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青梅知不知(三)

文/木子喵喵 新浪微博/@木子喵喵的日常

上期回顾:

程只偷看陆执睡觉,被他抓个正着​‍‌‍​‍‌‍‌‍​‍​‍‌‍​‍‌‍​‍​‍‌‍​‍‌​‍​‍​‍‌‍​‍​‍​‍‌‍‌‍‌‍‌‍​‍‌‍​‍​​‍​‍​‍​‍​‍​‍​‍‌‍​‍‌‍​‍‌‍‌‍‌‍​。

对于被偷看这种事,陆执经常遇见​‍‌‍​‍‌‍‌‍​‍​‍‌‍​‍‌‍​‍​‍‌‍​‍‌​‍​‍​‍‌‍​‍​‍​‍‌‍‌‍‌‍‌‍​‍‌‍​‍​​‍​‍​‍​‍​‍​‍​‍‌‍​‍‌‍​‍‌‍‌‍‌‍​。学校里偷看陆执的女生多得数不清,但陆执自带屏蔽功能,对于那些女生的眼神视若无睹​‍‌‍​‍‌‍‌‍​‍​‍‌‍​‍‌‍​‍​‍‌‍​‍‌​‍​‍​‍‌‍​‍​‍​‍‌‍‌‍‌‍‌‍​‍‌‍​‍​​‍​‍​‍​‍​‍​‍​‍‌‍​‍‌‍​‍‌‍‌‍‌‍​。但程只不一样,陆执跟她对视,内心翻滚着一股躁动,想要将看起来乖巧又无辜地她扯过来欺负,弄乱她整齐的短发,弄脏她白净的校服,凶狠地吓唬她……

Part 1

程只感觉整个身子都僵硬了,陆执在她身后,她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他,明知道这样,程只却控制不住回头去看他。

果然一回头,他的喉结近在咫尺,往上是弧度漂亮的下巴。

程只刚要顺着往上看去,就见陆执忽然垂眸,漆黑的眼眸撞进了她的心里。对上她的眼神,他眉梢挑了挑,慵懒地笑了笑说:“乱看什么,执哥教你打球。

程只忙收回眼神,但神思早已不再打球上。

陆执的一半神思也不在台球桌上,靠近她,才发现怀里的她小小的一只,尤其是低头时,看见她校服衬衫里白皙粉嫩的脖子,闻到她身上软软的香气……

耳边是各种起哄声:“哟,执哥什么时候开始教人打球啦?

对于这种起哄声,程只恨不得将一张红得滴血的脸埋到台球桌里去。

陆执看见怀中的新同学害羞得不行,淡淡瞥了一眼那群起哄的人,笑着说了声:“走开!

虽然是喊他们走开,但看得出来执哥此刻的心情挺好,完全不像刚进水吧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这群人会看脸色行事,见他心情还不错,起哄声不断:“执哥,也教教我们打球呗?

“执哥,执哥,快教教我们这群嗷嗷待哺的少年吧!

陆执懒得理他们,对程只说:“别理他们。

怀里小小一只的新同学轻轻“嗯”了一声,说:“好。

陆执心里不平静,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小姑娘。

陆执教程只打桌球的时候,其他人根本没心思玩,都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雨涵推了推陈昊,眉飞色舞地说:“执哥这是有情况啊?

陈昊说:“什么情况?

“你见过执哥对哪个女的这么有耐心过?还亲自教她打球,之前教别人写作业,一点耐心都没有。

最后雨涵补充:“反正我觉得这次执哥是要栽在新同学手上了。

要栽在陆执手上的程只打了一会儿球后,终于忍不住说:“我可不可以去个洗手间?

刚刚水喝得有点多,她想上洗手间很久了,但一直没敢开口,害怕影响了大佬想教她打球的兴致,但现在确实有点忍不住了。

陆执挑了挑眉:“小朋友,你很怕我?

程只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见陆执舔了舔唇,眼睛里都是笑意:“怕我怕到连想上洗手间都不敢说?

程只憋红了一张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陆执揉了揉她的脑袋,漫不经心地歪了歪头说:“去吧。

程只忙不迭地跑了。

水吧的洗手间装修十分高大上,里面什么怪味都没有,甚至有一股清香。

程只上完洗手间,洗完手出来之后,外面已经有人等着她了,是王子怡她们几个人。

“终于让我逮住你了。”王子怡身后站着两个女的,将她围在洗手间里。

碰巧有人过来上厕所,看见这架势,吓得立刻走了。

程只站在原地没动,那天在学校楼顶发生的事浮现在她脑海中,她觉得身子里一股躁动在膨胀,她垂着头,努力控制这股躁动,可这股感觉像是千军万马袭来,她有那么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而在此刻,王子怡等人的眼中,垂着头的程只看起来完全被她们吓坏了,王子怡厌恶地说:“我最讨厌看你这副柔弱的样子,装给谁看!

说完就一巴掌往她脸上甩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程只的眼神和以往完全不一样,双眸显得阴沉又冰冷,在王子怡的巴掌落下来之前,程只精准地抓住了她的手。

王子怡一愣,程只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脸上。

王子怡捂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敢打我?

程只没说话,脸上完全不似往常柔弱可欺的样子,她微抬下巴,模样看起来十分盛气凌人。

其他两人见王子怡被打,冲上来就要扯程只的头发,程只退开一步,轻松躲过。

程只当时的脑海里闪过的是刚转学过来在天台上陆执的所作所为。

王子怡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她,不敢相信,她在模仿陆执。

但程只已经不搭理她,径自往外面走去。

从洗手间出去,拐个弯就是水吧的泳池区,有不少外校的人在里边游泳,程只路过泳池的时候,身后发了疯似的王子怡忽然追了过来,一把将她推进了泳池里。

当陆执、陈昊他们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程只被推进泳池,池水飞溅的样子。

程只不会游泳,那水池有一米六深,她跌进去之后,只觉自己被水淹没,水压侵袭而来,她本能地喊“救命”。

耳边只听见更大的落水声,她在水中扑腾的手倏地抓住了一条胳膊,她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般,整个人都抱了上去。

跳下水的陆执原本想将她抱回泳池边,泳池其实并不深,陆执站在原地,池水也才到他的胸部以上。但陆执没想到一下来,新同学就像个树懒一样抱住了他,她双手缠在他脖子上,双脚缠着他的腰,脸埋在他的颈项间,害怕得不行。

于是站在泳池边的吃瓜群众,就看见陆大佬脸上第一次出现一种无可奈何的神色,他说:“你放松一点,没事了。

新同学摇摇头,眼睛都不敢睁开,用力死死地抱住他。

吃瓜群众眼珠子都要掉水里了,就从来没见过谁敢这么抱着陆执。

就在大家以为陆大佬会直接将新同学丢回水里的时候,没想到陆大佬用一种几乎是哄着的口吻说:“真的没事。

但新同学不为所动,依旧死死抱住他,摇头拒绝。

最后陆大佬不得不抱着她一步一步往泳池边走去。

Part 2

陆执抱着程只回到了泳池上,陈昊和雨涵赶紧拿来了浴巾,陆执接了一条过来,裹在了程只的小脑袋上。

程只还未回过神,裹着浴巾呆呆地望着他。

浑身湿透的陆执短发间有水滴落下来,那水落在他的眉眼间,上下蠕动的喉结上,让他漆黑痞邪的眼神看起来更加不羁。

他挑了挑眉,问:“怎么,要我帮你擦?

程只才似回神,忙转移视线,裹着浴巾擦着。

一旁看了半天,气了半天的王子怡完全忍不住,她忽然冲到程只面前,怒骂道:“程只!你别装了,你刚才打人的那股劲呢?你还要不要脸?在陆执面前就知道装柔弱​‍‌‍​‍‌‍‌‍​‍​‍‌‍​‍‌‍​‍​‍‌‍​‍‌​‍​‍​‍‌‍​‍​‍​‍‌‍‌‍‌‍‌‍​‍‌‍​‍​​‍​‍​‍​‍​‍​‍​‍‌‍​‍‌‍​‍‌‍‌‍‌‍​。

程只觉得王子怡这个女人真吵,她不经意地皱了皱眉,语气柔软地问:“你在说什么啊?

王子怡完全受不了她这副伪装的娇柔模样,恨不得在陆执面前揭穿她的伪善面目,只见王子怡大叫一声就朝她冲过来。

程只立刻躲在陆执身后。

陆执高大的身子挡在程只身前,冷漠地看着王子怡,王子怡委屈得不行,她说:“陆执,你别被她骗了!她刚刚把我两个朋友都打了。

陆执垂眸看着拽着他衣服,紧张地躲在他身后的程只,问:“你打了?

程只的小脑袋从陆执的身后伸了出来,又大又亮的眼睛无辜地看着陆执说:“我没有。

听到她否认,王子怡简直快被她气死了,她恨恨地说:“程只,你别敢做不敢当,你给我过来!

程只摇摇头,手轻轻地扯了扯陆执的衣服。

陆执回眸看去,就见她雪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干净清澈,樱红的小嘴张开,声音柔软绵糯地对他说:“执哥,她这样,我好害怕。

陆执那一刻只觉得……她说什么,他都信。

陆执没什么温度的眼神瞟了一眼王子怡:“以后别欺负她了。

王子怡气得跳脚,想要辩驳,被身边的人扯住了,小声对她说:“子怡,这个时候无论你说什么,执哥都不会信的,还是别说了。

没人看见躲在陆执身后的程只嘴角勾起一抹冷傲的笑,片刻后,忽然有一道声音在程只脑海里响起:“你快走啊……快走……”

程只愣怔了一下,随后她脸上冷傲的笑容渐渐恢复到柔软平静。

她看了一眼人群中那一张张脸,默不吭声地转身离开。

刚走了没几步,被陆执扯住了:“去哪?

程只的声音轻轻的:“我想回家了。

五分钟后,程只裹着陆执的外套站在水吧外面,看着陆执骑在一辆巨大炫酷的摩托车上,长腿落在地上,又长又直。

陆执给了她一个摩托车头盔,一看就是他自己的。

方才出门了一趟没看见程只被推进泳池里的白麋鹿此时站在程只身边,看着那个头盔说:“陆执,这是你的头盔吧?你给了程只,你自己用什么?

陆执:“我不用。

“可是这样不安全吧?”程只也担忧地说。

陆执“啧”了一声,还没说话,抱着头盔的程只就吓得耳朵动了动。

雨涵又羡慕又嫉妒地说:“执哥心爱的哈雷从来没载过人,所以没有备用头盔,这是第一次。

哈雷,程只没见过也听说过这款摩托车有多贵,再加上雨涵的话,程只听他这么一说就更不敢坐了,说:“要不,我打车吧……”

陆执皱眉,耐心耗尽。

于是大家便看见他的大长腿从摩托车上下来,走到程只身边。

程只还来不及反应,陆执已经把她抱到了摩托车上,在程只惊魂未定时,将摩托车头盔戴在她的小脑袋上。

他跨上摩托车,对身后的她说了一声:“抱稳了。

程只哪里敢抱着他,不敢也不好意思,她握住车座,以为这样就可以。

陆执也没勉强她,只是冷笑了一下,发动摩托车后,摩托车飞驰而去。

程只由于惯性往前,不得不抱住他,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子。

看着两人离去,白麋鹿还能听见程只吓坏了的声音:“陆执,你慢点、慢点啊……”

声音软糯,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白麋鹿心想,这样软糯的小姑娘才会让人更想欺负才是。

站在水吧外的王子怡气得面色发白,尤其是身边的人还在议论:“据说执哥的摩托车从不载人啊,程只真幸运啊。

“或许是执哥看她淋湿了,可怜她,毕竟是同班同学。

“别自我安慰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执哥这么有同情心?

王子怡越听越气,最后一跺脚,扭身走了。

有人看见了,忙推了推身边的人,小声说:“你可别乱说,校花在这呢,谁都知道她对执哥不一样。

“噢,噢。”那人连忙噤声,谁都知道王子怡跟二中的人关系好,要是王子怡一生气,让二中的人来找她麻烦就不好了。

Part 3

程只第一次坐陆执的摩托车,觉得比过山车还要吓人,好不容易到了王家的那条小巷,她让陆执放慢了速度:“我家就在里面,你在这里停下,我自己走进去就行。

陆执停下车。

程只飞快地从车上下来,将头盔递给他:“谢谢。

说完,她就要往里走。

陆执懒洋洋地伸手,扯住了她的书包带子。

程只不得不停住脚步看着他。

在水吧的时候,她非说要去教室拿了书包才能回家,陆执就让陈昊跑了一趟。

此刻,陆大佬扯着她的书包带子,漫不经心地问:“我送你回家,你说声谢谢就可以了?

程只有点疲惫了,经历了晚上这些事,只觉得又累又烦躁,语气也有点不耐烦,说:“那你想干吗呀?

明明是不耐烦,听在别人耳中却像在撒娇。

陆执的眼神变得深沉起来,他看着程只樱红的唇,虽然裹着他的外套,却仍能看见湿漉漉的校服黏在她身上。

他喉结动了动,最后哑着嗓子说:“从明天开始,给我带早饭。

说完,不给程只拒绝的机会,他发动摩托车,疾驰而去。

程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在原地站了一会后,转身回了家。

王家长期没人,王浩和他妻子各忙各的,平日里只有保姆照顾王子怡。

此时保姆和王子怡都不在家,程只回到房间后,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时候,看见了搁在沙发上的陆执的外套,她一并放在洗衣机里,摁了开关。

回到书桌上,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日记本,想了想,在上面写:“今天另一个程只又出现了,每次只要我受到欺负,她就会出现,以前发现她只是很凶,会报复那些欺负过我的人,今天发现她还会学人打架……我觉得自己越来越管不住她了。

程只发现自己身体里住着另一个程只这件事,她没告诉过其他人。

她偷偷在网上查过,有人说这叫作双重人格,网上说,双重人格是一个人具有两个相对独立、又相互分开的人格,并以原始人格为主人格,分人格为亚人格的现象​‍‌‍​‍‌‍‌‍​‍​‍‌‍​‍‌‍​‍​‍‌‍​‍‌​‍​‍​‍‌‍​‍​‍​‍‌‍‌‍‌‍‌‍​‍‌‍​‍​​‍​‍​‍​‍​‍​‍​‍‌‍​‍‌‍​‍‌‍‌‍‌‍​。

住在她身体里的另一个亚人格程只比她凶,没耐心,脾气大,但会保护她。

程只记得第一天来宜城高中上学,在楼顶被王子怡和候章祁欺负的那次,她身体里的另一个程只就快要出来了,幸好那时候,陆执出现了。

可这一次,她还是没能控制住,让另一个程只出现并且被王子怡看见了。

程只觉得有点无措,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事,对她而言,总觉得这是一种病,如果被别人发现了,是要被抓进精神病医院的。

她不想去精神病医院,她有很重要的任务,她要好好学习,长大了赚钱养妈妈和外婆。

程只回来后没多久,王子怡就回来了。

程只事先做好了准备,将房间门反锁了,王子怡打不开房门,在外面一边砸门一边喊:“程只,你给我出来!你以为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程只看了一眼房门,想着房门应该很结实,王子怡撞不开,才戴起耳机,坐在书桌前看书。

程只做完两张省试卷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她摘下耳机,门外没有砸门的声音,她松了一口气。

上床睡觉前她看了一眼手机,有白麋鹿发来的几条信息,问她安全到家了吗。见她没回信息,还打了好几个电话,但程只手机一直都是静音没听见。

她给白麋鹿回了短信之后,看见有一条陌生的手机号发的信息,只有一个问号

程只想了想,没有回复,定了四点半起来的闹钟后,就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按时起床后,程只洗漱完看了一会书,六点出门。

她知道王子怡喜欢睡懒觉,这个时间点遇不到她。

去熟悉的早餐店买了和往常一样的肉包和豆浆,正要付钱的时候,她想了想,又要了一份肉包和豆浆,才往学校走去。

学校每天早上七点有早自习,但不是强制性的,除了零班的老师要求他们每个人都上早自习之外,其他班都零零散散地坐了几个人。二班平常早自习根本没人,但因为月考就在下周,所以这几天陆续有前排的四五个人来上早自习。

程只自从知道有早自习后每天都准时来上,所以她有一把班上的钥匙。

在路上把早餐解决完了之后,她第一个开门进教室,把另一份早餐放进同桌的桌肚里。

她还记得昨天陆执跟她说过的话,只是早餐给他带了,但陆执第二节课下课才姗姗来迟,早餐早就凉透了。

Part 4

陆执昨天好像没睡好,眼皮一直垂着,一到座位就趴着睡觉。

次日,程只没有给陆执带早餐,结果每天都迟到的陆执竟然来上早读了。

陆执来了,陈昊、雨涵那些后排的人也来了,还有几个其他班的不认识的生面孔,男的女的都有。

早读是没有老师的,陈昊一群人在后面玩得火热。

陆执一边玩手机一边走到座位上坐下,抽空往桌子里瞄了一眼,问:“小朋友,哥哥的早餐呢?

正在玩的雨涵听见了,随口说了句:“执哥,我刚去买早餐,你不是说你不要吗?

陆执懒洋洋的:“没跟你说话。

雨涵一脸委屈,这才发现他家执哥在跟新同学说话。

陈昊也看了过来,推了推雨涵说:“以前执哥对女生都是冷冰冰的,这次是怎么了?对那新同学比较特殊啊?

“就是。”雨涵也说,“我也发现了,咱执哥不知怎的,老招惹新同学。

这边,老招惹新同学的陆执看着一声不吭的程只,抬了抬下巴:“喂?我跟你说话没听见?

程只知道他没什么耐心,虽然这些日子的相处,程只发现他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甚至还出手救过她,但她还是很怕他发脾气,只好无奈地说:“昨天给你带了,但你没吃,我今天就没带。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陆执眉梢微扬,程只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打她,身子下意识往后躲了躲,小耳朵动了动。

陆执:“……”他有这么可怕吗?

雨涵忽然发现了什么大新闻一样,说:“昨天中午,执哥你让我去微波炉里热的包子和豆浆,是新同学给你带的早餐啊?

随即雨涵委屈地说:“执哥,我买的早餐不香吗?为什么非得是新同学买的早餐?

陆执靠在椅背上,手上玩着手机,漫不经心地笑:“新同学非得给我带早餐,我不好意思拒绝。

新同学立刻抬眸看着他:“我不是,我没有……”

对上他的眼神,陆执双眸微眯起,缓缓说了两个字:“你有。

他虽然没有要揍她的动作,可是那眼神里都是“你敢说一个不字试试”。

程只只能将反对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陈昊看见了,没忍住说:“执哥,不带你这么欺负小姑娘的啊。

陆执反问“被欺负的小姑娘”:“我欺负你了?

“没……”程只忙摇摇头,但心中的原则还是不能变的,她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但是你得答应我,我带的早餐,你都要吃了,不能浪费。

陆执扬了扬眉。

就在大家惊讶明明看起来很怕执哥的新同学,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命令他的时候,就听见程只非常认真地教育他们执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任何食物都来之不易,不应该浪费的。

教室里沉默了片刻,后排的几个男生连玩都忘记了,愣愣地看着宜城一中执哥被他的同桌教育得一声没吭。

后知后觉的程只也发现了教室里的异常,大家的眼神都落在她身上,片刻之后才有人说:“新同学,你真厉害了,你是第一个敢教育执哥的人,连老陈都不敢。

程只这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她居然敢这样跟陆执说话,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执肯定觉得特别没面子吧?程只觉得自己死定了。

随后陆执便看见新同学的两条小眉毛皱着,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说了句“对不起”后,低头继续看书,再也不敢说话了。

她身上总是香香的,认真纠结的样子显得特别萌,就连道歉都的软乎乎,委屈巴巴的,让人觉得无论她做错了什么,都可以原谅她。

清晨的亮光从窗户中照射进来,裹着她整个人像在发光。她垂头看书时,脖子的弧度很漂亮,脸上的肌肤润透白皙,陆执看着她就想伸手掐一掐她略带婴儿肥的暖萌的小脸,恶狠狠地吓唬她“给我捏一下就原谅你”。

Part 5

程只不知道陆执心里是这样想她的,她只知道,这之后陆执没有再跟她说话了,她的心才悄悄放下了些许,将神思都转移到课本上,马上就要月考了,这是她转入宜城一中后的第一次月考,她不希望自己出任何纰漏。

只是程只成功投入进学习中了,身后那群人却开始讨论得热火朝天,玩也显得心不在焉。

“执哥和新同桌怎么回事啊?

“对啊,以前从没见执哥对谁这么好过。

“你们都不知道吧?‘墨书’上都传疯了,说新同学一转校过来就宣示主权,证据就是她在书包上绣了执哥亲笔签的大名,每天背着它在学校里耀武扬威​‍‌‍​‍‌‍‌‍​‍​‍‌‍​‍‌‍​‍​‍‌‍​‍‌​‍​‍​‍‌‍​‍​‍​‍‌‍‌‍‌‍‌‍​‍‌‍​‍​​‍​‍​‍​‍​‍​‍​‍‌‍​‍‌‍​‍‌‍‌‍‌‍​。

“可是新同学看起来胆子挺小啊,不怕跟全校女生为敌?

“主要是这签名是执哥亲笔签的,你们能懂吗?

有人很茫然:“懂什么?

“新同学的所作所为都是执哥纵容的。

于是学校开始传了起来,执哥特别纵容他的新同桌,甚至新同桌教育了执哥一顿,告诉他不能浪费食物,执哥都没说话。

早读课下课了之后,后排的人也各回各班了。

程只拿了点零用钱去了小卖部。

学校的小卖部里什么都有卖,有的学生早读课来不及吃早餐,下课后就会来这里买早餐。

程只排队买了早餐之后,回到班上,她的同桌不在,但桌子上已经堆了好多蛋糕、面包、水果之类的食物,程只犹豫了片刻,将早餐放进了自己的桌肚里。

这时,后门走来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对着后门的男生说:“能不能帮我喊一下你们班的陆执?

那男生看了她一眼,说:“执哥不在,又是来给执哥送早餐的?

“嗯……”那女生把手上的蛋糕递给男生,“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给陆执?谢谢。

男生看了一眼陆执桌子上堆积如山的食物,说:“好吧。

自从早读课,有人把陆执没吃早餐的事情传出去了之后,早读下课之后,就陆续有人来给陆执送早餐了。

陆执进来的时候,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各种吃的,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他坐下之后,看了一眼闷不吭声,见他来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程只,问:“小朋友,你帮哥哥买的早餐在哪?哥哥饿了。

程只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显然惊讶于为什么他会知道她帮他买了早餐,但她还是摇摇头否认:“我没帮你买。

“那你刚刚去小卖部做什么?没事去那闲逛一圈?

程只纠结地咬了咬唇,她本来是给他买的早餐,但一进来就看见他桌子上堆积如山的蛋糕什么的,从包装袋上就可以看出都是从水吧买的。

水吧的东西,程只是见识过有多贵的。和她在小卖部买的比起来,她觉得,她买的早餐根本拿不出手。

就在程只纠结的时候,陆执直接从她的桌肚里把她藏起来的早餐拿了出来。

其实程只放得不深,桌子就那么一点大,往那一看就能看到。

她没忍住说:“要不,你还是吃蛋糕吧?我这个就是在小卖部买的,比不了这些蛋糕……”

陆执却没理她,漫不经心地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

恰巧这时雨涵和陈昊从外面回来,看见陆执在吃面包,惊讶地问:“执哥,你在吃什么?这不是小卖部的面包吗?你以前不是嫌小卖部的东西难吃吗?

陆执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雨涵明显看见到了他眼神里的杀意。

陈昊忽然想起刚刚路过小卖部的时候,看见陆执往小卖部那边看,他也看了一眼,似乎有看到程只的背影,随即明白过来,这是程只给他买的。

他指着课桌上的蛋糕,对雨涵说:“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水吧的蛋糕?赶紧都吃了吧!

雨涵瞪着一双眼睛:“你当我是猪啊?这么多能吃掉?

“吃不掉分给班上其他人吃嘛!”陈昊朝班上吼了一声,“大家饿了想吃蛋糕的来执哥桌上拿啊!别客气!

但没有一个人敢来陆执桌子上拿,直到陈昊把蛋糕都搬到他的课桌上,其他人才蜂拥而至。要知道水吧的蛋糕在整个宜城都是十分受欢迎的。

在大家抢蛋糕的时候,陆执靠在椅子上,慢吞吞地将程只给他买的面包和酸奶都吃完了。

雨涵看完都惊呆了,小声跟陈昊说:“执哥这次是认真的吗?

陈昊也受到了惊吓,但他表示:“看来是认真的。

他们刚说完,就听见他们执哥长腿踢了踢新同学的椅子,新同学抬眸茫然地看着他。

他们执哥问:“我给你发短信,你怎么不理我?

新同学努力想了半天,才问:“是一个问号的短信吗?

“不然?

发一个问号这让人怎么理啊?雨涵和陈昊也觉得他们执哥在新同学这里怎么就有点霸道不讲理呢?

仿佛要迎合他们的想法,他们看见陆执特别霸道地说:“把我的手机号存起来,下次找你记得回我,知道吗?

新同学小声,完全不敢拒绝地说:“知道了……”

雨涵、陈昊:“……”

是他们听错了吗?一向手机里一大堆迷妹发的短信,连看都不看的执哥居然要新同学回他的信息?

Part 6

自那以后,每天早上程只都会给陆执带早餐,她吃什么就买什么,陆执也从没挑过。

直到有一次程只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看见陆执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往学校后门走,身边吃饭的女生们看见了,激动得不行:“快看,快看,是陆执!

去学校后门必经过学校食堂,学校里一些陆执的迷妹每次都会抢食堂靠窗户的位置,就为了在陆执经过食堂的时候看上一眼。

“好像从开学起就没见陆执他们来过食堂吃饭啊?

“你们不知道吧?陆执特别挑,食堂的饭菜他根本看不上。

程只一边吃饭一边听着,忽然就想到那天早上,他吃着雨涵说他平时嫌弃小卖部的面包,再加上平时的早餐,她买什么他就吃什么,从来没对她提出过要求,完全看不出来他挑食啊?

这个问题她没有向陆执去证实,因为很快月考的那天到了。

月考前一天,陆执没来上晚自习,程只想起明天的早餐,因为她跟陆执不在同一个考场,所以她在纠结要不要给他带。

她想起她好像存过陆执的电话,于是发了一条短信过去问:“明天考试我们不在同一个考场,我还要帮你带早餐吗?

此时,正在水吧无聊地跟雨涵他们手机开黑的陆执,屏幕上闪过一条信息。

备注“小朋友”的人给他发的一条信息:“明天考试我们不在同一个考场,我还要帮你带早餐吗?

隔着屏幕,陆执都能感受到小朋友问这个问题时严肃纠结的小表情,陆执黑亮的瞳孔闪过一丝笑意,他点开短信,回了一个字:“要。

那边雨涵迫切的声音传来:“执哥,执哥,你怎么不动了?打野的过来抓你了!

说完朝陆执手机上看了一眼,愣了一下,问:“执哥,我没看错吧?你在回信息?你不是最讨厌发信息的吗?以往我给你发信息你都不回我,还说有事直接打电话。

一旁听说陆执在水吧就马上赶过来的王子怡,一直坐在他身边看他打游戏。陆执屏幕上显示的“小朋友”的短信,她也看见了,听见雨涵这么说,她心里酸酸的,但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甚至很温柔地说:“小朋友是谁呀?是执哥哥家里的小孩吗?

陆执没回答,倒是陈昊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贱兮兮地笑着说:“那可不,是执哥最近很喜欢的一个小孩。

下期预告:

程只考试的时候被人欺负,陆执为了保护她,被老师惩罚。

程只知道后,疯狂找他,没找到,直到几天后,他再次出现在学校。

程只下意识扯住他的衣角说:“陆执,体操时间学校要你上台念检讨书,你知道吗?

陆执不知道这事,但他也不关心,他关心的是……

“陆执?”见他没回答,程只喊了一声。

陆执“嗯”了一声:“现在知道了。

程只愣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她刚刚告诉了他,他现在知道了。

“那你写检讨了吗?

陆执摇摇头:“没。

程只小眉头皱了起来,可以看见她是发自内心的担心:“那怎么办啊,一会你怎么去台上做检讨啊?

陆执嘴角噙着笑,乌黑的双眼凝视着她,问:“你在担心我吗?

(下期连载详见《花火》9A)

《青梅知不知》的连载大家看了好几期了,喜欢这个甜甜的校园故事吗?

即日起,每天在青梅知不知超话里打卡,发“等上市”或者发《青梅知不知》里的句子,我们将从坚持打卡的小可爱里抽取两个小可爱,送《青梅知不知》样书一本。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