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偶然摘星辰

朵爷

我这个月似乎是一个树洞。

先是我妈和我发消息说我爸最近很焦虑,觉得自己年岁渐大,各方面都有些力不从心。又感叹想趁自己未退休的时候,让我弟赶紧结婚生子,还能在经济上帮衬一把。

没隔两日,我弟也突然致电我,讲他压力太大,作为职场新人,工作上许多事情让他都束手无策,他才刚上班呢,就感觉自己快要被淘汰了。

最后连我表妹都和我诉苦:刚买了房,家底儿被掏空,碰巧又怀孕了,感觉人生所有的大事都赶在了一起,让人无法喘息。

我绞尽脑汁地回应他们,却也无法给他们满意的答案——事实上他们也不想要那些所谓的答案。

其实我、他们以及我周边的每一个人,都差不多是这样的状态——工作和生活的焦虑从未离开过,它伴随着我们,二十岁、三十岁、五十岁,霸道地成为我们生活的本质。

但又怎样呢,我们每个人都清楚,我们并不需要去逐个瓦解掉这些东西,而是承受它們,给自己贴上坚硬的鳞片,再也不轻易倒下。

相比于原来只想躺在家里的懒散,我最近变得开始有一些斗志了。

虽然长沙的天气总是在“大雨淋你”和“太阳暴晒你”两种让人对外出望而却步的状态之间转换,但我在某个周末依旧顶着下午两点的骄阳勇敢地出了门。

我的目标是南城的某座公园——前阵子在某个社交平台偶尔发现,这座老式公园的山林之中,竟然别有洞天地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

一开始我也并不想去。照片里少女们常打卡的白色尖顶房子并没有多吸引我,装潢设计也不过和许多“网红”店铺差不多,只是当我滑到某一张图的瞬间,就改变主意一定要去找到它。

那是一棵大树的照片,就长在白色房子外,伸展的枝叶笼罩着小小的庭院,树下摆在几套矮矮的桌椅,绿色的、黄色的,阳光零星点点地打在桌椅上、地上,空气里掺杂着温和与热烈。这一切停留在那里,自带一层夏日里独有的滤镜,漂亮得不像话。我甚至都能闻见,从房子里散发出来的葡萄果汁的香气。

这个地方,和我见过的那些相比,突然就不一样了。

我其实很久很久没有出去探过店了。

想起几年前我去隐藏在老小区里的一家店里喝咖啡,那家店小小的,最多只能坐六七个人的样子。它的门外就有这样一棵大树,周末的午后,有鸟叫的声音,陆陆续续有老人和小孩从那棵树下走过去,连同那棵树一起,是我透过店内的玻璃看到的人间烟火。

后来那家店不知是搬迁了还是关张了,连同它一起的,是年轻时那些对新奇事物充满向往的兴致,竟也不知在哪一天连夜消退。

我也很少再去花心思找这样的地方,就也很难再现这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午后时光了。

那天我们沿着山路往上走,可能因为这个时间段出门太有挑战性,一路上都没有几个人——独享一片森林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大热天爬山听上去是有些“要命”,但其实也有在林间漫步的乐趣。比如我们在途中捡到了好几种果子,有板栗、酸枣,我还拾掇着挑了几个漂亮的松果!

这算不算是一种野生的快乐!

沿路走两公里就到了山顶,顺着弯弯绕绕的小路我们找到了那家店——它比照片上的样子还要美。

我们在那里喝着咖啡,吃着盐酥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待了一个下午。

我再一次透过玻璃窗望向外面,看着那棵树,那感觉有一些奇怪——眼前这片风景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大概是,此刻怡然自得的我,显然是得到了更珍贵的东西。

返程下山的时候,竟然有前所未有的凉爽,风吹落了一片树叶掉到同伴的头上,她全然未知,我偷偷地拍了照,收起了那片叶子,权当是这夏日送给我的礼物。

嘻嘻。

后来我把沿途的照片发到了家族群里,特别提醒了把我当树洞倾诉的那几位,向他们发出了热情的号召:何以解忧,唯有爬山!

大家:……(显然他们看了某部和爬山有关的电视剧)

爬完山,我从商场吃完饭回来,已经到了夜晚十点多,多数的店铺已经关门,人们也陆续离去。

我路过附近的露天游乐场——一个小时前还一片喧嚣的此处,在此刻,也变得萧条。

游乐场里只剩下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人,应该是这里的员工。有一位在往三轮车上放东西,而另一位,不知是累了,还是在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他坐在停止了旋转的木马上,漫无目的地,望着远方某一处。

从手机里流出的和缓的音乐,房子上空星星点点的灯,这个夜晚拥有的所有的一切,都在无声地抚慰路过的每一个人。

曾疲惫、喘不过气的城市奔跑者,在这一刻,偶然收获了星辰。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