

整个群都沸腾了!(朵爷:也没有。)

大家都坐不住了!(大家:也没有。)

我:“下班后我要跟着朵爷去买彩票,顺便监督她是不是中了大奖瞒着我们。”

张美丽:“我也要去!”

叉妹:“我也!”

只有理智(且多金)的夏沅不為所动。

我(迷信发言):“不行!那么多人会把好运都吸走!”

朵爷(谨慎):“那我不去了!”

张美丽:“朵爷今天不去我也要去!我今天运气太好了!”

我们(期待):“此话怎讲?”

张美丽:“上班五六七八年,(貌似)第一次坐公交一路顺畅一个红灯都没等!”

我们:“……”

那今天这辆车上的人运气应该都特别好呢。

Part 3 今天也被羞辱了

中了二十块的朵爷走路带风,十分张扬!迫不及待地去了大厅的零食架上买吃的。

朵爷:“你们有没有人要一起买零食呀?我有一张满30减10的券!”(好吧!其实是满12减4……我只是不想让我们组显得太寒酸!)

张美丽照例充耳不闻,我和叉妹则摇了摇贫穷的小脑袋瓜。

虽然还没兑奖但中了二十块的朵爷十分有底气,怒骂:“天啊!全魅丽最穷的组!我怎么就会是这样的组的组长!”

Part 4 魅丽有个窦小明

下班去彩票店的路上,我和叉叉遇到了回家的小锅。

我:“锅,我们要去向彩票店老板打听最近有没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中大奖,你要不要一起?”

小锅:“不用了,不用了,我急着回家做饭呢!”

结果第二天,朵爷忽然冷笑着对我说:“锅都告诉我了。”

我:“?”

朵爷:“你和锅说要去彩票店问有没有一个个子矮矮的女生中大奖!”

真是三人成虎、六月飞雪啊!

2.便利贴女孩

对于工作又杂又密集的编辑(是的,编辑真的不是只用看稿子!)来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更何况我们还没有“好记性”!所以我们每个人的桌上都贴满了密密麻麻的便利贴。

朵爷的便利贴相对较少,其中一条写着“永远不要剪刘海”。

朵爷在一次剪坏刘海后,含恨写下了这七个字。但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忍不住自己动手剪刘海。

而朵爷电脑上贴在最显眼位置的便利贴则来自我,分别是:“写专栏!!!”和“看稿子!!!”

想想那条毫无用处的“永远不要剪刘海”,大概……唉。

张美丽的便利贴也比较少,但是她有一样类似的东西贴满了办公桌,那就是“汉堡王贴纸”。

每次点汉堡王,张美丽都会把纸袋上的贴纸撕下来,贴在自己的桌面和电脑上。

我从前是朋友圈中最迷恋汉堡王的人,甚至考虑过开店,但搜索之后被高昂的加盟费吓得连连后退……

没想到,比我更爱汉堡王的人出现了!

我怀疑有一天张美丽甚至会将汉堡王贴纸贴在T恤上。

(张美丽:好主意。)

自从夏沅换位子之后,我就很难跋山涉水(夏沅:夸张!)去偷偷往她电脑下面贴便利贴了,比如“写小美好给小明”“整理稿子啦!”等等。

夏沅通过便利贴给自己设置的提醒事项……很奇怪,里面有一项是……“充电”。

不是……充电也需要便利贴提醒吗!

不过想到夏沅手机里每天晚上九点准时响起、提醒她刷牙的闹钟,“充电”似乎也不足为奇了……

我,就不用说了,除了一些杂志和图书的流程,其余便利贴上写的全是:催朵爷;催画手;催美编;催……

而叉妹,就是我想要写便利贴故事的主要原因!(夏沅:难怪写我们的时候那么敷衍。)

叉叉,一个浮夸且励志的人。

我相信全公司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十分用力地在桌上(不是刻字)留下了一句“打卡”或“记得打卡”。

因为在我们公司,忘记打卡扣的钱超乎人类的想象!

但叉妹不一样。

她除了“打卡”,下面还有四个血红的大字加一个巨大的感叹号:“不然会死!”

但这并不是叉妹的便利贴里最令人震撼的。

叉妹的电脑边上还贴着一句真正震撼人心的话——

“不要输给比你丑的人!!!”

……

叉妹,你悄悄告诉我吧,究竟是谁激起了你的斗志?!

3.花粉花粉,谁是世界上最好的组长?

上周叉妹上午请假半天,却刚好迎来她一本图书的出版社返稿。

每一个流程都要争分夺秒!所以朵爷不得已之下只好坐在了叉妹的位子上,为她准备资料。

在等待设计师改文件的空隙,朵爷观察起了叉妹的桌子。

“叉妹这里也太乱了吧!”

“呵,还装模作样地放了两本日历!谁会记得每天翻日历啊!”(叉妹:我会,嘻嘻。)

上次朵爷研究出某种封面用纸会有色差,于是告诉我们下次注意不要再用这种纸。然后……

“叉妹怎么连“不用××(某种封面用纸)”都要写张便签条,她的人生是不是靠便利贴在运行。”

朵爷忽然眼睛一亮:“哎!那如果我写一张‘每天打二十元给朵爷的便利贴,叉妹是不是就会每天按照便利贴的提示给我打钱了?!”

张美丽:“……”

我:“你试试……”

朵爷:“我还要写一张‘朵爷是世界上最好的组长!”

我:“太多了会引起怀疑的(叉妹:一张就不会了?),你只能选一张贴上!”

朵爷果断地扔掉了第二张。

下午,叉妹来上班了。

她果然注意到了那张写着“每天打二十元给朵爷”的便利贴。

叉妹:“怎么有个奇怪的东西贴在我的风扇上?”

说着,她便毫不留情地将这张便利贴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目睹全程的我为朵爷感到心酸:“叉妹,其实还有一张……”

我把朵爺扔在我桌上的那张“朵爷是世界上”(没写完)的便利贴递给了叉妹。

叉妹仔细地将这六个字看了几遍,确认没有涉及任何与钱款相关的信息,才放心地将它贴在了小抽屉边上。(朵爷:有什么用!)

4.貌合神离花火B

上期的“中场休息”里,我才说过与朵爷共事八年的张美丽没有朵爷的手机号码这件事。

没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后续。

事情要从一个下班后的傍晚说起。

那天我在下班路上接到印厂的一个通知,于是紧急联系朵爷——打电话。

结果直到手机里的“嘟——嘟——嘟——”消失,也没有人接电话。

我只好打开微信,准备给朵爷微信留言。

但,当我看到微信界面里,我们的群消息最新一条来自朵爷时,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怒气冲冲(朵爷:?)地点开了群消息——

朵爷:“有一个陌生号码打我电话,我怀疑是公司的人。”

朵爷:“但我没接?”

我看着“陌生号码”这四个字,恨不得在路上仰天长啸:“是我!”

隔天,我才知道,风水轮流转,这事儿又转到了朵爷和张美丽的身上。

朵爷晚上有急事联系张美丽,于是她也选择了打电话。

张美丽显然没有从来不接陌生号码来电的朵爷那么疑心重重,但朵爷依旧受到了重创——

张美丽(客气):“喂,你好?”

朵爷(咬牙切齿):“……是我!”

张美丽(懵懂):“你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让我先笑够五分钟!

好了,这期“中场休息”就在我快乐的笑声中结束吧!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