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迟夏写长信

文/阿淳

微博/@阿阿阿淳

【一】

夏天已经渐入佳境了​‍‌‍​‍‌‍‌‍​‍​‍‌‍​‍‌‍​‍​‍‌‍​‍‌​‍​‍​‍‌‍​‍​‍​‍‌‍‌‍‌‍‌‍​‍‌‍​‍​​‍​‍​‍​‍​‍​‍​‍‌‍​‍‌‍​‍‌‍‌‍‌‍​。

穿着小裙子吹着空调、裹着棉被灌冰可乐的日子也终于来了!

这个夏天,是我第一个没有暑假的夏天​‍‌‍​‍‌‍‌‍​‍​‍‌‍​‍‌‍​‍​‍‌‍​‍‌​‍​‍​‍‌‍​‍​‍​‍‌‍‌‍‌‍‌‍​‍‌‍​‍​​‍​‍​‍​‍​‍​‍​‍‌‍​‍‌‍​‍‌‍‌‍‌‍​。

那天背着电脑在大太阳底下哼哧哼哧去上班,在心底里咒骂公司真的该死的远、天气真是该死的热的时候,一辆载满西瓜的三轮车就从我旁边缓缓驶过​‍‌‍​‍‌‍‌‍​‍​‍‌‍​‍‌‍​‍​‍‌‍​‍‌​‍​‍​‍‌‍​‍​‍​‍‌‍‌‍‌‍‌‍​‍‌‍​‍​​‍​‍​‍​‍​‍​‍​‍‌‍​‍‌‍​‍‌‍‌‍‌‍​。

骑三轮车的卖瓜老板面容清癯,沟壑满额,因为隔着口罩,叫卖声显得闷闷的。

然后我心底的焦灼忽然就一扫而空。

或许今年的春天开始得太过动荡而压抑,所以入夏之后的每一份平凡,都显得格外珍贵和安稳。

【二】

我还记得复工时,我从家里坐高铁回杭,花重金买了一等座,一路上把自己封得严严实实,脑子里想的全是:如果我真的被感染,怎么办?

我还没有减肥成功,想看一看自己穿日式制服小短裙的样子;还没有养过猫;还没有蹦过极;还没有把收藏的番剧看完;还没有把连载文完结掉;还没来得及吃最后一顿海底捞和肉蟹煲…

无数个“还没有”。

以前坐高铁的时候,总是把自己想象成是林黛玉,戴着耳机靠着窗,脑补出一万场悲情生死戏。

而这一回,满脑子旋转滚动的就一句话:我不想死。

在我还没有成为更好的自己,最好的自己,无敌好的自己之前,这个世界仍然承载了我太多的愿望和梦想。

今年夏天,我报了一个爵士舞班,每天像个手脚不灵活的蚂蚱一样在舞蹈房抽搐着。

开始学日语,再也不要痛苦地等待着字幕组把想看的动漫综艺翻译后再颤巍巍地点开视频。

学习剪视频,目标是成为一个可以给我的初愿小妹和烨哥剪同人视频的天才剪刀手!

买了一大堆高深莫测的古典文学名著——虽然不一定能看得下,去但是最起码能够催眠让我早点入睡,健康生活。

【三】

写《瞄心》的时候,正好是我处于一个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不用回学校上课,时间空闲,整天待在家里昼伏夜出,被妈妈嫌弃得要死的状态,然后又刚好在刷B站的时候看见一个动漫剪辑。

里面有个少年握着把枪,朝怪物砰砰砰三下,射击的姿势非常帅气。

所以就有了江行烨,有了初愿。

不管他们是天赋异禀或是天资平平,是朝气蓬勃或是沉默厌世,是被家人阻挠又或者是困于心结,他们都是朝着梦想向前冲的少男和少女。

他们不会被打倒,会永远在失望之后又信心百倍地站起来,就算最后一事无成,也觉得自己对得起青春。

是我心底对于“少年”和“梦想”最好的想象。

【四】

现实没有小说动人。

我们也永远没有所谓的主角光环可以确保未来一帆风顺。

可能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不会再有绝地逢生的机会;退步了就是退步了,再努力也拼不过那些聪明得要死的学习天才。

但我始终觉得,向前冲永远是最好的姿态。

从F到E也是让自己变得更好。

毕竟卖瓜的叔叔都还在隔着口罩顶着太阳,活力满满地叫卖呢。

过个十年二十年,当你有了家庭,开始成为那个督促着孩子为梦想向前冲的人的时候,你再往回望,或许会很感激当年那个努力从F跑到E的自己。

嗯,好像有些过分热血和偏题了。

总之我想说的就是:疫情之后,我大彻大悟了,决心要变成和初愿妹妹一样积极向上的元气小太阳。

至于成不成功,没关系!

坚持一天的好汉也是好汉!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