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你有一封情书,请查收:甜的梨,甜的你

伙伴们好,我是《甜的梨2》的作者蘑菇神力​‍‌‍​‍‌‍‌‍​‍​‍‌‍​‍‌‍​‍​‍‌‍​‍‌​‍​‍​‍‌‍​‍​‍​‍‌‍‌‍‌‍‌‍​‍‌‍​‍​​‍​‍​‍​‍​‍​‍​‍‌‍​‍‌‍​‍‌‍‌‍‌‍​。

《甜的梨2》终于上市啦!它主要讲的是陆嘉行和许梨重遇后的故事​‍‌‍​‍‌‍‌‍​‍​‍‌‍​‍‌‍​‍​‍‌‍​‍‌​‍​‍​‍‌‍​‍​‍​‍‌‍‌‍‌‍‌‍​‍‌‍​‍​​‍​‍​‍​‍​‍​‍​‍‌‍​‍‌‍​‍‌‍‌‍‌‍​。两个人的爱情遇到过波折,但两个人都在这个过程中努力成长​‍‌‍​‍‌‍‌‍​‍​‍‌‍​‍‌‍​‍​‍‌‍​‍‌​‍​‍​‍‌‍​‍​‍​‍‌‍‌‍‌‍‌‍​‍‌‍​‍​​‍​‍​‍​‍​‍​‍​‍‌‍​‍‌‍​‍‌‍‌‍‌‍​。许梨虽然离开了学校,却没有放弃积极认真的生活,努力让自己重试读书的梦想。而陆嘉行在许梨离开后,深深体会到最爱的人是她。

这一路走来,两人都变得更加成熟,也更明白要怎么守护这份爱情。尤其是陆总,重遇后猛烈地追求许梨,甘愿做她的骑士,为她披荆斩棘,呵护一生。两人携手,终于跨过所有,将人生的苦辣酸甜都酿成了美满。

其实哪有那么多美好圆满,不过是因为有心爱的人在身边。希望陆总和小梨子的故事能够感动大家,也希望大家的生活、爱情能够美满。

耳洞

很多年后,陆嘉行都忘不了这个场景,他淌着汗,迷惘地站在赛道上,回头,她等在身后。

心头的万年寒冰都化了,纠结的情绪都顺畅了。

她说:“原来陆先生开赛车是这个样子的啊!

陆嘉行没说话,不是不想说,他就是觉得时间停在这一刻也很好。

许梨见他没动,上前两步,踮着脚尖,手挡在嘴边,是说悄悄话的姿势:“很帅呢。

还能更帅。

“我能摸摸它吗?”许梨指着赛车。

陆嘉行说:“嗯。”就这一声,声音都是哑的。

许梨轻轻摸了摸,眼里满怀憧憬和欣喜。

陆嘉行捉着她的手腕:“你这样打它两下,它也不会咬你的。

也不知道踩到什么笑点,两人都偏头笑了笑。

刚才高速行驶时风的声音还呼啸在耳边,陆嘉行捉着她的手问:“想不想开一把?

许梨直摇头:“不了不了,我可不敢,光看着我都心跳加速了。

陆嘉行垂眼看着她:“你看什么心跳加速?车还是人,嗯?

许梨咬着唇,把头低下去。

陆嘉行总觉得今晚这个丫头看起来不一样,没管她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抬手去摸她的头发。

许梨没躲。他的手穿过她的发丝,轻轻挽在耳后……心突然颤了一下。

许梨的耳垂有点红,上面戴着一个小小的耳钉,是简单的一颗钻。

陆嘉行刚碰到,许梨就缩着脖子往后躲。

“别碰。

她刚去美容院打的耳洞,有点肿,肉也没长好。

“疼吗?”他问。

许梨笑笑:“有一点。

闻澈发了她的照片,附了文字——

“没有打耳洞的小耳垂,好可爱啊。

她便打了耳洞来见他。她没哄他,也没为自己解释一句,可他就觉得心里什么酸劲都没了。

千言万语,都抵不上那个针大的耳洞,为他而扎,扎在他的死穴上。

红盖头

从李巧家出来,许梨没有立刻回去,她坐在院子的木头横栏上,手里拿着李巧的红盖头玩,这盖头有点大,她说回去让陈淑帮忙改小一些。

老远看到陆嘉行往这边走,许梨使坏地把红盖头盖在头上。

“小红帽,你难道不知道晚上独自在外面玩,会有大灰狼出现吗?”陆嘉行沉着声。

许梨咯咯地笑。

“出来也不知道回去,我天天跟爸爸看女儿似的,大晚上出来寻人。”陆嘉行无奈了。

许梨的腿悬空着,前后荡了荡,说:“你不是爸爸,你是哥哥呢。

“又来了。”陆嘉行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小红帽,跟哥哥回家了。

“这可不是帽子,这是红盖头,新娘的红盖头。”许梨说着要揭开,被陆嘉行按住了。

陆嘉行的手撑在她腿的两侧,她看不到他,只觉得隔着盖头,他离自己很近。

她的心怦怦跳起来。

“丫头​‍‌‍​‍‌‍‌‍​‍​‍‌‍​‍‌‍​‍​‍‌‍​‍‌​‍​‍​‍‌‍​‍​‍​‍‌‍‌‍‌‍‌‍​‍‌‍​‍​​‍​‍​‍​‍​‍​‍​‍‌‍​‍‌‍​‍‌‍‌‍‌‍​。”他叫她。

“啊?

“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多大?二十岁?

“怎么了?”许梨有点紧张。

“委屈你了,一直没能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回去我一定给你补一个最好的。

许梨左手的无名指突然凉了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箍住了,她想掀开盖头去看,陆嘉行抢先了一步,他抬手一掀,头探了进去。

许梨的视线明了又暗,盖头遮着他们两个人,许梨眨眨眼,她摸到手指上多了一个圈,上面好像还镶着个什么。

她瞬间不会呼吸了。

黑暗里,陆嘉行的额头贴着她,说:“许梨,你的红盖头生生世世都只能由我来掀开。

在黑暗里,隔了几秒,许梨心里感叹,原来,对方是他的话,看得见,还是看不见,真的无所谓。

想着,盖头就被挑了起来,许梨陡然看清陆嘉行,他方才的话留在心里,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久久消不下去。

陆嘉行直起身,手抄兜里,看着她,要她一个回答。

许梨慌张地找话:“你刚给我指头上戴了什——”她后面的话全咽了回去。

乡下空气好,又刚下过雨,皓月当空,伴着繁星点点。许梨的手就举在面前,她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钻戒。那颗钻不是很大,却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许梨的手指在发抖:“这是……”

“不知道你的尺寸,我是想象着买的,好像正合适。”陆嘉行捉住她的手看了看,“戴上我的戒指,以后就不许跑了。

写信人:蘑菇神力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