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那些微微发光,隐秘的角落

四个隐

6月有部叫《隐秘的角落》的网剧大火,剧中三个小孩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暑假,剧终时屏幕上出现三个字——致童年。我不禁也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来。回想起那些在时光幽暗的隧道里,依然鲜活生动的细碎片段,那些微微发光,隐秘的角落。

关于童年的故事,大部分发生在小学。

还是个低年级小朋友的时候,我与邻居家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经常一起玩。有次暑假,我们照例来到图书馆看书,离开的时候,小女孩却在大门口惊诧地站住了。她指着生锈的铁门背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说:“你们看,有条小狗!”

小狗土土的,黄黄的,缩在一个脏了的纸盒里,在瑟瑟发抖。想也没想,小女孩一下抱起了盒子,我们纷纷凑过去,对偶遇的这个小生命,投以最稚嫩的好奇和善意。

小狗看上去病恹恹的,样子孤独又可怜。

“它好像生病了,我们得救它!”小男孩也说。

我跟个没头苍蝇一样跟在他们身后,心里满是紧张和新奇。烈日炎炎的下午,我们抱着小狗跑了一圈,最后又颓败地回到了原点。兽医站的医生说,小狗的病不好治。小女孩向妈妈求助,她妈妈肯定了我们的爱心,却没有救治收养小狗的打算。

年幼的我们不曾知道,凭着本能与爱心抱起小狗的那一个简单动作,竟会带出一连串现实、坚硬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无一是我们能解决的。

小狗只被简单喂了两口药,最后还是死掉了。

我们打算把它埋在学校操场里,可这个天真的打算被大人的呵斥吓得无影无踪。

学校操场后面,有棵繁茂巨大的黄桷树。同学们在操场上疯来疯去,四处回荡着欢声笑语。大树底下经常会坐着一个高年级的小姐姐,她苍白着脸,身体脆弱,在阴霾的天色下慢条斯理地接过外婆递来的药水,药水装在像输液瓶那样的玻璃瓶子里,,触目惊心,她却抱起来喝。

我疯跑着经过的时候,眼神总会被树下角落里的她夺去。

听说她生了重病,在坚持上学。药水该多难喝啊,可她一脸平静地望着前方,眼里坚毅得没有波澜。那时候的我隐隐明白,在轻松愉悦的欢乐场上,有人在默默承受命运的苦难。她不能跑,不能跳,所有的力气都花在了同死神掰手腕上。

最后小姐姐赢没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总会有生命得到幸运的怜悯。

那是某个盛夏放学后的傍晚,好朋友邀请我去她家玩,我们玩累了,她滑稽地扛来一根粗大的甘蔗。

“啃甘蔗吧,很甜!”

我们盘腿坐在地上,肆无忌惮地啃起来,她突然眸子一亮,神秘地靠近:“给你看样东西哦!”

我被她带到客厅的阳台,那时夕阳刺眼,她手指窗台一角:“我养了一条甘蔗虫在那里,要不要看!

“我上次啃甘蔗的时候发现的呢。”

我吓得后退一步,食物里吃出蟲,不是应该立马扔掉,避之不及吗?

好朋友傻傻地笑,遇到她的小虫真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小虫,暴露以后依然躲在甜蜜可口的甘蔗里,时不时地吹风晒太阳呢。

关于童年的记忆随着往后时光的挤占,慢慢在减少,但那些隐秘角落的微微闪光,却不曾暗淡。不管是图书馆角落里稚嫩的闪闪发光的爱心,还是操场角落里对抗命运的顽强,抑或是窗台一角悄然生长的善意……终会汇聚成灯,穿越时空,给成年后的世界多一点亮吧。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