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魔幻 17年4月号B

无明路

  一   那日阳光甚毒。   天蚕丝帕湿了好几方,却拭不尽额上不住下滴的汗。   这汗津津地模样委实有些狼狈,早知如此定要喊些个仆从为自己沏茶打扇。   如此却需过眼前这关。   赵晋偷眼瞧着身边女子,这般烈日,极美的小脸上竟无一丝汗痕。   与其说她周身清净爽利,倒不如说是透...

阅读(1899)赞 (36)

雾深夜话

  作者有话说:最近很喜欢青梅竹马的故事,喜欢那种时光中滋生的默契与默默守护的感情。这篇文的男主大概是我写过的男主中最任性独断的一位,但他从未忘却一起长大的时光,也做到了从未负她。   序   那天据说是皇后的忌辰。   数百支白烛在中宫殿前燃烧,楚地的巫女在烛间跳着诡异的舞、唱...

阅读(2919)赞 (111)

春裁寸宠

1

  虞楚怎么也想不到,从前并肩而行的两个人,一夜之间,身份地位竟会天差地别。   一   真要追究起来,孙媛和虞楚是有旧怨的。   景明二年的选秀是陛下登基后的第一次大选,同届秀女之中,当数孙媛和虞锦最受瞩目,毕竟一个是将军的千金,一个是左相的明珠。相较之下,虞楚的身份就有些尴尬...

阅读(3582)赞 (86)

治闺闷:扑蝶、斗茶、打马球!

  今天我又无聊了!   身体里的小懒人建议我可以听歌,看小说,追剧或者打游戏,上上之选为睡觉。   从遥远的古代赶过来的男人们,摇头晃脑说可以游名山,喝小酒来消磨时光。   那被养在深闺,拘在深宫的女人们,如果她们也得了团子这种“病”,会怎么治?   清...

阅读(1173)赞 (12)

卿为红尘拂鬓华

1

  子衡,我这绝望不堪的一生,真的是太累了。   一   初阳死去的那一天,是二月初三。   二月初三,初春未至,最后的一场冬雪将将初歇,寒风像刀子一样拂面而来,眯着眼睛放眼望过去,青砖黛瓦间都蒙上一层稀疏的白,渐渐转瞬即逝,就像她这短暂的一生。   她死在她的夫家镇北将军季嗪府...

阅读(4897)赞 (227)

留春住

1

  夜过三更,城中正热闹着,被夜幕笼罩的天地之中,通明的灯火如同聚拢在腐草中的萤光,散着柔和欢快的光芒,也散着熙攘嗡嗡的、独属于人间的声响。   人间,光怪陆离的人间。   今日是城中大节,人们通宵达旦地闹,直到东方微白才会散去。   召珠已经过了二十一个这样的夜晚,但这一次与之...

阅读(2474)赞 (37)

望井

1

  一   今年都城的冬天来得有些早,离正月还有许久,却已经下了好几场大雪了。积雪落在废弃的宫殿四处,倒像是凭空散落在无人之境的绵毛飞絮,一眼望过去墙壁陈旧破败,整个院子苍凉而空洞,唯有那白茫茫中的一点黑格外引人注意,透露着一丝活气。   朝前走几步细细看了,才知道那点黑是露在雪...

阅读(1683)赞 (38)

西风聘马

1

  一   我跟宋酬拉着一头大门牙驴,奔波三千里路,终于在冬至日赶到了京都。   这一路惊险刺激,我出门前本来坐的是加长版马车,穿金戴银,哪知每过一座山头一个州,都有山贼地痞们哗啦啦冲出来,没办法,破财吧,不破就得挨打。   我也是一个山贼,还是山贼头子,没想到自己行走江湖这一天...

阅读(5861)赞 (92)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那诗人们的诗词里!

  “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果树开花。我们来到小河边,来到田野里,来到山冈上。我们找到了春天。”这是我第一堂语文课学过的课文,课后作业是“抄写并背诵全文”,所以至今记忆犹新,也是最早对于春天文字版的印象。自古文人墨客多爱伤春悲秋,留下...

阅读(1227)赞 (4)

硝烟爱情

1

  一   周家从祖辈起便是富庶的大户,只是到了这一辈就落败了不少。应了周老爷的要求,才没变卖这栋房子,勉强撑着那些许脸面。周家三个儿子中唯独大儿子周自蘅老实木讷,远不如他二弟三弟俊俏聪明,逗不来女孩子的欢心。老太太操碎了心,找着人替他相亲。   周自蘅那日躲开两个弟弟促狭的眼光...

阅读(2228)赞 (41)

扑倒一条龙

  一   身为一代忠良龟丞相的孙女,我的目标是征服星辰大海。   但天有不测风云,我如今只是一个在人间摆摊算命的神棍。而这一切,都是拜我爷爷的顶头上司南海龙王的儿子龙清所赐……   因为在龙王的五千岁寿宴上,我为了一根万年人参,挠花了龙清的脸。   ...

阅读(2419)赞 (96)

七星彩(二)

1

  上期回顾:   纪澄借沈府老太太六十大寿之际,住进了姑母纪兰的家里。纪兰怀着让纪澄嫁给皇帝的心思,对她前倨后恭。纪澄在夜深人静,想起了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凌子云,两家虽门当户对,但纪澄怕遭遇外辱时,两人的关系会分崩离析。   (二)   “多大个姑娘了,还撒娇,快来见...

阅读(1070)赞 (2)

公主饲养计划(二)

1

  上期回顾:悦宁公主任性刁蛮,热爱做美食却总是做出可怕的黑暗料理。皇帝让礼部尚书裴子期为她选一个合她心意的驸马,但悦宁并不想选驸马,裴子期精心挑选的三个人,都被她一一拒绝。驸马不仅家世人品要好,还得打从心底喜欢吃公主做的黑暗料理,呃,这……的确难找。...

阅读(2483)赞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