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章回小说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心秤

一 逆子闯祸 明朝末年,山东长兴县周村镇莫家庄出了个大人物,叫李化熙,至清初时官至刑部尚书,并加太子太保。后因老母年事已高,辞官回家侍奉。回乡后,他整治周村秩序,打击欺行霸市,并承担周村街市的全部税赋,宣布周村为免税街市,立“今日无税”碑。一时间,各地商人...

阅读(1500)赞 (34)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黑窗

一 卸煤厂的女尸 袭击钢城的这场暴风雨,是昨夜十一时零五分开始的,直到今天凌晨。我接到江边哨口的电话说在江边厂区卸煤场发现一具女尸时,瓢泼大雨仍在下着。雷声在天空轰隆作响,震得窗玻璃一阵阵颤动。 我搁下电话,看了看窗外的暴风雨,心里暗骂了声:“这鬼天气!”...

阅读(1227)赞 (28)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台阶

一 一个人爬山 那时,老王还叫小王。小王在县政府办工作,主要工作是写材料。他写的材料不好也不坏,偶尔会得到领导一句话:差不多。然后领导亲自操刀,在材料上动几笔,再叫他整理。就这样,若干年过去了。政府办的人走马灯似的,一茬茬来,一茬茬走,有的高升了,有的调走了,只有小王原地不动。只...

阅读(948)赞 (12)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石油的颜色

一 春红茶楼 石油是黑色的,这种颜色,根深蒂固在葛华的脑海里,就像蔚蓝的大海、咆哮的黄河一样。现实中,装在矿泉水瓶里的海水是无色的。壶口瀑布的水,沉淀去沙尘,也是无色的。从科技馆回来,葛华心里纠结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种呢?目睹了标本瓶,细读了展示板……别...

阅读(1125)赞 (9)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解不开的谜

一 孤独的人生 老张太太,耄耋之年,病入膏肓,稀里糊涂地被儿子张老三撇进深山老林四处漏风的地窝棚土炕上,已经半个多月了。 老张太太,顾名思义,丈夫姓张。丈夫年轻时候是枫林镇生产队的车老板子,甩得一手好鞭子,人送外号“张三鞭子”。“啪!啪!啪!&...

阅读(1225)赞 (6)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留守爱情

  柳林桥镇柳大伯的一双儿女均已成家并在南方经济发达地区打工,收入可观。柳大伯曾当过兵,退伍回乡后,一直靠自己的辛勤劳动生活,老伴前几年患病去世,因而多少有些寂寞。 这年春天,柳大伯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了两株丝瓜。他喜欢吃丝瓜,丝瓜瓤子又是很好的洗锅洗碗的材料,又很符合环保观念。但是...

阅读(1012)赞 (11)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国疯子的江湖

  国疯子,本名国峰,祖籍河南,上世纪三十年代随父流浪到山东古州县卢村定居。性怪,多才,能书画,擅杂耍、猎兽,与毒蛇、蝎子、蜈蚣为友,亦能当厨,手艺佳。抗战时期亲日,村人疏远之。六十年代末,被滚落的山石碾压致死。八十年代初曾有异地人来为其“正名”,但难解其...

阅读(847)赞 (11)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等你爱上我

一 为何而来 太阳白花花地照着。 天气很热。王辉已经闻见自己身上的汗馊味了。汗馊味从腋下、从每个毛孔里向外发散,一阵阵飘进鼻孔里,又被吸进肺里。 一个星期的人才市场招聘会,王辉已经是连续六天铩羽而归了。像他这样的地级市二本工学院所属的商学院的三本应届毕业生,无论学校的名气还是还没...

阅读(1040)赞 (14)

章回小说 18年第10期

义匪庄云天

一 蓝色背包引起猜疑 与往常不一样,水箱这次算是抛头露面了。他很少出门,这源于信任。出门,他忘记了带烟斗,跑出快半里地了,又折返回去。烟斗是他的命,没了这个,他就丢了魂魄一般。 即使折返了一次,时间还是早了些。马家渡口熙来攘往。背倚一株枝叶繁茂的青杨,水箱粗黑的手指捻起一锅烟,不...

阅读(880)赞 (13)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明月苍水劫

一 伏杀 1665年(清康熙三年)7月16日,晨。 普陀山的香花街上,一家简陋的茶馆内坐着两个穿着不很地道的僧人。 其中一个名叫徐元,他本是明兵,十余年前降清,凶狠狡诈,杀人无数,深得浙江水师提督张杰薹识,现已升为把总。半个月前,张杰亲自召见他,授予一项秘密任务:在舟山一带探察张...

阅读(1036)赞 (5)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草头王

一 无头草人 民国年间,军阀割据,战乱纷纷。时值盛夏,从浙江境内通往安徽黄山的官道上,熙熙攘攘。乘轿的、骑马的、挑担的、推车的络绎不绝。 官道进入与江西交界的五龙山区,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深谷,茂密的林木和藤蔓如遮如盖,整日不见阳光,阴森可怖,是强盗土匪经常出没的地方。这时...

阅读(1189)赞 (6)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俠虎仙踪

一 “虎仙”出没 “黑山大侠”怎么成了“虎仙”?连刘飞自己也没弄明白。 他的伤刚刚痊愈,带着警卫员小机灵去找部队。 这天下午,他们来到了骆驼峰,这里林幽峰奇灵秀清静,是当年红色道士赵老修的修行之所。昔日香火缭...

阅读(719)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裤裆巷风流事

一大姑娘带回私生女 在这个江南小城,裤裆巷好比老北京的王府井那样有名。倒不是因为它有这个粗俗的名字,而是因为这个小巷里在清代出过一个文化名人,裤裆巷就是他老人家给起的。小城城建改造,市里考虑到它厚重的文化底蕴,硬没把它列入拆迁名单。 这天,裤裆巷二十三号李福林家里喜气洋洋。今天,...

阅读(975)赞 (9)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制片人

一 福祸相依 一开始,裴杰觉得这个2008年的春天对自己来说还真是幸运。但是,她很快明白,都说福祸相依,她的经历还真验证了这一点。 昨天下午,文艺部田主任找到裴杰,告诉她说她三个月前提交的一个节目策划在台里通过了,而且台里已经决定让她做新节目的制片人。田主任说话的时候语气平和,但...

阅读(887)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八抬大轿

一 黄府喜事盈门 兴隆场在磨刀溪边,居住着百十户人家,乡场两边是高低不一的木列架房屋,街道约三米宽,全部用石板铺成。沿着残留着马蹄印的街道往上走,左边一家是黄待招剃头铺子,右边是陈家染坊,紧挨着是万老娘的泡粑店;再往左,是一个悬挂着黑漆金字匾牌的豆干铺。过了文昌宫,就是关帝庙。估...

阅读(829)赞 (4)

章回小说 18年第8期

祸起【九龙剑】

一 献宝剑心生悔意 1939年3月,仲春的中原乍暖还寒。这天夜晚,在河南省林县国民党新编第五军的军部,军长孙殿英正和“军统”魔头戴笠推杯换盏,相饮甚欢。 戴笠是两天前秘密来到河南林县的。他此次中原之行是奉蒋介石之命校阅孙殿英的新编第五军,在贾金南、毛人凤的...

阅读(859)赞 (5)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站长的出路

●刘明恒 一 不务正业 在黄水桥镇畜牧兽医站门口,几个干部正在打牌。正在这时,蚌壳岭村村民徐春狗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喊道:“黄站长,我是蚌壳四组徐春狗,家里的黄牯难产了。你、你、你赶快去给咱瞧瞧,它可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啊!” 黄一民头也没抬,说:&ldquo...

阅读(943)赞 (4)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城市有狼

●潘 湃 一 窗外传来狼嗥声 咦!大天白日的,哪来的狼叫声?老伴自言自语地嘟囔着。书里的情节黏着我的注意力,既无法分身,也无法分心。老伴经常是这样的,一边干着活,一边不停地嘟嘟囔囔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呢,我老伴有个被野狼吓着的病根,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所以,我也不敢掉以轻...

阅读(708)赞 (4)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滴血的红盖头

●于 博 一 为爱出鞘三尺剑 刘财从王大娟子身上滚落下来,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边咂摸着刚才的快感。他冷不丁地坐起,想起了他妈妈交代的事儿,便急三火四地一把拽出事先垫在王大娟子屁股底下的草纸,贴着眼睛看。抽抽巴巴的草纸只是洇湿了一大块儿,并没有见到他和他妈妈期望的血迹。刘财的...

阅读(959)赞 (7)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羊倌

一 盲人的预言 天刚蒙蒙亮,土根儿就打开羊圈门,羊群像洪水一样涌出门外。临出门儿老太爷问,昨天的大雨羊没丢?土根儿说,没丢。老太爷说,一只没丢?土根儿说,一只没丢。老太爷说,丢一只你就白放一年。丢两只白放两年,丢三只……土根儿打断老太爷说,我拼命护着,...

阅读(768)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一封绝笔信

一 邻家的仙女 从撒满月光的青山绿水间,从开遍鲜花的乡间小路中,从表达爱意的小屋灯光里,常常有美丽的爱情故事在寿阳小城中流传。 多年前一个夏天的晚上,我正坐在桌前读书,房门被敲响了。 我开了门,看了看门外,什么也没有。正要关上门,一个脑袋伸了进来,原来是王小娟。她的身子跟着她的脑...

阅读(855)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无处安放的书柜

一 搬家的烦恼 叶朝东正捧读一本《平凡的世界》全集。他已经重温五六遍了,不是因为近期同名电视剧热播再次唤起了他的阅读欲,而是他从孙少平身上看到了自己青年时代的影子,虽然身世平凡但不会丧失对文学的追求。 老叶由于聚精会神,竟浑然不知周围的一切,仿佛自己不久就要远离这个世界。他的确忘...

阅读(525)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米粒的爱情

?摇?摇 一 偶遇水生 春天来了,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下了几场小雨,地里开始有人影晃动。米粒家只有两口人的地,她也扛着木耙和镐头上地里去了。地是去年秋后拖拉机犁的,已经开始松软。她坐在地头,红红的脸上淌着细密的汗,心怦怦直跳。贵生媳妇打她身边路过,跟她打招呼,大妹子,二保娶了你,...

阅读(627)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赌枪

一 少年,少年 凌乱的马蹄声吵醒了唐小。他爬起来趴到后窗户上,看见他爹老唐和老米叔赶着马群,轰轰隆隆离开了乌拉海。 待马群远去,麻雀们纷纷从雪地上飞起来,落到房后的牧草垛上,埋头扒拉草籽吃。唐小觉得这个清晨的麻雀就像江边的鹅卵石,一起一落间,就有几块砸到了他的心上。 老米是转年清...

阅读(840)赞 (10)

章回小说 18年第7期

孤龙二虎三族誓

一 不许翻车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晚春的一天,鸭绿江边的辽东重镇孤龙城外的乡间官道上驶来了一挂轻便的马车。车上坐的正是刚从京城放差而来的新任孤龙城知县左剑诚,还有专门去州府迎接他来上任的县衙戴师爷。 这官道距鸭绿江河道不远。前些天正值冰河解冻,鸭绿江春水泛滥,官道上冻了一...

阅读(846)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情迷绣林山

     一十五年前的自己   刑警李鸣正在值夜班。夜已深沉,值班室里静悄悄的。李鸣打个呵欠,为了给自己提提神,他掏出手机,开始翻看女友的照片。正看得入神,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女人闯进值班室对着他喊:“警察同志,孩子,请帮我找找孩子…&hell...

阅读(708)赞 (7)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云惊天偷渡

  一神秘特遣队   1941年1月28日,六十六岁的华侨领袖陈嘉庚在新加坡华侨抗敌总会的办公室里,单独召见了新招募的雇佣特遣队队长华宇龙。   陈嘉庚坐在一把藤椅上,隔着桌子,透过眼镜审视着面前这个自己寄予厚望的特遣队队长。华宇龙三十四岁,生得人高马大,气宇轩昂,目光锐利,曾在...

阅读(736)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不等式爱情

     一三角恋情   几乎毎隔三五天,余智伟都要向陆郧山提出同一个问题:曾丽君的老爸在省委到底是个什么官?   陆郧山回答说,余兄,你何苦来呢?你那么痴迷地追求曾丽君,可是人家拒你于千里之外,你怎么还不从梦中醒来?   陆郧山心里明白,曾丽君已心有所属,她喜欢的人不是余智伟,...

阅读(683)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劝退大师

  案情A:一场悲欢一场戏   一   诚恳婚姻家庭咨询所坐落在D市胜利桥西的一条小街上。街面狭窄,两侧的低矮楼房歪歪扭扭,陈旧得像一幅褪色的油画。走在这条小街上,犹如穿越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街上的行人都显得懒洋洋的。   整个街上唯有诚恳婚姻咨询所充满了现代生活气息。纵观几十年...

阅读(632)赞 (0)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拨错的电话号

     一山雨欲来   上午上班时,梁为诚发现同事们的神色都有些紧张,往日见面时相互赞美的程序也免了,取而代之的是勉强的微笑和点头。就在梁为诚感到有些忐忑的时候,迎面碰上了祝小丽。祝小丽见了梁为诚就惊呼:“哎哟梁兄,你今天好帅啊!”梁为诚忙笑着回道:&l...

阅读(685)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开往地狱的列车

     一绝密使命   龙泉镇。一个地处黑龙江、吉林两省交界的十字枢纽的重镇。   一九四三年七月的一个下午,一前两后三辆摩托车在前面开路,引领着一辆插挂膏药旗的黑色“福特”牌汽车,疯狂地按着喇叭,挟风掣电般地驰过龙泉镇正大街,接着一个急转弯,速度不减地...

阅读(1059)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回归[本色]

  楚天老师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名字叫《本色》;大作家司马也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名字也叫《本色》。两本小说尽管名字相同,内容诠释的含义却截然不同。我有幸是这两本书的第一读者,也是这两本书出版、获奖全过程的参与见证者。说起这件事挺有意思也挺耐人寻味。   一面对好作品我放出大话   楚...

阅读(625)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6期

哑巴驸马

  作者题记:2800年前,尚无驸马之说。至东汉设驸马都尉、驸马校尉、驸马中郎、驸马中郎将等官职,但驸马不是皇帝女婿的专用称谓。史载,皇帝的女婿称驸马当在唐代以后。为了方便读者阅读,笔者将哑巴花童称之为蕲王的驸马。特此说明。   相传,春秋时期,荆楚蕲春称蕲国。蕲国国王有个独生女...

阅读(1022)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拒绝交接

一 扶贫对象李有望 李老汉醒得早。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木格窗棂上那灰蒙蒙的窗玻璃,照射到窗台下那张黑黢黢抽头桌面上时,李老汉已穿戴整齐,站在窗前沉思了好久。 炕里头,蒙头酣睡的大儿子精细,不知又在做着什么噩梦,嘴里呜哩哇啦吆喝着,裹紧被子,蜷作一团。 李老汉连忙匍匐到炕上,一边...

阅读(694)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翟老二的血性回归

一 虎胆包天翟老大 小兴安岭南麓的大孤山下,有个名不见经传的翟家围子。翟家围子人口不多,历史也不长。细究起来,原是翟姓一家闯关东到此,见这儿傍水依山,林茂草丰,景色宜人,才举家盘桓下来插桩标界,开荒垦地。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转眼间,翟家老祖已撒手归西,可翟家围子里的住户却越聚越...

阅读(787)赞 (6)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欲望是条河

一 颠覆性的变故 吃了早饭,林冬就从租住屋匆匆来到八家院小区。成秀燕颇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看头!看了有意思吗?”但他还是来了。 今天是八家院小区拆迁的日子。 拆迁现场来了不少人,大多是原来这个小区的老居民。有林冬认识的,也有面熟但叫不出姓甚名谁的。 八家...

阅读(897)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破解足迹之谜

一 董家有女初长成 1972年6月,董艳珍出生于内蒙古翁牛特旗山咀子乡南梁子村。她的曾祖父自幼学武,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但为了养家糊口,只好给地主家里看林守粮。由于经常发生盗林偷粮的事,她的曾祖父常常要顺着盗贼的脚印追踪丢失的粮食,时间长了,就琢磨出一套追踪盗贼的办法。 独创的绝...

阅读(1114)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一张早孕诊断书

?摇?摇 一 见义勇为的 总经理 走出区政府办公大楼的时候,小小广告公司年轻的总经理东方剑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那座颇显巍峨的高大建筑,继而和走在身边的副总经理秦中谦相视一笑,各自伸出右手,轻轻击打了一下。这既是彼此之间的鼓励,更是对刚刚取得胜利的庆贺。 “东方,相信这次...

阅读(781)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正月十五的元宵

  柳林来到李根家找李根的时候,李根正在他家菜园子里的茅房蹲着。这是李根的一个习惯,一到年三十的这天下午,李根总是要把肚子打扫干净的,好多吃晚上那顿年夜饭。李根家人口多,平时难得见到丁点儿荤腥。从松木板钉着的茅房挡板缝里飘出缕缕的白哈气,柳林就知道李根蹲在里面。柳林就站在大门口喊...

阅读(568)赞 (0)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笑啥笑,严肃点儿

一 改善生活 打洋洋一周岁起,刘红觉得两口子在一起的时候应该回避一下,就说:“大起,孩子大了,那事儿该躲着点了。”徐大起瞪眼睛瞅她问:“啥,啥事,躲啥呀。”刘红就拿刚刚修剪的拇指和食指使劲掐了一下徐大起的胳膊,说:“你虎...

阅读(555)赞 (0)

章回小说 18年第5期

卧虎令

一 查验皇帝 洛阳东傍嵩山,西依秦岭,南含伊阙,北靠邙山。自古就有“九州腹地,十省通衢,河山拱载,形势甲天下”之誉。先后有夏、商、西周、东周、东汉王朝在此建都。 郊外,有一座廊阁起伏、波光倒影的庭园,正门匾额上书有“湖阳山庄”四个大...

阅读(848)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寻找

?摇 一 转眼成为学徒工 我在雪地里已经趴了一个小时了。西北风夹着雪花在我身边呼呼吹过,冻得我的鼻涕不住地往下流,腮帮子也没有知觉了,手脚像猫咬一样疼。可我还需要匍匐隐蔽,那只肥硕的野兔也许马上就会出现,一顿美味可能今晚就会出现在我家的餐桌上。 这只兔子已经在这一带出没很久了,大...

阅读(761)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谁是父亲

一 父亲在哪儿 织女湖畔有个蒋家村,村里出了个美女——蒋贞。蒋贞到底如何美丽?上了年纪的人说,织女湖里的织女沉睡千年,如今醒了,上岸投胎再世了。蒋家村小伙儿们说,蒋贞从头到脚都是美的! 蒋贞十八岁还只是个高中生时,在学校里就是个文艺骨干,唱歌跳舞样样行,最...

阅读(639)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浴血西行路

  公元641年,唐朝文成公主在唐蕃专使及众侍从的陪同下,踏上了漫漫的唐蕃古道,远嫁吐蕃。从此结束了两国世代厮杀的局面,也将当世比较先进的中原文化带到了西域荒蛮之地,为西域的文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文成公主所做的一切是可歌可泣的。但是,从秦一统六国开始,西域诸国与中原各朝就从未...

阅读(902)赞 (7)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温情讨债

一 小师妹突然拜访 午夜时分,我家的座机铃声响起。我抄起听筒,传来了大洋彼岸妻子瞿红的声音:“还在家哪?”我笑了:“不在家我能去哪儿?”我知道妻子是在查岗,妻子是为了女儿求学在异国他乡做陪读。妻子调笑道:“咖啡厅、歌厅、...

阅读(877)赞 (0)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阳坡村人的【苦累】

  阳坡村发生了一起斗殴伤人案件。 正月里人们没事儿干,就凑一块儿玩扑克。连着好几次,连秋都输了。输一次,往脸上贴一张纸条,再从桌子底下钻过去。都钻好几次了,脸上的纸条也贴了好几张,像风筝飘拂的尾巴。一直作为赢家的赶年,就怪笑着说连秋的风凉话:“嘿,让老婆给戴绿帽子了...

阅读(492)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神牛谢三来(外一篇)

  筹备了一个多月,文峰的古玩店终于开张了。 文峰去年从局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他不想整天无所事事地混日子,考察了几个月,决定开间古玩店。算起来文峰玩收藏也有近二十年了,藏品最多的是名人字画,也有一些明清瓷器和历朝历代的玉器。他曾经找专家鉴定过他的收藏品,然而大部分是赝品。在文峰收...

阅读(556)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藏在身边的爱

一 终于卖出 第一双鞋 腊月二十六这天晚上,父亲卖鞋回来,在饭桌上对我们姐妹四人说:“明天我不去卖鞋了,还有三天过年,我得在家拾掇拾掇,迎接新年。鞋还有个十来双,你们明天谁愿意去卖鞋,卖完的鞋钱就归谁。” 姐姐说:“我要帮妈蒸馒头、洗衣服。&r...

阅读(688)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火柴那么大的事儿

一 接待农民姜世才 县政府大楼的门厅,几乎天天都有来找县长的人。秘书胡小宝整天跟着领导接待来访者,他已经厌烦这项工作了。三月十五日那天,来找县长的是个黑山镇农民,叫姜世才,四十八岁,汉族。住址是黑山镇胜山村碱草沟屯。身份证编号为3231×××&...

阅读(474)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4期

压倒楼房的茅草

2010年7月28日 “喂,趁着方正校长刚刚上任,你去跟他说说,咱们这住房再不维修一下,就真的住不了人了!”松祥镇中学万羡琼老师的爱人美珍对正在看电视的万羡琼说。 “唉……”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万羡...

阅读(497)赞 (0)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特殊任务

一 遇到鬼了 1940年初冬的一场大烟泡儿狂虐着一列由哈尔滨开往绥芬河的火车,车头上喷着浓重的黑烟,带着几节车厢在风雪中疾驰。 检查开始的时候,坐在车窗旁边的刘一手正扭头望着外面。大烟泡儿刮得天地一片混沌,铁轨下光秃秃的小树枝被狂暴的西北风吹得歪向一边,马上就要断掉的样子。刘一手...

阅读(749)赞 (5)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鸭子坑的影子

一 清晨出殡 张秋菊心里焦急,惦记着该起床了,赶紧把包子铺打开。要不然,头笼包子来不及蒸熟,错过了上早自习的学生,一时半会儿就难得开张。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 包子铺的生意好不好,全押在头笼包子上。头笼包子卖得俏,一整天客源滚滚,野狗都绕着门口转,轰都轰不走;头笼包子...

阅读(784)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金马奇案

一 金马失窃 长安四年(公元704年)八月,武则天的病加重了。此时,一个重大问题摆在她的面前:那就是武周帝国的继承人,到底是立太子李显还是立侄子武三思?继承人之间互相争斗,大臣各投阵营,从内廷到外廷,由中央而至地方,乃至民间乡野…… 风萧萧、雨纷纷的天...

阅读(786)赞 (4)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饺子里的爱情

一 来了个美眉 是官迷 韦江旺烹饪学院毕业后,应聘到一家国有企业膳食科下的职工食堂工作。发现管理员伙同库管员盗窃了一百多斤海参,将此事第一时间报告给科长和后勤处长。二人在食堂的班会上做了口头检讨,韦江旺非但没有得到领导的表扬,反而遭到库管员和管理员的一顿毒打。不久之后,他因为去了...

阅读(615)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天堂路堵

?摇?摇 一 说这地方闹鬼,谁都信——天堂港殡仪馆的大烟囱,莫名其妙地被堵塞了。天堂港地区人民逃离现实奔赴天堂之路被卡住了。面对拥堵现状,去天堂的当事人,是毫无反应了。他们一动不动地躺着,一点儿也不着急。事已至此,他们后顾无忧了,身子纹丝不动。堵与不堵,区...

阅读(510)赞 (2)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三荒子

?摇?摇 一 李场长家的老儿子李晓庆越长越像三荒子,俩人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响水河林场传得沸沸扬扬,也传进了三荒子的耳朵里。 三荒子,真名吴得利。小个儿,瘦不拉叽,刀条脸,斜楞眼儿,嘴角抽抽,有点儿歪,说话梗梗脖子。场子里人说三荒子命硬,五六岁上父...

阅读(715)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别人的心思

一 医院里的老太太 上午八点,梁军准时走进了办公室。刚坐下,茶还没来得及泡上,电话便响了,他连忙接听。是顾胜根书记打来的,他让梁军立刻去他的办公室。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让领导如此紧张?善于揣测领导心理的梁军从电话里听出他的语气很严肃,这是只有在遇到紧急情况时才会出现的语气。 果然,当...

阅读(613)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赌胆儿

一 凭智斗狼 妇孺皆知 早先年,山沟里没啥热闹看。一听说车豁子谷大胆儿和吹鼓手崔胆大要挑灯对侃赌胆儿,刚掌灯,三间筒子房的小酒馆里就挤满了人。崔胆大拱手作了个转圈揖,寒暄道:“多谢老少爷们儿捧场。”又向对面一侧手,“谷三爷,您先请。&rdquo...

阅读(611)赞 (1)

章回小说 18年第3期

寡妇门前

?摇?摇 一 夫妻忽然生隔膜 寡妇门前一堆灰,过来过去有人吹。 张秀玉没想到的是,自己门前这堆灰,会由李秀茵最先吹起来。 黑王寨人谁不知道,张秀玉家刚出窝的小鸡仔儿眼睛一抖开,就要被李秀茵捧在手上呵护一番;李秀茵家刚落地的小牛犊才拜完四方,也会让张秀玉抱在怀里摩挲半天。 最俗套的...

阅读(1000)赞 (3)

章回小说 18年第2期

老陪和他的“姐姐们”

一谁是老陪 列车段段长派个专人,把下一个女人给老陪送过来。那女人眼泡通红,看来是刚刚把段长给哭烦了。来人说:“老陪,郭姐给你放这儿了啊。”说完就走了。女人见老陪的更衣箱半开着,伸手从里边拽了一截卫生纸揩鼻涕,哽咽着说:“大哥,我…...

阅读(659)赞 (5)