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请客吃饭点几个菜?

吴鹏

1

春秋时期,齐国名相晏子(晏婴),历事齐灵公、庄公、景公三君,名显诸侯,却“以节俭力行重于齐”。他“食不重肉”,一餐只吃一个肉菜。肉菜之外,主食是“脱粟之食”,即只去壳没有精制的糙米,配菜不过是“五卵、苔菜而已”。晏子吃饭以够吃为限,景公的使者突然到他家里,没有准备多余饭菜的晏子只能“分食食之”,结果“使者不饱,晏子亦不饱”。晏子以勤俭之道相齐辅政,“政平民说”。

遗憾的是,并非每个王朝都能视“俭”为国宝。三国曹魏后期,奢纵之风弥漫朝堂。西晋建立当月,开国皇帝武帝司马炎就下诏“大弘俭约”,力图扭转奢靡风气。司马炎下令从皇宫中撤出“珠玉玩好之物”,却将之“颁赐王公以下”,间接诱导开启了王公大臣的奢欲,弘扬节俭的政策竟然走向反面。

武帝虽然个人极度反感奢侈浪费,但因皇权不振,在制止贵族重臣的“豪侈”行为上一直有心无力。西晋开国元勋何曾“性奢豪,务在华侈”,平日吃的蒸饼不蒸出十字开花的形状就不吃。每次进宫参加御宴,何曾都看不上御膳房所做的饭食,觉得不如自家厨房做出的美味,无法下咽。武帝特许他赴宴时自带美食。何曾“食日万钱”,一天的饭菜就要耗费一万钱,以致留下“何曾食万”的成语典故,还“犹曰无下箸处”。

软弱的武帝后来甚至随波逐流,参与到重臣贵戚的斗富争豪之中。武帝舅父王恺与大臣石崇互相“以奢靡相尚”。王恺用糖水刷锅,石崇就用蜡烛当柴烧。王恺用不常见的赤石脂做涂料,石崇就用当时难得的花椒刷墙。二人一时不分胜负,武帝亲自下场“助恺”,赐给他一株“高二尺许,枝柯扶疏,世所罕比”的珊瑚树。王恺用这棵珊瑚树向石崇叫阵,石崇“便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随后让人拿出六七株高三四尺,“条干绝俗,光彩曜日”的珊瑚树。王恺看罢,怅然若失。

在朝廷大臣的竞相炫富和武帝的推波助澜下,新生的西晋王朝很快气息奄奄。朝堂之上乌烟瘴气,八王之乱兵连祸结,西晋传国仅51年就走向灭亡,导致中国古代历史进入长达将近300年的南北大分裂时期。

2

隋唐再造一统后,吸取西晋斗富奢纵的灭国教训,勤俭成为上至皇室百官、下至黎民百姓的共同价值追求,尤以隋文帝、唐太宗的身体力行为甚。

有一年关中地区闹饥荒,隋文帝派左右親信出宫察看民情。亲信给他带回百姓吃的杂糠豆屑,文帝看过之后泪流满面,从此不吃酒肉将近一年。即使是平时御膳,文帝也只吃一道荤菜,后宫嫔妃的衣服都是多次缝补后才换新。隋朝经济在历经近300年战乱疮痍后能迅速恢复,和文帝的勤俭为政密不可分。

在节俭方面,文帝对诸子也是严格要求。可惜文帝没能识破杨广简约朴素假面具背后的穷奢极欲真面目,导致了隋朝的迅速灭亡。

隋文帝在对皇子节俭教育上的失败,给唐太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坚持清静俭约、勤俭治国,创造出“贞观之治”的太宗,尤其注意对太子李治的教导,以确保治国路线的延续。太子“临食将饭”,太宗借机问道:“汝知饭乎?”太子回答“不知”,太宗告诉太子,端起饭碗就要想到农民在地里劳作的艰辛,只有爱惜民力、不夺农时,才能确保粮食丰收,官民百姓有饭可吃。

3

在“众人皆以奢靡为荣”的北宋中期,司马光“独以俭素为美”。在家训中,司马光要求儿子“以俭为美德”。司马光认为,节俭是品德高尚的标志,“有德者,皆由俭来也”,节俭寡欲,可以不为外物所累,不为利益所惑,而奢侈是罪恶的源泉。

和司马光同时代的苏轼,不仅以诗词书画流芳千古,还是著名的美食家,自称“老饕”。相传东坡肉等100多种“东坡美食”,大多出自苏轼之手。可如此热爱美食的苏轼,在饮食生活上却异常节俭。他曾写下《节饮食说》,给自己定下规矩:平时自己吃饭,一杯清酒,一个肉菜;请人吃饭不超过3个肉菜,甚至可以酌情减菜;别人请他吃饭也不能超过3个肉菜,否则就不赴宴。苏轼如此节俭的用意,“一曰安分以养福,二曰宽胃以养气,三曰省费以养财”,这正是“人间有味是清欢”的注脚。

自古以来,勤俭节约不仅是关系个人生活习惯和道德品行的小事,更是关乎社会风气和家国兴衰的大事。

春秋末期,昏庸的晋灵公派人刺杀大夫赵盾。刺客钻进赵家后,见赵盾正在吃晚饭,餐桌上只有一条鱼。按照春秋时期的饮食等级制度,赵盾身为卿大夫,按级别可以享受一餐吃掉一头猪的生活待遇。而一餐只吃一条鱼,是普通士人的用餐标准。

刺客见赵盾的晚餐只有一条鱼,不胜唏嘘慨叹,认为赵盾“为晋国重卿而食鱼飧,是子之俭也”,遂不忍刺杀赵盾,可又不能违抗国君的命令,只得自刎而死。

(岁云暮摘自《中国青年报》2020年8月18日,邝 飚图)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