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纯真的电影人

马未都

谢园演的电影不算多,最有名的是阿城小说《孩子王》《棋王》改编的同名电影。阿城的小说当年在文学界是神一般的存在,尤其他的《棋王》《树王》《孩子王》“三王”小说,真实如临其境,巧妙拍案击节。

我至今仍记得《棋王》的开篇:“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话……”主人公王一生的形象独特生动,由谢园扮演。一个貌似阴柔瘦弱的棋王,热爱象棋,在平时积蓄力量,一旦需要发力,立刻阴极阳复,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故事情节之震撼,如同寓言;谢园演绎之自如,堪称完美。然而这完美背后有着鲜为人知的艰辛,梁天告诉我,谢园为了演好《棋王》《孩子王》,几乎可以背下小说。他自找导演,毛遂自荐,滕文骥、陈凯歌两位大导演看见他对艺术如此虔诚,深为感动,才决定让其出演主角。

电影是谢园的命,他甘愿一生为之献身。今天的人对电影的理解多半是娱乐消遣,从业者谈的多是流量和明星;当年的人可不是这样,电影人谈的是艺术,谈艺术有神圣感。那时的电影人没人知道金钱还可以左右艺术,所以那个年代的人在今天看来还有些迂腐。与谢园不熟的人看谢园就有些迂腐,顶着电影学院教授的帽子,却总是談表演,老是纠结于艺术的高低,不知市场的深浅。他还是老北京文化的倡导者,口头语就是:“我的北京城呢?”每次提及,都情不自已。

那次在十余人的晚宴上,梁天请客,许多老友也是久别重逢。一开始大家都高高兴兴的,互相问候,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谢园突然说起往事,没控制住情绪,先是哽咽,继而仰天大哭,泪流满面,似乎与刚才开场时的喜庆气氛格格不入。梁天上去劝他,他却执意哭完,断断续续坚持诉说完他心中的往事。我仔细听着,全是对艺术真挚的追求,对老北京文化的热爱,还有对现今不解的悲哀。

一个热爱电影艺术的人的内心是平常人很难理解的,大部分人觉得不值得这么入心,小部分人觉得即使入心也不至于如此,可我真心觉得谢园至于这样。那个纯真的艺术年代走过来的电影人,一定要有艺术的纯真,犹如孩童。那一晚,我虽没再说话,但感同身受,内心翻腾。

(振 宇摘自新浪网作者的博客)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