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款产品

邓舒夏

Yi YiMagazine

C John Churchill

设计究竟是“灵光乍现”还是“百炼成钢”,戴森(Dyson)地板清洁品类副总裁John Churchill认为是后者。2001年以来,John Churchill先后参与设计了戴森无绳吸尘器、干手器等50余种产品和技术,在他看来,如今的工业设计相比20年前大有不同。工程师在关注技术、性能的同时,更要注重用户交互体验,而人工智能、5G等技术的发展,让这种交互日趋复杂。

Yi最近令你兴奋的一项工作是什么?

C应该是刚刚在中国首发的戴森轻量无绳吸尘器,它相比之前的V11吸尘器重量减轻了30%,体积减小20%。怎样在不牺牲性能的条件下实现“瘦身”,这对工程师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对于一款吸尘器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过滤和吸力等性能的稳定性。首先我们需要研发更轻的旋速马达,仅这一环节就有26名工程师参与研发,最终我们把马达的体积缩小了15%,但性能同样强劲。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我们则要重新梳理产品的整体构造,考虑哪些零部件可以整合,哪些材料可以拿掉,最终产品搭配吸头后仅重1.5千克,整机重量也只有1.9千克。可能有人会说,不妨直接把零部件缩水,走个捷径,但在戴森看来,妥协只会让一款产品变得更为糟糕。我认为工程师应该解决真正复杂的问题,而不是轻易地做出让步。

Yi中国用户在家庭清洁习惯上有什么独特性?

C可以说在全球范围内,中国消费者是对维持居家环境整洁表现最为积极的用户群体之一,他们不仅把地板打扫得干净,还喜欢打扫窗帘、床垫等,并且倾向利用日常的碎片化时间打扫,这有别于传统欧美家庭“大扫除式”的清洁习惯。另外我们在去年针对中国消费者的调研中发现,有51%的受访者会关注尘螨、细菌等小至微米级的不可见灰尘,希望家中远离细菌、尘螨排泄物、皮屑、花粉等,以防诱发过敏等健康问题一他们希望让家里彻底洁净。此外,中国消费者对于新技术的接受程度很高,乐于走在时代前沿,他们青睐更加自动化的居家清洁方案。可以说中国是全球市场的一个缩影,这里有多元的科学技术和各种需求的消费者。

Yi你本人从工业设计专业毕业,这个学科在近20年中发生了哪些变化?

C对于我而言,工业设计的有趣之处在于需要理解大量的技术和用户行为。现在后者变得越来越重要了。除了技术外,工程师还需要了解心理学。比如在人机的互动方式上,原来可能只有一个开关,但现在有了屏幕,可能还要通过智能手机控制,甚至还需要制作交互视频。交互变得复杂的同时,我们还需要做到精准和个性化,如果产品的功能过于复杂,用户就无法理解其优点,这就是“浪费”。另外工程师设计产品时还要考虑节能和回收,权衡耗能、耗水和耗材,当然这些原本就是优秀的设计原则,所有工程师并不陌生,但作出最優决策并不容易,好的设计师一般都会让产品精简高效。

Yi如果只有一个建议,你会对你的工程师说什么?

C永远不要放弃。当人们谈到设计时,很容易会把设计理解为“灵光乍现”,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想要在每一个方面都做到与众不同,那就一定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需要你有很强的韧性。有些事隋会成功,但大部分都不会,我们肯定不会把重点放在那些暂停发展的创意上,但是那些创意依然还在,它们就是资源,等有一天技术成熟了,那些想法就可以重回视线。所以为了实现目标,工程师需要保持旺盛的精力和热情。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产品的设计。

前沿的设计需要技术的成全,在技术到来之前,工程师最需要的是耐心。

John Churchill是戴森地板清洁品类副总裁。戴森(Dyson)是成立于1993年的全球知名技术公司,总部现位于新加坡。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